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二十五章自相残杀

犍为李聚 收藏 1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第二十五章自相残杀 洞庭湖土匪的聚义厅,“乾坤威龙”东方白面色焦虑,痛苦,拖着沉重的步伐在聚义厅里走来走去,过不了一会儿的时间,又把双眼盯向大门,他是多么希望听到有人回来向他禀报……! “大当家的,你现在焦急也没有用,这都怪你平时惯坏了芳儿,要不然她们今天也捅不出这么大的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第二十五章自相残杀

洞庭湖土匪的聚义厅,“乾坤威龙”东方白面色焦虑,痛苦,拖着沉重的步伐在聚义厅里走来走去,过不了一会儿的时间,又把双眼盯向大门,他是多么希望听到有人回来向他禀报……!

“大当家的,你现在焦急也没有用,这都怪你平时惯坏了芳儿,要不然她们今天也捅不出这么大的娄子。”莫昙冷哼道。

“三弟,今天你怎么了,大当家的心情不好,你就少说两句吧!”花蕊夫人向莫昙责备道。

“大当家的,小姐她们有消息了。”这时一名小喽喽跑进来禀报道。

东方白听到土匪小喽喽的快报,才得知刚才在洞庭湖上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于是东方白是心急如焚地马上带领着花蕊夫人和莫昙乘坐快艇,赶到枪战的湖面上,他们只看到湖面上只有一艘洞庭湖的木船和一艘小日本鬼子的巡逻艇停在那里。东方白在木船和巡逻艇上只看见二十多个小日本鬼子的尸体和两个洞庭湖水鬼队员的尸体,还有就是船上的一滩滩血迹。但船上失去了李聚、青珂和东方庭芳三个人的踪影。

“三弟,你从敌人的尸体中、打斗的痕迹中发现了什么的地方,有可疑之处。”东方白悲痛的立在船头问道莫昙。因为东方庭芳是东方白的唯一掌上明珠,而且青珂姨侄女又是他姨姐夫青星雨全家唯一幸存的亲人,他看到两个无辜的少女现在失踪,东方白的心头是心如刀割,悲痛欲绝。

“大当家,船上的小日本鬼子有六个人死在我们洞庭湖水鬼队的利箭之下,一个小日本鬼子被内力扭断了脖子,两个小鬼子被纽扣射中眉心至死,八个小鬼子死在手榴弹的弹片爆炸中,还有其他的三个小日本鬼子是被内功震断心脉致死,我从血迹来看,战斗的发生还没有超过一个时辰,”“过江龙”莫昙检查完毕后,向东方白回报道。

“我们这一次就牺牲了两名勇士,该死的丫头”。东方白的嘴上痛骂道。可是他的心头却在求老天,庭芳她们这一回是千万、千万不要落在日本人手中,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大当家你不要生气了,你也不要怪小姐啦,她是年青不懂事,以后她会吃一堑长一智。”花蕊夫人亲切温柔的劝说道,花蕊夫人早也把庭芳当成自己的女儿,她看到东方白对前妻的痴情和悼念,花蕊夫人只有把对东方白的爱意,始终藏在了心头。

“我们洞庭湖上怎么会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武林高手,看来他们都是冲着李聚而来,如果这些人是李聚的朋友,庭芳她们还会安然无恙,如果是李聚的敌人,芳儿她们就危险了”。“过江龙”莫昙说道。

“照情形来看,他们还没有走不出多远,马上发出紧急信号弹,命令洞庭湖的全体兄弟们拦下所有的来往船只,没有我的命令,今天不准放走一条船。”东方白随急令道。

“表姐,这些人好凶残啊!现在我的心里好害怕啊!”庭芳倒在青珂的怀里不停哭泣道。任何血腥的场面,都会令涉世末深的小女孩害怕……!

