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不悔 正文 第三十六节 漂亮有错吗

潭城隐士 收藏 15 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


轻工子弟学校的教程安排让雷疾群能有足够的时间看他喜欢的军事书籍。课堂上的文化知识对他来说太过轻松,所以各科学习成绩都是优异的。

班主任王老师也很高兴他忙于班务之时并不影响他的学习成绩。更何况雷疾群对于班级的管理方式很特别,基本上都是实话实说,没有虚的,也不讲那些什么革命形势、思想道德层面上的东西,只是应付一下政治宣传,就这样也不落后于其他班级。

他们班的同学被雷疾群这种新奇搞法弄得很有兴致,所以他们班的学习劲头在全校都有声有色的。其他班级的班干部都来向他取经呢。这在雷疾群增加管理经验的同时,也有了很好的人际关系,高年级班也有与他关系要好的同学了。

这天他们正在棉纺厂实习,同在机械维修组实习的赵伟民告诉他这样一个事——就是大街上那个照相馆的宣传橱窗里开辟了一个小栏目,是个什么“小评论”栏目。里面有一张相片镶嵌在题头上,一个中年女人手里拿着一束鲜花的照片,下面的文章是批判她的资产阶级思想的文章。这赵伟民说他们看了以后觉得那张相片上的女人长得好,穿着连衣裙很是好看的,不理解为什么要受到批判。

他们在班上议论这个的时候,被殷然抢白了几句,说他思想落后,容易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腐蚀,并要其他几个班干部也组织这样的“小评论”活动,看看班级里有没有同学有这个资产阶级思想倾向,好进行帮教学习,要把他们班的思想斗争工作抓好,争取在全校搞出很大的影响,掀起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高潮……

这赵伟民知道他是冲着自己来的,真要找不到批判对象一定会把自己的话做文章,这也是他忧心忡忡的事。他把雷疾群叫过来也是想告诉他,要他不要听殷然的捣鼓。如果说服不了雷疾群,那至少先在他这里反思、反醒错误思想吧。毕竟开展这些活动还是要有班长的支持和决定的。雷疾群有这个能力,王老师也在很多情况下是支持他的。就是他跟雷疾群的关系也不算差,他练“巫家拳”还经常在一起切磋一下功夫的,就怕这个问题上升到政治的高角度来看待之时,雷疾群会是什么态度呢。

雷疾群听他说完这些,看着他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和焦虑无助的眼神,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赵伟民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跟着他干涩地苦笑,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雷疾群旋即收起了笑脸,故作严肃地问他:“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吗?”

“知道,知道,我的思想觉悟确实有问题,容易受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的腐蚀!”赵伟民惶恐而机械地说。

“那这样吧!你先给我说一说什么是资产阶级,然后再讲一讲糖衣炮弹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吧!”

“疾群,我哪里知道什么是资产阶级思想啊,这不是新社会吗?哪还有资产阶级啊?再说我哪见过什么糖衣炮弹,唉!你别为难我了好吗?”赵伟民被这连环炮式的问题问得心里更加没底了。

“哦?你连资产阶级思想是什么都搞不清,也不知道糖衣炮弹是什么玩意儿,那你又何必怕受到它的影响呢?”雷疾群正儿巴经地瞪眼望着伟民说道。

“这,这……”

雷疾群怕伟民被吓得过了头,便探过身子,在他耳边轻轻地问道:“照片上的阿姨长得真的好看吗?”

“那当然啦!”赵伟民顿时兴奋起来:“那个相片是用油彩涂出来的,她拿着一束鲜花,翘起着二郎腿斜坐在沙发上,满脸的笑容……就是那个什么小评论说她这是追求资产阶级的情调,要大家警惕这个什么‘性质’问题。”

赵伟民特地把这个“性质”两字狠狠地说出来。

“什么性质问题?”雷疾群大声而急速地打断了伟民的话,说:“这女人打扮漂亮一点有什么不好?难道你愿意看一个灰头土脸的女人?你看我们班这些女同学穿的衣服的色彩都是那样的单调,跟我们男同学都差不多了,这样难道好看吗?我告诉你,我们班的女同学要是穿上花衣服肯定个个都很好看哦!那次庆国庆活动她们穿上少数民族服装跳舞的情形不是很美吗!当时我还以为是戏剧团的演员呢!”

