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21.html

两挺92式重机枪发出啄木鸟一样的叫声,那两名站在站台上的战士被打了一个猝不及防,相继倒在血泊中。

肖柏根本没有预料到这列火车上居然有满满一车厢的鬼子!原来,这列从上海发往南京的火车居然顺便带了两个机枪小队的鬼子!一共有九十六名鬼子!鬼子人数虽然不多,却有六挺92式重机枪!

所幸的是车厢面积狭小,除了架在门口的两挺重机枪有威胁之外,另外四挺重机枪都无法展开位置。

听到枪声,两名战士迅速紧贴着火车沿着站台冲过去,他们奔跑的位置是在鬼子机枪死角内,试图冲到鬼子车厢附近用手榴弹消灭里面的敌人。

车厢内的鬼子听到站台上的脚步声,有人跳下车,试图阻止战士靠近自己。谁知肖柏听到枪声,他早就做好准备,枪口已经瞄准车门口。里面的一名鬼子刚刚从车门跳下来,就只听到97式狙击步枪一声凄厉的枪声,子弹扎入鬼子眼睛,从后脑拉出一条刺眼的血线穿了出去。

第二名鬼子刚刚从车门内探出头,脚还没有落地,却被郭天柱一枪打爆了脑袋,尸体直挺挺摔在月台上。

两名战士眼看着就要冲到那节车厢门口投出手榴弹,突然车顶冒出两名鬼子,把手雷往车顶一磕,就要向下面投出去。

原来,是鬼子见自己无法从月台那一面的车门出去,于是他们从另外一侧车门冒出,并爬上车顶准备居高临下攻击。鬼子也明白战士们的意图,他们如果不主动出击,被困在车厢内肯定是死路一条!

“小心车顶!”有人喊了声。

两枚手雷从车顶滚落下来,那两名战士迅速跳下月台钻入车底。“轰轰”两声巨响,投下来的手雷发生了爆炸,但是四处横飞的手雷弹片被车厢和月台挡住,那两名钻入车底的战士安然无恙。

“八勾”范青手里的97式狙击步枪射出一颗子弹,把一名鬼子打得从车顶上一骨碌滚到后面的铁路上摔得血肉模糊。

另外一名鬼子迅速趴在车顶,用手里的步枪进行还击。但是那个鬼子也没能逃过惩罚,肖柏转过枪口,只一枪就把那个鬼子打得一骨碌滚落到月台上。

有狙击手听到枪声之后,迅速从车头那边爬上车顶,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后面的车厢。等到一名鬼子爬上车顶,“八勾”一声枪响,那个鬼子一头栽落到道渣上。第二名鬼子爬上车顶,又被人一枪击落在冰冷的铁轨上。

鬼子发现车顶并不安全,从另外一侧车门钻出来的鬼子纷纷钻入月台下面的车底,试图凭借火车的掩护向外面的战士们发动攻击。

从车底摸向敌人的两名战士用冲锋枪向刚刚钻入车底的鬼子打了几个连射,“哒哒哒”子弹紧贴着枕木和车底之间的空隙掠过,车轮轴和铁轮子被打得火星四溅,三名刚刚钻入车底的鬼子当即就被击毙。

但是,那两名战士前进的道路也被堵住,一时无法从车底向鬼子所在的那节车厢靠近。不时有鬼子射来子弹,两名战士凭借着厚实的铁车轮作为掩护,挡住鬼子射来的子弹。

特种兵和狙击排的火力也是相当凶猛,一共有十一挺96式轻机枪。鬼子在车内的重机枪又战士们压住,根本就无法抬到外面射击,因此重机枪只能打一个角度很小的扇形。此时那些钻入车底的鬼子刚刚从月台下面冒出头来,就遭到轻机枪机枪猛烈的射击。

鬼子知道既然连月台那边的车门都无法出去,那他们根本就无法把重机枪抬下车!所以鬼子只能携带着步枪从另外一边出去。

连串的子弹呼啸着打在车厢壁上和车轮上,“叮叮当当”一阵火星四射,不时有中弹的鬼子惨叫着倒在车底。

有人从车顶爬过去,用掷弹筒向铁路后面的鬼子发射去数枚榴弹。

“咻咻”带着怪啸声的榴弹落在鬼子人群中炸开,骤然腾起的火球翻涌着从股道上喷出,钢珠和碎片犹如箭簇一样刺入鬼子的体内,股道上十多名鬼子在特种兵战士准确轰击之下被炸得血肉横飞。

在肖柏的命令之下,两名机枪手也爬上车顶,架起96式轻机枪居高临下向股道那边的鬼子射出一串串子弹。

鬼子的重机枪无法发挥作用,而机枪小队的鬼子又没有装备掷弹筒,他们仅仅凭借三八式步枪如何能够打得过装备轻机枪、冲锋枪和狙击步枪的特种兵战士!

