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阳逮捕3名烟丝手艺人

诺坎普之心 收藏 8 219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14_62160_11462160.jpg[/img] “松阳红烟”曾与茅台酒一道荣获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但如今吸食红烟者越来越少,在红烟产地松阳,如今也只有一些老年人仍在吸红烟,因此传统烟丝手艺人也所剩无几。今年9月份,松阳烟草专卖局和公安局突然采取行动,抓了一批烟丝手艺人,没收了烟丝和工具,其中3名烟丝手艺人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逮捕。 这个案件在松阳引起了强烈反响,连该县政法系统一些执法人员也对此疑惑不已,并向媒体爆


松阳逮捕3名烟丝手艺人

“松阳红烟”曾与茅台酒一道荣获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但如今吸食红烟者越来越少,在红烟产地松阳,如今也只有一些老年人仍在吸红烟,因此传统烟丝手艺人也所剩无几。今年9月份,松阳烟草专卖局和公安局突然采取行动,抓了一批烟丝手艺人,没收了烟丝和工具,其中3名烟丝手艺人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逮捕。 这个案件在松阳引起了强烈反响,连该县政法系统一些执法人员也对此疑惑不已,并向媒体爆料。

烟丝手艺人突然被抓

历史上,松阳曾经因松阳红烟闻名全国,松阳人种烟可追溯到明代,据载是“明万历年间,福建人经商吕宋(今称菲律宾),携回烟叶种子,于福建永安各地广为种植”“明朝末年,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南下攻闽。福建人不堪凌扰,乃携眷入浙,迁居松阳,由此即传入烟叶种植”。

松阳晒红烟由著名的吕宋烟在松古盆地上同当地独特的自然条件结合孕育而成,以叶大片厚、气香味浓闻名中外,曾荣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是我国传统出口产品之一,目前,松阳红烟还是出口产品。伴随着这个特殊的环境,松阳出现了一批祖传制作烟丝的手艺人,尽管吸旱烟的人逐渐减少,但他们以烟丝制作为副业,承袭着这种老手艺。这种旱烟每斤烟丝价格在10元到15元之间,一斤烟丝就能吸食一个月,因“味道纯、价格低”受到农民欢迎。“卷烟最低档的也要2到3元一包,每天一包,一个月就是90元,每天两包,一个月就要180元,我们抽不起的。”68岁的村民周德元告诉记者。

“我们生产的烟丝主要靠赶集销售,松阳、遂昌有集市我们都会去,附近丽水、庆元、龙游、武义、磐安等地的老年人也是松阳红烟的消费群体,一些人还专程坐车到松阳来买。”古市镇的烟丝手艺人徐师傅告诉记者。

今年47岁的周金水是一个子承父业的红烟制作手艺人,现年73岁的老父亲周陈宝制作烟丝的手艺是上辈传下来的,当年在生产队,周陈宝是队里烟丝副业组的成员,之后将手艺传给了儿子周金水。周金水靠这种传统手艺当副业养活着一家人,上有老父老母,下有两个分别读大学和中学的孩子。

9月7日,厄运突降在这个手艺人身上,当天,江西省广丰县的贩子叶升信送来了一车烟草下脚料(为烟厂选料后剔除的下脚料),当地烟草专卖局稽查大队闻讯而动,将周金水刚购买的烟叶下脚料和家中已经加工好的红烟全部没收了,并将周金水带到烟草专卖局调查。叶升信在回程途中也被警方拦截。一天之后,周金水等被移交给该县公安局经侦大队。

在这次行动中,生产规模和种类相同的汤勇权、徐德保等多名烟丝手艺人也被传唤,烟丝和电刨工具被没收,叶升信则被关押。此后,汤勇权、徐德保等被释放,目前只有周金水继续被羁押。公安局经过侦查后,认为周金水等人涉嫌非法经营,并向检察机关报捕,随后松阳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村民说这个“法”犯得稀里糊涂

11月19日中午,记者驱车来到松阳县古市镇。知道记者来采访此事,热情的村民前来带路,将记者带到了周金水家中。在周金水家,老房子的正堂就是烟丝加工点,堆放着大量自制木制的工具,“前几年才花了2000元买了电刨,被没收了。”其父亲周陈宝介绍。老人患严重的气管炎,走路需要木棍支撑,山区已经是结冰的天气,但老人穿的却是一重重单衣,非常寒酸。

