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南山 浴火重生 第三章 初识新兵

无真子 收藏 6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马易军新兵时也有人教过这些,当时权当耳边风过了,真到了战场上时才体会到这番话的重要来。他又不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也不知新兵们懂了没有,忆起当初每个人是要发表看法的,这才理会出用意,便提议道:“不如大家也来说说各自对团结的看法,用以前指导员的话说,叫什么‘相互促进相互提高’。”

杨涵前番觉得得罪了班长,正想找机会讨好一下,见他提议,赶紧响应道:“老子有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故几乎道。所以,这团结嘛,就是要像水一样不与人争抢,和和气气的。”

马易军与小四川对他前面的话一知半解,后面的解释却听懂了,只觉得有些答非所问,奈何二人都没有石大田那把想法娓娓道来的本事,只得不置可否,让下一个接着说。也怪他二人不懂前面几句的意思,其实杨涵引用倒是没错的,只是放过了‘善利万物’四字,却独独注重了不争,实是买椟还珠。

后面的人有把团结比作拉纤的,有拿农忙时的换工来类比的,有说四个人一起抬石头的,也都多少靠着点谱,到武进宝时,却听他粗声道:“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只要别人拿我当兄弟,两肋插刀都行。”

马易军倒懂他说这套,接话道:“你说的叫哥们意气,不是咱们说的团结,今后还得多学学。”

杨涵是个识趣的人,赶紧道:“咱们都是新兵,正应该多向班长学习才是,班长也给咱们讲讲,。”

马易军和小四川心中倒也有些体会,只是讲出来却办不到,杨涵这马屁可拍到了马腿上,反将二人挤兑得下不来台,又不能推脱。

小四川望了马易军一眼,见他脸有急色,知道靠他不上了,便将前时一连的老兵们如何配合作战,如何挤在一起取暖,如何将有限的衣服匀着穿,如何分工合作挖洞保暖等备细讲了。

若只挑大道理说,新兵们无论如何是体会不到其中的深刻含义的。小四川说不出个道理来,只以实例来说明,犹如讲故事一般,新兵了听了却生出莫多感触来。

应付完新兵,小四川也顾不得去猜晁有宽是否睡了,连夜跑去找他,路上遇见崔宇春,打招呼时见他笑得古怪,又想不通其中蹊跷,便摇头暗骂两句算了。到了晁有宽住处,听里面传出话声,心里好歹放心了些,至少不用去吵人被窝惹人不快。待进得屋内,却被里面的光景搞懵了,李金武、石大田、于怀山等一干人都在呢,且都停下嘴借着昏暗的光线盯自己,光太暗也看不清楚表情,反正小四川不愿这么尴尬着,便开口向晁有宽发问道:“怎么全是新兵?这让我怎么带?要么你给我分几个老兵来,要么这班长让别人干去。”

晁有宽倒早有准备,乐呵呵道:“好兵可都在你那里,这么久都没来,我还以为你得了便宜在偷着乐呢!”

小四川听了这莫名其妙的话为之一呆,旋即便想通这一路走来时,崔宇春为何笑得古怪,不信道:“就我班上那些新兵担子是最好的?”

晁有宽道:“前面和鬼子干着呢,咱们在后方休整,哪有那么多老兵补给咱们?咱们团伤亡大,特殊照顾才分来些,再分到我们营就更少了,都给了二连,人家可比咱们还困难。”

小四川恹恹地挨着石大田坐了,问道:“那我们要训练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实力?”

晁有宽道:“都散了吧,我下午也问了你们问过的话,脚都跑软了,要睡觉了。”旁人比小四川早到,该说的也都说得差不多了,便都摇头起身。小四川有些不甘心,但听说自己的兵是最好的,怕弄巧成拙,也把话吞回肚子里,就这么稀里糊涂被晁有宽送出了门,心里的牢骚却攒下了。

次日一早,晁有宽将全连集合到一处,宣布了训练科目。因为有空中威胁,怕新兵不适应,暴露了目标。所以训练内容先应急,从防空搞起,由排长李金武备细讲了要领,然后各班带开,分别训练。

小四川与马易军带开新兵,手把手教了如何伪装,如何散开隐蔽。其后小四川跑到高处寻着棵大树上了,模仿敌人飞机视角,以检查伪装效果。马易军则下达空袭警告,让领新兵们隐蔽起来。

武进宝先前便不惯学这些台面下的本事,如今又要重复,却是不胜其烦,只是碍着马易军两个的面子才将就着糊弄。

马易军先领人走出一段,寻了处没有树木遮挡的地方突然喊一声“空袭,隐蔽”,下达了隐蔽的命令。地上有冰,溜滑异常,一干新兵急着争表现,没头没脑往路两边散开,不成想东倒西歪狼狈不堪。又都往那生得密的冬枯半灌木处挤,杨涵与鲁春生同时钻到一处,那杨涵自然是不会让的,鲁春生争执不过,只得另觅他处,来回望定了几处都有人占了,情急之下只得就地卧倒,全然忘记了发挥利用出自身所带的伪装。

