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三章 新兵连(下) 10、拯救林红生(2)

老海豹 收藏 0 20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舰队红星小学原校长杨敏,患扩张型心肌病住院两个多月了,经过专家精心诊治,除面部和下肢略微浮肿外,其它症状基本消失,病情得到进一步控制。看到医院各病区都在动员地方病人出院,她找到主治医生,要求办理出院手续。

边陲战争打响后,大批重伤员从广西前线源源不断转运湛江,422医院作为战区中心医院,早已人满为患。为了优先安排前线伤病员,医院停止了对外门诊,同时动员地方住院病人转院或提前出院。这下子不好受了,患者病未痊愈,现在要赶人,不但病号不愿意,病人家属也有意见,医院整天充满了吵嚷声。

杨校长病情刚刚稳定,现在急着提前出院,这一坏消息对于忙得晕头转向的医院院长和政委来说,无疑雪上加霜。他们双双来到病房,和杨校长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并且明确告诉她,医院党委不同意她出院。同时,医务处打电话请示舰队有关部门,紧急报告这一特别情况。

这些天,009基地政委英伯生爱人陈阿姨,一直在医院陪同杨校长。她们是老同学了,当年,红晶晶、杨敏、陈齐齐,三人天生丽质,闭月羞花,被男生们喻为北平师范大学中文系的三朵奇葩。毕业后,她们把一大堆狂热的追求者甩在西城区新文化街,一起投笔从戎,然后分别嫁给了三个军人。

这些日子,罗司令员一直在外忙备战,罗小月又在训练新兵,杨校长入院后,一直由陈阿姨和医院两个女护理兵轮流照顾她。看到老姐想出院,陈阿姨很着急,劝告她,等身上的浮肿消失了,再考虑出院嘛。你现在这个样子,说走就走,让医院很为难的。

杨校长说,我这是老毛病了,十天半月也治不好,还在这儿霸占高级病房,心里不是滋味儿哦。杨校长说的是心里话,这些日子,从前线转来的伤员实在太多,病房住不下了,连医院走廊都加了床。

陈阿姨叹惜,想你刚入院时那副吓人样子,我现在还为你担心,心脏的毛病可是说坏事就坏事的。

杨校长固执已见,对坚守在身边的护理兵说,麻烦你再通知武院长,今天一定要帮我办理出院手续,要不然,我自己走人了。

女兵一走,俩老姐妹开始声讨自己的丈夫了。像一种惯例,俩人只要坐下来,你一句我一句的,总喜欢埋怨自己的丈夫。

要是老罗在跟前,就好了,至少会让你心情畅达些,省得你总在这儿发火。

算了吧,他不在我还清静些,要不然,我们有吵不完的架。你是知道的,从认识他那天起,我们一直在打仗,三十年了,家庭战争几乎没有停止过。

我家的老顽固,前晚打电话教训我,因为我用他的车往家里拉了一框煤,他骂我占公家的便宜,气得我真想骂他一通才解恨。

小月她姨娘在香港,前年夏天第一次回来,老东西还让保卫部审查她,气得姨娘第二天哭着走了。你说这老东西还是人不?

老顽固有个侄子在431仓库当了六年兵,干得也不错,仓库政治处把提干任免表都填好了,他就是压着不给办,连志愿兵也不让转,最后让他退伍了。他父亲死得早,从小是大哥一手拉扯带大的。这下好了,害得大哥和我们断绝了关系。

怨怼谁呢,都怪我们当初看错了人,嫁错了郎呗。

得了吧,当初的敏敏保密员,可是当着我和晶晶的面,哭着喊着非罗光华不嫁的呀。

你呢?三棒子和人家写了两次信,我们的小齐秘书就偷偷摸摸睡到他宿舍去了,第二天,还当我和晶晶不知道。

呸!你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病房内响起老姐妹快乐的笑闹声。

罗小月站在门外,没有马上推门而入,她把即将上演的剧情稍稍进行了调整,还在中间加了几段潜台词,目的是让妈妈和陈阿姨都能听得懂。当这些都准备就绪后,她推开门,目光中出现了三个月没见到的妈妈。妈妈面色不错,比过去还胖了些。她愧疚地扑在她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杨校长抚着她的头发,疼爱地说,丫头,你瘦了。

陈阿姨问,小月,面色这么憔悴,怎么回事?

她不说话,刻意装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没办法,表演需要啊,她只能这样演下去。

看你情绪不对,是不是病了?快告诉妈妈。

大幕徐徐拉开,非常演出正式开始了。罗小月仰着脸,下颌抖抖的,好像要从脸上挂下来。顿了半晌,像受人欺负了一样,突然哭得厉害了,两个肩膀都在颤擞。

妈妈问,是不是又和大海吵架了?

