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如果有问题,上级会来查”——这多像“无赖”说的话?!


山西省蒲县是省级贫困县,在这个偏远山区县城内,历时两年建起一座总投资超亿元的文化中心。主体竣工的蒲子文化宫气派豪华,被指酷似“鸟巢”。(7月15日新华网)


蒲子文化宫于2008年8月开工,主体工程为地上三层、地下一层,建筑面积19800平方米。宫内的演出剧场有1195个座位,有500多平方米会议厅。其外观造型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由23棵大树围绕而成,树枝上点缀上鸟巢,顶部为“树叶”造型,非常壮观宏大,因而有人指出其像“鸟巢”。目前工程已接近尾声,预计今年9月底全部竣工。


尽管面对人们的质疑,当地官员硬着头皮说,“文化宫代表着一个县城的形象,可以提升城市品位。”“文化宫前的广场每晚都聚集好多群众,有活动时不少于3000人,群众需要这样的场所来提升生活质量。”“建文化宫在满足群众需要的同时,也是国家和省里的要求。”“理念超前,但投资没有超前。”“这个工程不是大,而是有些不够用。”“经济发展了就应让群众得到实惠,让百姓享受发展带来的成果。7月9日,临汾市领导来参观,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认可。”但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蒲子文化宫是不是“形象工程”,国人一眼就能看穿。

众所周知,所谓形象工程,也叫政绩工程,是某些领导干部为了个人或小团体的目的和利益,不顾群众需要和当地实际,不惜利用手中权力搞出的劳民伤财、浮华无效的工程。那个地方有“形象工程”,哪个地方的干群关系就紧张,那个地方老百姓遭殃,老百姓对“形象工程”最是厌恶。


而与形象工程对应的民生工程,则一定是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的工程。如果脱离实际,所谓的“民生工程”即使开始办得漂亮,也难以长久。至于那些假借“关注民生”挥霍有限财力、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不仅不是关注民生,反而是破坏民生。形象工程,往往是假托提升城市的形象而建,建成者,富丽堂皇的表象也会很快隐去;未建成者则变成建筑垃圾。但不管哪一种形象工程,都是没有经过民主决策的结果,最终导致虚耗公共资源,沦为民怨工程。


当然,作为城市的执政者,希望尽快实现城市现代化,搞一个标志性建筑物,从速改变城市形象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超大工程的造价很高,且建成后就要管理、保养,工程越大,管理成本就越高。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养护不好,不仅使用质量会很差,对城市形象来说也是灾难性的。不但荒凉,而且还会再增破败之感。形形色色的形象工程制造者们,无不标榜自己搞起来的建筑是在为本城市树立良好形象。但因为其不符合实际,过分超前,所以往往就成了错误,正所谓“真理和谬误只差一步”。


再说,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物,应该是在大量建筑中自然而然产生出来的最好的那个。只有那些经得起世人评论和时间考验的建筑,才能与它所在的城市牢固地结合在一起,成为那个城市的标志。而为标志而标志的由官员们制造出来的形象工程,所标志的只能是官员们的所谓政绩和短暂春秋,留给这个城市的将是 “溃疡”或“疤痕”。蒲县的“天价”文化宫正是这样的一个建筑物。在引起社会上广泛关注和质疑后,主要负责人却一直保持沉默,唯一出面回应的蒲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安保说:“如果有问题,上级会来查。”这样的回应与“无赖”有何区别?!


作为蒲县的官员应该最清楚自己的境况,依赖煤炭资源是长久不了的。不管蒲县当前的财政收入是多少,但毕竟是贫困县。在这种情况下,硬是投资1亿多元建文化设施,显然是让有限的财政背上“包袱”,雪上加霜,不能不让人有劳民伤财之感。这不是典型的形象工程又是什么?当前蒲县的官员首先考虑的应是脱贫,将有限的财力合理切分到各项公共服务上,尔后利用现有财力扶持其他产业造福于民才是民心工程,才更符合科学发展观,才更像“当家过日子”的官。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2010-7-16 20:08:15 被令狐醉虾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