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二卷 扬帆东渡 序章 降临

赤色风铃 收藏 6 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当舱门控制面板上的最后一个指示信标也从刺眼的冰蓝色变成柔和的淡黄色后,艾耶格意识到自己就要离开这艘呆了几十个地球日的星际飞船了。现在,“普世价值”号登陆艇的内置电脑已经完成了自检程序,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着第一批先遣队员们进入这艘橄榄型的飞行器。


在气密舱门旁边是一个大型落地舷窗,火红色的光芒从窗外透入,将银灰色的硅质舱壁映成了一片地狱般的血红——不过,这可不是太阳的光芒。这种光线不是G型主序星那种柔和的橙色,而是岩浆的暗红色。在通往登陆艇的气密舱门徐徐打开的时候,艾耶格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那个火红色的世界——这个表面处于熔融状态、温度高达600开尔文的的活地狱被地球人称作“人民二号卫星”,是古代月球的一部分,不过,那颗巨大的天然卫星早在百年前的大战中就被地球人的反物质炸弹击毁了,只留下了三块炽热的残骸和一圈昏黄的光环,成为了一个文明走向衰落的最佳证物。


在“神赋人权”号抵达地球附近后,并没有立即降落。这是因为最近几天地球上的主要人类集团——那个名为“神圣联盟共和国”,但却既不神圣,也算不上联盟(最多算是个邦联),更不像共和国的国家发生了军事政变,根据他们接收到的无线电广播信号来看,似乎那些激进的理想主义者们更迭政权的目的没能实现,不过麦托兹舰长还是决定等上几个地球日,以便进行更多的观察以进一步了解这些非社会性智慧生命。因此,原定于15日的登陆被拖到了现在。在这些天里,长达1.2千米、如同一颗小行星般巨大的“神赋人权”号一直躲在地球的这颗炽热的卫星后面,以免被地面上的天文望远镜发现。


如果我们早来几百年,这一切就绝不会发生。艾耶格最后看了那颗悬浮在太空中的熔岩球一眼,然后迈开四条行动肢,穿过气密门进入了“普世价值”号登陆艇。现在行动还不算晚,在吾神光辉照耀之下,一切过失都是可以弥补的。


“艾耶格艇长,能收到信号吗?”他刚刚来到自己的驾驶座上,麦托兹舰长的三维影像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切正常,‘普世价值’号的两座聚变反应堆已经正常启动,自动驾驶仪工作正常,气密性良好,中微子信号发送、接收正常,所有人员已经就位,”艾耶格看了一眼身边投射出的各种数据影像,如实回答道——其实,这也是唯一可能的答案。如果这艘将运载45名先遣队员的登陆艇有任何“不正常”出现,那么艇上的电脑根本就不会允许气密舱门打开,“登陆艇将在25拍时间后离开母舰,预计3600拍时间后进入地球大气层,航行速度预定为……”


“教友,请用地球人的计时单位和度量衡回答,”麦托兹舰长和蔼地说,不过艾耶格能够从这“和蔼”的语音中听出他的不满,“转世先知教诲我们,要想将正信传播给其他文明,首先要用他们的思维来思考。”


噢,吾神恕罪啊!我居然又犯老毛病了!艾耶格连忙将耳朵贴紧了脸颊,以示抱歉:“多谢教友教导。我们现在已经离开母舰了,预计进入地球大气层需要花费1小时59分38秒,航速预定为49万2000千米\时,预计进入大气层角度为14度43分。”


“很好,”舰长终于满意了,“以吾神之名,祝各位好运,神之光辉与汝等同在,直至千秋万岁!在你们进入地球大气层后,飞船电脑将直接对你们发送即时任务简报和建议,并引导诸位登陆。你们登陆的大概位置当地时间大概是下午16时左右,按照地球人的格里高利历法,那里的日期应该是公元2171年1月19日,我希望你们能够在20日到来前开始在当地的基础调查工作。”


“吾神永在,宇宙和平。”艾耶格用这句套话结束了这次例行公事的联络,然后将通讯频道转到与“神赋人权”号舰载电脑直接通讯的频道。在他的眼前,那颗作为传道团目的地的蓝色行星正在逐渐变大,甚至用肉眼也能看到上面的海岸线、大陆、云层和气旋,这一切都在有生命般不断地运动着、变化着,令他想起了他的故乡安贞琳娜永远正对着恒星的那一面——在那里,大气的运动甚至比地球上还要活跃。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地球大陆上的大片绿色植被——而不是像安贞琳娜植被那样的淡红色显得有些刺眼,当然,这是因为两颗行星上植物所吸收的光谱区域不同导致的。