赵伟民没想到雷疾群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心里顿时踏实多了。不说他的观点雷疾群认同,只怕雷疾群的所谓资产阶级思想比他要严重得多,那还怎么会批判自己呢?真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了。他知道殷然他们是不敢和雷疾群说这些的,他这个当班长的很特别,平常和同学们打闹嬉戏时根本不象个班干部,可一旦搞什么学习活动和下工厂车间劳动实习时,发号施令起来那班上就不会有第二种声音,全都乖乖地跟着他转,也使这班主任王老师轻松得不得了。

赵伟民高兴之余他也来了兴趣,便问雷疾群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难道就不怕别人说他的思想觉悟有问题吗?

雷疾群见他有这个疑虑,这时也没有工具损坏需要他们维修,索性就跟他讲开了。

“我记得有一次我妈妈为二姐做了一件花格子上衣,可把她美得不可收拾。那天刚好我大姐从厂里回家,她不但没有夸二姐穿的花格子衣服漂亮,反而说她有什么小资产阶级情调。上纲上线地说二姐思想堕落。当时,气得二姐跟她顶了起来,我妈妈也很生气,大姐这样说不是也说明妈妈是教坏二姐的坏人了吗!

本来我就认为二姐长得确实很标致,穿上花格子衣服更是漂亮。虽然大姐很久才回家一次,她也非常关心爱护我,可那次我也跟大姐顶了起来。我说:女人穿漂亮衣服有什么不好,难道都得象你一年四季就几身工作衣服就好看?就能说明你的阶级觉悟高和思想先进吗?更严重的是我父亲也没有象平常那样维护大姐的老大形象,对她这样小题大作表现出很反感。

这样的情形让大姐很委屈、气愤。她倒没有说我们俩姐弟,直接跟父母上起了政治课来,说父母不关心我们思想道德教育,将来会很危险的!

本来我爹妈还是很尊重这个对政治倾向有着浓厚兴趣的大姐的,在我们小时候大姐也确实做到了替忙碌得没有时间照顾我们的父母而担起了对我们的家庭教育,可那次爹爹也很生气,说他没有听说共产党不准女人穿花衣服,只要自己思想端正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表现政治上的忠诚那是你的事,穿什么我也管不着,但你妹妹穿上这花格子衣服就那么危险吗?没那么严重吧!

那次我大姐很是负气地回厂去了,她高高兴兴地回家,没想到从政治上关心妹妹的成长却换来全家人的反感,为此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家呢。

在我们家里为这事也闹得不开心,父亲也觉得说大姐的话太重了,生着闷气。妈妈见大姐不回家也伤心,因为她老人家对大姐是很信赖的。她知道大姐的政治觉悟很高,有什么事跟大姐商量起来简直就象开政治学习会。大姐不回来,她这个居委会积极分子好象没有主心骨似的。

二姐更是不开心,为了这件格子衣闹得她和姐姐生了意见,这衣服穿起来也没有那份该有的快乐了,反而憎恨这件破坏她姐妹感情的格子衣服。”

“疾群,没想到这穿花衣服会在你家闹出这么大动静呀!”赵伟民感慨地说。

“可不是吗!我劝过二姐,我就说那件衣服漂亮,特别是穿在我二姐的身上更显漂亮了。我这样说才把二姐逗乐了。爱美的天性还是让她暂时淡忘了和大姐的不快。我的安慰话让她找回了快乐。

可我大姐的结还是没有解开,这让我很不开的。

伟民,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很讨厌政治,更不会把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往政治上扯。我们在一起也有两年多了吧,你看我在当班长的过程中搞过几次所谓的政治活动。我们班不照样在体育、歌咏比赛和工厂劳动竞赛中表现突出吗!我不是说搞政治不好,国家建设、政府管理及国防建设都离不开政治的。但那也要有一个度,这个度就是要让所有人能心甘情愿而且开开心心地接受才好,让那些喜欢这个的人去忙活吧!”

赵伟民连忙说:“这个我知道,你就指望着参军的,这很好啊!”

“是的,我这样说你应该放心了吧,我不会任由殷然他们捣鼓的,不过你讲话也要注意,这一件普通的事往政治上靠就不是小事了,你可得管住你这张破嘴哦。”

“好的,好的!我今后一定注意!”赵伟民如释重负地向雷疾群保证。同时也为了却了一桩心事而发自内心地感激这个好朋友兼班长的雷疾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