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四章 潜水楼 1、意外“升” 官

老海豹 收藏 0 50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212大队住扎在海滨东二路的尾巴上,那是一大片建筑群,沿海滩围建而成,与4804工厂北大门斜隔一条马路。除了海边码头高高的指挥塔,潜水楼是这个营区的最高建筑物。潜水楼有四层,两侧分别建有耳楼,用涂料刷成米黄色,长长的走廊上,晒满了军装、衬衫、被单之类的东西,唯一惹人注目的是门前的冬青树上,挂了几件人型的潜水服,散发着浓浓的橡胶味儿。

潜水楼大操场上,一群体格健壮、高大威猛的潜水员正在太阳底下打篮球,他们光赤脊梁,穿军用大裤衩,前前后后拚命奔跑,汗水和叫嚷混合在一起。有个浑身上下被紫外线照射得黑不溜秋的家伙,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健硕得像半截铁塔,穿着紧绷绷水兵游泳裤,裆部鼓起一大堆,站在操场边线吹裁判哨,哨子每响一下,他总要冲到场内指手划脚,然后骂骂咧咧一大通。他的身边,围了一大堆看热闹的兵,在齐声呐喊,加油助威。

伏尔加汽车在潜水楼前的空地上缓缓刹住,车没熄火,突突地吐着蓝烟。

×参谋绷着脸,朝后排的红生阴阳怪气地说,不愿意下车是吗,难道让俺把你送回禁闭室?

红生刚才一直朝窗外看,差不多忘了下车了。

两排青翠的夜来香枝繁叶茂,繁花点点,修葺成长方型的绿条,在楼前隔出一条宽阔的甬道来。虽是白天,夜来香馨香阵阵,直往鼻子里钻。楼梯拐角处,有个斜挎手枪的水兵站岗,身子摇摇晃晃的,一点儿也不正规。水兵朝伏尔加疾步而来,白色的水兵帽下,带金锚的飘带迎风飞舞。

报告首长,中队部在三楼左侧,魏中队长在等你们。

水兵腰处的手枪套轻飘飘的,是个空皮套,原来里面根本就没枪。红生朝水兵的脸上瞅,竟然是陈平。他小子脸上坏坏的,帮红生把行李从伏尔加后厢中拎出来,抿着嘴巴朝他偷乐,差一点把红生逗笑了。他使劲憋着。现在绝对不能嘣出来,×参谋一路上都在找他的茬儿。

潜水中队长魏明普,身材魁梧,黝黑英俊的四方脸上长满坚硬的胡茬。他头戴大盖帽,着装整齐,和×参谋象征性地握了一通手,说,我准备安排人去接林生红生同志的,想不到军务处首长亲自送过来,谢谢了。

×参谋说,李参谋长对这事很关心,把他的专车都调过来了,要我亲自把这小子送过来。他将红生的档案材料和一些手续从公文包中抽出来,一并交给魏中队长,指着其中一份文件说,这个要在中队大会上宣布。

这是一份基地司令部《关于给林红生同志记大过处分的决定》的红头文件,十六开张道林纸打印而成,印有基地参谋长李东林的私人印鉴。打印成文前,已经让红生看过了。处分决定要让当事人过目,这是部队的特殊规定。昨天,红生把处分决定粗略看了一遍,发现文中有许多地方用辞不妥,比如,林红生身为军人,目无组织纪律,打人成性,将老战士殴打致伤。还有:该同志平时不看书,不看报,不认真学习纪律条令,思想作风涣散,自由主义严重……等等。

×参谋向魏中队长进一步指出,处分决定宣布后,还要张贴在营区显目处,让干部、战士引以为诫,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我一定执行上级的命令,放心吧。魏中队长帮×参谋点燃一支烟,然后两人对着抽起来。红生笔挺地站在另一边,一动不动。

魏中队长办公室异常简陋,一张写字台,两把木椅子,中间拉了道用军舰旧信号旗缝成的布帘,花花绿绿的,后面摆张单人床,床下凌乱不堪,几双胶鞋和皮鞋胡乱堆叠着,上面积满了灰尘,还有只黑乎乎的鞋垫跑到床上来了。

魏队长问,叶方文现在怎么样?

还没有出院,李参谋长要俺写份调查报告给他,好像还要报到舰队首长那里去。×参谋吹出一口烟,对红生一瞪眼,厉声说,给俺站到外面去,你妈的滚远点。

轻轻合上门,红生知趣地站到门外。

没办法,这小子命好,都押上火车了,还被拉回来,真他妈的。

怎么会这样呢?

