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百人打砸办公楼调查:三巨头争夺采矿权

爱哭的女孩83 收藏 1 18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广东茂名百人打砸办公楼调查:三巨头争夺采矿权


一个是广东最大的发电企业,一个是全国有名的石油炼化企业,一个是亚洲最大的高岭土生产加工企业,围绕一个8.4平方公里的矿山资源,展开了激烈的争夺。业内人士指出,争夺过程暴露的层层内幕,表明中国能源的开采与利用存在严重的浪费、污染、低效、产权不清晰等问题,令人忧虑。

茂名上演企业三巨头采矿权之争


2010年6月9日,广东省茂名市发生了一起重大突发事件。当天,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500多名职工到茂名石化公司静坐上访,后来与保安人员发生冲突,上百人冲入茂名石化公司办公大院内,用石头、木棍冲击执勤民警,打砸办公楼门窗及院内车辆,致现场多名执勤民警受伤。

“6·9事件”震惊南粤,警方已拘捕了多名参与打砸人员。这起事件只是两个公司积累的一年多采矿权矛盾的一次突然爆发。

参与争夺的企业,除了亚洲第一高岭土加工企业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和石油炼化企业“茂名石化”之外,还有广东最大的发电企业“粤电集团”。争夺中,中国石化集团、茂名市政府等,也分别站在不同阵营成为矿权争夺者。

矿山当前的开采经营者和控制人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对它来说,这场争夺战事关企业生死,事关两千职工前途命运。对其他凶猛的“掠食者”来说,则事关一块即将到嘴的肥肉是否不翼而飞。

矿山前传:

每年亏损4000多万

中国石化集团茂名石油化工公司(简称茂名石化)在能源江湖上是一个当之无愧的“顶级高手”,目前是中国最大的石油炼化企业之一。但在油页岩开采上,其子公司茂名石化矿业公司在几十年的历史里都将其视为最大的负累。

茂名石化始建于1955年,是国家“一五”期间156项重点项目之一。公司创建之始是以开采油母页岩油为主业,露天矿采矿场于1955年筹建,1962年正式投产,1992年12月停产,历史形成露天矿采矿场土地面积达10.13平方公里。自开始生产至停止页岩油生产共完成采掘总量1.75亿立方米,生产油页岩1.02亿吨,生产页岩油270万吨,页岩发电27126万千瓦时。上世纪70年代,生产高峰期在册职工达5000多人。

曾经的半个世纪里,茂名石化在中国只是偏居广东西南一隅、名不见经传的小字辈。2006年,随着全国首座百万吨乙烯基地在茂名拔地而起,2007年,茂名石化超越多年来的中石化效益冠军扬子石化成为全国效益最好炼化企业,一时间誉满江湖。

茂名石化成立最初的主营业务是开采油页岩,开采地称为“金塘矿区”,位于广东茂名市茂南区。但到了20世纪90年代,这项业务成了公司巨大的包袱,每年亏损4000多万元。

金塘矿区的矿业开发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茂名油页岩提炼石油,2001年6月,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为矿区换发新“采矿许可证”,采矿权人为茂名石化矿业公司。至此,正式确立金塘矿区采矿权。

茂名露天矿开采油页岩搞人造油,一开始就是政策性亏损补贴经营。为维系矿山的生存与职工利益,公司在生产人造油的同时,还搞过油页岩发电及副产品的综合利用,但发电设备后来都因矿山停产或转产,以及当时技术装备未过关等原因陆续停用。矿山副产品综合利用方面,至2001年除高岭土外,其他业务皆因效益差而陆续停产。

1992年以来,茂名石化矿业公司停止开采油页岩专产高岭土,矿山设备全面停运。现在,南北排土场大部分土地种树绿化,矿山除高岭土富矿采面由原矿业公司茂名公司改制企业继续开采高岭土外,整个矿山基本处于荒废状态。

这项亏损业务涉及的8.4平方公里的矿山资源,成为日后争夺的焦点。

对于茂名石化矿业公司在油页岩开采上的巨额亏损,内部人士分析认为,它跟国有企业天然的弊病有着很大关系,比如人浮于事,没有成本意识,且机制不灵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茂名石化自身也不再将其作为主业,一直想甩掉这个包袱。

