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不悔 正文 第三十七节 噩 耗

潭城隐士 收藏 2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size][/URL] 通过坚持不懈的体育锻炼,雷疾群的身子骨已非常强健,个头已不比杨涛差多少了。与杨涛在向红大队池塘边上的摔跤比试中,虽然输得不难堪,但本劲不足却是最大弱点,好不容易得到突袭机会,自己又不能下重手,照这样比下去,杨涛是必然的赢家。 虽然他和杨涛已是很好的朋友,但雷疾群想战胜杨涛的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


通过坚持不懈的体育锻炼,雷疾群的身子骨已非常强健,个头已不比杨涛差多少了。与杨涛在向红大队池塘边上的摔跤比试中,虽然输得不难堪,但本劲不足却是最大弱点,好不容易得到突袭机会,自己又不能下重手,照这样比下去,杨涛是必然的赢家。

虽然他和杨涛已是很好的朋友,但雷疾群想战胜杨涛的想法却从没改变过。这一点杨涛多少也有些察觉。他老是觉得奇怪,既然两个是这样要好的朋友了,怎么雷疾群老是要和他比武呢?开始还不以为然,但随着比试的深入,杨涛自己也觉得对付疾群已是越来越吃力,特别是雷疾群跳跃的高度有所进步和出招的身手也比他快,好在这长进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功力还不是很深厚,到现在只有凭体力死死扭住他,借助自己的经验勉强能将他摔倒。

本来认为是好玩的事儿,自己也有荣耀感,因为同龄中几乎没有人与他叫板的。没想到雷疾群从他看不上眼到现在的势均力敌,促使他更是加强体育锻炼,他似乎明白过来了,这小子是非要比赢自己不可的,与朋友感情不是一回事,他们俩人就这样暗自的较起劲来了。

雷疾群跟赵伟民的叔叔求教过,怎样的擒拿手段能扳倒对手,但“巫家拳”属南拳派别,力量是基础,巧劲不是太多,但教的招数确实有效。问题是每次雷疾群笕得战机,杨涛要害部位完全暴露,如果按招数出击,是完全可以重伤对方的,但如果出拳不果断,也是最容易被反制。当雷疾群想靠借力扭摔时,杨涛的大块头他实在没有办法,至多是两人同时摔倒。这个效果杨涛是从心里佩服雷疾群的,他从心里已承认雷疾群是他的对手,并没有从力量这方面轻视他,雷疾群偏偏不服气,朝着把杨涛摔倒而自己能象胜利者的姿态扶他起来的目标,拼命苦练。

仲秋时节的清晨,在南方中部寒意已袭人,虽有怄三冻九之说,江边上起早的人们有的已穿上了夹衣。雷疾群汗淋淋的光膀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多少引来路人的目光,看着自己结实的肌肉,他多少有些洋洋得意,刚刚在江边的超强度锻炼,虽然体力透支大,但回家路上轻松、坚实的漫步,使他感到无比的轻松、惬意。

走到巷子口,潘河清的弟弟、妹妹正在门口哭,雷疾群看着好笑,这小家伙实在顽皮,这片街区撩人闯祸基本与他有关。今天这么早就和妹妹一起哭脸,只怕是祸事不小。想起自己过去的顽劣,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咳!这条街顽皮捣蛋鬼真是后继有人啊!

回到家洗漱后,看到爹妈在里屋忙碌,他正准备跟妈妈说笑,却见他们神情庄严,在摆弄着一堆白纸,忙轻声地问:“爹爹,怎么啦?”

妈妈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淌,没有回答他,只是把脸转向了墙上的毛主席画像,雷疾群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由于过于突然,惊异地说:“毛主席死啦?他怎么会死呢?”

“畜牲!”爹爹愤怒地说:“毛主席逝世了,他不要我们啦,你再敢胡言乱语,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本来就是一件很突兀的事,看着爹悲忿的泪眼,这声断喝把雷疾群震晕了,要知道他是从来没有看见过父亲流泪的,这么一个刚强的人,要有多大的悲痛才能使他落泪呢?雷疾群不敢说话。他看着毛主席像泪水潺潺的流下来,觉得毛主席分明在对他微笑啊。记得在胜利电影院看“新闻简报”时,他不是还接见了外宾吗?好象是那个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吗?不过那时的形象是苍老了许多。哦,记得那次有点特别,观众都是站起来鼓掌的,而且掌声不象平常见了毛主席或者是解放军的画面那样,持久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这样一想,人类生存的自然法则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毛主席去了,中国会怎样呢?不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不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吗?哎,我不管那么多,反正长大了当解放军,保卫祖国。

