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笔下的两位逃跑将军是谁?

枭龙FC-1 收藏 0 1452
导读:毛泽东笔下的两位逃跑将军是谁?毛泽东1938年5月在《论持久战》中指出:“李服膺、韩复榘等逃跑主义者的被杀,是杀得对的。在战争中提倡勇敢牺牲英勇向前的精神和动作,是在正确的作战计划下绝对必要的东西,是同持久战和最后胜利不能分离的。……”   毛泽东笔下的这两位逃跑将军中,韩复榘可谓人尽皆知,李服膺则不为太多的人知晓。   抗日战争正式开始后的半年里,也就是1937年7月至1938年年初,国民党高级将领中,以“放弃阵地,擅自撤逃”罪名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先有晋绥军系统的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后有第三

毛泽东笔下的两位逃跑将军是谁?毛泽东1938年5月在《论持久战》中指出:“李服膺、韩复榘等逃跑主义者的被杀,是杀得对的。在战争中提倡勇敢牺牲英勇向前的精神和动作,是在正确的作战计划下绝对必要的东西,是同持久战和最后胜利不能分离的。……”

毛泽东笔下的这两位逃跑将军中,韩复榘可谓人尽皆知,李服膺则不为太多的人知晓。


抗日战争正式开始后的半年里,也就是1937年7月至1938年年初,国民党高级将领中,以“放弃阵地,擅自撤逃”罪名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先有晋绥军系统的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后有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兼山东省主席韩复榘。


李服膺,字慕颜,山西崞县(今原平市)兰村人,1890年生。保定军校步兵科第五期毕业,早年从军跟随阎锡山,1930年任官至阎锡山的第5军军长,1931年先后任国民革命军68师师长,后来68师改编为61军,他任军长,与傅作义、赵承缓、王靖国等人被称为阎锡山的十三太保


日军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后,在华北兵分3路展开攻势:一路沿津浦铁路进犯,指向山东的德州;一路沿平汉铁路进犯,指向河南的新乡;一路沿平绥铁路进犯,待夺取大同后再分兵攻取山西的太原和绥远的包头。其意在于采取“两翼钳制,中央突破”的战略,完成夺取华北的计划。坂垣征四郎所率第五师团及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之敌,于8月26日攻陷南口后,继续西犯。8月27日,他们与多伦、张北一线南下的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率领的察哈尔兵团会师张家口后,带领总兵力约达4。5万人,直向山西东北部的天镇县扑来。


天镇是山西东北部的重要门户,保卫山西,势在必守。时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眼看战火烧到了家门口,这才真正着了急。他匆匆电令隶属于傅作义第七集团军的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火速集结部队,布防御敌。


李服膺的61军奉命在盘山、天镇、阳高负责布防。盘山位于天镇东南4公里,山高俊险,即可俯瞰平绥线,又是天镇的天然屏障。盘山不守,天镇不保,天镇不保,大同危如石下之卵,大同失守,山西险哉。


然而大公报1937年9月30日报道:“李服膺弃阳高等地,匿不呈报。后敌军复进至大同附近,李密令该军撤退。以是敌军未费一弹而下大同。”


由于李服膺弃守阳高、天镇等要地,长驱直入的日军烧杀强奸,无恶不作,造成了2300多人被残杀的天镇惨案,此事披露后全国舆论哗然,全国震惊之余都在谴责负责守卫的61军弃地而逃。


李服膺弃守而逃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李服膺统率的六十一军,是由其抗战前率领的六十八师改编而成,兵力欠缺得很,实际不过一个师多一点的人马。从敌我双方兵力上讲,守军李服膺的兵力与日军相差甚远。二是抗战开始,盘山、天镇、大同、丰镇、兴和、集宁等地的国防永久工事,尚未竣工,南京参谋本部城塞组拨发给太原绥靖公署的国防工事费,真正发下去的不多。


1937年10月1日,从太和岭口逃回太原的阎锡山草草组成高等军事法庭,宣布翌日会审李服膺。


审判厅设在太原绥靖公署大堂。10月2日深夜11时许,大堂内外,卫兵林立,充满杀机。阴森的大堂内,闪着惨淡幽暗的灯光。阎锡山端坐大堂中央,亲任审判长。阎的两侧,分坐着审判官谢濂、李德懋,军法官张克忍、薛风威,陪审官傅存怀,宪兵司令张达三,省政府主席赵戴文及傅作义等敷十人。


阎锡山亲自审判李服膺:“你无故放弃要地,罪应处死。此外,晋绥军的纪律,以你的队伍最坏,足见你驭下不严,以致扰害地方。国防工事,以你所担任者为最迟缓,足见你督工不力,以致贻误战机。就此两事也应判你死刑。”


就这样,李服膺很快被枪决,时年47岁。处死李服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由于李服膺的败退,使得汤恩伯部在南口撤下后,在日军追击下损失惨重,汤恩伯向阎锡山和蒋委员长都告过状,蒋委员长震怒了,李服膺还能不死吗?


