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28章 州府魅影(1)

3岁就很尜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URL] (十六) 进入到破屋后,老少三人先后盘腿落地,天南海北,开始高兴地唠了起来。 算命先生看着满脸青春气息的胡欣,先是开心地笑了笑,然后不好意思地说:“少侠,还真有你的!今天白天,你来老朽算命摊子时,老朽真就没看出来,原来少侠还是一位身怀惊天绝世功夫的武林大侠。当时,老朽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十六)


进入到破屋后,老少三人先后盘腿落地,天南海北,开始高兴地唠了起来。

算命先生看着满脸青春气息的胡欣,先是开心地笑了笑,然后不好意思地说:“少侠,还真有你的!今天白天,你来老朽算命摊子时,老朽真就没看出来,原来少侠还是一位身怀惊天绝世功夫的武林大侠。当时,老朽还真就以为,少侠只是一位上京赶考的文弱书生呢!老朽真是有眼无珠,老眼昏花了!”

想起今天下午在州府街道上、老者算命摊子前逗乐的事,胡欣也是感到好笑。

当时,他只是出于好奇,想走过去看看。当他看到算命摊子居然那么冷清,就很想帮老人一把,但在那种场合,他又不能直接送银子给老人。没办法,他只好来这么一点恶作剧。

没想到,老人居然应对自如,一点破绽都没有,也真难为这位老人家了。

想到这里,胡欣不禁宛尔一笑,抱歉地对算命先生说:“老先生也真是!别人都是让老先生测福祸、算姻缘,在下却让老先生测年庚,难道老先生就没有怀疑过?”

算命先生丝毫不加隐瞒,实话实说,非常诚实地对胡欣说:“不瞒少侠,老朽当时确实没有产生过任何怀疑。老朽总以为,少侠年纪轻轻,喜欢逗趣,可能是专门来逗老朽的乐子而已。实话对少侠说吧,老朽根本就不是什么算命先生。这段日子,老朽在大街上摆摊子算命,可以说基本上算是在懵人。从前,老朽只当过十几年的乡下私塾先生,教教别人读读四书五经,还算是内行,可对走街算命那一套,老朽根本就不懂。就是那几句临时应景的‘行头嗑’,也是最近在流浪街头时,刚跟着那些真正的算命先生们学来的。”

没等说完,算命先生一声叹息:“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

听到这里,胡欣心里觉得很惭愧,作为晚辈,白天居然那样耍弄这位老人,着实不应该。

他急忙抱拳,向老人赔礼:“老人家,实在是对不起,今天白天在州府街道上,在下不该那样做。在下本意是想帮帮您老人家,可今天下午那种做法,实在有点荒唐,还请老人家原谅则是!”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老疯子,也跟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满脸惆怅地说:“哎!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呀!要不是摊上老朽这档子麻烦事,我这位老兄弟,哪能去干这种丢人现眼、受气挨骂的下贱活?成天风餐露宿,到处为老朽找吃的,还几次让人打了,他的腿上和后背上,现在还留有几处伤痕呢,老朽真是愧对老友啊!”

这下该轮到胡欣吃惊了!

他原来以为,两位老人可能是萍水相逢。没想到,他们原来是一对非常要好的老哥们。

世间万物,千奇百怪,什么都可能出现或发生。即使是象胡欣这样聪明绝顶的人,料想不到的事情,也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不解地问:“这么说来,二位老人家以前就认识?”

老疯子笑了笑,坦诚地回答:“岂止是认识?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至少也有三十年以上的交情了。说起我们两个来,除了老婆不能换,其他的,什么都可以通融。如果对方确实需要,或者情况紧急,就是让我们拿自己的命去换对方的命,我们也会在所不辞,你说我们认识不认识?”

胡欣赞叹道:“这我已经看到了!刚才这位老伯视死如归,舍命护着您老人家的那种情景,真是让晚辈感动不已,敬佩不已!”

“哎……”算命先生禁不住再次一声叹息。然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胡欣看了看算命先生,又看了看老疯子,笑着说:“老人家,您这疯子可实在装得不太象,怪不得人家早就把您认出来了。”

老疯子一笑,自我解嘲地说:“说真的,这装疯卖傻,还真是一门难学的本事。老朽跟随上官大人几十年,平日里,大人教导下人的都是‘为人要诚实,要正直,不要说假话,不可以蒙人,不得骗人,要清清白白的做人,光明磊落的做事’等等道理。在府衙里,见到的也多是清清白白的人、清清白白的事,这冷不丁的去装假骗人,完全是现炒现卖,哪能装得象?只不过是情势所急,赶鸭子上架,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我们当下人的,只能为厚道的家主人略微尽点孝道而已。”

算命先生马上接过话茬,告诉胡欣实底:“上官大人勤政为民,一生清廉,却无端遇害,真是天理不公,老天爷瞎了狗眼!对这件事,我们两个老不死的,整日里耿耿于怀。老疯子跟随上官大人四十多年,虽然身为家仆,大人却一直把他当作长辈来看待。前年秋天,考虑到老疯子年岁大了,不能再操劳了,上官大人就把仅有的一点家资拿出来,在离州府不远的乡郊,为老疯子置了一份家产,然后又顾了一乘小轿,派人送他们老两口到乡郊养老去了。老疯子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种恩德,这种情义,老疯子他能忘得了吗?所以,上官大人遇害后不久,老疯子就专程找到老朽,百般的恳求老朽,务必陪伴他来到银州,两个人互相配合,一起明查暗访,一定要帮他把杀害上官大人的凶手找出来,以告示天下!让社会上的正义人士出手,把那帮贼坯碎尸万段!”

老疯子不住地叹息道:“哎!老朽只是个文人出身,手无束鸡之力,要进戒备森严的州府查案,谈何容易?没办法,我们两个老东西私下一合计,就想出了装疯秘查这么个下下之策。今天晚上,要不是少侠及时赶到,我们这两把老骨头,可能就在这里交代了。说起来,老朽还真得好好的叩谢少侠的救命之恩才是!”

刚刚说完,就听见“扑嗵”一声,两位老人一起跪到了地上,同时给胡欣叩头,动作整齐得象一个人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