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报污染38天 紫金矿业遭遇中国版BP泄漏事故

wqa5200 收藏 0 41
导读: 数次遭遇“环保门”的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日前再度上演了中国版的“BP泄漏事故。”7月12日,分别在A股、H股上市的紫金矿业突然双双停牌,当天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初步统计9100立方米污水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部分流域污染,部分江段出现死鱼。   7月13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渗漏事故发生在7月3日,原因主要是前阶段持续强降雨,并指渗漏事件对上杭县及下游生活用水并未产生影响。但紫金矿业的公告引起了更多疑问:为什么事件是7月3日发

数次遭遇“环保门”的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日前再度上演了中国版的“BP泄漏事故。”7月12日,分别在A股、H股上市的紫金矿业突然双双停牌,当天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初步统计9100立方米污水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部分流域污染,部分江段出现死鱼。


7月13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渗漏事故发生在7月3日,原因主要是前阶段持续强降雨,并指渗漏事件对上杭县及下游生活用水并未产生影响。但紫金矿业的公告引起了更多疑问:为什么事件是7月3日发生却在9天之后才发布公告?认为紫金矿业瞒报行为直接损害了投资者利益。


7月13日下午,当时代周报记者赶赴上杭下都库区时,不少当地的养殖户称汀江水被严重污染发生的时间还要早一些。自6月5日起特别6月21日-24日之间,不少养殖户的鱼箱内即出现了大量死鱼现象。或许在他们看来,紫金矿业的瞒报行为不仅仅是9天,而是长达38天之久。时代周报记者随即向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求证,陈否认称“没有这回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这次的污染事故有自然灾害因素,但我们承认公司确实存在管理和设备简陋的问题。”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事故调查组正在调查中,还未出最后结果。等结论出来之后,该紫金矿业承担的责任和赔偿我们绝不推卸。”


紫金污水重创养殖户


“天下水流皆向东,唯有汀水独向南”,这句民谚说的是闽西客家人的母亲河—汀江。7月13日,汽车驰行在去往上杭下都乡的途中,汀江的秀美令人惊异。家住上杭县中都乡的小货车司机谢麟十分自豪:“我也算是走南闯北过了,现如今像汀江这样保护不错的河流算比较少了”。可接近下都库区时,难闻的恶臭不时从车窗外飘进来,手握方向盘的谢麟不时要捂住自己的鼻子。


“这都是最近死鱼闹腾的”,下都乡环溪村的薛平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他是璜溪村众多养殖户中的一位,网箱中养了6万多尾草鱼、4万多尾鲤鱼、1万多尾花鲢等。“紫金矿业可把我们害惨了。(损失)几十万元呀。”当地人表示,前几年,有养殖和水产专家在考察汀江的水资源情况之后,认为下都库区特别适合养殖鱼类,因此县水产局以补贴鱼箱等方式鼓励当地农民进行养殖。薛平就是从那时开始“由农入渔”的,当时为了做大,除了从银行贷款20多万之外,他还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了将近10万元。整个下都乡库区像薛平这样的养殖户大约250户,大都集中璜溪村、豪坑村、三溢村等三个村庄。


如今面对着空空的鱼箱,这些人面临着困境。造成困境的原因有两点:一是直接的经济损失,二是上杭县渔业产业链断裂。政府部门规定死鱼在12厘米以下的鱼苗计重后按市价标准,其他鱼类按6元每斤的价格收购,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无法弥补我们的损失。”下都库区养殖户官小妹对时代周报记者点明了原因,“首先,5—6月份是鱼疯长的时候,这个时候死鱼损失最大;其次,鱼品种不一,根本不能统一按照6元的价格收购。”


上杭县渔业产业链断裂更令养殖户们担忧。7月2日上杭县畜牧兽医水产局即草拟了一份关于同中、下都库区网箱养鱼户达成转产的协议,明确指出“棉花滩水库中、下都库区属河道型库湾,易受洪水及外来污染源侵入的危害,属于不适宜网箱养殖区”,希望养殖户们在8月29日前转产。“如果不再发生污染的话,我们再养几年就可能翻回本,现在汀江不让养鱼了,我们该怎么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