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尼亚大屠杀:难以盖棺论定的种族灭绝

世界王牌 收藏 1 2471
导读:在人类20世纪的历史过程中曾发生过几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其中奥斯曼土耳其政府灭绝亚美尼亚人的屠杀则是20世纪的首次种族灭绝,由于种种原因,这一事件长期以来一直鲜为人知。 亚美尼亚,位于亚洲与欧洲交界处的外高加索南部。它东邻阿塞拜疆,西部和东南部与土耳其、伊朗及阿塞拜疆的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接壤,北接格鲁吉亚,地处亚美尼亚高原东北部,境内多山,全境90%的领土在海拔1000米以上。亚美尼亚是一个小国,领土仅有2 98万平方公里,人口也不过380万。 事件回顾 亚美尼亚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人类20世纪的历史过程中曾发生过几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其中奥斯曼土耳其政府灭绝亚美尼亚人的屠杀则是20世纪的首次种族灭绝,由于种种原因,这一事件长期以来一直鲜为人知。


亚美尼亚,位于亚洲与欧洲交界处的外高加索南部。它东邻阿塞拜疆,西部和东南部与土耳其、伊朗及阿塞拜疆的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接壤,北接格鲁吉亚,地处亚美尼亚高原东北部,境内多山,全境90%的领土在海拔1000米以上。亚美尼亚是一个小国,领土仅有2 98万平方公里,人口也不过380万。


事件回顾


亚美尼亚大屠杀始于1915年4月24日(这一天被定为大屠杀纪念日,时至今日仍有数以十万计的亚美尼亚人前往位于首都埃里温的“大屠杀”纪念碑前悼念遇害者),文化精英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这一天,650多名亚美尼亚知识分子和显要人物被逮捕,然后被处决。而紧随其后的是土耳其军队中的亚美尼亚裔军人,他们被甄别、隔离,然后同样被处决。与此同时,当时的独裁政府对土耳其东部进行了残酷的扫荡,手无寸铁的亚美尼亚人一个个倒下,截至1915年5月,该地区的亚美尼亚男人几乎绝迹。到5月底,土耳其政府变本加厉,下令将全部亚美尼亚族裔“押运”到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的沙漠地带,据史料记载,遭受流放的亚美尼亚人达100万之多。在沙漠中,土耳其政府沿幼发拉底河修建了25个集中营用以转移这些流亡者。在那里,男人被拷打、枪毙,妇女被强奸和残害,儿童被劫持和杀害。据亚美尼亚的相关资料记载,在1915年春到1916年秋这一年多的时间内,生活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土地上的200万亚美尼亚人中,有100万到150万人遭到屠杀,另有数十万人逃离土耳其。当时美国驻土耳其大使亨利·摩根索在1919年的回忆录中这样描述这场悲剧:“我确信在种族遏制的整个历史上再没有如此可怕的情节。以往历史上发生过的大规模的屠杀和残害与1915年亚美尼亚族人的遭遇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


西方社会对此并非一无所知。但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所有的目光都盯着凡尔登、索姆河,没有人去关注亚美尼亚人的命运。尽管国际社会谴责声高涨,但各大国都只对土耳其进行了口头警告,土耳其的种族灭绝政策没有丝毫的收敛,悲剧依然在上演,一直持续到1923年土耳其成立共和国时。


