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地下光辉 国民海啸 归国之心

华夏龙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6.html[/size][/URL] 坐在头等舱里品味空中的夜景也许是独有的享受,但是我却是忧心忡忡的,总是在回想一些事情。近来我的国家发生了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啸,上海这样的国际金融都市在一夜之间从地球上消失了,我急着回国因为我的家也在海边,妹妹坐在我旁边已经睡着了,我不忍心叫醒她,她太累了,刚刚从研究所里出来就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6.html


坐在头等舱里品味空中的夜景也许是独有的享受,但是我却是忧心忡忡的,总是在回想一些事情。近来我的国家发生了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啸,上海这样的国际金融都市在一夜之间从地球上消失了,我急着回国因为我的家也在海边,妹妹坐在我旁边已经睡着了,我不忍心叫醒她,她太累了,刚刚从研究所里出来就让我拉上了飞机。

“哥哥,你怎么没有睡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妹妹醒了。

“我睡不着啊!我在想难道中国的海事部门都不存在吗?这样规模的大海啸应该有不少预兆的啊!听BBC公布的数字大概有百万人失踪了。”

“不光是中国,德国和比利时发生的地震到今天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发生的,光资料上就有四十万人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呢?”

妹妹说的是去年德国和比利时地区发生的地裂现象,美国一个专业地震研究中心都没有监测到地震发生,难道地球还有什么秘密让我们没有发现吗?

“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已经失去联系五天了。”

“应该没有事吧,海啸的前一天,父亲打电话说他第二天要到西安去,好像是关于父亲一直研究的哪个什么“石盘”的事情。”

“哪手机怎么也打不通呢?”我焦虑的问道。

“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估计现在老爸可能在某个深山老林里呢?”妹妹调皮的说道。

父亲是一位天文学家,主要研究UFO或者说是外星问题,我和妹妹都在美国,我在美国料理我的中国餐厅,这次回国主要是父亲要求我们七月一日到北京与他会面好像有重要的事情宣布,但是海啸发生了,我决定提前回来,现在距离七月一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主要是不放心父亲。

“但愿父亲在西北,小敏知道父亲找我们干什么吗?”我不解的问妹妹。

“我怎么知道啊!我还想问你呢?我的问题哥哥!”妹妹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自言自语道。

妹妹看看我转过头嘟囔着什么又睡觉了。我无聊的翻了翻飞机上提供的杂志,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中国的人口就是多啊!一下飞机就是人山人海,机场里总是最忙碌的。在等候的人群中我发现有人向我们招手,我们才发现我的老同学王刚在等我们。

“不是国璋要来接我们的吗?”我疑惑的问王刚。

“钱总在开会,让我这个老总助理亲自接你们已经是高规格的了。”王刚回答道。

“国璋哥怎么忙啊!一定又赚了不少钱了。我这次一定让他在给我点资助。”妹妹笑着说道。

我冲她瞪了一下眼睛,妹妹调皮的伸了伸舌头,不好意思的做了个鬼脸,就推着行李向前走了。妹妹在一家不知名的小研究所研究什么所谓的语言进化理论,就是我们现在使用的文字是怎么来的。妹妹经常找我的几个同学资助她的研究,而且还瞒着我,让我很没有面子。当然我也是主要资助者,每年大概七八万美元吧!

“钱国璋现在忙什么呢?”我问王刚

(王刚和钱国璋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后来他们同时考上了什么工商学院,毕业的时候一起开了个小公司,主要经营茶叶和中国特产,后来有趣的是钱国璋找了一个德国老婆,她的德国夫人给他的公司投入了不少资金,现在钱国璋的公司已经垄断了中国对欧盟的茶叶供应,估计现在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王刚一直以来都给他做副手兢兢业业的。回国到北京总要给他们打电话的,这样可以节约点食宿费啊……)

“这次海啸之后南方几个省都受灾了,我们的主要产品基地也在其中,而且我们的销售中心在上海,现在已经不存在了,钱总忙着重新组建销售部门和处理基地善后问题。现在也是焦头烂额了,你这个小诸葛回来正好给他出出主意!”王刚解释着国璋没有来接我的原因。

“好啊!可是老钱同志也是个商业奇才,对于这种突发事件应该有准备的,我看我还是免了吧!”我说道。

“谁不知道你啊!鬼点子王,上次要不是你告诉我们欧盟要制定新的茶叶进口标准,我们怎么能及时调整控制市场呢?”王刚赞扬道

“老钱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可以和你们聊聊吗?但是现在我要洗个澡,然后吃顿好的。”我伸着懒腰回应道

