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布国家信用评级引爆西方舆论 另起炉灶意义大!

daviet1999 收藏 0 2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0年7月15日央视《环球视线》播出《中国首评国家信用 差评美英引争议》,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曾经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目的穆迪公司,美国可以用炸弹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凭借信用降级来毁灭一个国家,有的时候两者的力量说不上谁更大。这里提到的穆迪公司是美国最大的评级机构之一,它还有两个兄弟,分别是美国的标准普尔和美国的惠誉国际。但是就在本周,这三大评级机构受到了来自中国的挑战,一个中国企业不仅发布了信用等级的报告,而且这份报告竟然剥夺了美国的3A顶级信用评级。那么早已习惯由自家的三大评级机构把世界分成三六九等的美国,迅速感到了不适。同时这一报告的推出,也在西方世界引起了爆炸性的反映。今天在演播室里我们请到了这个新闻的当事人,也是这个报告的发布人,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关建中先生,关先生您好。另外我们还有我们的特约评论员宋晓军一起来参与今天这样一个话题的讨论。


今天关先生来到我们演播室,我们不为难你。但是我先给您看看一些国外媒体对您这样一个报告的一个基本的评价,我们来看看。比如说英国的《每日电讯报》说,中国报告描绘的是一幅全球信用评级的“革命性的图景”,这个评价好像还是蛮高的。另外我们意大利有一个叫《24小时太阳报》,他说不管您的评级结果有多么令人瞠目结舌,但是一个新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诞生,是另人高兴的一件事。还有美国的“财经”网,说至少给法国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一种启迪,及有必要摆脱英美评价体系的束缚,寻找一种更能够准确反映本国情况的参数。另外像德国的《明镜》周刊说美国评级公司早已失去了绝不犯错的光环,金融危机的爆发和它脱不了干系。当然后面有一个美国之音的评级,我们等一会儿,专门拿他这个评价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首先想问一下宋先生,我知道宋先生也对评级这一套体系做的一些研究,什么叫国家信用评级?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不光是国家的信用评级,包括企业。那么我们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你要买房子,你有多大的信用,当然你会提供一项…


水均益


银行来考察我。


宋晓军:


对,你的收入,你的家庭,或者其它一些情况,再给你贷款。说白了,就是无论是国家、企业、个人融资都有一个信用的级别。这个东西是谁定的,就是信用评级的公司,那么在国家之间它更像一场战争。比如说我们很关心美国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会不会来黄海,其实它就相当于航空母舰上的那个电子战飞机,它先飞出来,把你进行干扰,接着轰炸机就相当于他那些金融公司,过来来掏你的钱,所以说国外,美国那三家公司在2008年之后,甚至窝边草都吃,被美国人都痛骂,臭名远扬,他们在国外干的什么事就充当航空母舰上那个电子战飞机,就是干这个事,迷惑别人。


水均益:


宋先生一说,马上就跟军事粘上边了。那我们来看看,关先生,您和您的大公和美国这三大家做的评级,我们做的一个对比。您看这次您做的这三家,美国、英国、日本,您的评级:AA、AA-、AA-。而美国三大都是你看Aaa、AAA、AAA,定级三A,大写的A就是三A顶级是吧。您给他们摘了帽子了。然后英国也是一样,你看。日本好像差不太多,这是一个。另外您看,中国美国三大家给中国是A1、A+、AA-,我们是AA+,就是您的大公给中国的,然后像巴西、印度这种新兴的发展中国家,您的评价普遍都是比较高的,这就是为什么刚才我说在西方社会引起了爆炸性的反映。我想问您一下,您做这个评价初衷是什么?


正在评论:中国评级机构争夺评级“话语权”有何初衷?


关建中 大公国际自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


这个非常简单,作为一个专业的信用评级机构,它有责任向社会、向世界提供客观公正的评级信息,这也是作为大公成立16年来,它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也是追求的这么一个目标。这是我们一个正常的业务,没有更复杂的其它的原因。


水均益:


这么做的一个主要的意图是什么呢?是要提供一种什么样的标准呢?


专家观点:初衷是向世界提供更加客观公正的信用评级资讯


关建中:


这个主要的意图还是因为国家信用评级,它是整个国际信用关系中最为重要的一种关系,它关系到整个全球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鉴于这种重要性,我们就花了很多的时间来研究这个标准,研究新的评级标准,通过客观的一个标准,能够使得这个评级信息它的公正性、客观性体现出来。通过研究我们发现,这个信用评级它有这么几层关系,全球最大的15个债权国都是高信用等级,也都是发达国家,那么他们占有全球90%以上的信用资源,这个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又是很低的,尤其金融危机之后都是负增长。那么这个评级它就如此重要了。那么这个评级标准也出了问题,比如说西方的评级标准它是以意识形态、价值观来为主,它的标准是五大组成部分。一个是按照西方的政治理念进行国家的政治排序,这是最核心的一个要素。第二是按照人均GDP做国家经济实力的排序。


水均益:


也就是说你信共产主义和信资本主义,这个也可以来评级,评你可靠不可靠?


关建中:


对。


水均益:


那这有点太荒唐了?