“芳儿不要怕,我们现今还在洞庭湖上,姨父他们接到消息后,他们肯定会赶来救我们的”。青珂妹妹抱着哭泣的庭芳,不停安慰芳表妹。

这时船仓外面传进来一个雄厚深沉的声音;“小丫头……你在哭什么,我们的船只要经过这一片的水域,我们就马上出了洞庭湖的势力范围,就算东方白老儿追来我们也不怕。”

“传令下去,命令兄弟们加强戒备。”另一个声说道。看来他们不虚东方白是假的,必竟这里还是“乾坤威龙”东方白的势力范围之内。

“今天你们抓了我们,我的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强盗土匪的”。我们的芳表妹又在说大话了,简直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芳表妹,你不要跟他们吵行不行,他们是一伙强盗土匪,那你的父亲是什么,你们这是狗咬狗,一嘴毛啊!”我对芳表妹笑侃道。

“表姐夫,我的父亲只是被这个万恶的世道所逼,他本来是洞庭湖边的一个安安份份的渔民,但却生活在这一个乱世的社会和人吃人的世界,他们只有站起来反抗万恶的旧社会,我们的穷苦渔民才能不受腐败社会的压迫和剥削。”看不出庭芳她是小小年纪,嘴巴上的正道理比我还丰富,说得是有板有眼,头头是道。

“芳表妹,你把姨父说得太伟大吧,是不是有人拿起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逼着他杀人放火的,你这是在睁起眼睛,说瞎话吧”青珂戏侃说道。

“表姐,你们两个人现在为什么处处针对我,还有表姐夫你,我们救了你,你还幸灾乐祸地看我们的笑话,不想办法脱离他们的魔掌”,庭芳是嘟起个嘴巴,不欢喜我极啦!还把她的背对着我们,好象在跟我们斗气一样。

自来之,则安之。何必自寻烦恼,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心里说道,在不明的情况下,不如以静致动,我现在是闭目养神,因为我有了充足的精力,才能保护她们好逃走。

这时我们突然听到洞庭湖上传来“轰鸣”之声,我看见芳表妹的脸上露出的笑容,我就知道是她的父亲东方白他们赶来啦,这样也好,如果青珂和庭芳留在洞庭湖,我才能安心与这伙不知来历的人挣斗。

这一次本来我是有机会逃走的,是这一群神秘人威胁我,强迫我跟他们走,不然他们就会杀了珂儿和庭芳表妹。看到神秘人拿两个无辜的少女来威胁我,看来他们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是一群枭雄。

原来我们听到的“轰鸣”声,是洞庭湖匪帮发出的三色紧急火焰,顿时洞庭湖土匪的几十条快船包围了这一艘大船。

“给我冲过去。”船上的一个蒙面人坐在一把太师椅子上,挥手命令他身边的一个叫“追魂剑”的武林高手在船头上开道,命令他带领一群武林宵小冲破洞庭湖土匪的围堵,过江龙莫昙率领五十名洞庭湖的土匪乘坐五艘快艇当在大船前方,阻击追魂剑的突围。蒙面人看到“追魂剑”在莫昙的围攻下是极极的败退。又喝道:

“杨天雄,你马上去把东方白的宝贝女儿她们拉出来,威逼东方白他们让道。”蒙面人看到“追魂剑”的败退,马上又命令身边一个叫“夺命流星”杨天雄的老儿,用庭芳她们来威胁东方白。

杨天雄赶紧跑进船仓里,他架起庭芳和青珂来到船头。马上拿两个少女威胁东方白,我现今在一旁边是静观其变,想到要是东方白他们不能救庭芳和青珂,那就只能有我出手啦!今天就是要我的性命,我也不能让青珂她们两个人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夺命流星”杨天雄,你成名两湖地区几十年,今天竟然做出这种下三流的勾当,你们现在拿两个小女孩来威胁我们,如果说这件事传出江湖,你以后还能在江湖中混吗!”花蕊夫人站在一艘快艇上,见到杨天雄拿着庭芳和青珂威逼东方白让道,而破口大骂道。