“我要吃烤鸭!”一听到说吃的妹妹的精神又来了。

“好,先到宾馆放下行李,然后去我老婆开的洗浴中心洗个澡,最后去吃烤鸭。怎么样啊丫头(王刚他们一直这样称呼我的妹妹)!”王刚说道。

“好!好!”小丫头的脸上喜气洋洋的。

入夜了,站住宾馆的阳台上,看着夜晚的北京那样美丽,华丽的霓虹灯组成了五彩的京城夜景,我有点入定了。

门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打开房门一个强壮的身形一把把我推进了屋里。

“查夜的有没有拐带妇女啊!”一个粗声粗气的老牛声映入了我的耳朵

“你个姓钱的,还是怎么爱开玩笑啊!”我回应道。

“你妹妹呢?小美人没在你这里啊!”国璋开玩笑的问道。

“你还是没正经,小心一会儿小魔女过来收拾你。”我不正经的开着玩笑回答着他

“王刚呢?”国璋问道

“和他老婆带我妹妹去买咖啡了,回来的太急了我没有带来。”我回答。

“哥伦比亚是吗?你怎么还喝这个牌子的咖啡啊!应该喝点茶。支持一下民族产业啊!”国璋抱怨道

“从小喝习惯了,对了我在美国给你买了双乔丹当年穿过的篮球鞋。”边说我边从包里拿出那双花了我八万美元拍来的篮球鞋

“是真的的吗?这可是好东西啊,怎弄到的啊!”国璋兴奋的说道

“拍来的,加州有个慈善义拍,我专门找人拍来给你的,谁不知道你是个篮球迷啊!”我说道

“谢谢了,你怎么样啊!听说你已经开了八家餐厅了,连美国总统都去过你的餐厅了。”国璋关心的问道

“还可以吧!现在生意难做啊!不如你钱老总啊!财大气粗啊!”我说道

“好了,现在我这里才是乱七八糟呢!对了给我出出主意啊!”国璋说道

“明天到你公司里在说吧!一会儿王刚他们回来咱们去小喝两杯吧,我可有点想念二锅头了。”我提议道

“好,正好我也要放松一下啊,今天宵夜我请了。但是明天一定给我想想办法,看看怎么补救。”国璋附和着我的提议

“好,当然是你请啊!对了我要到小雪的店里吃私房菜啊!我已经馋死了,我需要小雪替我补充一下了。”我说着

“好!好!看出你是干饭店的了,嘴真难伺候啊!估计还有别的想法吧!不光是嘴馋吧!哈哈……”国璋怪笑着说道

我也尴尬的笑了笑。

小雪也是我的初中同学,也是我的初恋情人,虽然过去多年了,但是还是放不下啊。小雪也烧得一手好菜,从家乡一直烧到了北京,真的不容易啊!我只要回国都要到她哪里吃点东西,总是在她哪里能找到一点失去的回忆吧!

王刚的宽敞的商务车上放着一盘“东方红”的碟片,“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金杯把赞歌唱。”总是在我耳边回荡。虽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我还是看到北京这座国际化都市刚刚开始繁华,一间一间的酒吧人满为患,成群结队的青年人在街上漫步,高级轿车好像刚刚开始列队。

“这和美国没有什么区别了吗?北京的夜生活也是如此丰富啊!”我感叹道

“大不如前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了,我们中国怎么大的灾难发生,还在这里歌舞升平啊!南唐的李煜也不过如此吗?”国璋说道

“此言差矣啊!他们能干什么啊!除了捐点微薄的收入还能干什么啊!不要埋怨他们啊!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啊!”王刚语出惊人的说道。

一个从来不顶撞老板的人好像也在改变。

“到了!你梦中情人的饭店!”国璋打岔道

“好了!你们下车吧!我去停车!”王刚吩咐道

我们推开车门,我和国璋走在前头,我问道:“王刚向来不太爱在这种小事上顶撞你的啊!现在怎么了,一提到海啸方面的事情好像不太一样啊!而且你也没有回应反而特别的转移话题,是怎么了啊?”

“王刚的父母都在灾区现在还没有找到,所以刚才有点刺激他了,唉……”国璋喃喃的说道。

“哪今天不要在提起海啸的事情了!让我们今朝有酒今朝醉吧!”我说道,其实我的心里还是惦记着父亲。

迈步走进餐厅小雪跑了过来,一个热烈的拥抱。“你还好吗?”一声亲切的问候。小敏咳嗽了两声,小雪看来是有点过分了,收回了勾住我肩头的手臂说道:“小妹也来了啊!”