哦,不,我怎么能有这种愚蠢的想法?先知教导过我们,凡是生命就是美的,无论它是什么形态、什么颜色,也只有生命才是美的!艾耶格被自己心中无意刚才冒出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连忙开始默念《至善真经》中的语句。还好,其他先遣队员的注意力都被他们正在接近的这颗蓝色星球所吸引,并没有看到他们的队长兼艇长刚才的异常表情。



两个小时后,艾耶格看到“普世价值”号船体四周开始出现炽热的淡红色光芒,这层光芒就像是一层包裹在果实四周的绒毛一样,提醒着先遣队员们一个事实:他们已经进入了地球大气层的中间层。


“队长,船体外壳温度已达1010开尔文,而且正在逐步增温。”先遣队技术长乔托在他的位置上报告道,“反引力装置已经启动,预计降落速度将逐渐减缓,我们已经开启了黑体装置,以免被地球人发现。”


“干得不错,”艾耶格打开了一个登陆艇外部监控画面,只见原先还像一枚陨星一样耀眼的“普世价值”号正在逐步变暗,很快就融入了背后黑暗的太空背景中——“黑体装置”是所有安贞琳娜行星登陆艇的标准配备,专门用于在进入行星大气层时吸收飞船外壳与气体分子高速摩擦产生的能量和光辐射并转化为电能储存起来,以免被地面发现。当这种装置完全运转起来时,飞船的表面完全不会产生光辐射或是反射光线,就像是黑洞视界的内侧。“吾神保佑,这次黑体装置总算没有出故障。”他的这句话引起了那些呆在运载舱里无所事事的先遣队员的一阵哄笑:在七十五年前——或者说10个地球年以前,艾耶格指挥这艘登陆艇前往文明程度极低的卡普斯5号行星传道时,黑体装置曾经掉过一次链子,这直接导致了登陆艇在进入大气层底部时发出的光辉照亮了上万平方公里的区域。那颗行星上的土著生番们被吓得全都躲进了岩洞里,几个月都不敢露头,见到传道团的人就逃,险些害得传教行动功亏一篑(在卡普斯5号星上,土著们认为恶魔是从天而降的,而神反而是地下钻出来的)。当然,先遣队员们很清楚,如果在地球上空发生黑体装置故障,后果可绝不会只是阻碍传道行动那么简单——虽然地球人的文明水平已经严重退步了,但他们还是拥有大量足以在平流层和对流层中威胁到行星登陆艇的防空武器,更何况,就在最近,那个刚刚成为神圣联盟共和国“最高统帅”的什么将军(这个词在安贞琳娜通用的天国语中无对应词,只能翻译为“专门破坏文明发展的人”)还在无线电广播中宣称,要“坚决对抗外星威胁”。


一个突然出现的电子音打断了这阵笑声,所有艇员又在瞬间“变脸”般地变回了一脸肃穆的神色——舰载电脑已经开始向他们发送即时简报了:“行星登陆艇注意,现在开始简报——根据对无线电发射源数目、生物量扫描结果和暴力活动频繁程度的比对分析,我们已经确定了你们的具体登陆地点和登陆后活动区域。具体登陆点经纬度坐标为西经86度22分52,北纬39度58分10。”


艾耶格连忙将这个数据输入了导航电脑里,舰载电脑的合成语音继续响起:“根据无人探测器的报告,以该点为圆心,半径28千米内为适合活动区域。在该区域内,过去48小时内已探明的无线电发射源只有5个,功率均在3千瓦以下,未发现超过50人以上的人群集体行动,因此判定为冲突低发地带。该地带均为森林地区,树木64%为针叶树、36%为阔叶树,其中乔木占88%以上,平均高度为12.31米,适合在地面隐蔽,地形较为开阔、多为小起伏丘陵,便于开辟空降场,通讯结束。”


“通讯已收到,我艇现已进入降落航道,黑体装置运作正常、生命维持系统正常、电能供应正常,引擎即将关闭,预计在11000臂,哦不,应该是3500米高度打开升力涵道发动机进行软着陆。”在即时简报结束后,艾耶格按照规定向母舰做了汇报——当然,他这次及时地纠正了错误,改用了地球度量衡。“高增益无线电接收天线已经打开,未发现目标区周围有无线电发射源——呵,用无线电发射源的密集程度来定义危险性,这可真是我见过的荒唐事中数一数二的了。”他将母舰传来的数据输入自动驾驶仪,然后就靠在了充气座椅上,开始仔细地检查起自己的动力服——这玩意可出不得岔子,待会到地面活动还要靠它呢。


