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安员”是块万能膏药包治一切人间罪恶

原文标题:“临时工”是块万能膏药包治一切人间罪恶

2010-04-14

[提要] 深圳市住建局一位副主任说,“不属于深圳的保障对象”申请深圳保障性住房,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出了事,一定是“临时工”干的;“临时工”为非作歹,是道德问题、素质问题;坚决制止“临时工”的“不道德”,相当于杀鸡儆猴、堵漏疏淤,变相增强了非“临时工”的廉政性、纯洁性。

武汉经适房“六连号”造假案,负责摇号的是两名临时工;上海“楼脆脆”,倒楼“镇长助理”是被违规提拔的临时工;上班时间在电脑上玩游戏、看电影,工作态度散漫的是临时工,因“批发”大量麻果和冰毒被查获的办公室主任是临时工,据《广州日报》报道,深圳回应299名公务员买保障房时表示,经查,他们都是临时工。

临时工能干活、能背锅,吃苦受累,不怕牺牲,不怕委屈,还不计较待遇,这样的“临时工”,领导岂能不爱、岂能不过度使用?所以不必惊奇“临时工”活跃的身影,他们人是临时的、工作是临时的、权力是临时的,犯下的错误也是临时的,既便于领导灵活处理,因事废人、大事化小,又能避免对高级组织体系造成永久性伤害,可谓一“工”多能、一箭双雕,实在是太有才了。

当然,“临时工”太多,难免领导不疲劳,群众疲劳。深圳这两百多位“临时工”申请保障性住房,如实写上各自所在的政府机构,并没有因为会落下口实而隐晦,更拥有随时放弃申请的高风亮节,如此谦虚老实、催人泪下,领导又怎能保持沉默,让他们蒙上“公务员”的不白之冤?海关领导说,他们全部是聘用的合同工,收入较低;安监领导表示,这些人经查都是各个街道的协管员,他们都是属于面向深圳户籍招聘的临时人员。潜台词就是,不要只看他们在哪工作,他们也是苦出身!


附录新闻:专家观点:治安员权限须立法限制

2010年07月12日 来源:东莞时报

东莞时间网讯 长安“7·1”孙小飞事件把东莞的治安员队伍推上了风口浪尖,许多民众对这一特殊群体发出了自己不同的声音,认为治安员队伍应该取消。

昨日,记者专访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他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现阶段社会的治安问题不单单是靠警力就能完全维持的,辅警制度在中国乃至国际上都是一种符合要求的制度。

东莞时报:东莞这起治安员打人事件,警方通报是因为治安员求功心切,采取了粗暴的审讯手段,而治安组长更是因为审不到结果,雇凶伤人。那如果换个思维方式,例如治安员确实发现犯罪,却苦于没有证据,是不是就该听之任之呢?

王大伟:从法理上来讲,治安员不是行政机关执法人员,不具备任何执法权,与普通市民的权利其实是差不多的,都是发现了犯罪情况后,有义务向警方举报,把犯罪分子扭送到公安机关。

但是,因为特殊身份,他们和警察一样,同样要面对犯罪分子,和罪犯作斗争。因治安工作的复杂性,治安员常常会感觉权力不够用。

一方面没有执法权,一方面又在上级破案率的压力下生存,治安员处于两难境地。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除了治安员本身素质有问题外,其中“两害取其轻”的思想,很容易让他们的日常行为偏向一边。

东莞时报:东莞多起治安员违法事件发生后,市民中发出了一些声音:认为治安员不应该存在,或者是以另一种更合理的形式存在,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大伟:治安联防队伍最早出现于上世纪50年代,治安员在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全国现在的警力覆盖率大概在万分之十二左右,而发达国家一般都在万分之三十五左右。辅警制度的存在是符合我国乃至国际形式的。

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和形势的变化,特别是随着依法治国方略的贯彻实施,国家和人民对公安工作和公安队伍建设的要求日益提升,治安员队伍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也逐步暴露出来,甚至成为影响警民关系、败坏公安机关形象的一大顽症。

警力有限,民力无穷”。从东莞的情况来看,大量外地人口的涌入,使得城市治安管理面临的困难异常巨大,治安员仍然有必要存在于这个过渡期内,但是必须通过立法明确和限制治安员的权限。(首席记者 赵宏杰 记者 王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