罗司令员办公室打电话来了,命令军务处放人。

这么牛B啊。

司令员的命令,谁敢违抗?不然他十个林红生也被打发回家了。×参谋无聊了,躺到魏中队长的床上去,腿翘得老高。

林红生是新兵,情有可原,应该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听炮艇中队长说,叶方文平时吊儿郎当的,也不是个好鸟,活该他欠揍。

这小子力气大得像头牛,叶方文一百五十多斤,被他活活扔出了五米多远,俺的个亲娘哦……

哈哈哈……看得出,这家伙是块干潜水的料子。我喜欢有性格的兵,只要好好拿捏,说不定会让他成为海底蛟龙。

×参谋想从床上坐起来,因为太胖了,起身的样子有些艰难。腿还在一晃一晃的。他说,你要小心哦,这小子是个刺儿头,在新兵连跟许多女兵谈恋爱,还和女连长的关系不清不白……小道消息,俺不传播了。这年头兵荒马乱,风水轮流转,不定哪天轮到俺倒霉。

人活一世,总有不小心走神儿的时候。当年你在教导队,难道和于巧巧闹腾得还不够大?要不是我这个临时副队长上上下下帮你说好话,你小子早滚回上蔡县张葛庄了。

妈的,你就知道揭俺的短。不过呢,老兄的人情都在俺心里装着呢,嘿嘿……

你和阿巧也该结婚了,总不会孩子都去服务社打酱油了,你小子才请我这个老乡喝喜酒吧?

八字没得一撇,俺们早着呢。

早屁啊。像我们夫妻分居两地,结婚八年也不敢要孩子。现在胡子拉茬的,不知道将来孩子长大了,是叫我爹呢,还是叫爷爷更合适。

你老婆张晓春调422医院,还没办成?

报告打了好几年,海军秦皇岛疗养院也同意放人,可是基地这边没有一点音讯。这年头办事,就是寡妇睡觉,上面没有人。你小子在机关,也不帮我多打探打探。

……

半小时后,×参谋拎着一大包罐头,笑逐颜开地说,潜水中队富得流油,这么高级的麦乳精罐头像玩儿似的。俺们陆勤人员是后娘养的,真他妈的不公平。魏中队长说,我原本准备张晓春探亲时再喝的,现在老婆调不来,放着也是浪费。阿巧那身体,你没有强大的火力不行啊。×参谋在魏中队长身上擂了一拳,乐呵呵地走了。

他真的太胖了,根本不是在走路,像篮球一样朝前滚。

魏中队长端坐在写字台前,把红生的档案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板起脸对他说,新兵连的那些破事儿,你不要放到心上,在我这儿算一笔勾销了。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接受潜水业务训练。

红生双腿一并,响亮地回答,是!

这份检讨书是你写的?魏中队长从他的档案袋中抽出几张纸,朝他晃晃。

写检讨是基地李参谋长亲自下达的命令,铁板钉钉,无回旋余地,不执行不行。昨晚,红生伏在床上整整写了两小时,写得头昏眼花,最后还是撕了。后来扯过一张几个月前的旧报纸,从中抄了几大节,总算交了差。

钢笔字写得不错,魏中队长对检讨书内容似乎不感兴趣,哗哗翻动着,赞不绝口。我的字写得拳打脚踢,像蚂蚁啃骨头,你比我强多了。说罢,他走到门外走廊,往楼下喊,阿彪——给老子上来。

走廊内嗵嗵嗵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刚才在篮球场上吹哨的裁判,带着一身臭汗来了,黑塔一般,魏中队长本来不明亮的宿舍,倏忽阴暗了许多。红生朝阿彪瞅瞅,这家伙差不多和他一般高大,浑身上下的肌肉明显比他强悍了许多。

魏中队长对阿彪说,老兵退伍后,中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文书。这小子的几行狗脚瓣儿画得挺像样儿,人也长得蛮精干,就让他当中队文书吧,你看怎样?。

阿彪汗流满面,胳膊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对红生说,听说你很有个性,拳脚功夫十分了得,我们啥时候较量一下吧?

少他妈的扯淡。魏中队长骂了一句,又和蔼地对红生说,他叫张新彪,一分队长兼潜水业务教员,以后你归他管。

出了魏中队长办公室,阿彪光着脚板走在红生的前面,游泳短裤紧绷绷地勒在他宽阔的臀部,红生从后面看过去,这家伙仿佛什么也没穿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