“花蕊夫人,我们这一些人是从来不讲江湖道义,我们只认识白花花的大洋和黄澄澄的金条。讲江湖道义,你们洞庭湖的土匪也比我们好不到那里去,现在洞庭湖之王的宝贝女儿在我们的手上,你们马上给我们让开,不然休怪我们杀了你的宝贝女儿,”“追魂剑”是手持着一把锋芒的宝剑,架在庭芳和青珂的脖子上,嘴里是发出狂妄的奸笑声。

“你们两个都是成名几十年的江湖人物,今天你们竟然说出这些不要脸的话,那我们今天也用不着对你们客气,你们敢伤害我女儿的一根毫毛,我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杀你们,”东方白是威风凛凛立在船头,愤怒的破口大骂道。

“东方白,今天只要你们让出一条路,我们马上放了你的宝贝女儿和你的姨侄女。”这时蒙面人看到洞庭湖的仗势,站起身来,向东方白放声说道。

“今天你们敢在洞庭湖上带人,也不给我打一声招呼,我会给你们的好脸色看吗,兄弟们只要他们敢开船,就给我射击。”只见洞庭湖快船上的三、四百只枪顿时瞄准了这一艘大船。

“东方白老儿,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难道说我们怕你不成,”蒙面人的手一挥,大船上两边的帆布一掀起,马上露出了几挺机关枪和一门山炮、还有二十多枝步枪,也对准了东方白他们。

“看来今天你们是有备而来,但是我东方白也不是吃素的,你们只有一条船,几十个人,而我们有近百条快船,近五百人,你们好好地给我掂量掂量,谨防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双方的火药味是越来越浓,看情形是一触就发,我心里是不停地对他们双方骂道:“今天你们要打要杀都可以。但千万不能伤了青珂和庭芳表妹。看到他们双方互不相让,我的手里都为青珂她们两个人的安全,捏了一把又一把汗,对于她们的安全是提心吊胆,因为她们是无辜的。

这时蒙面人看场面是一触就发,马上以商量的口气给东方白讲道;“东方白今天咱们火拼,对大家都没有一点好处,但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马上放了令千金和你的姨侄女,你们让开道。”“夺命流星”和“追魂剑”这时听到蒙面人的命令后,马上松手,放了青珂和庭芳表妹。

“父亲”、“姨父”。青珂和庭芳在东方白面前泪流满面道。她们也有太多的委曲向东方白诉说。

“芳儿、珂儿,你们没有事就好了,你们不知道大当家为了你们的安全,是担心死啦!”花蕊夫人拉着庭芳她们的双手,亲切地对她们说道。

“对不起父亲、姨父,我们还不是想救李聚,以免李聚落在日本人的手上,我们也求求您老人家,救救李聚吧。”

但东方白此刻是毫不理会她们的感受,马上命令一条快船,将她们送回山寨。我看见她们痛苦哭着安全的离开,我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我也马上在思索我的逃亡计划……!

“东方白,我们也做到了情之意尽,你们怎么还不赶快让道,难道说你们想要返悔不成。”

“还有一件属于我们洞庭湖的东西,今天必须留下来,只要把他留下,我们才能马上恭送你们出洞庭湖。”花蕊夫人说道。

“花蕊夫人你搞没有搞错,现在我们的船上,已经没有你们要的东西啦!”杨天雄骂道。

“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只要你们马上把李聚留下,我们马上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的话,一切免谈。”“过江龙”莫昙发出狠话说道。因为手上有了李聚,金钱地位就在向他们招手……!