“不敢当啊!”小敏一见到小雪好像就小气起来了

“好了!小敏见了你小雪嫂子怎么怎么大的脾气啊!我们的位子呢?”王刚不知道什么时间进来的说了一句。

“这边啊!来来!”小雪有点尴尬的把我们让到了一个位置靠窗户的桌子

“你们先坐一下,我已经安排好了,都是你们爱吃的,我算完帐马上过来。”小雪可能是想找个地方缓解一下情绪,看来我妹妹还是没有原谅她踢了我。

“一会儿过来啊!我们等你啊!”我说着,手放额头蹭了蹭提醒小雪不要在意我妹妹的话,这个是我们从小的暗号。

“我们可没说等你啊!我们只要有酒有菜!某些人自己等吧!”国璋笑着说道

“好马上来!”小雪走开去前台算账了

不一会儿几个菜就上来了,还有一瓶二锅头。

“两年了,不知道二锅头的滋味了,真掺了!”我看着这熟悉的酒瓶感慨道

“今天准备喝多少啊!还是三两吗?”王刚问道。

我喝酒从来都是三两,从来没有破例,看来今天王刚想让我破破例了。

“今天破例半斤,服务生再拿一瓶来,还有拿一箱啤酒。”我嘱咐道。

“好吗?两年没有在一起聚聚了,今天不醉不归啊!不过等等还有人没来呢?”国璋说道

“小雪不用等了,我们开始她马上就过来了。”我回应道

“不是小雪,是谁我保密,我们给他10分钟的时间,来尝尝我的小熊猫。”说着国璋拿出了烟给我点上了,顿时三股青烟在空气中升腾起来了。

在青烟中我陷入了回忆,回忆了我们的中学时光。当时国璋是我们的体育委员爱打架,王刚则是我们的副班长总是在替国璋背黑锅,我吗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只让我出出主意,从来不让我参与任何“战斗”。当时还有……对了还有个刘谦总是惹事的人,惹了事情之后总是找我们替他报仇。小雪当时是我的同桌,经常帮我做作业,好像从初二开始我的作业几乎都是小雪做的。后来我们大家一起考上了同一个高中而且分在了同一个班,也许我们真的有缘分啊!

正想着,后面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狗头军师回来了啊!也不通知我,不够意思啊!”好熟悉的声音啊!

“刘谦,是你老小子啊!我刚刚到啊!现在国难时期,以为你有任务没有找你啊!”我回头后说道

“什么任务啊!别提了刚刚开完会!开了手机发现我们的财神爷发的信息马上就过来了!”刘谦边解释边坐下

“还把小美女也带来了,行怪不得不通知我呢!”刘谦把目光对准了小敏。

“我的中校哥哥啊!你别在挖苦我哥哥了,上次去美国你不是也没有通知我们吗!”妹妹替我反击道

“好!打仗亲兄弟啊!刘谦你斗不过他们的,投降吧!”王刚说道

“我投降,我投降!”刘谦举起双手说道

看到刘谦的这种表情,我们都笑了。(刘谦考上了大连的海军学校,现在是海军司令部的中校参谋。)

“刘谦啊!开什么会啊!开到现在,我从上午就和王刚轮流给你打电话。”国璋问道

“还有什么啊!重新组建东海舰队,还有组织力量搜索失踪人员啊!”刘谦回答道

“重新组建!”我有点惊讶

“是啊!这次海啸来的太突然了,没有一点征兆。我们的东海舰队几乎全军覆没了。北海舰队和南海舰队都有损失,所以要在机关抽调一部分有海上经验的人到舰队里补充一下,我被调到了青岛就任188舰的舰长,还有下次见面我可就有两毛三了。”刘谦说道

“188舰,上校舰长。那可是中国最好的驱逐舰了啊!前两年才下水的,刘谦厉害啊!你应该是海军最年轻的上校了吧!为这个我们喝一杯!”我赞叹道

“等等,还有个好消息,不过王刚必须送我一支派克的钢笔我才说。”刘谦故弄玄虚的说道

王刚一听跟他有关说道:“你先说说,如果有价值别说一支钢笔,就是送你们海军一艘船我也可以。”

“别老是一副商人的奸猾啊!我说了你肯定给我买的。”刘谦肯定的说道

“快说吧!”我也想知道是什么好消息。

“你老爸我替你找到了,他和你妈妈在大连港,过几天就来北京了,海啸的时候他们正在爬泰山,后来被大连海事局作为专家请去了。”确实是个好消息,王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王刚的父母一直在水利部门工作是资深的水力学专家。

“太好了!来喝一杯啊!”我举起酒杯,向大家表示着。

大家刚刚干完一杯,小雪就走了过来。

“不等我就开始了吗?不像话啊!”小雪微笑着说道

“我们的大美女来了,坐我这里吧!其它位置恐怕不方便吧!”刘谦说着伸手扶了一下椅子。

“人家哪里不方便啊!都准备好了!用着你操心吗?”王刚说道

“好好不强人所难了!”说着刘谦笑了

小雪顺势坐在我的旁边,我看了看妹妹的表情,小白眼球已经翻到天花板上去了,不一会儿好像是累了,黑眼球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了。小雪也观察到了,所以有点不自然的向外挪了挪椅子。为了显示哥哥的地位我故意的凑近小雪的耳朵低声说道:“小孩子,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小雪点了点头

“嗨!这就开始了,重色轻友的东西,嘀咕什么呢?”刘谦就是眼贼啊!

“没有什么我让他给我妹妹加个甜品,这个也要汇报吗?”我说道

“来!都坐下了,咱们这些难兄难弟们喝一杯吧!”国璋转移着话题

这个夜晚歌舞升平,我们推杯换盏回忆着美好的少年时代。突然不知道谁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知道吗?西安最近出土了一个什么石碟,听说和海啸有关。”但是没有人在往下接话了,现在所有人一提到海啸都有点紧张,话题又转回了我们熟悉的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