“在这颗被恶神的邪念完全侵蚀的行星上,一切荒唐的也就是正常的,而正常的则必然显得荒唐——转世先知早已教导过我们,黑暗与光明必然是对立而不相容的,二者是相互否定的存在。”坐在有些拥挤的乘员座上的达兹祭司引经据典地答道,仿佛这些语句都是事先背过不知多少遍似的,“虽然我们已知的所有进入了工业文明时代的文明都开发出了无线电通讯技术,但只有地球文明几乎完全以战争为目的运用这一技术——我们所截获的无线电通讯内容几乎全是与战争相关,通报战况或是发布作战命令。由此可见,在没有吾神光辉照耀的地方,黑暗能让哪怕最普通的技术变成毁灭生命的帮凶。”他用像唱歌一样优美的声音说出了这段话,所有人立即对他投以崇敬而信任的目光。


其实,这些套话并没有什么新意,换了谁也能背上几段。之所以众人对他表现得如此崇敬,完全是因为这位老兄是他们这支45人先遣队中唯一一个有祭司资格的人——一个善神在这里的代言人。虽然按理说,传道团里的成员多半都是祭司、祭司长和神使,不过先遣队却例外,要知道,他们的任务是相当繁重的:要在预定降落位置进行勘探、消除一切可能威胁、进行基础建设,然后要采集当地的生物样本,进行生理学研究并配制气溶胶疫苗,对当地的地质环境进行勘察、改造,用物质转换器和自动化工业设备建造前进基地并开辟降落场,而且常常还要和各种猛兽以及不怀好意的当地人进行战斗,可以说“既是工作队、也是战斗队”,但却不负责传道工作,因此神职人员大多呆在母舰上,在先遣队没有打理好一切前基本不会踏上行星的表面。


不过,即使只有一个神职人员,剩下的44人在即将面对的海量工作量面前仍然显得力不从心——即使他们在这艘65米长的橄榄形行星登陆艇的货舱里装了半货舱的工作机器人也不能根本上改变这一情况。按照一般惯例,先遣队被分成5人一组,各自负责自己的任务:其中3组是武装护卫分队,负责营地和登陆艇的安全并布置防护措施,4、5组是生化专家分队,负责进行生物、大气、水源、土壤采样化验以及气溶胶疫苗的配置,6、7组是工程师和建筑队,负责指挥那些工程机器人和无人工程车在着陆点开辟出一块临时营地和降落场,第8组是远程勘探队,负责驾驶多功能勘探车对附近区域进行勘察,最后一组则专门伺候降落后的行星登陆艇。由于没有先期进行疫苗接种,所有成员都必须呆在全封闭式生物护甲内直到研制出与该行星微生物群相对应的气溶胶疫苗¬——说实话,这绝不是什么好玩的经历。


“全体人员注意,第一次提醒——登陆艇海拔高度已降至3000米,开始检查装具,做好离艇准备。”当“普世价值”号绕地球转完第四圈以后,电脑进行了第一次自动提醒,这时从舷窗里已经可以依稀看到地面的景物了:在这片被称作“北亚美利加”的大陆上,河流如带、苍山起伏,浓密的绿色森林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绿色地毯,密不透风地盖住了上百万公顷起伏不定的地面。在预定登陆点附近,数个极其巨大的湖泊如同琥珀色宝石般镶嵌在苍郁的林海之中,湖水被西下的残阳映成了一片诡异的橘黄色。在听到登陆艇电脑的第一次提醒之后,所有人都开始按照在意识副本传送时被下载到意识中的《安全检查条例》开始测试自己身上的生物护甲动力服——相对于地球人在辐射区或是沾染区作战时穿着的那些笨重的防护服,这些生物护甲动力服更像是贴了一层灰色膏药的紧身衣。那层“膏药”状的灰色方块其实就是一块块人造肌肉,足以让原本体力与地球上的树懒相去无几的安贞琳娜人能够用四条行动肢跑出70千米的时速,或是单手击碎花岗岩,同时,这些肌肉块也是高灵敏度传感器,还能迅速硬化而抵御伤害。而“膏药”下面则是镶嵌有大量微型电路的防护服,个人电脑和通讯设施就安装在里面。这套装备加起来只有不到5千克重——当然是按地球动力计算的,其中主要重量来自于透明的半球形头盔和背上的补给背包,那些实在不能微型化的食品转化器、滤水器和空气过滤器就放在这个高强度背包里。