“癞蛤蟆打哈气,好大的口气,李聚是我们从日本人的手里夺来的。我们带走李聚,也是在给你们洞庭湖减轻危害和不必要的麻烦,东方白,我问你们,你们得罪的起日本人吗,还是国民党或者共产党,更不说你们得罪不起西方各国。我们今天带走李聚,是完全为了洞庭湖的匪帮好,希望你们不要自找麻烦。”蒙面头目狂妄地说道。

东方白反而饥笑他们,大骂道:“你们是猫哭老鼠假慈悲,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们还不是拿李聚去升官发财。”

洞庭湖的土匪和神秘人他们都把我当成一棵摇钱树和一个聚宝盆,是他们当官、发财的捷径。他们两伙人中简直就没有一个好人。不过花蕊夫人倒也是一个例外,我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可能是爱屋及乌吧,因为她特别关心庭芳和青珂吧!

眼看他们之间的火药味又是到了一触就发的境界,我的心里是巴不得他们马上打起来,我好乘混乱逃跑。可是我的愿望又落空了。

还是蒙面人先向洞庭湖的匪帮妥协道:“东方白,我们马上给你们一百万块大洋,李聚是我们的,怎么样。”

“这个吗……!”东方白马上是吞吞吐吐地说道,但他的眼睛却落在神秘人船上的机枪、步枪和山炮的身上。

蒙面人看见东方白一付贪得无厌的眼神就讨厌,但他想到李聚是一桩一本万利的生意,他愤怒的脸上才马上转为笑容:“东方白,今天算我服了你啦!我把船上的武器全部送给你,怎么样……。”

“好,你们不愧为做大事的人,竟然今天你们是这样的大方干脆,我们再不让道的话,那就是我不识抬举了,好……我们成交。”东方白是面带笑容,嘴上打着哈哈说道。

蒙面人和东方白是马上点钞票,命令手下搬运武器。

这时蒙面人的一个手下是匆忙跑到他的面前,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头,李聚不见了,肯定是东方白他们做了手脚。”神秘人是脸色大变,以为是东方白贪赖成性,想钱财人三得,蒙面人是马上怒火冲天的扫了东方白他们一眼,破口大骂道:“东方白,你这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老子今天给你们拼了……。”于是两帮匪众在洞庭湖上发生了血战,一场激烈的大战上开始上演啦!

只见蒙面人挥起一掌,拍出一股巨大的真气内力,闪电般的劈向东方白的身前。“阁下好武功”东方白赞道,不过他也在怒恨蒙面人说变就变的手段,谈判的好好的,我也答应你们的条件,怎么还突然一掌向我劈来。只见东方白的全身也布满了内功罡气,面对强敌,东方白也使出他的成名绝技,龙行八式的第一式“龙腾四海”向前封去。“大爷怕你不成。”并开口大骂道。

两股绝世劲道的巨烈真气相互激碰在一起,顿时洞庭湖上是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平静的湖水也被他们内功真力,溅起了几丈高的巨浪,双方的船只也被滔滔的巨浪和他们的内力击迫得不停地后退,好霸道的内功罡气,如果他们的绝世内力用来打小日本鬼子的话,他们的掌力肯定比一颗炸弹还厉害,一掌挥出去打小日本鬼子,就是有五、六个的小日本鬼子,恐怕也要到鬼门关同时走几趟,不知道他们有这么好的武功,为什么不用在外敌上,进行民族的自相残杀……这简直就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龙行八式的第二式“龙舞九州”,只见东方白的手心马上聚集起了一个巨大的内力气旋,是惊涛骇浪的向蒙面人的身体飞卷而去。

“东方白,你有龙行八式,老子有“斩龙神掌”三式,今天看谁的武功强。”蒙面人一招“掌劈病龙”强劲挥出,他的双掌是交错上吐下翻,顿时只见天空中幻出的尽显龙形和满天神掌,劲风霸气过后,只见东方白和蒙面人身上的衣服,都被对方的绝世掌力击得破碎飞扬,他们两个人的嘴角上都已经有血迹的样子,看来他们在交手中,都也受到了一点点的内伤,不过他们的功夫了得,互相怒视着对方,身体只要一沾到水面,脚后根是一点,身体又腾空飞起来,两个人不停地在天空中交手过招。