他知道解放军是毛主席他们老一辈创建的,从几千人的国民革命军人在南昌起义,创下井冈山革命武装根据地,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才发展壮大的。虽然经过了千难万险,但人民军队忠于党、忠于中国人民的精神和宗旨始终不变,得到了全国人民的爱戴和拥护。打垮了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反动派,还在朝鲜、印度、越南把欺负中国人民的外国鬼子打了个落花流水,是一支无敌的军队,他只有一个梦想,就是当一名优秀的解放军战士,报效祖国。

毛主席是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他的离去对雷疾群这个视成为解放军为唯一追求的人来说,理所当然地感到震惊和哀伤。他木纳地望着父母在做纸花,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待家里整拾停当,主席像上搭起了一条红色的绸子。这里的风俗上了六十岁逝世的人,遗像上是挂红绸的。旁边点缀着几朵小白纸花,家里的灵堂牌位就搭好了。

雷妈妈把雷疾群的海魂衫衣丢到脸盆里,让他穿上用边角处理料做的白色的确凉衬衣。就这件衣妈妈还只许他在节假日穿呢,也只有这件衣不是哥哥穿剩的,再说哥哥已不比雷疾群高大多少了。

匆匆吃了早饭,雷疾群就背起书包上学去了,也懒得去叫陈跃华,一路上走到学校。广播里已有了哀乐的声音。街坊都被一种沉痛的气氛包围着,已有不少人左手臂上带着黑色袖筒,人们都表情凝重地忙碌着,格外让人压抑揪心。

走到校门口,一个上城卖菜的农民老头正在向学生打听:“喂!小同志,今天怎么了?喇叭里老是放哀乐,是谁“老”了啊?”

这边一个女生告诉他,是毛主席逝世了。这时老农惊愕地望着她,肩上的扁担自然地滑落下来,一下就跌坐在地。他茫然地说道:“怎么得了啊,毛主席走了,我可怎么活啊!”紧接着便失声地痛哭起来。

一串凄惨的哭声把大家都感染了,还是门卫老伯招呼同学们,把他扶到传达室里坐下,雷疾群连忙把他的菜担子挑到传达室门口旁边。校领导一个劲地劝他,要他相信还有共产党,相信政府,会关心人民群众的。在老师们的劝说声中,上课铃响起,学生们才陆续走进了各自的教室。

教室里凝重的气氛被广播里哀乐的低鸣所感染,班主任王老师胸前佩戴着白花,带着沉痛且伤感的语气,在肃静的教室里完成没有必要的宣布:“我们伟大的……毛主席……逝世了……全国各族人民化悲痛为力量……”。交待完纪律,各班就去操场集合。

这时,殷然对雷疾群说:“我们班应该主动提出在礼堂搭建灵堂的任务,这个任务是肯定要给我们初中毕业班的。你是副班长,这可是个表现的好机会,说不定这批共青团你就可以加入了!”

是的,在中学加入共青团可比小学加入红小兵要难多了,学习成绩、政治审查和个人表现都要相当好才够条件,而且初一时根本没有指标,初二才是班长一人入团。作为副班长的雷疾群是今年这批的重要人选。但雷疾群有点反感为入团而表现好的这一方式,自己学习成绩是班上的前三名,成份也好,最重要的是人缘不错,这一学期没能当上班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原因,因为纺织厂有一个特别好的子弟来校学习,分在他们班也只是一个过渡吧。这个厂也会在轻校录取几十个名额的高中毕业生的。从轻校毕业即招工是这个学校的优势,反正雷疾群不愿做工人,也觉得无所谓才主动让出这个班长职务的,可现在做的和原来的班长一样,只是名头上多了个副字而己。

雷疾群不但和本班的同学关系融洽。通过参加学生会组织的学习活动,老师和其他班的同学对雷疾群的印象也不错。学校举办的美术比赛活动和校办墙报,都给了他很多出彩的机会。所以不知道他小学底细的人,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的,这批入团的名单王老师早就告诉他己内定了的,并不一定要过于特别地表现,更不应该以悼念主席来做由头的。

不过掉念主席的事雷疾群还是很上心的,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及其重大的事。他多少有点悼念解放军主帅的意味在里边,毛主席的其他功绩他倒是不太在意。通过初中阶段的学习及课外书籍的了解,毛主席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作出的贡献远不止在军事上的成就,只是他关心得最多是军事上的罢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