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三卷 海心之旅 第四百七十七章 梦中相见

古道惊虹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四百七十七章 梦中相见 再说那艘覆着铁甲的大船向这边驶来,断一虎叫手下喽罗拿起家伙准备做买卖。 兰亭奇道:“看那船构造,似是东瀛之船。奇怪,西海怎会有东瀛船只……”旁边公主忽然惊呼出声:“安宅船!是东瀛战船!” 楚枫吃了一惊,急呼道:“断大当家,赶快离开,那是东瀛战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七十七章 梦中相见

再说那艘覆着铁甲的大船向这边驶来,断一虎叫手下喽罗拿起家伙准备做买卖。

兰亭奇道:“看那船构造,似是东瀛之船。奇怪,西海怎会有东瀛船只……”旁边公主忽然惊呼出声:“安宅船!是东瀛战船!”

楚枫吃了一惊,急呼道:“断大当家,赶快离开,那是东瀛战船!”

那东瀛战船却突然转了个九十度弯,横着船身对着这边。

断一虎哈哈笑道:“什么东瀛战船?你看,见着我五虎旗号,竟吓得掉头想逃!”

话未说完,那船的船身突然伸出一排火炮,未等众人反应过来,“轰轰轰轰……”十几下震天动地的巨响,一排炮弹直飞而来,其中一发刚好就落在楚枫、公主和兰亭身边,伴随着“轰”一声巨响……

……

魏嫡盘坐在山上,双手捻诀,浑身正浮起一层纹纹水气,盘绕着她。她心中突然一惊,霎时涌起一丝不安。

冷月马上察觉她内心波动,问:“嫡子,怎么了?”

“我……”

“你在想他?”

魏嫡不作声。

“嫡子,不要多想,专心修炼滴水诀,试剑之会马上便到。”

“是,师父!”

魏嫡答应一声,但内心的不安依旧无法消去。

……

峨眉掌门禅房中,无尘盘坐在蒲团上,本来已经深入禅定,却突然双眼一睁,内心一惊,生起一丝莫名不安。自从她知道自己体内藏着楚枫一股先天真气后,她莫名会有一丝奇怪感应,尤其当听到楚枫这两个字的时候。

她脑海中又浮现起十年前那一幕:那一条街,那卷缩瑟缩的小乞丐,那半边馒头,那酸楚的眼神……

她努力想抹去这一幕,却是越抹越清晰,清晰得让她生起一丝害怕。

她很自然想起了楚枫曾屡次三番救助自己和峨眉一派,在紫竹林、在仙人渡、在峨眉山下、在虫蜂林,他甚至曾伸手探入自己怀中……

无尘冷若冰霜般的绝美脸庞竟然透出一丝微红,跟着她突然想起萨迦叶曾经对楚枫说过的一句话:“当日杀害你父母的四个蒙面人中,其中一个便是峨眉中人!”

她蓦地一惊,走出了禅房,来到了后山祖师墓冢前,却没有走入,慢慢跪下,双手合掌,似是诵戒,又似是思过。

“无尘,你为何跪在外面?”墓冢深处祖师灵堂内传出净灭苍苍的声音。

“师尊,弟子……不肖,有负师尊所望!”

“无尘,你是峨眉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何出此言?”

无尘没有作声。

“无尘,你进来!”

无尘走入墓冢,来到了祖师灵堂前,再次跪下。

“你进来!”

无尘走入灵堂,净灭盘坐在灵堂正中,两鬓苍苍,形如枯槁,一把头发灰白得仿似随时都会飞散脱落。

“师尊!”无尘黯然神伤。

净灭依然合着眼,道:“无尘,你内心不安?”

无尘道:“师尊,楚枫父母之死是否与我们峨眉有关?”

净灭慢慢睁开眼,眼神依然还透着深邃。

“无尘,你把遗训取来!”

无尘走到灵女师祖灵位前,躬身拜了三拜,然后将端放其上的那个檀香木匣取起,回至净灭身前,躬身递给净灭。

净灭没有接,却缓缓道:“无尘,有朝一日,楚枫杀上峨眉,你便将此遗训焚去!”

无尘一惊:“师尊……”

净灭已经慢慢合上双眼。

……

不知过了多久,楚枫觉得自己似是躺浮在水面上,飘飘荡荡的,感觉有点奇妙,四周茫茫一片,上空也是茫茫一片,也分不清天地,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他感到一阵恐惧。然后一个身影慢慢向他走来,身影美得无法形容。他看不清她相貌,却一下认出了她双眼,灵秀而神韵。

楚枫“腾”的弹起,一下扑入那人影怀中,大喊一声“师父”,眼泪滚滚而下。

那人影没有作声,凝视着楚枫脸庞,凝视着他十年来一丝一毫的变化。他已经不再是十年前在荒野山林亡命逃窜、四处乞讨的小孩了,如今已经出落成一个英俊挺拔的少年郎。

楚枫伏入师父怀中,只感到一阵温暖,竟然像小孩子般“呜呜”哭喊起来,边哭边道:“师父,我好想念你。自从老道士带我上山,我就再没见着师父。师父,我好想你!”

那人影抚着楚枫脸庞,修长秀美的手指慢慢落在他脸上那一道指痕上。

“师父,你不知道,我一下山就被冤枉是灭门凶手,我要解释,他们不听,不但不听,还设计算计我,追杀我,我天天背着灭门凶手的名声,人家一谈到我,第一句就是‘哦,就是那个灭了震江堡一门的大恶人’,师父,我好苦。他们诬蔑我不要紧,他们还诬蔑我父亲,说我父亲是星魔主,说他是大恶魔。我父亲不是星魔主,他教我识字,教我凫水,教我弄好玩的东西,他不是恶魔,他不是坏人,他不是!”

楚枫“呜呜”哭喊起来,声音悲切酸楚。

那人影抚着他头发,怜悯地望着他,眼神中甚至带着歉疚之意。

“师父,他们都不是好人,他们杀了我爹娘,现在又来杀我,我恨他们,师父,我要你把他们统统灭掉,一个不剩灭掉,我恨他们!呜呜!”

“师父,我好苦。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她师父却百般阻挠,我有什么得罪她的,为什么要阻挠我们在一起?还有一个女孩子,有一把很长很长的头发,孤身在山林漂泊了十年,她很善良,但人人都说她是魔女,一想到她我就心疼,她说过要来寻我的,她没有来,她要离开我了,我好想她,师父,你带我见她好吗,师父!”

楚枫呜呜述说着,将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话一句一句说给他师父听,然而,当他抬头一看,他师父身影正在慢慢变淡,慢慢消失。

楚枫大惊,双手拼命一搂,却空空如也,天地间又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

“师父——”

楚枫大喊一声,骤然睁开眼,只感到一阵昏眩,意识很模糊,耳边响着“唧喂!唧喂!”的鸣叫声。他渐渐清醒,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处岛岸边,海水就在自己脚边一下一下潮涌着。

“是一场梦?”

然而他发觉自己双眼还渗着泪痕,一只五彩斑斓的鸟儿正在他耳边不住鸣叫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