废墟上矗立的亚洲第一高岭土巨人

“6·9事件”发生后,本报记者到茂名石化采访有关情况,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参与打砸的“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员工,跟茂名石化没有任何关系。

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是一个民营公司,由原来茂名石化所属的“茂名石化矿业公司”改制而来,两者名称区别仅在于“有限”两个字。“有限公司”即后来发展为全球第四、亚洲第一的高岭土生产加工企业,而少了“有限”两字的矿业公司,就是前述每年巨额亏损的国有采矿企业。

“矿业有限公司”和“矿业公司”对金塘矿区的占有分界点是2002年1月25日,当天茂名石化与“有限公司”签订《采矿权租赁合同》,由此金塘矿区改由“有限公司”开采经营。这次改革,曾是中国石化系统的“改制典范”。

2001年,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开始对茂名石化公司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决定除炼油、乙烯等主营业务外,其他业务通过改制分流逐渐退出。茂名石化矿业公司成为茂名石油化工公司改制分流过程中第一家改制企业。当时还把对茂名石化矿业公司的改制分流,作为企业改制的成功经验在石化系统推广。

2001年初,茂名石化动员职工改制,7月30日成立了矿业有限公司。为落实改制政策,茂名石化矿业公司受茂名石化委托,与改制后企业矿业有限公司签订了一系列协议,以落实改制中的资产处置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采矿权租赁合同》(2002年1月25日)。矿业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开采、加工、销售高岭土、油页岩。

人还是那些人,矿还是那个矿。然而,“矿业有限公司”替代“矿业公司”之后,企业的命运迅速发生了绝地逆转,短短数年成了年总产值数亿元、产品质量和生产能力均达世界先进水平的亚洲第一大高岭土加工企业。几年来,公司投入发展资金近10亿元,公司工业总产值由改制时的年4000多万元增加到3亿多元。

矿业有限公司具有得天独厚的天然优势。茂名市主要有三大非金属矿产资源:高岭土、油页岩和碳酸钙,公司均拥有且是目前国内同时拥有此三种资源数量最大的企业:高岭土、油页岩矿山23平方公里,其储量分别达5亿吨和9亿吨;碳酸钙矿山15平方公里,储量达30亿吨。

据知情人介绍,矿业有限公司雄心勃勃,早在2004年就开始制定矿山发展长期规划。方案所有项目完成后,年产值110亿元,可带动上下游一大片产业,提供就业岗位5万个。

从2003年开始,公司先后投入数千万的资金进行科研攻关,在环保问题上投资尤多,公司请专家多次论证,制定了“油—电联产”的规划,其核心是利用隔氧高温加热提炼出页岩油后的岩渣作燃料再发电,利用生产页岩油过程中产生的氢组分、岩渣等作生产乙烯的原料和化工产品的填充料,从而形成一个由炼油—发电—乙烯—高岭土—建筑材料等产业组成的庞大产业链。

矿业有限公司尤其自豪的是高岭土开采加工。高岭土用途广泛,是重要的造纸、陶瓷原料。公司高岭土年生产能力已由改制时的5万吨发展到100万吨,成为世界第四、亚洲第一的高岭土生产加工企业。

然而,这个壮志凌云的企业,有一个先天不足:它的采矿权是租赁茂名石化公司的。因此,采矿权证一直是茂名石化公司(矿业公司)持有,矿业有限公司一直未能成为真正的采矿权人。双方在改制时签订的“采矿权租赁合同”曾有协议约定,首期租赁期满,乙方(矿业有限公司)应提前6个月通知甲方(茂名石化公司)办理下一期采矿许可证(即办理矿权延续),再优先租赁给乙方。

根据上述约定,矿业有限公司分别于2008年5月19日、2008年12月19日、2009年4月7日三次向茂名石化公司递交了《关于“采矿许可证”延续及落实采矿权的报告》、《采矿权租赁合同续约的通知》、《关于要求办理金塘矿区安全生产许可证及采矿许可证更换手续的函》的书面通知,而茂名石化公司均未有任何回音。

期间,矿业有限公司多次到茂名石化公司交涉,但从没有茂名石化公司领导肯出面做任何解释。直至矿权期满前的一天——2009年6月30日下午再次到茂名石化公司要求协商履行合同义务,办理矿权延续等问题,作为茂名石化公司总经理的李安喜第一次接受了见面的请求,但见面时这位领导表示:“你们已改制出去了,是个民营企业,我们是央企,我们之间没任何关系,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们了。”

再次回到浪费、污染性开采?