周金水的妻子叫李珠花,她脸颊上有块伤口。她妹妹告诉记者,自从丈夫被抓后,李珠花精神恍惚,有一天从县城回来,在路上摔倒了,脸颊掉了一大块皮,牙齿断了3颗,住院住了10多天。“我就想不通,松阳一代代人传下的手艺,之前也没说不能搞,怎么突然就说是犯法了,还要去坐牢。”李珠花说。

李珠花告诉记者,以前老辈加工烟丝,都是本地的红烟,现在松烟烟叶属于烟草公司专卖,全部收购去了,因为本地无烟叶,所以他们才收购一点烟厂的废料(属于烟厂选择后不要的废料),加工成烟丝,到镇里的集市上销售。

“烟草专卖局不销售土烟丝,但我们农村老年人还是喜欢抽烟丝,现在把手艺人抓了,等于是断了我们这些老年人的‘口粮’呀。”在古市镇圳头村承包果园的叶大伯不解地说,他从22岁开始抽红烟,都抽了40年了,一下改抽卷烟还真不习惯,也消费不起。

在传统烟丝加工地的古市镇圳头村,村民对周金水案普遍不理解,认为这个“法”犯得稀里糊涂。“我们村里历代都生产红烟,现在的集市上也还在公开销售红烟,从未听说过违法,再说,烟草部门也没向我们宣传过不许加工和销售烟丝,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就犯法了。”村民纷纷围着记者议论道。

周金水被抓后,其他的烟丝手艺人也闻风躲起来了,记者走访古市镇几家原本公开加工烟丝的作坊,但都已经人去楼空,附近居民对这些烟丝手艺人的去向也是讳莫如深。知道不是执法人员“查案”而是记者来采访,一位老人这样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样下去,我们以后就买不到烟丝了,你烟草局又不提供低价烟丝,允许有钱人抽中华,就不允许我们没钱的农民抽旱烟?”

松阳警方拒绝记者采访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松阳县烟草专卖局采访。该局局长邱岳介绍,这次是烟草和公安联合执法,这个案件已经盯了半年多了,周金水等加工烟丝,累计营业额在5万元之上,涉嫌构成了非法经营罪,“如果我们不查处打击他,就涉嫌渎职和行政不作为,因此我们向松阳警方报了案,并将案件移交给了公安。”

邱岳同时介绍,松阳曾是传统烟叶生产县,最高峰时种植面积达万亩以上,当时松阳县还有家地方国有烟丝企业。但改革开放后,抽红烟的人越来越少,烟叶种植规模也逐渐萎缩,到今年,种植面积仅剩500亩,且全部由县烟草公司统购,出口到埃及。他同时说,烟草公司确实不提供这样的低价烟丝产品,并表示 “在我们松阳,已基本找不到吸食旱烟的烟民了”。记者给邱岳看了在农村拍摄的众多老人吸旱烟的照片,邱岳说:“你们比较深入基层,我们去农村一般也是到村干部家,没怎么看到有人吸旱烟。”

为了了解案件更多情况,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松阳县公安局采访。经过该局政治处的同志联系,主办该案的经侦大队长来到了政治处。记者询问此案有多少人被批捕,大队长说有3人。记者提出让其介绍一下案情,大队长称“还在侦查阶段,不便采访”。记者又询问案件到了哪个阶段,大队长说已经到了公诉阶段,记者问既然是公诉阶段就已经侦查终结,为何不便采访。该大队长有些恼怒,大手一挥:“公诉阶段也是侦查阶段,没有为什么,就是不便采访。”

松阳一名政法人员私下找到记者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松阳烟丝手工艺艺人出现已经几百年,其工艺几乎能申请非遗了,现在即使在农村,吸旱烟都是50至60岁以上的人群,这个消费群体已经断代了,50岁以下的农民不再吸食旱烟,它有一个走向自然消亡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底层民众的现有的需求、权益需要保持和维护。如此简单打击,有碍社会公平公正。

目前,浙江松州律师事务所的阙律师已经接受了周金水委托帮助辩护,阙律师说,他也觉得这个案件在松阳有一定标本意义,目前他还没接触到本案案卷,要到案件进入公诉阶段查阅案卷后才能发表具体意见。本报也将对此案继续关注。

松阳逮捕3名烟丝手艺人


松阳逮捕3名烟丝手艺人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