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我在深圳关外的一家工厂做管理部主管,6月底的时候,通过朋友介绍,找了一家东莞市的劳务派遣公司,签过合同后劳务派遣公司安排了42名彝族的临时工过来我公司上班,唉,刚过来彝族的临时工也没太反常的地方,人都是黑黑的,有的普通话也不会说,就是女的抽烟特别凶。一个礼拜后,劣行就出来了,工作不好好做,定的产量也老做不到,老是和组长课长顶嘴,不服从管理屡有发生,正和派遣公司商量换人的时候,这帮彝族的临时工就没事找事了,打本厂的的老员工,恐吓女员工,吃饭也不排队打饭了,想吃就吃,不想吃就弄的饭菜一地板都是,弄的兄弟我头都大了,全部换掉吧,嗨!大麻烦就来了,彝族带班的就说,换掉我们可以,必须给我们三个月的补偿,我一听就不答应他,说你们这是达不到厂方的要求,要补偿你应该和你们自己的劳务公司谈,和我们公司没关系,结果这帮彝族的临时工就不理他们的劳务公司了,天天派女的到写字楼大声的唱山歌,男的打着光背睡到写字楼门口的沙发上,闹的工厂根本没法正常工作,报警派出所来了也没办法,从7月6号一直闹到13号,每天把写字楼弄的一片狼藉。街道办,劳动站,派出所,天天也过来,就是不敢做处理,劳动站说这是变相勒索,不归他们管,派出所过来彝族的临时工说是劳资纠纷,派出所也没办法,街道办的过来一看是少数民族,劝工厂和彝族的人好好谈谈,别搞出民族矛盾来,他娘的!这帮人于是就有恃无恐了。娘啊...我跳楼的心都有了,老板也是被气得快吐血,天天骂的兄弟我发傻,派出所的所长也找我老板,说什么花钱消灾,多出钱把人赶紧送走算了,我老板不乐意啊,反问他们,人家在敲诈我,你们不处理还帮着彝族的人说话,还有道理吗?所长大人说了,和谐社会,我们要让着少数民族,万一被有心人利用起来,小事处理不好弄的像韶关旭日公司大家都有麻烦! 唉!!后来派出所,劳动站的出面和他们谈,把补偿费谈到每个人给一个月半的补偿,总共12万多。我找劳务派遣公司要钱,人家说自己没钱,也没办法,于是就不出面了。老板也实在是没一点办法了,只有咬咬牙,认倒霉,出钱让他们走人!听片警给我说,去年到现在,有很多彝族的人在东莞深圳利用工厂对彝族人的不了解,进厂后利用机会闹事,工厂被敲诈出钱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