很快就有人敏捷的从车顶冲过去,向车底的鬼子投出手榴弹。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打着旋从车厢连接处落下,随着几声巨响,舔舐的火舌从车厢连接处喷涌而起,躲在车底的鬼子在冲击波和弹片死伤无数。

有鬼子向在车顶穿过的战士开枪射击,凄厉的枪声响起,一名战士不幸中弹从车顶滚落到股道上。那名打冷枪的鬼子随后就被一名狙击手击中当即毙命。

特种兵和狙击排的战士人数虽少,却每个人都是精锐。鬼子被越打越少,终于有人已经攻到车厢门口,向车厢内投去两枚手榴弹。

闷罐车内响起两声沉闷的爆炸声,里面还夹杂着鬼子的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断腿和断胳膊夹杂着一阵血雾从车厢中飞出。

就在车站内爆发激战的时候,已经开出去的火车头上,战士们听到站内激烈的枪声,他们明白站内正在激烈的交火。原来的计划是,火车头开出两公里之后,就迅速倒车,向停在站内的货车撞去,用撞击的方式来破坏火车站。

肖柏想到鬼子的装甲车听到枪声肯定会退回来,于是他向一名战士下了命令:“向南京方向亮红色信号灯,告诉他们不要退回来撞击!计划改变!”

火车头已经开出两公里,正在倒车向车站的方向开去。

吞云喷雾疾驰的火车头上,一名战士看到站内亮起了红色信号灯,他奇怪的问了一句:“奇怪了,难道是计划改变了?”

另外一名战士是一名聪明过人的战士,他看到红色信号灯之后马上就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了!团长肯定是让我们的火车头继续向前全速前进,去撞鬼子的装甲车!”

正倒向车站的蒸汽机车缓缓停了下来,随后又向南京方向开去。

一名战士扬起铁铲,往炉子中猛添了几铲煤,熊熊炉火烧得更加火旺。火车头行进了大约五百多米之后,突然战士们发现对面的铁路线上远处亮起一盏灯。

“鬼子的装甲车来了!准备加速!”

驾驶座上的战士一推手柄,把阀门开到最大。蒸汽机车发出一声长鸣声,开始加速向南京方向疾驰。

“跳!”两名战士从机车上跳了下来。

无人驾驶的火车头还在加速,很快就加到八十公里时速的全速,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向南京方向迅速冲去。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枪声,鬼子的装甲车已经从南京方向倒退出来,正在向戚墅港火车站的方向全速驶来。

装甲车雪亮的灯柱照在铁路线上,突然一名鬼子看到铁路线上也照射过来一道雪亮的灯柱!灯光照射得鬼子睁不开眼睛。

“八嘎!火车头!火车头向我们撞来了!”

“快开炮拦截!”

75毫米山炮扬起炮口吐出一团火球,装甲车向疾驰而来的蒸汽机车射出一发炮弹。

炮弹击中蒸汽机车前部,“轰”一声巨响,车头的前部钢板和车灯全部被炸得稀巴烂,但是火车头的动力系统并没有受到破坏,还在全速冲撞过来。

“快开炮拦截!”鬼子军曹大喊大叫着。

“来不及了!快弃车啊!”

装甲车上的鬼子纷纷跳下刚刚降低速度的装甲车,他们的脚跟刚离开路基,奔腾的野马般全速撞来的火车头已经和装甲车“亲密接吻”,“轰隆”一声巨响,只有十多吨重的装甲车被加上煤水车一共重达两百多吨的火车头撞得扭曲变形,然后翻滚下铁路。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巨响,装甲车内的汽油和弹药发生剧烈殉爆,喷涌的烈焰突破了脆弱的外壳束缚,铁路线边上出现一团耀眼的大火球。

猛烈撞击的火车头也脱了轨,一头冲入铁路边上的排水沟中,翻了一个滚之后,结实的火车头被自身的重量加上冲击力撞得支离破碎,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卧式高压锅炉发生剧烈的爆炸,高温蒸汽向铁路线边上那些刚刚逃离装甲车的鬼子喷去。

鬼子撒腿就跑,可是跑在最后两名鬼子还是被蒸汽吞噬。

“啊!”原野上响起两声瘆人的惨叫声,被高压高温蒸汽追上的鬼子被乳白色的烟雾无情的吞噬,他们的衣服被烫破,身上的皮肉马上就被烫熟,皮肤和被烫熟的肉从身上剥离,鬼子挣扎了几下,终于被活活烫死。

戚墅港火车站那么大的动静,早已是惊动了常州和无锡两边的鬼子。负责沪宁铁路安全和警备任务的日军金泽师团——第九师团已经出动,首先是两个联队的鬼子正沿着铁路线向戚墅港火车站的方向开过来。

车站内的激战已经宣布结束,前后一共牺牲了三名特种兵战士和两名狙击手,并有三人受伤;而车上的两个机枪小队一共九十六名鬼子被全部歼灭。

牺牲了三名特种兵和两名狙击手,这让肖柏觉得十分痛心,毕竟这些战士每个人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每个都是百战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