小四川远远看见那一番乱象,方铁山和沈雪奎的影子便老是在他面前晃荡,真是越看越来气。

这边武进宝正觉得身子下面凉气透骨,用手踮住,不多时手又吃不住冷,换来换去将个四周弄得草木不安。那边杨涵正看着鲁春生得意,低声笑道:“蠢驴!”鲁春生这会儿才想起该利用身上的伪装遮挡,只是急切间乱了方寸,正可谓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小四川一股无名火起,也顾不得脚上的伤还没好全,疾步如飞跑回来,先往杨涵头上一脚踩去,只把他脸都踩没在了雪里,下面有些被雪盖住的矮枝,刺得他好不生痛。

马易军很少见小四川发火,傻愣着看他发狂,踩完杨涵又去踢鲁春生屁股,直把一个个都踢快遍了,最后又从地上捡起根枯枝来去打武进宝。

武进宝正恼火地上寒气太重,莫得被小四川劈头盖脸打来,当即便要发作,起身举起拳头来直打到小四川脸边又收了回去,瞪着牛眼问道:“为什么打我?”

小四川火气未减,从四下里吼道:“都他妈给我起来,集合。”然后对武进宝道:“为什么打你,你上辈子做蛆的?”

武进宝听得莫名其妙,眼角里见马易军飞步跑来,一跺脚往队列里去了。

小四川全然未注意新兵们脸上的神情,站到队列前面开骂道:“都他妈是些什么孬兵,简直是一群废物。那个杨涵,你看不出鲁春生应变比你差,为什么不让他?难道不知道一个人被发现,全体都该完蛋?还有其他人,你们扭来扭去做啥子,尤其是武进宝,地上有金银财宝么,值得你这么捣腾?”

队列里龚小七方才被莫名其妙的踢中腰眼,这会儿才知道就里,按捺不住喊道:“报告。”

小四川循着声音狠狠地盯了一眼,冷哼一声道:“讲。”

龚小七道:“班长,咱们是新兵,有不对之处你指正便是,咱们定会尽力改正,但你不能动不动就打人。”

小四川火头上哪里听得进不同意见,咬牙道:“好,好,好,我不该动手是吧?你们这帮孬兵,我就让你们改正去。听好了,待会儿听副班长口令隐蔽,都给我在地上趴好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起来。”

刘定国忆起趴地上的厉害来,终究受不了这蛮横的命令,高声道:“班长,你这是报复。”

小四川全然未顾及激起了众怒,冷哼一声道:“是么,那就改成什么时候合格什么时候起来。还有,以后发言记得先喊报告。”

刘定国与龚小七兀自不服,余光里见武进宝跃跃欲试却不善言辞,其余新兵则都作壁上观,心里莫得一冷,便不说话了。

小四川依旧跑开,马易军下达口令后便跑去与他说话,问道:“你今天却是怎么了?新兵这样也很正常啊,我那会儿还不是一样。”

小四川这会儿仍气头未消,憋在胸口好不难受,回马易军道:“你那会儿有时间学,这里虽不是前线,却也不是大后方,他们虽是刚来,可也是咱们的战友,我受够了身边人再一个个离去。”

杨涵、武进宝等依旧是乱糟糟地一片散开,刘定国这回都有意与龚小七跑到了一处,与他商量道:“这班长昨夜看着还挺和气,今天却才知道他这般蛮横,那帮子家伙也没几个好鸟,你我为大家争执,他们却都没事人一般冷眼旁观。”

龚小七扭头道:“我本不想忍的,只是看着那帮孙子窝火,咱们却何苦出头得罪人。尤其是那杨涵,平日里嘴皮子倒利索,关键时候却尽做缩头乌龟。”

杨涵在不远处听他二人嘀咕,却又不能听清具体内容,便喊道:“您二位说大声些也无妨,班长隔得远着呢。他二人倒好,穿着厚底的靴子躲风去了,只苦了咱们,在这冰天雪地里挨冻。”

那边李营生听见杨涵说话,也附道:“是啊,这真是县官不如现管,狗屁大个班长,如今却任意折磨咱们。”

杨涵以高深莫测得语气道:“他不止是班长,还是咱们副排长呢!听说打仗时,他就拿着枪在后头,有谁退缩,他就对谁开枪来着。”

李营生道:“怪不得!”

鲁春生听他说得煞有介事,惑道:“真的么?”

这一说大家也就不忌讳说话了,知道只要不动,也不怕那边发现了。朱润生趴地上冻得发抖,开口骂道:“都是刚才那两个宝器,本来忍两句也就算了,偏要去招惹事非,却害得大家跟着倒霉。”

杨涵听那朱润生埋怨龚小七二人,怕他坏了算计,出言道:“你这是说得什么屁话,人家二位还不是为大家鸣不平,要我说,他该是咱们的英雄,咱们应当感激才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