一切都进行得井井有条,当众人检查完毕时,第二次提醒也从扬声器里传来了:“全体人员注意,第二次提醒,登陆艇海拔高度已降至1000米,改出自动驾驶状态,非驾驶人员立即进入气密隔舱,做好登陆准备。”


“诸位教友,为你们即将跨出的一步而自豪吧,这将是你们将正义与善良的光辉洒向这颗黑暗绝望的行星的第一步,吾神与所有人同在!”在将生物动力服转入气密状态之前,达兹祭司抓紧时间说出了这套专用祷辞。虽然动力服内也有通讯系统,但按照惯例,只有以空气为媒介传播的祷辞——而不是直接用电波发送到大脑听觉神经里的——才是有效的祷辞,因此艾耶格只能毕恭毕敬地等着他说完祷辞,才能关闭气密舱的大门,抽出里面的空气并注入飞船外的地球大气。


随着高度的进一步降低,地面景物的细节开始渐渐显现:枝叶浓密的针叶林挤挤挨挨地铺满了大湖之畔的平原地带,很像是安贞琳娜星布满铜绿色石笋和石峰的赤道淋融区(当然,是面对恒星那一面的赤道区);蜿蜒的溪流从地势较高处流下,将片浓得不能再浓的深绿切成了一块块不规则的几何图案,仿佛是某个顽皮的小孩将一块绿色的毯子用刀裁碎了一样,略带寒意的北风掠过已经渐渐变成暗蓝色的湖面,轻柔地拂动着万千巨树,仍然留在驾驶舱内的先遣队员们甚至可以注意到,这座大湖的湖岸边结了数百米宽的薄冰,但大部分湖面却只能看到一些零星的浮冰碎块。


“根据地球人的称呼,这一带是北美原五大湖区所在地。那五座大湖在大战后受到了核冬天的影响,面积减小到了69000平方千米,但仍然是重要的水运枢纽和渔业\水源基地。我们即将降落的地区原来是密歇根湖——应该是这个名字吧——过去的湖面,不过如你们所见,这里现在已经是森林了。”艾耶格一边读着面前三维投影所投射出的文字(这也是舰载电脑认为“有必要”让他们知道的东西),一边关闭了“普世价值”号的黑体装置,开启了光学迷彩设备——现在登陆艇的外部温度已经降到了气温水平,不会再发出耀眼的光芒了,而一大块橄榄型的黑色在湛蓝色的低空中是极其显眼的,这时光学迷彩就派上用场了,“好吧,电脑,我现在正式将这片无名森林命名为加尔加森林。”


“光学迷彩成功启动,正在分析地表色彩——”智能电脑开始汇报它的工作进度,“光学迷彩转化完毕,色彩契合度千分之993,地形扫描仪已经找到合适地点,与自动驾驶仪连接中……”


现在,艾耶格和其他几名驾驶员已经完全无事可干了:在将气动外形并不优秀、外型又过于臃肿的行星登陆艇安全降落到地面这项工作上,自动驾驶永远是胜过手动操作的。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利用这段时间进入气密舱,做好登陆的准备——由于先遣队的任务和人数实在不成比例,因此就算是登陆艇驾驶员,也必须在着陆后“专职”成其他工种。几十秒后,这只外壳颜色已经与森林融为一体的大橄榄悄无声息地落到了一片不比它大上多少、似乎是被雷击烧毁的空地上。这片森林被焚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焦黑的树木早已被藤本植物的网络所覆盖、地面的焦土上也重新盖满了小灌木、柏树苗和草本植物,不过这无所谓,这里没有阻碍降落的高大树木,这就够了。


在短暂的震动后,“普世价值”号行星登陆艇外侧的涵道升力发动机也全部停了下来,重新收回了船体内。接着,气密舱的大门无声无息地打开(是的,无声无息,因为里面已经充填了一个大气压的地球大气),一个绿色、褐色和淡蓝色构成的世界出现在了所有先遣队员面前。


“我们来,我们见,我们拯救!”当第一个走下舷梯的达兹祭司包裹着生物铠甲防护服内的行动肢踏上覆盖着绒毛般茂密的枯草的地面时,他用神职人员特有的那种带着几分神秘与高深的肃穆语气说道,这句话立即被中微子通讯器转化成生物电讯号传到了在场的每个人的大脑中,让他们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一切正式开始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