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你好~”面前这个较小的身影大大地向我伸出了右手,“我叫安静,昨天才分到团医护所的。”说着这个女兵摘下了口罩,一张秀美的脸庞几乎让我窒息。

我愣了下,居然呆在了那里。虽然远处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不时传来,但我居然就那样的傻傻站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是去做些什么。忽明忽暗的火光,不断升起落下的照明弹的青冷光泽交相在这张美丽的脸庞上。妈的,谁说战争让女人走开,奶奶的,战场上能够看到如此这样美丽的女神,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你好!”见我没有反应,那张笑脸上闪过一丝坏笑,这名叫女兵再次向我伸出手:“少尉同志,你愣着干嘛?”她故意地拖长了尾音。

我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讪笑地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253团1营1连1排代理排长-范红卓”我不觉得做一番自我介绍有什么难的,何况我一向自诩脸皮厚厚,对于和女兵搭讪,我从来不觉得尴尬。

“哦,就是那个石家庄陆院的本期首席毕业生吧。”安静不乏调侃样的笑言道:“唔,少尉同志,怎么跑后方来了?受伤了?”

又是一颗照明弹升起,这个时候借着光亮,我才注意到安静的作战服胸前赫然标识着一杠三颗星。我脑袋一阵发懵,上尉,这丫头居然是上尉,奶奶的,比我军衔高多了,跟我们连长平起平坐了。

我抢忙的一个立正、敬礼,“额,上尉同志好!”我颇是一本正经样的大声说道。

“很好,少尉同志!”那丫头居然一点也不怯,反倒是比我还一本正经样的回了个军礼,一副领导接见下属的模样。靠,她还拿捏起来了,不过没办法,人家可是上尉,连级干部。

“嘶”胳膊上的一阵疼痛,让我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的确很疼,那种仿佛伤口内有根火筷子在搅动的疼痛感让我整条胳膊现在几乎都充斥着肿胀感。

“怎么了,还真是负伤了?”安静诧异了下,然后说到,“过来,跟我来。”

看着这个小姑娘屈屈手指的模样,我居然就这样乖乖地跟着她向手术车的方向走去。嗨,从小我就特爱听女孩子的话语,从读书起,就被女生欺负着,可怎么也没想到,当初的小鼻涕虫居然在大学毅然弃笔从戎,可尽管这样,骨子深处的那份自诩为“绅士”的情结还是让我总是对女孩子很是尊重,尽管这种尊重很多时候往往被视作甚至是直接演化成“怯弱”。

手术车比我想象中的要干净的多,合金地板上血污顺着泄水槽孔被排出车外,自动洗消设施可以给于车舱内的小型手术室给足够的卫生环境,我才进车门就隐约闻到来苏水的味道。有些刺鼻,但却让我感到一丝安心。

就在我顾盼之间的时候,随着一阵金属的碰撞磕响,不稍一会儿,安静端着一个不锈钢托盘来到了走了过来,“让我看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又戴上了口罩,齐耳的短发被收于作战帽内,微微下压的帽檐挡住了她的额头。尽管我不怎么喜欢这种作战帽稍显得有些“资本主义”风格的造型,但不得说戴在这个小丫头的头上,却别有一番味道。

“哼哼,狗眼往哪里看!”见我盯着她发呆,安静的脸微红,有些嗔怒到。她那从鼻腔内哼声出来的冷哼让我不由得尴尬。

我反而被她搞了个难堪,不得不转移了目光。这时,我隐约听到隔壁舱室有一阵压低了的笑声,妈的,落了个笑柄了。我早就该想到这手术车内不会只有这丫头一个人。

就在我有些尴尬不已的时候,还好安静调暗了这个小小的手术室的灯光。稍显得有些昏暗的灯光刚好掩饰过我此时的脸红。要不然,还不得让这丫头看出我的难堪来。

“躺那上面去。”在一个移动转架上放下了不锈钢托盘,安静指着那个整体安装在车辆地板上的软椅。看上面各种各样的支架和线缆,我就知道这看似跟牙科上的手术椅差不多的软椅,就是手术台。

不过我还是乖乖的躺了上去,也不知道那丫头走到我身边摁了什么按键,随着一阵轻微的马达声及液压系统的作用,原本仰坐的我,居然随着躺椅的放平,而变成了仰面躺座。这个时候我反而有些不习惯了起来,因为我身上满是泥污,我居然去担心自己身上的这份肮脏是否会弄脏了这个让我怎么觉得都不像是手术室的地方。

