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2.html


三人将汽车停在僻静处,枭狼跳上楼,掩护他们行动。美女和阿菊化装十分快速,假发红唇,粉红法国式高跟鞋,金丝绒紧身旗袍外罩乳黄色披肩,一番惟妙惟肖的打扮,俨然是娉婷少女,粉黛佳人,娇羞中走两步,带着女孩子特有的惊慌。

两人羞羞答答,宛如下夜班的白领伊族,又好似结束晚课的勾魂女学生,他们挽着手从山阴路弄堂里出来,见有鬼子兵朝这边张望,不由得“嗷”的一嗓子,扭头就跑。玉足碎步,风柳纤云,那番美妙就别提多乖巧了,俩人嗲声尖叫,就这两嗓子足以让兽欲正浓的小日裤裆开线了,果然,日军一个少佐听见也看见!

“那里地!花姑娘地有!”

少佐鼻孔扩张,咧开大嘴露出烟熏黑的老鼠牙,顿时手舞足蹈。他挥舞着刀鞘,向美女挥舞,为什么不用战刀呢?当然对付花姑娘用不着战刀,光刀鞘就足够了。

“冲啊!”

“更漂亮的,抓住她们!”几个被老鬼子们晒在一旁“观阵”的尉官见有女人,顿时忘乎所以,高喊着天皇万岁冲了过去。

“少女”跑向雪铁龙停靠的山阴路里弄,七个日军军官被如花似玉的美人吸引,挥舞着刀鞘和糖果横冲过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年代开始,日本人就执着地认为,糖果对于中国人,尤其是女人孩子,有着见了后忘却祖宗的魅力。)两个“少女”怎能走脱,被鬼子像抓小鸡一样前后拦住。

无奈下,两个吓得哭爹叫骂的姑娘捂着脸,跑进一个叫甜爱路的死巷子。就巷子这名,也让日本人找不到北了。

小日们见前方是死胡同,女子风韵袅袅,仪态万千,便放松了警惕,一个个龇牙咧嘴,向花姑娘靠拢。

“你们的,吃糖!”鬼子少佐的脸顿时美得像相扑手横纲的屁股沟。

“你们要干什么!?”美女的关东日语说得还算地道,虽然有点卖炸酱面的山口妹子的味道。

“优稀!花姑娘的漂亮!还会说日本话!够刺激!”

“来人啊!救救我们!”

“女子”纤细的嗓音不但没起作用,反而激起了鬼子的兽欲。

“叫啊!真好听!”

“是啊,和奈良老家的千代子叫床的声音一样,哈哈!!”

七个日军收起指挥刀,像抓鸡的窃贼一样,伸着鸡爪般的黑手,准备铁壁合围!捉拿花姑娘。

两人吓得瑟瑟发抖,顿时瘫软在地,被两个猪一样健壮的日军抱起来,剩余的五个就去扒姑娘的裙子和内衣!鬼子现在尝到了战胜敌国并占有敌人的女人的霸气味道,当街强奸中国人,日本兵觉得这是天皇的恩赐,在沦陷的上海滩和杭州湾已司空见惯!可今天他们也有点喝高了,第一个摸到花姑娘的鬼子刚得一枚功五级金鵄勋章,飘然若仙,竟然没有感觉到“美女”居然只长了一个硬邦邦的乳房!

本来呢,刚才行动前,美女往旗袍里掖进俩隔夜馒头,确实坚挺有手感,可出发前有点饿,居然在跑的时候,自己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充饥了,鬼子只想抓住姑娘发泄云雨,哪里还发觉“畸形”美女的正点处“囊中羞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