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将世界现在格局要明白说清楚的话,恐怕无人能真正做到。“多极共处”是目前公认一种趋势,但私下,‘单极’无一例外,仍逞强国际事务。这种范畴如拿历史上一时期作比喻的话,便是“春秋战国时代”,这很有意思,‘联合国’如‘周朝’,五大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可以与‘春秋五霸’相等同。更有趣的是,现今东西方变化,犹如‘春秋’后期步入‘战国’初期。各国都在变化,力量彼削我长,谁会是新世界格局一‘雄’呢?美国无疑仍是‘老牌’的帝国强者,以他为坐标,中国、俄罗斯就构成世界顶端三大国。次之第二台阶就是德、法,英,巴西、印度、日本、巴基斯坦与伊朗也可以暂入其列。而第三台阶便是没有影响力,或有影响力只限于集团内的中小国家。历史就是如此,以极相似的“轨迹”让人解读其奥秘,中国将如何?这是每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必须自问的‘课题’。最为形象的便是‘齐国和秦国’这两个相反模式。首先比作‘齐’,中国奉行的外交政策,不结盟,维护联合国权威…与春秋时齐国的‘尊王’战国时齐国的‘避战’相符,而且齐国也是诸侯国中经济活跃之国,中国如今也是世界上经济最有活力的国家,这就有了一共同的后果。齐国贵族阶层,安于享乐,不思进取,中国今时也存在,这一‘安享太平’唯经济第一位的‘精英层’。可怕的是,中国这些所谓‘精英’都有留美留欧经历,在潜意识中,驱使中国国家利益动向‘利我’倾斜,如‘力拓案’主犯及诸多‘泄密案’涉及的皆为出国留洋之类。如同被收买一样,中国存在这一大批‘为外国’服务的特殊层。另外,拜金主义,自私行为,言行表里不一,贫畗差距等等,都是分化中国能量的‘恶症’。倘若中国克服这些弊端,调整内政外交,是否如‘秦’呢。当然可以,中国是新兴经济体,如何将‘改革’的实恵转化为更大的全民利益,便是‘富民强国’,不但物质上丰富于人民,亦国家荣誉感上丰富于民,‘明法’、‘正吏’、‘疏民’,明法则当合情合理亦合法,为民心所易受之法。正吏亦匡扶人之血脉之络,为职者,坦荡行径,杜绝‘为权’之凶恶。疏民,当宽道益民,如疏通江河类似。而外事上,大可‘合纵’,一、二台阶之国。“连横”二、三台阶之国。与美国‘巧争’并‘妙斗’,让美国忌惮,又让他依靠。最有利于中国的是两大因素,一是,美国死撑不放的惟一‘超级大国’牌子,这样美国佬处处插手,处处结仇,作萤自缚。另一因素,是中国不似以前苏联那样,为争霸而‘争’,中国姿态能自由收放,当硬则硬,当柔和则柔和,多得利益,少了麻烦。如果,再过三十年,中国处理得当,中国就具有,战国时‘秦国’的实力和地位,但与秦屠灭六国有所不同,中国会“巧妙领导世界”,给于历史新的“著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