李服膺死后,各大报纸无不称阎锡山是“挥泪斩马谡”,对其大肆赞扬。阎锡山藉此也扭转了开战后舆论对其负面报道不利的局面。


就在李被枪毙两个多月后,李服膺的同窗好友唐生智镇守南京,守不住,他也溜了,在南京未及撤走的数十万难民和俘虏遭到了日军野蛮的屠杀和奸淫,遇难人数是“天镇惨案”的百倍以上。可唐生智只是被撤了职,相比李服膺要幸运多了。


韩复榘,字向方,1890年出生在河北霸县。国民党陆军上将,是国民党新军阀中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韩复渠1910年参加北洋军,编在第四十协第八十标第三营当兵,当时营长是冯玉祥辛亥革命后随冯参加滦州起义,失败后还乡。1912年再次投冯玉祥部。初任秘书,后任连长、营长、团长。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所部改编为国民军一军。1925年1月,韩复榘任国民军一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11月,国民军进攻天津,韩复榘率敢死队首先攻入天津,并由此被升为第一军第一师师长兼天津警备司令。


1927年5月,冯玉祥所部国民军联军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韩复榘所辖第六路改为第六军,后又任第三方面军总指挥。1928年,又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暂编第一师师长、第二十师师长。1928年4月,奉军12个师攻河南。冯玉祥任韩为北路军前敌总指挥。6月6日,韩率部击溃奉军,攻占北京南苑,成为第一支到达北京的北伐军。1928年底,韩受命担任河南省主席,但不久又被冯玉祥免去师长职务,韩与冯的矛盾日益严重,并萌生投靠蒋介石之心。1929年5月22日,韩与石友三联名发电,表示“维持和平,拥护中央”,接受了蒋介石任命的第三路军总指挥。


1930年蒋冯阎中原大战时,韩复榘任讨逆军第三路军总指挥,率部开赴山东,于9月在济南京任山东省主席,开始了他长达七年的对山东的统治,成为蒋介石统治时代在位时间最长的省主席。他捕杀了大批共产党员、无辜群众,镇压共产党领导的农民武装暴动。为巩固山东地盘、保存实力,他与蒋介石的中央政府分庭抗礼,一方面截留地方税收,扩充自己的军队,大力推行“清乡”、“剿匪”、“澄清吏治”、“乡村建设”、“新生活运动”等;另一方面,重视发展地方经济和文化教育事业。韩在山东的统治始终与蒋介石的中央政府有一定矛盾,实际上是处在半独立的状况。他任山东省主席时,军政、财经、司法一把抓,俨然是个割据一省的“土皇帝”。


抗战爆发后,韩复榘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负责指挥山东军事,承担黄河防务。韩复榘一直不脱军阀割据的心态,他认为无论中日之战的结果,是由谁当政,自己拥有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因此,当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他尽量设法保持实力,以坐山观虎斗的心态,避免卷入战端。1937年冬,日军进攻山东时,为了保存实力,韩复榘公然违反军事委员会“无论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准离开本战区”的命令,不战而放弃济南。撤离前夕,下令焚毁省政府、进德会等,名曰“焦土抗战”。后又与刘湘等人密谋倒蒋。 1938年1月11日被蒋介石邀至开封参加北方将领高级军事会议,遭到逮捕。后扣押至汉口,1月24日在“军法会审”后,以“违抗命令,擅自撤退”罪被处决,死时四十八岁。


韩复榘被处决在当时反响很大,极大地重振了国民党部队低迷的军心与士气。白崇禧曾对之评价说:“韩既正法,纲纪树立,各战区官兵为之振奋,全国舆论一致支持,韩之原部第3集团军在孙桐萱指挥下亦奋勇与敌作战。在此之前,黄河以北作战部队轻于进退,军委会之命令,各部队阳奉阴违,经此整肃,无不遵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