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儿媳妇的国土局长,是这个人,上图

溪牛 收藏 2 2531


强奸儿媳妇的国土局长,是这个人,上图

陕西勉县国土局局长秦某,因涉嫌重大经济问题被停职。目前,当地公安、检察等部门已介入调查。据悉,秦某儿媳张某曾到有关部门反映秦某的问题。(西安晚报:《国土局长涉经济问题遭儿媳举报》)



今年,有人在网上发帖,称秦某对一名女性亲属性侵害,当地社会舆论顿时为之哗然。秦某以自己被诽谤为由,委托工作人员报警。当地警方遂立案侦查。岂料,聪明反被聪明误,秦大局长最终载在儿媳的举报上。



那么,这条新闻的看点究竟在哪?我以为主要有二:



一是,儿媳举报贪官公公,虽说在全国尚不见多,甚至堪称首例,但这并不意味着反腐倡廉教育已深入官员家庭。毕竟,儿媳所以愤而举报公公的经济问题,是在遭受性侵害,且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发生的。和“情人反腐”一样,儿媳“大义天亲”,实际上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与特殊性。



二是,秦某因“后院起火”而被停职接受调查,表面看来相关部门行动迅速,值得肯定。然而,假如这位涉贪公公作风检点,没因“爬灰”而惹怒儿媳,那他的“重大经济问题”是否会浮出水面呢?恐怕难说。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此案说明有关部门麻木不仁,对官员的常态监管严重失范,条例、禁令如同纸上谈兵。



总之,诸如“儿媳举报公公”、“小偷偷出贪官”、“情妇毅然反水”之类“反贪”案例,既没有任何探讨的必要,更不代表反腐主导方向。惟一的价值是,它们从不同侧面说明,地方在制度反腐方面,留下的漏洞实在太多!多到谁想腐败都可腐败的地步!多到只要不是后院起火,贪官谁也没人管的地步!




不查都是文天祥,一查个个是文强!何也?




“你想想,靠这样的腐败分子反腐败,会有啥结果?!”




这是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纪委书记,与我的一席谈。郭一平将对方的原话照录,保持原汁原味:




一、 地方100个部门,合并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要让你郭一平去钓鱼,你在大河边,蹲半天也钓不了一条鱼。




假如,有一个养鱼的鱼塘,主人允许你到这个鱼塘随便捞。我教你一绝招儿,你往鱼塘里扔些碎馍渣儿,会有一大片鱼蜂涌而来。你不用钓了,干脆洒一网下去,哈!一大堆鱼。一网一堆,两网两堆,三网三堆……




腐败分子,就象这一条条的鱼,也是“鱼塘”里最多,只是主人打死也不让你捞!党政机关,是腐败分子栖身的“鱼塘”。不腐败,你当不了官,所是能当上官的,都是腐败分子。为啥边腐败边升,因为不腐不让升。让你升,因为你给上级服务了,用钱用女人。不然凭啥让你升?现在在地方,能腐败的,都腐败了,没一个干净的。干净的,是因为没机会腐败。这就是现状。




按道理说,这公检法是“捞鱼的”但他们为啥不捞?




其一,公检法吃的是地方政府的财政饭,也得看市长县长的脸色。




其二,公检法也得听市委县委书记的。




何况,公检法里,也有腐败分子,也有把柄在人家手里。




看出来吧,地方的党政和公检法,说是这么多的部门,实际上是勾结在一起的,包括人大政协,就变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二、腐败分子在高喊反腐败




现在的地方官场,别管是公检法,或是党政机关,到处都是腐败分子,形成一种高度的默契合作。我有事,你也有事。你不找我的事,我也不找你的事。互相配合,互相包庇,死保对方,就是死保自己。他们这种“团结”精神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了。




安徽省北部,18个县的县委书记,统统因为卖官而落马。而各县里的一把手,几乎都是掏钱买的官。你想想,腐败到了什么程度?!




可是,现在的反腐败,“主力军”,仍然是这一帮子人。你说靠得住吗?




周久耕的天价烟,官场上的人最容易看到,但人家为啥不管?为啥让网民在不经意间“发现”?那些落马的腐败分子,有揭发他人腐败的,但你见过还在位子上揭发他人的吗?