关建中:


对,这个就脱离了国家信用风险形成要素的一个内在联系,客观性没有了。更为核心的的它是把一个偿债能力依托在一个国家是否能借到钱,而不是他国家的财政收入状态,这就使得我们正常的一个债权人和债务人,就是债权人在判断债务人风险的时候,你是看他,是他自己能够创造更多价值,还是他能够借到更多的钱,就是违背了一般的信用关系的原理。


水均益:


我想问一下,那您这份报告出台的依据,包括您用的这个标准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这儿还拿您的结果,比如说美国、英国、日本,包括中国的评级,特别是像美国,你和美国这三大,穆迪、标普、惠誉就有很大的差距,这个标准和依据是什么?


关建中:


我们最核心的思想是不同的,我们是按照一个国家的财富创造能力来判断他的债务承受能力。比如说我们是强调的五大要素,它的国家的管理能力,经济实力、金融实力、财政实力和外汇实力,这都是一个客观的联系,并没有考虑他的意识形态,没有考虑某一个国家的一种利益,这个是最大的差别。正因为这个差别导致了评级结果的不同,我们认为这更客观,所以就能够得到更多的人,更多国家的一个认可。


水均益:


刚才我说到了,有一个评论,美国之音,我帮您找一下,在这儿,说改报告出炉之时,正值北京,当然指的是我们中国了,抱怨西方评级机构未能给中国的经济实力以足够的信用等级,此举因此被怀疑是中国的一次“政治报复”。您怎么回应这样评论?


关建中:


我觉得这种也是很荒唐的事情,因为这个是很正常的。


水均益:


您这个公司有政府背景吗?


关建中:


我们完全是民营的、独立的一个评级机构,没有政府背景,也不是政府授意我们来做这件事情,就是我们认为一个评级机构,专业机构它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他有责任向社会…


水均益:


那为什么在今年做,而不是去年或者前年做呢?


关建中:


这个是我们5年前就开始了,2005年就开始做的,那么应该经过5年的系统的研究和沉淀,我们只是在这个时间,这个时候推出。并不是说我们现在为了一种什么目的,现在马上要做这个事情,那是不可能的。


水均益:


之前像国家,刚才您说到了很多国家的信用评级,全都是由西方这些国家,特别是美国这三大机构所垄断,而很多刚才媒体很积极地评价说,这是革命性的一个图景,是一次突破,您个人怎么看待您这样一个报告出炉它的突破性的意义?


专家观点:信用评级对国家、社会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关建中:


我认为意义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对国家的金融体系安全,第二个是对整个社会发展的安全,第三个对世界经济发展的意义,可持续性发展。因为评级它具有这样一个重要意义,所以的话,它这次出台我认为具备三个方面的意义。


水均益:


接下来还继续搞吗?


关建中:


还要继续搞,因为我们这个仅仅是刚刚开始,任重而道远。


水均益:


我追问一下,就是您这个可信度怎么建立呢?权威性、可信度?


关建中:


可信度是这样,首先它是建立在标准的基础上,因为这次好在我们这个标准跟西方的三家机构的标准具有可比性,它可比较,通过比较来判断我们这个标准。


水均益:


另外就是您的这个数据也是可以公开的?


关建中:


可以公开的。


水均益:


比如像标普要想我看看您的,您也可以给他看?


关建中:


这是可以的,我们这次想做到的就是把评级的标准最大限度地透明化,所以这个是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水均益:


宋先生听了这个话题,您给我们点评一下,这个意义有多大?


专家观点:中国要学会在金融战争中打电子战


宋晓军:


我觉得非常大,我觉得中国的国家金融安全,虽然我们一直节目当中更多地关注军事安全比较多,但是金融安全这一块儿是非常短的短板,而且以至于我们以前被人家骗走的很多很多钱,其实我本人在我们的企业里面,我在有的企业里面我也看到这种情况,咱们的大公国际出来之后,我只是说我们的金融安全的防范意识刚刚起来,需要国家的支持,需要民众的支持,所以说大公国际这样一个评级公司的出现,政府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它真正拥有了一种金融的防范意识。对于像这种黑哨也好,像这种电子战飞机也好,他们终于有了,而且是在吃了很多亏的情况下,我觉得现在当然出来得还比较晚,如果再早一些就更好了,希望他们能够做得更好。


专家观点:信用评级是对国外黑哨最好的制约


水均益:


而且不光是中国,其实很多发展中国家,印度,包括现在像澳大利亚都是在说。


宋晓军:


包括日本。


水均益:


我刚才才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国家的信用评级,中国的信用评级,凭什么美国机构,你千山万水之外,你给我来检查?


正在评论:三大机构中立性受质疑打破垄断已成共识


宋晓军:


你像日本规定,就是一定有一个西方的评级公司给一个日本的企业或者一个单位进行评级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日本国内的评级公司来做参照,同时对这个企业做评级。所以他对自己的金融安全做了好的限制,而且外国评级公司只占他所有评级当中的20%,而我们国家外国的公司接近了80%。


水均益: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关先生他们这个报告,我们先不去说这个报告本身的科学性,或者说完美程度,但起码它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具有革命性的突破性的意义。


好的,非常感谢关先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