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未打过败仗的开国上将竟是他?

枭龙FC-1 收藏 2 5935
导读: 韩先楚(1913~1986),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班长、排长、连长、营长,红15军团团长,第78师副师长、师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115师副团长、团长、副旅长、代旅长、旅长兼冀鲁豫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大队大队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第三纵队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十二兵团第二副司令员兼四十军军长和湖南军区副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十

韩先楚(1913~1986),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班长、排长、连长、营长,红15军团团长,第78师副师长、师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115师副团长、团长、副旅长、代旅长、旅长兼冀鲁豫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大队大队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第三纵队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十二兵团第二副司令员兼四十军军长和湖南军区副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兼福州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军委常委。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去年10月,一代名将吕正操逝世,这是最后一位辞世的开国上将。在近半个世纪的革命战火之中,产生了众多名震青史的将帅,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传奇,他们个性鲜明、骁勇善战。比如十大元帅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又比如十员大将粟裕、黄克诚、谭政、肖劲光、王树声、陈赓、罗瑞卿许光达、徐海东、张云逸。然而在我们的开国元勋中,还有很多人的传奇都隐藏他们的光芒之下,上将韩先楚或是其中一个。


有人曾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问许世友,在众多将领中,你最钦佩的是谁?许世友道:韩先楚。再问为什么,回答是:他有勇有谋。从东北打到海南岛,参加抗美援朝,一路打下来,韩先楚不但只是打胜仗,而且每战都是经典的、决定性的漂亮仗。


现在,曾推出《雪白血红》《枪杆子:1949》的张正隆,以30万字的《战将韩先楚》披露这位开国上将传奇一生。


将在外彭德怀的话也不听


要论出身,韩先楚是放牛娃,仅念过一年小学,但他似乎天生就是当将军的料。


1931年,时任班长的韩先楚居然拿枪抵着荒了神的大队长。拿破仑说过,如果把未经训练的部队投入战争,“只能引起麻烦”。那时队伍中的官兵,从衣着打扮到语言举止,都与仍在田间耕作的农民无二致。毫无纪律、经验可谈。面对战斗,畏惧慌乱在所难免,可此时的韩先楚却显示出超凡的军人气质,勇敢、镇定、果断。他带领大家打退了敌人,在获取胜利的同时,他也得到了军事生涯中第一个绰号:勇敢分子。


1933年4月,韩先楚所在的独立团接受整编,他历任连长、营长,直到随军长征到陕北一直都是营长。相对于陈锡联、陈再道、许世友等鄂豫皖出身的开国上将,韩先楚的进步可谓太慢,上述诸人,长征结束时均为军、师职干部。


1936年,西征战役进程中,陕西西北角的定边城下,已经当了师长的韩先楚和政委崔田民带领团以上干部查看地形。20多匹马绕城一周,西门、南门、东门(没有北门)看了个够,随后韩先楚认定可以破城,并立即在全师进行攻城动员。与此同时,西方野战军军部的电报也来了,署名是司令兼政委彭德怀,内容是“袭击定边,恐难奏效,仍照原计划前进”,但韩先楚却认为该打,理由一是能打下来,守军不多且畏战;二是打下来对全局有利,不但扩大了我陕甘根据地,而且对西征部队的后方交通联系具有重要意义。


再次请示被否决之后,韩先楚咬咬牙,决定违令用兵。之前他召开团长、政委会议时,特派员已发出了两次警告:彭总的电报就是命令,你们要慎重考虑。这时,这位特派员又出面了,让他们考虑如果攻城不克,会是什么“后果”,韩先楚一听火冒三丈,“一切有我,不用你管!”


三军用力,当晚,定边城一举攻克。彭德怀再次来电:“你们敢于负责的机动灵活,攻克定边,庆祝胜利!”而上面这段,在《亮剑》中也有类似情节。


官再大打仗也要冲在最前面


“李云龙”为人称道的一点,也是部下最佩服的,应该是率队冲锋在最前面,白刃肉搏,这在现代军事史上是很少见的。而现实中,韩先楚不管是当师长或是军长,都是一如既往地与士兵一道冲锋。还是1936年打定边那一仗,78师3团总支书记石厚刚刚随部队冲上城头,就见到了师长韩先楚,不禁大吃一惊:城门还没打开,你从哪进来的呀?到辽沈战役攻打锦州,也是刚刚突破,他就进去了。解放海南岛,他是登岛作战的最高指挥员。1950年3月,韩先楚反复研究潮汐、风向后,越级向党中央、中央军委立下“军令状”:“如果兄弟部队43军没有准备好,我愿亲率40军单独渡海作战。”4月16日,韩先楚率300多只风帆船,作为第一波突击队登上了海南岛,大部队随后跟进。薛岳的4个军,陆海空10万人苦心经营的“伯陵防线”土崩瓦解。


在韩先楚看来,战场瞬息万变,他必须亲临前线,在第一时间做出决断,随时捕捉战机。而且他需要士兵们看到他,知道他就在他们身边,特别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战将韩先楚》的作者张正隆认为,韩先楚胜仗连着胜仗,除了智谋、胆识以外,就在于他永远是严谨的、认真的、兢兢业业的。他从未犯过常胜将军通常都会犯的那种错误,原因之一就是他热爱他麾下的那些官兵,他小心翼翼地计算着胜利的代价,就像个守财奴绝不肯轻易花掉每一分钱。“脑袋掉了就安不上了”,这是韩先楚直到去世前还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一个在士兵的流血和战友的牺牲中受到赞扬的人,必须永远保持谦虚。”艾森豪威尔的这句话,韩先楚也说过。


有疑问常胜将军打过败仗吗


张正隆为《战将韩先楚》的创作耗费了两年的时间,搜集资料和采访,采访的对象包括部队官员、军史专家等百余人。韩先楚指挥过的胜仗很多,但张正隆希望也能找到韩先楚打过的败仗的例子。“选一两个比较典型的剖析一下,这对此书应是必不可少的,也是不成问题的。”张正隆起初是这么想的。


可一着手,包括军史专家在内的许多人,却说韩先楚没打过败仗。对于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这可能吗?张正隆很是疑惑。


为此,张正隆特意查阅了韩先楚指挥的各个战役资料,其中第四次临江保卫战前攻打通化,韩先楚率4纵10师主攻,3纵配合。激战三昼夜,部队伤亡很大,仅仅攻占几个外围据点。从来都是攻击向前的韩先楚,这回不干了。战后他还作了检讨:这仗打急了,打冒失了,打莽撞了,教训不少。


就这次攻打通化而言,无论后来的文字将战斗怎样描述,都不能掩盖一个基本事实:他们没有达到战斗目的,而敌人守城成功了,这会是韩先楚的一次败仗吗?张正隆发现,作为“指挥”的关键环节、重要标志的战斗决心、方案并不是出自韩先楚,而是来自辽东军区。是辽东军区命令韩先楚去打的,他只是具体的前线指挥员,而最后还是他下的决心报告军区撤出了战斗,这个“败仗”能算到韩先楚头上吗?


张正隆到底没有发现韩先楚明显打败仗的例子。韩先楚从红军时期开始,再从东北一路打到海南岛,又跨过鸭绿江与当时头号强国交战,各个历史时期的各种各样的仗他都打了,都打得那么漂亮。“问题不在于他打没打过败仗,也不在于像他这样的将军有几多,而在于他这个放牛娃是怎样成为这样一位将军的。”张正隆认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