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引蛇出洞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鬼子的三八枪口径小、射程远,如果不是击中要害,一般造成的伤绝大多数都是贯通伤。四个伤员中的三个轻伤都是“过梁”,就是子弹从肢体上穿过,但没伤到骨头。另一个重伤是子弹在右肩胛打了个对穿。大虎和政委汇合后,派人将伤员送走,安置到堡垒户家中隐蔽起来。 政委问大虎是不是继续骚扰敌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鬼子的三八枪口径小、射程远,如果不是击中要害,一般造成的伤绝大多数都是贯通伤。四个伤员中的三个轻伤都是“过梁”,就是子弹从肢体上穿过,但没伤到骨头。另一个重伤是子弹在右肩胛打了个对穿。大虎和政委汇合后,派人将伤员送走,安置到堡垒户家中隐蔽起来。

政委问大虎是不是继续骚扰敌人,大虎摇了摇头说:“我们这两次骚扰敌人,是利用的敌人麻痹大意心里,才获得成功的。现在敌人经过两次袭击后,一定会提高警惕的。日军一个大队光是掷弹筒就是二十四具,就是这个东西。”说着晃了晃拎在手里的掷弹筒,接着说道:“掷弹筒的最大射程在七百米左右,杀伤范围十平方米。如果我们继续纠缠日军,不用别的武器,日军只要用二十多个掷弹筒来个齐射,我们就消受不了。”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政委问。大虎想了想说:“怀来城里的日军也就一个中队的兵力,日军一定是把怀来附近的兵力都抽调了上来,才凑够一个大队的。怀来附近的防守一定很空虚,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正好趁机打开县城附近的工作局面。”

回到驻地后,大虎、政委招集排以上干部开会,讨论下一步行动方案。大虎来到县大队后,经常召开这样的讨论会,目的就是让县大队的干部迅速成长起来,因为军区给大虎的任务就是培养、提高县大队的战斗力。县大队发展壮大后,大虎还是要回军区的。

这些人来到队部,政委拿出一笸箩旱烟往炕沿上一放,大大方方地说道:“抽吧!”这些大烟鬼纷纷凑上前来,拿起卷烟纸开始卷喇叭筒,毫不客气。大虎哭丧着脸,一脸的不情愿:“我的政委呀,这可是咱俩一个月的‘口粮’啊。”看着大虎的吝啬样,这帮排长们甚是开心。政委故意将脸一绷说道:“不用笑,待会开会你们要是装哑巴,不给我说出点真东西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不一会,这些家伙都卷好了纸烟,点着火,吞云吐雾的逍遥起来。大虎看到大家都已经抽上了烟,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都知道,日军从怀来拼凑了一个大队的人马进山扫荡去了,现在怀来境内的防务异常空虚。我们要趁这个机会在怀来闹出点名堂来,让日军首尾不能相顾。”说到这里,大虎端起一碗水喝了一口,说道:“我们行动的具体方针有以下几点:一是打就打疼敌人,二是这次战斗不但要消灭敌人,还要有利于巩固新开辟地区,三是最好能端掉敌人据点。下面大家自由发表看法。”

说完,大虎开始低头卷自己的喇叭筒了。大家伙议论纷纷,有这样说的,有那样说的。过了一会,大虎见大家思考问题还是没有抓住关键,提示道:“考虑作战方案时,首先要考虑敌我双方态势,即敌人的优势在哪里、敌人的劣势在哪里,我方的优势在哪里、劣势在哪里,通过战斗我们要达成什么目的。”

车夫不仅是县大队政委,同时还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车夫同志见大家都不说话了,抽了一口烟说道:“咱们联合县新近开辟了怀来西北施家营、窑儿南、西黄庄、小营一带地区,别的村庄减租减息工作都开展的挺好,只有西黄庄开展不起来。原因是西黄庄有个财主叫贾守仁,这个家伙以前和鬼子鸡鸣驿据点里的鬼子和伪蒙军关系密切,非常嚣张。上回咱们处死董九吉后,他才老实了一点。西黄庄的财主都看他眼色行事,咱们派人去了几次,他都不理茬。”

鸡鸣驿位于怀来县城西北洋河北岸的鸡鸣山下,是北平通往张家口的交通要道和军事要塞。始建于元代,至明朝永乐十八年(1420年),扩建为宣化府进京第一大驿站。内设驿丞署、驿仓、把总署、公馆院、马号等建筑,还有戏楼和寺庙等。城墙周长1891.8米,里层是夯土,表面是墙砖砌成。城墙高11米,四角有角台,东西两个城门,有城楼。日军占领张家口地区后,在这里驻有日军一个中队部和一个小队,伪蒙军一个连。城内有日军仓库。

大虎听了政委的话后,眯着眼睛、抽着烟,不停地思考着。最终,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形成了。

两天后的晚上,政委车夫带领十个战士悄悄来到的西黄庄贾守仁家的门前。贾守仁是这一带有名的财主,奸猾刁钻,有名的胎里坏。贾守仁家在西黄庄村南头,坐北朝南的五进的大瓦房,东西两旁是厢房,朱漆的大门、高高的门楼,门口还有一对石狮子。周围几十里的良田有一半是他家的。家里雇着十几个长工,还有四五个护院。