也许是安静看出了我的不安,她抬手在我的额头上抚过。那掌间的温暖居然让我安静了下来。头顶上方的一根支架被移了过来,居然是一盏小型无影灯。

“别动!”安静戴上了一副用来遮挡眼睛的医用护目风镜,然后将我的胳膊固定在了座椅一侧拉出的搁板上。我很是乖乖地听她的话语一动不动。任由她拿剪刀剪开了我的衣袖。

虽然根据条例,我们在穿着夏季作战服的时候,是有挽袖,也就是将衣袖挽到胳膊上,然后扣上。这样做,其实也就是一种惯例,一来可以显示出军人在穿着服装时的整洁,而来挽袖是战友之间相互帮忙的,据说这样可以潜移默化的起到影响战友之间袍泽之情的作用。至于是不是这样,我也就不知道了。不过由于我肩头伤口的鲜血已经干涸结痂,所以粘在了作战服上,这个时候,就必须剪开粘在伤口上的布料,小心的清理伤口。

“怎么搞的,伤口居然泡了泥水!”安静一边仔细的用酒精药棉给我擦洗伤口,一边嘟囔着,“伤口都开始有炎症了,怎么搞的,自己处理的时候不留心着点。”

我靠,她说得轻巧,战场上谁还留意到这些,拼得你死我活的,稍稍不小心可不是处理伤口的问题,而是直接处理后事了。

“有炎症了,弹头还在里面,估计有可能伤到骨头了。”安静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口之后,说道。

不容我表达任何意见,那丫头就对着我虚点了点指头,示意我不要乱动。我不知道她从哪里拿来的针剂。盐酸普鲁卡因这样的字眼我还是认识的,难道真要给我做麻醉。

妈的,野战医院就是这点不好,麻醉师和军医通常就是一人,我都不知道这丫头手术水平怎么样,不过我知道的是,她这一针倒是扎的我很痛。难道连个医护兵都没有吗?或者有个护士什么的。不过我也算想明白了,就我这个破手术还需要什么护士什么的嘛,不就是胳膊上一枪眼嘛,屁大点事儿,又不是肚皮、胸膛哪里挨上了一枪、吃了一弹皮,就算是大腿挨了枪子都比我这伤势严重,毕竟胳膊处没什么主要动脉血管,更别说是打坏内脏了,除非老子是个不同于常人的异类,什么心肝脾肺肾长四肢上了。要真那样,我想必也不会在这里了,早被一群这个学家,那个专家给团团围住,养在哪个研究所内了。

“哎,你。”就在我天马行空的发挥着我擅长幻想的爱好时,安静忽然用她的声音硬生生、极惭愧地将我从“深沉”的思考中给拉了回来。

我这才想到自己这是在手术台上,而不是在哪个研究所内被别人研究着,虽然这两者有点类似。由于之前我在胡思乱想着,压根不知道这丫头的一句“哎”是什么意思,所以我只能用特迷茫、特不解的眼神楚楚可怜样的看着她。

戴着口罩的人通常就只有三种,一是那装模作样身旁被感染的主儿,譬如一旦有什么流行疾病,满大街的你都可以看到无所不在的口罩;第二种是冬季,戴个口罩用来保护自己的小脸蛋不会被寒风带来“那如刀割”样的伤害,通常冬季,到处都是戴着口罩穿着短裙的小女生,粉的、淡蓝的、雅绿,我没想到口罩居然还有这种那种的颜色,不过看着女生们穿着短裙,却戴着口罩的模样,我就可以肯定,这口罩肯定不是用来保暖的,因为单是看那短裙小皮靴我就知道,女生通常是不避寒风的,那五颜六色的口罩大概也只是充当饰物的吧,不得不说戴上口罩的模样,的确很卡哇伊;至于最后一种,无非就是医护工作者了,譬如眼前这位。

戴着口罩的安静的确很军医的模样,哦,我忘记了,她的确是军医,我又走神了。

“我要给你找出弹头来,还得清除腐肉,骨头渣也得清理出来,不然你这条胳膊会废了的。”安静也懒得再提醒我不要走神了,她直接拿出一个银亮闪闪的手术器械。

手术钳,军医们就这样粗暴吗?我有些感到胆怯,我似乎忘记了自己已经打过局部麻醉了。不过看这丫头那模样,我还是觉得腿软,妈的,干嘛要受伤,我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