2009年6月,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租赁的采矿权证已到期,再继续开采就成了“非法开采”。茂名石化由此扼制着它的咽喉。

在“金塘采矿权”过期后,茂名市政府责令矿业有限公司停产,公司营业执照无法年审,公司2000多员工和万余名家属生活无着落,上游供应商和下游顾客数百家企业产品供求合同的经济纠纷等一系列问题无法收场。

严重的是,由于无任何停产预案,停产后矿山中储有1.5亿立方米水的“矿中水库”及抽排水设施将会因无人管理造成决堤,假如引发急流洪水冲淹茂名、矿山滑坡、周边民房崩裂等重大地质灾害及安全事故,将可能形成矿难。此外,周边不法分子汹涌而上,更加猖狂地瓜分矿山土地和抢掠资源,出现“黑打黑”、“黑吃黑”的混乱局面。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反映,今年以来,公司2000多名员工感到走投无路,忧心忡忡。为此自6月7日起,每天有3-4名员工代表去找茂名石化公司提出诉求,并送去《关于维护合法权益的函》,要求茂名石化公司落实改制政策,履行合同义务,延续采矿权给改制企业,但同样没有回音。

6月9日,矿业有限公司工人代表再次诉求时,被茂名石化公司拒之门外,在感到诉求无望后,约1400多名职工遂纷纷涌向茂名石化公司静坐,要求茂名石化公司派代表对话,作出解释。但茂名石化公司不但在1000多名员工情绪极度激动的情况下不派领导出面作出任何解释和疏导工作,反而让早已集结的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保安驱打办公院外的矿业有限公司员工,挑起混乱,造成冲突,导致矿业有限公司员工20多人受伤,其中一人两次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混乱中,也有部分维持秩序的干警受伤。

在茂名石化和矿业有限公司为采矿权斗争到白热化的时候,另一个国企“大鳄”粤电集团也加入了争夺,而其幕后支持者是茂名市人民政府。

粤电集团背靠广东省、茂名市两级政府,对金塘矿区志在必得。早在2004年12月,粤电集团就跟茂名市政府签订了“茂名油页岩资源开发综合利用协议书”,并且上报省政府获得批复文件,还纳入广东省“十一五”重点建设项目。

2006年,粤电集团签订更进一步相关协议后,即举资进行开发,期间多次与矿业有限公司发生冲突。粤电集团称,公司已经投入1.33亿元的前期费用,如果项目停建,将打乱广东省能源规划,触发200多名职工安置问题,影响社会稳定。而且,茂名市政府还将面临巨额赔偿。

但粤电集团利用金塘矿区丰厚资源的方式,却被业内人士广泛诟病:烧油页岩发电。如果真的将油页岩用来燃烧发电,这对资源是高浪费、高污染、低效益的利用方式。2008年8月,国家环保部进行环保评审后,认为该项目存在制约因素,不符合审批要求。

据专家分析称,粤电集团拟申报的2210MW机组电厂工程,存在严重环境问题,灰分大,二氧化硫排量严重超标,粉尘污染将严重影响周边数千村民的身体健康,其固体废弃物也无法处置。

据国内能源专家分析:我国是富煤、贫油、少气的国家。现年耗石油超4亿吨,进口超50%,依赖石油进口使我国能源风险越来越大。石油不同电能,可通过核能、风能、水力等诸多能源进行转换而得,但转换为石油的资源少之又少。因此,国家已高度关注石油的替代能源,甚至开始考虑采用较高的能耗将煤用二次高压加氢来生产液体燃料(石油代替品)。因此,油页岩炼油才真正符合国家的能源发展战略,从效益上更是如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