与此同时,杨天雄手持着夺命流星锤向花蕊夫人的头顶击去,如果花蕊夫人被击中,顿时脑袋就要开花,只见花蕊夫人是腰一弓,偏头一闪,手中的绣花针是飞速向流星锤点去,花蕊夫人采取的是四两拨千斤的招式,只见花蕊夫人的身形在流星锤下是左飞右舞,眼花缭乱,就象一只蝴蝶在沉重的流星锤下,是来去自如。

“杨天雄,你的流星锤也被我的手抓住,看你今天还有什么能耐对付我。”这时花蕊夫人的左手抓到杨天雄的流星锤后,她掉以轻心对杨天雄说道,在高手过招之间,花蕊夫人的大意,这必然是犯了兵家之大忌。

“花蕊夫人,你才给我中计了。”原来杨天雄看到久战不下,便使下计来,他让花蕊夫人抓到自己的流星锤,让她自以为得计,杨天雄使的是“子母流星锤”。意思是锤中有锤,杨天雄的手一动,忽然花蕊夫人手上抓着的流星锤化成了三只飞速的小流星锺,花蕊夫人虽然反应极快,手上的金针击落了两只小流星锤,但一只飞速的小流星锤,还是击中了花蕊夫人的一条胳臂,只听到“咔刹”的一声,花蕊夫人的手臂被流星锤击断,花蕊夫人是一声惨叫,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喷射出来,顿时花蕊夫人的身体是萎缩栽倒在船板上,一动也不动。

“臭婆娘,你在跟我斗,差远了。”“夺命流星”杨天雄发出了几声阴森森的冷笑,他马上弯腰去拾散落的流星锤,突然花蕊夫人是一翻身,她手中的绣花针是“急如流星”地射进了杨天雄的眉心,只见杨天雄是立刻带着他的冷笑,就去见阎王啦。老江湖也会大意失荆州,所以说千万不能小看女人,特别是漂亮成熟的女人。

“小日本鬼子来了,大家快跑啊!”

两方正在洞庭湖上杀得精彩,他们远远看见大批的小日本鬼子的乘着军舰到来,顿时双方是鸣笛收兵,各自遁走……!

蒙面人在这一次的洞庭湖上是赔了夫人又拆兵,他们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于是蒙面人在愤怒之下,把东方白他们的行踪泄露给了川岛芳子,也告诉川岛芳子,李聚在东方白的手上,东方白要把李聚交给中国军统,交给国民政府……!蒙面人的栽赃嫁祸于人,就是要借小日本鬼子的手,灭了洞庭湖的匪帮,以报今日之仇……。

日军指挥官川岛芳子听到李聚落在了洞庭湖土匪的手上是怒发冲冠,想到洞庭湖的土匪吃了她们的见面礼,还敢把李聚交给蒋介石政府,这分明就是不给我们大日本帝国的面子,竟然敬酒不吃,想吃罚酒,那就休怪我们大日本帝国是心狠手辣,今天我要灭你们洞庭湖匪帮。川岛芳子马上命令一个旅团的兵力包围洞庭湖,血洗洞庭湖,不准留下一个活口。

川岛芳子还有一层深意就是杀鸡警猴,以达到威慑的作用,警告天下的中国人,跟他们小日本作对的人就是这一个下场。

原来我在洞庭湖的大船上,趁东方白和蒙面人他们两帮人在箭弦张弓之时,我是用力挣断了绑在我双手上的绳子,然后我跳入水中,躲在他们的船底下,看着他们撕杀……!交战中,小日本鬼子的大军压到,双方赶紧躲避小鬼子的锋芒,我随着蒙面人他们的船只来到岸边,我等蒙面人他们一行全部上岸离开后,我才悄悄的爬上岸,向岸上的树林中遁走……!我又开始我的逃亡生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