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四章 潜水楼 2、痛苦的胡鑫

老海豹 收藏 1 6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胡鑫和陈平一齐来到文书室,三双大手激情地握在一起。半个月不见,场面弄得像久别重逢的朋友,特别是胡鑫,更是喊得鸭子出栏一样的鸹噪。陈平也很动容,眼睛红红的,使劲摇晃红生的手。

胡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我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晚上做梦都想你,想死我了。

红生受到感染,心里热乎乎的,朝他们涩涩地笑。

陈平说,你被抓走后,我打听了许多人,知道你关在警卫连,马上要押送里下河了。我托了几个关系,都没有成功。兄弟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个急啊。

胡鑫泪水涟涟地说,林红生,我们知道你是好人,听说挨基地除名了,都为你可惜。但是,我已经不当副班长了,想帮忙又帮不上。要是我在还当副班长,可能就不一样了,至少可以跟新兵连首长说情,是不是?新兵连一解散,我这个副班长也没有了……

陈平骂他,你妈的,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鸟副班长,最好把它带到棺材里才好,让你下辈子还当副班长。什么一玩意儿啊你?

副班长怎么了?新兵连唯一的潜水班,我能当副班长,是首长对我的信任。像你那种落后分子,想当还当不上呢。

陈平一边苦笑,一边摇头。

红生也想笑,又笑不出。

胡鑫想哭了,顿时眼圈儿红了一大片。

陈平又骂他,哭你娘的个头,还不去司务长哪里帮他把东西领过来,就他妈的知道哭,像个娘们儿。

胡鑫擦干眼泪,屁颠屁颠去了司务处。

胡鑫一走,俩人无话不谈。

陈平斜睨着红生说,哥们儿,你好厉害,兄弟这回算佩服你了。

佩服个屁,老子都被押上火车了,开车前五分钟才被拉下来的。

你是不是认识舰队首长?

说什么胡话,我和你一样是新兵,认识谁呀。

老实交代,别想瞒我哦。

咱俩谁跟谁,我干吗瞒你呀?

我听说了,是舰队司令员亲自下达的命令,把你留下来的。

红生擂击胸口,大笑起来,这里只有上帝,哪来的司令员?要是认得那么大的官儿,谁敢让我蹲十二天禁闭?看你说得邪乎。

陈平还要到楼下站岗,要走了。潜水楼属特殊部门,所谓的站岗,就是在楼下“看家”,不让外单位的无关人员跑到楼里来。他把空枪套往身后甩了甩,神出鬼没地说,要是没人帮你,你小子早就滚回里下河了。现在你还看不出,谁在帮你?你个蠢驴。说完,扬长而去。

感谢上帝!红生再一次在心中默颂。

胡鑫将一大包东西抱进文书室,大喊大叫,林红生,你发财拉。

上白下蓝水兵服、潜水毛衣、运动衫、军用毛毯,还有一盒饼干和各种罐头。特别让红生开心的是,水兵肩章和红五角星也重新补发了。他再次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胡鑫羡慕地说,林红生,你真走运,蹲了一趟禁闭回来,魏中队长不但没亏待你,反而让你升了官。

红生莫名其妙说,升什么官?

胡鑫告诉他,文书是班长级,每月津贴费比普通战士高三块钱。在潜水楼,除了中队长和教导员,文书实际上是三把手,是中队的大管家,权力大着呢。

你整天琢磨这些不着边际的玩儿,好好干本职工作吧。

胡鑫幸福地说,刘艳和我来电话了,一共打了三次。

红生说,很好嘛。她在电话台,打长话方便。

胡鑫又哭丧着脸说,可惜,我一次也没接到。

那你……怎么知道她打电话给你?

听老兵说,前些日子海南通信站有个女兵,天天往潜水楼打电话,我猜测是刘艳打给我的,嘻嘻。

红生指着文书室窗台上的那部电话,说以后你在这儿给她打,打不通就到湛江邮局去打。

胡鑫脸上蒙上一层阴霾,说,这里的长途总占线,去海滨路邮局打,要花不少钱……

那你就写信嘛,笨。

胡鑫突然捂起脸抽泣起来。

你妈的,又怎么啦?

胡鑫什么也不说,一股劲儿哭不停。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