对话当事辅警苏某:辅警需要社会的认可与理解支持,烈日炎炎下辅警在维护一方安定。

龙泉利剑 收藏 4 267
导读:对话当事辅警苏某:   “我妈妈哭了,骂了我”   苏某也在派出所接受了本报采访。这个29岁的小伙子整晚都涨红着脸,说话声音很低,看得出心情很沉重。   他说,当时打人是一时冲动,打完后就后悔了。他说话时几次用手擦汗,神态沮丧。他说,父母亲在家务农,他一个月工资1800元,妻子在工厂工作。他喜欢当辅警,也协助刑警到深圳抓过毒贩,自己凌晨经常在外面巡逻,抓过不少盗车匪、抢匪。对于无牌无证的车,他是很警惕的,“有些可能就能查出盗车团伙,甚至更重的犯罪。”   他承认,他万万不应该打那一巴掌。“我真的很后

对话当事辅警苏某:

“我妈妈哭了,骂了我”

苏某也在派出所接受了本报采访。这个29岁的小伙子整晚都涨红着脸,说话声音很低,看得出心情很沉重。

他说,当时打人是一时冲动,打完后就后悔了。他说话时几次用手擦汗,神态沮丧。他说,父母亲在家务农,他一个月工资1800元,妻子在工厂工作。他喜欢当辅警,也协助刑警到深圳抓过毒贩,自己凌晨经常在外面巡逻,抓过不少盗车匪、抢匪。对于无牌无证的车,他是很警惕的,“有些可能就能查出盗车团伙,甚至更重的犯罪。”

他承认,他万万不应该打那一巴掌。“我真的很后悔。”苏某抿着嘴说,现在他还怕看报纸,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我觉得我影响了整个辅警队伍的形象。”

记者:你当时为什么打人?

苏某:我和同事在巡逻时,看到事主开着一辆车过来,没牌、没证,也没戴头盔。这是可疑车辆,我们就截下来了。我先把钥匙拔出来,但后来被女事主夺走。我出示了两次证件,我还一边用对讲机让警察赶快来处置。女事主拦住我,拍打我的手。之前车主也夺了我拔下来的钥匙,我的手挺疼(他随后出示了右手两块淤青)。我一气,就打了她一记耳光。

记者:打完后发生了什么事?

苏某:她的脸被打红了。我马上后悔了。围观的群众和事主都喊:警察打人啦。我有点愣住了,我当7年辅警还没有发生过这种冲突。他们把车开走了。围观的群众也慢慢散了。我在原地站了几分钟。

第二天早上,派出所打我电话,命令我马上回到单位说明情况。我就回去,才知道媒体在关注这个事情。我当场就被停职了。

记者:家人知道吗?

苏某:刚好晚上电视台播新闻,我妈妈住在隔壁屋,看到了。她觉得像我,又听电视台说是姓苏的,马上过来问我是不是我打的。我妈妈哭了,骂了我。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人都睡不着觉。

记者:现在你觉得,当时的情况你应该怎么处理才正确?

苏某:我应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如果硬要开车离开,我就应该跟随在他们身边,一边让警察赶紧过来处置。

记者:对于那位拍摄了你的网友,你对他有怨气吗?

苏某:没有。他也是群众,他有权利监督我们。

记者:你为什么愿意接受采访?

苏某:我应该面对公众,承认错误,也必须向社会公众道歉。

(节选自广州热点新闻 编辑:苏北大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