历史渊源


在历史上长期不能获得民族独立的亚美尼亚是一个命运多舛的民族,曾多次被外族奴役,背井离乡,辗转迁徙,遭到迫害甚至屠杀。


那么当时的土耳其政府何以如此残忍地对手无寸铁的亚美尼亚人狠下毒手呢?究其原因,在今天看来似乎有三点。首先是宗教根源。早在公元4世纪,亚美尼亚人就接受了***,并单独组成***的一个教会--亚美尼亚教会。经过漫长的历史进程,虽然亚美尼亚人受尽磨难,然而对***的信仰却坚定如初。不过,这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一个灾难,因为在***教占统治地位的中东地区,信奉***的亚美尼亚人无疑是异教徒,这就导致他们经常成为宗教迫害的对象。其次是土耳其的民族情节使然。20世纪初,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严重衰落,然而大国心态却依然强烈。土耳其寄希望于通过屠杀所谓的不忠诚的亚美尼亚人,获得大量的土地、财富和资本,实现经济和社会的重新组合。再次是亚美尼亚人的独立倾向。历史上,亚美尼亚在经过短暂的强盛以后,于公元前65年臣服于罗马,随后陆续被伊朗萨珊王朝、塞尔柱突厥人、蒙古人、统治叙利亚和埃及的马木路克王朝以及来自中亚的帖木尔军队统治了数百年。到了15世纪初,大部分地区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吞并,此后亚美尼亚便陷入了土耳其、伊朗、沙俄等国的多边争夺之中。长期的迫害和屠杀激起了亚美尼亚人强烈的民族情节,从近代开始掀起了数次民族独立运动的高潮,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引发问题


然而,自1923年以来,土耳其历届政府均矢口否认此次屠杀事件。虽然他们承认有几万名亚美尼亚人死亡(死亡数字官方说法不一),但声称那是由于被大规模放逐到叙利亚(当时奥斯曼的属国)时的饥饿和疾病所致,放逐亚美尼亚人是因为他们在土耳其东部与入侵的俄罗斯人合作。在土耳其国内,人们对这个问题也看法不一,众说纷纭,这一历史问题业已演变成国家敏感的政治问题。


在这里我们仅举两个有代表性的事件来说明这一问题的敏感性。第一个事件是奥汗·帕慕克(OrhanPamuk)被起诉案。奥汗·帕慕克是土耳其著名作家,他于2006年10月12日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奥汗·帕慕克被起诉案发生在2005年12月16日,罪名是因为他发表了所谓“有辱土耳其国格”的言论。事件起始于2005年2月6日,帕慕克在瑞士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称:“在土耳其,曾经有3万库尔德人和100万亚美尼亚人被杀害。除了我,几乎没有人敢说这些事情,民族主义者们也因此而仇恨我。”正是这段话给他招来了麻烦,使他一度面临着4年牢狱之灾的窘境。好在帕慕克在欧洲的名声引起了欧盟对土耳其做法的强烈不满,欧盟敦促土耳其保障言论自由。在巨大的压力下,伊斯坦布尔法院最终以所谓法律上的“技术考虑”而搁置了对帕慕克的审判。另外一个事件是赫兰特·丁克之死。赫兰特·丁克是土耳其《阿戈斯报》的记者,2007年1月19日下午,当丁克出现在位于伊斯坦布尔希什利区的报社门前时,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向他连开数枪。丁克头部和身上分别中了两弹,当场死亡。32小时后,警方在北部黑海城市萨姆松逮捕了17岁辍学少年奥京·萨马斯特,通过萨马斯特,警方又找到幕后主使者土耳其激进民族主义分子亚辛·哈亚尔。原来,53岁的丁克是亚美尼亚后裔,他生前因为坚持确实存在“亚美尼亚大屠杀”的立场而遭到过极端分子的威胁,也曾被判处6个月的监禁,缓期执行。丁克的死在土耳其亚美尼亚族群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他们组织了大规模的集会强烈谴责这次暗杀行动,并表示要为其哀悼15天。



严重后果


然而,不管土耳其承认与否,这次大屠杀事件已经带来了严重的后果。首先,这一事件影响了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进程。意大利总理普罗迪在一次与土耳其前总理埃尔多安的会晤时指出,“亚美尼亚大屠杀事件”很严重,虽然“通往欧盟的大门继续向土耳其敞开”,但土耳其必须履行欧盟提出的保障言论自由等要求。同时,这一事件使得中东的亚美尼亚问题更加复杂化。亚美尼亚总统科恰良在2005年4月24日发表讲话说:“1915年是亚美尼亚人的命运分界线,它从根本上改变了亚美尼亚人民的发展路线。”亚美尼亚在1991年通过全民公决脱离苏联正式独立,领土只占亚美尼亚高原的11.5%,人口也只有亚美尼亚民族总人口的一半,这在亚美尼亚人看来都是那次大屠杀种下的恶果,因此人们的民族情绪十分强烈。无论境内的还是境外的亚美尼亚人一直希望通过各种途径扩大本民族的版图,壮大本民族国家的力量,这便势必触动中东原有的政治格局,在这一地区引发新的国际磨擦。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