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戚向军见妻子迎出来不等她开口就说:“这个德国人是我们的客户,非要喝琴岛啤酒,我就把他带来了,我还没说你是我老婆哪,你配合一下。”


余秀敏说:“知道了,没问题。”


戚向军向斯密特介绍:“这位是这里的老板余女士。”


斯密特拉着余秀敏的手就不放了:“我的上帝,余女士真漂亮,不会是一位皇后的后裔吧。”


余秀敏听了戚向军的翻译后说:“斯密特先生真会夸人,我们有很好的海鲜,希望你喜欢。这样吧,今天天气很好,你们是不是坐在院子里?”


斯密特听说坐在院子高兴了:“太好了,在海风中,月光下畅饮美酒是最美妙的享受。”


三人在余秀敏安排下在院子里一张桌子边坐下,很快,服务员就摆好了刀叉和筷子两套餐具和盘子。接着端上三个冒着泡沫的木制啤酒杯和花生米,香肠等几个凉菜。


戚向军端起酒杯:“为我们的合作成功干杯!”


三人喝了一口,斯密特用纸巾抹抹嘴:“真是好啤酒,与德国的鲜酿啤酒非常相似。”


戚向军说:“斯密特先生是哪个城市的人?”


“汉堡。”


“哦,汉堡我去过,那里的啤酒非常好。我还去过基尔,那里的啤酒也不错。”孔庆福说。


“不不,基尔的不行,德国最好的啤酒在汉堡。”斯密特摇了摇头。


戚向军见孔庆福迷惑不解就用中文说:“德国人有个习惯,只认自己家乡的啤酒,同一个城市的还拥护不同的啤酒馆酿造的啤酒。”


孔庆福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戚向军对斯密特说:“100多年前驻扎在这的德国兵给你们的皇帝写信抱怨这里没有啤酒,皇帝就下令用运来了酿造啤酒的设备。运来的那套设备是酿造lager类啤酒的。麦芽用的是这里的麦芽,这里的麦芽用英文单说就是robust,水用的是本地的矿泉水。”


斯密特笑起来了:“原来是这样!好酒好酒!”


三人正说着,陈卫红带着几个人走进了院子,她看见丈夫坐在这一愣,孔庆福也没想到妻子会这时候带着人来,从那几个人的做派看是些官员,他没向妻子打招呼。


陈卫红见丈夫没打招呼的意思,就装作没看见和那些人走进楼里,不一会,她站在楼上的一个窗户前。孔庆福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站起说自己去方便,离开了桌子。


孔庆福在一楼的楼道里等着,马上陈卫红下来了:“你和戚大哥怎么陪着洋鬼子在这?”


听完丈夫的解释,陈卫红说:“俺那边是市里的几个领导,要不你上去我给他们介绍一下?”


孔庆福摇摇头:“快算了吧,我这是被戚向军拉来顶喝酒的缸,你那是生意上的应酬,我见着当官的就不自在,我还是不露面吧。”


陈卫红说:“随你,听说德国鬼子可能喝了,你小心点,别喝趴下,完事回家不?”


孔庆福说:“知道,别看那鬼子肚子大,还不一定能喝哪,完事那得听你的命令了。”


陈卫红说:“不回家想上那?还能回复习班了?一会谁先完事谁回家等着。”


“行,不见不散。”


“彪样,快过去吧,俺也上去了。”


孔庆福回到桌子前,烤得香味四溢的大虾已经端上来了,斯密特用刀叉吃得津津有味。


孔庆福坐下来想想老婆陪着的那些当官的,心里有几分不舒服,他看见斯密特的大肚子心里一动。


余秀敏走过来说:“看这鬼子吃得那么香,一定是很合他的口味。”


斯密特听不懂余秀敏说什么,见余秀敏秀敏笑咪咪的就端起酒杯说:“这啤酒非常的好,余女士能不能喝一杯?”


戚向军说:“他请你也喝一杯,你喝么?”


余秀敏说:“那有什么不能的,不就是啤酒么。”说完从服务员手里拿过一杯啤酒和斯密特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


斯密特乐坏了:“余女士好酒量,比中国男人还能喝。”


孔庆福说:“不是吧?中国男人怎么不能喝了?”


“我们德国人每天下了班都是先到喜欢的啤酒馆喝有两杯,你们不是这样吧。”


“我们虽然不是天天喝,可是我们喝白酒,白酒太厉害,这样吧,今天咱俩喝着看,看看最后谁先喝不动了?”


“好啊好啊,这啤酒这样好,一定要喝高兴了。”


戚向军本想拦着孔庆福,叫他别灌斯密特,他不担心孔庆福的酒量,他担心的是灌斯密特不礼貌。


俩人拿着大木杯一杯一杯地干,连续干了五六杯,斯密特有点撑着了。


孔庆福说:“你的腰比我粗得多,我可不行。”


斯密特拍拍自己的大肚子:“啤酒是液体面包,多喝啤酒身体强壮。船长们对我说,中国船员工作时间长了体力不行,我想就是喝啤酒太少,不过喝酒少也有一个好处,中国船员从来没有因为喝酒耽误过工作。”


戚向军说:“说到这个我也想与你讨论一个问题,我也注意到我的船员们工作十个月以后普遍感到体力不支,我想是因为在八小时之外他们还要做加班,算上加班平均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12个月太漫长了点,我们是不是可以一次不签一年的合同?”


“这个我们也讨论过,欧洲船员一般只签四个月的合同,最长是八个月,他们不是因为体力不支,是因为不愿意长时间在海上,中国船员想多挣钱才加班,可以理解。这样吧,我把这个问题带回去,如果可行我们以后修改合同。”


孔庆福说:“这样好,对大家都有好处。”


三人聊着喝着,一个小时以后孔庆福和斯密特各自喝了十几杯。戚向军向孔庆福使眼色,叫他别再拼下去了,孔庆福也想收手了,他也感到肚子有些撑得难受了。


正在这时,楼上的包间里传出一阵怒骂:“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趁早别在这扫兴,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