说白了,在地方,还是处于腐败分子反腐败的阶段。




腐败分子,高喊反腐败,调子最高。陈良宇,王华元陈绍基……哪个禽兽在位时没作过反腐败报告?!




三、接“天线”和“地线”才能反腐败成功




就象电流,上有来路,下有去路,才能形成闭合系统。少了哪一项,就畅通不了。




中央应该建立“钦差大臣”制度。这个钦差大臣不受地方党政公检法局限,有独立的惩治权。这等于接通了天线。




下边,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启动媒体和网络,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媒体独立行使监督权,发稿不经任何人签字。网络上,不要随意删贴子。主观为党为国为民,说真话,诉真情,无恶意,即使100句说错了一句又有何妨?




还有,地方官员,改任命制为普选制。人大的“全票通过”不顶网民的“一半通过”。试想,陈良宇、许宗衡、王宝森们,又有哪个不是人大“全票通过”的?官由民选,官才注重民意,才不敢胡来!官不畏民,必然欺民害民忽悠民!




惩治腐败,必须下猛药治顽症。贪污两亿多还不判死刑,到底贪多少才有死刑?!上10万就该枪毙!干脆恢复龙头铡!特殊时期就得有特殊办法。别听一些“法学家”乱说话,对贪官污吏的过于“人性化”,就是对先烈们对人民对历史的犯罪!




真正地实行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公示官员财产在网络上,建立官民互信。如果文强的财产在10年得到公示,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四、人头换来的江山,决不能葬送在腐败分子手中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用人头换来的江山。来之不易。我们应当珍惜,应该以死相保。




地方大面积腐败,集体腐败,不作为乱作为成了风气。在这种严重形势下,必须有壮士断腕之决心,象当年打日本鬼子那样,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让腐败分子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而不能让人民群众掉进腐败分子的汪洋大海。




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让一个个“腐败之鱼”现形于光天化日之下!




五、不要讲民主集中制,而要讲发动群众




薄书记在重庆打黑,出现了不少杂音。这些杂音是哪个**偷生的人间禽兽发出来的?说白了,这些禽兽之级别可不一般,不然他们的“杂音”,咋能叫薄书记听见?他们说要讲民主集中制。我在这里问,如果都是贪官,唯有薄书记是好人的情况下,这民主集中制咋用?说白了,在地方,一个班子集体腐败的比比皆是,不能再讲民主集中制了,要讲发动千百万人民群众盯住集体腐败的禽兽官场!不然,民主集中制在中国就成了保护腐败分子的护身符。




必要情况下,在某些地方,要实行枪杆子反腐败。调集人民解放军,真枪真,接管集体腐败的官场。由人民直选另选一批。




六、无处不腐败,无官不腐败——不是耸人听闻




河南郑州市,一帮子禽兽官员,用建经适房的土地建成了别墅;河南信阳市没有一间廉租房,倒是出现了“最牛逼处级别墅群”、“最牛逼厅级别墅群”,甚至在全国人民的一致声讨之下,罗山县多个政府部门照样建别墅群,单套面积最大的380平方。还有,山东省直机关团购的“经适房”,最大的295平方,群山环绕,空气清新。




在这里,我们就想问问,这些腐败的现象发生,要经过多少高官的眼睛,咋没人管?




说白了,盖这些房子本身就是为他们准备的。只是事出来了,下面的人顶着,真正的大鱼是不露面的。




无处不腐败,无官不腐败——在不少地方,绝对是真实的。




可以这样说,薄书记来重庆之前,文强的上上下下,都是腐败分子,所以对文强的种种恶行“一直看不见”。这些腐败分子,也可能今天进入了人大,也可能异地正做高官。这些可能不能忘记。否则,不算反腐败!应该有比文强更高级别的腐败分子,离开了重庆。




看看八年抗战和四年的解放战争,为了民族独立和共和国的建立,血流成河,流血漂橹。这些英烈若在九泉之下有知,看到今天这样的局面,不知有何感想?



帖子转载自中华,故事让俺很震惊,转过来大家看看!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