罗小月连连摇头。

陈阿姨削了苹果递给她,小月,到底咋回事?你到是说话呀。

苹果道具一般,随着剧情发展,预先安排在这个特定时刻。轻咬一口,不知道啥滋味儿,她把苹果放在床头柜上的果盘中,抱住陈阿姨哭着说,阿姨,你帮我救个人吧……

杨校长安慰女儿,出什么事了?你先不要着急,慢慢说,看我们能帮你做些什么。

事情迫在眉睫,罗小月顾不得剧情安排了,直奔主题,把林红生被基地除名的事情说了一遍。

俩老姐妹听后,目光不约而遇,都同时一愣。当年发生在林高友身上惊心动魄的一幕,二十一年后,再次神差鬼使般地在他儿子身上重演了。太不可思议了!

杨校长的好心情一下子跌倒了,生气地说,前几天,你还保证把林红生平安送到老连队,这下子他闯大祸了吧?我就知道,林高友的儿子一定会闯祸,否则,他就不是林高友的儿子。

在新兵连,林红生训练工作还是很优秀的,这次是我工作失误了,对不起了妈妈,我辜负了你的期望。

妈妈痛楚地说,你们这样做,怎么对得林高友,对得起死去的晶晶……妈妈说不下去了,眼眶中出现了泪迹。

陈阿姨赶忙扶住杨校长,好一通安慰,等她稍微平静了些,转脸问罗小月,既然被打的人也有严重错误,为什么军务处只处理林红生一个人?这不公平的呀。

罗小月说,调查人员罔顾事实,信听偏言,让林红生背上不白之冤。他关在禁闭室,有苦没处说…….

妈妈说,既然有不白之冤,证明军务处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有问题,有问题了就应该纠正嘛。

罗小月说,挨打的人伤势已经好转,也不会有后疑症,但军务处不给林红生改过自新的机会,随便开除一名新兵,这种做法令人愤怒。

妈妈说,林红生是潜水员,特种兵,经过千挑万选应征入伍的,军务处随随便便把一名特种兵除名,简直是乱来!

陈阿姨说,部队是讲道理的地方,把林红生不清不白送回里下河,林高友一定会骂我们。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做。

罗小月说,阿姨,林红生今晚就要被押送回去了……

妈妈问,几点的火车?

罗小月有意把时间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大约是晚上八点钟……

俩老太埋怨了一通罗小月和林红生,又开始声讨当高官的丈夫了。罗小月恸恸地站在病床一端,不停地低声啜泣。到了最后,她发现自己真的像一位尽责尽力的演员,为林红生上演一场拙劣的独幕剧。

杨校长说,当年,他们处理林高友,我们挡也挡不住。今天,又把他儿子从部队除名,我看他们昏了头。

陈阿姨说,林高友和晶晶回家的那晚,他们联合起来和他们斗争,不让他们回家,那一次,我们胜利了。

杨校长说,他们天天住值班室,半月没敢回家。我家那位,隔三差五打电话求饶,我就是不听他一个字,活活气死他。说罢,杨校长突然从床头站起来,对陈阿姨说,这事,我们不能不管!

陈阿姨说,对!不管不行了,我们一定得管。

俩老妇人貌似一唱一合,气愤难平,相互抱怨自己的丈夫。但是,一旦说到改变事情的结果,她们又明显底气不足。作为舰队和基地举足轻重的首长家属,严厉而苛刻的家庭约法三章,让她们对一切干涉部队内政的企图望而却步。当年的林高友、红晶晶事件,让她们记忆犹新,因为受到了牵连,她们不得不被自己的丈夫忍痛赶出了部队。

形势急转直下。看到妈妈和陈阿姨都沉默了,罗小月更是哭泣得梨花带雨,戏情渐入高潮。

最后,还是杨校长发话了,老妹啊,我们一辈子挨了俩老东西欺负,他们就是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从来没有我们发言的权利。今天,为了林高友和红晶晶的儿子,我们一定要勇敢地站出来,和他们斗一回!

再不和他们出这口恶气,我们这辈子别想抬得起头了。

剧情进入高潮,形势一派大好。罗小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不由暗自兴奋起来。

杨校长问,丫头,基地谁主管这事?

是李东林参谋长。

杨校长对陈阿姨说,是小林子哦,我们不用去求俩老东西了。你马上打电话给我们学校的王老师,说我们今晚到她家吃饭。

是啊,小林子的老婆,不就是你们学校的王老师嘛,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杨校长自言自语地说,小林子啊小林子,如果连我这个当年介绍人的老脸都不给,我就让王老师和你离婚。

陈阿姨说,事不宜迟,老姐,我们乘下班时机,直接开到小林子家去。

妈妈换掉条纹病号服,从床头柜里拿上春装,一件一件穿上,先是浅蓝色的开司米,然后又罩上高领毛衣,站在病房中央,玉树临风般地手一挥,大声说,齐齐、丫头,咱们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