政委车夫啪啪啪拍打他家的大门,不一会,门里传来一声低喝:“谁呀?这么晚还来敲门?”说罢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道缝,探出一个脑袋来。一个县大队队员把枪筒顺着门缝往里一戳:“县大队的,把门开开!”开门的家伙低头一看戳进来的是枪管,吓得哎呀一声闪开了。

车夫带着队员直奔客厅。贾守仁眯缝着眼坐在客厅里的太师椅上,听管家汇报上年的帐,听到蹬蹬蹬的脚步声一睁眼,县大队的队员已经进了客厅了。一个队员对他说:“这是我们县大队的政委车夫同志。”

贾守仁一听赶忙站起身来连连拱手,请车夫坐下。车夫也不客气,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贾守仁赶紧吩咐管家叫人泡茶、准备饭,然后小心翼翼地问车夫有什么事。车夫告诉他不必准备饭,自己已经吃过了,然后开始给贾守仁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减租减息的政策。贾守仁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心说你就白话吧,反正一会你们就得走,这里可是日本人的天下。谁知车夫给他讲了一个来小时之后,对他说:“我们知道你是这一带有名望的人物,今天就麻烦你去把村里的财主请到这里来,我们也给他们上一课。”

贾守仁一听头都大了:不去吧,怕县大队跟他翻脸,给他扣个破坏抗日的帽子;去吧,全村财主就都知道八路到他家来过了,说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在车夫的一再催促之下,只得硬着头皮跟随县大队战士一起将村里的财主找到自己家里来。

车夫又给村里的财主上了一个多钟头政治课,等村里的财主都走了,贾守仁暗暗松了口气,心想这回县大队该走了。哪知车夫对他说天太晚了,县大队就住在这里了。贾守仁故作关心地说:“政委啊,我是非常愿意你们住下来的,可是敌人经常出来活动,这里不安全啊。”车夫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我们不怕。”贾守仁一看没法,只好给县大队张罗住处。车夫说:“不用费心了,我们和长工住一起就行了。”

就这样,车夫他们住了下来。

贾守仁回到自己的屋里,像狼一样来回溜达,心里不住盘算着:八路军搞减租减息,自己这一年损失的租子可大了去了,这不是要自己的命么?眼下日本人大队人马已经开进山里打八路去了,八路八成是要完蛋。国民政府那么多部队都不是日本人对手,八路那几条破枪顶屁事。今天来的这个县大队的政委,官可不小啊。如果报告日本人将他抓住,那可是大功一件。想到这里,他停住脚步,穿得严严实实的,来到卧室的八仙桌前,用脚在八仙桌下一踩,地上出现了一个洞口。

贾守仁顺着地道爬到村外,出了洞口辨了辨方向,向鸡鸣驿鬼子据点跑去。

其实贾守仁的举动早在大虎意料之中,县大队就是要他把鸡鸣驿据点的敌人引出来,引到西黄庄来消灭。然后再伪装成敌人诈开鸡鸣驿据点,消灭据点里的敌人,夺取敌人军需物资。

贾守仁连颠带跑赶到鸡鸣驿据点,由于据点里的鬼子都被抽去扫荡平西八路军主力部队了,只有一个伪蒙军连担任守备任务。伪蒙军连长一听县大队政委只带了十个人住在西黄庄,觉得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立刻带领两个排的人跟随贾守仁赶赴西黄庄。

来到贾守仁家大门口,贾守仁轻轻拍了拍门,大门毫无声息的打开了,一个护院的站在门洞里。贾守仁低声问道:“县大队还在吗?”那个人说道:“都在。”

伪蒙军连长一挥手,两个排的伪蒙军呼啦一下子将县大队住的屋子包围了。伪蒙军连长端着手枪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缴枪投降!”话音刚落,旁边的房顶上传来一个声音:“都把枪放下,该投降的是你们!”这时四周房顶上纷纷传来“缴枪投降”的吼声。

伪连长抬头一看,立刻傻眼了。四周的房顶上都是县大队的人。这时被包围的屋子窗户里扑哧、扑哧戳出十支步枪。伪蒙军一看,乖乖的放下枪当了俘虏。屋子里的县大队员冲出来收走了伪蒙军的枪支弹药,房上的人也都走了下来。

大虎和政委对伪蒙军连长进行了审问,问清了鸡鸣驿据点的情况,然后让他带路,队员们都换上伪蒙军军服,向鸡鸣驿城走来。由于有伪连长领路,县大队顺利解决了留守的一个排伪军,然后县政府动员来的民兵、游击小组和县大队队员一起,鸡鸣驿日军仓库里的武器弹药、军用物资搬得干干净净。最后有个队员跑来问是不是将鬼子驻地和伪军驻地点着,大虎摇摇头说:“不能点,这都是咱们老祖宗建的,鬼子迟早要被咱们赶出去的,咱们自己家的东西可不能毁了。”说罢带领队伍撤出了鸡鸣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