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雪鹰 正文 冷峰雪鹰一(2)

殇蠡 收藏 1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


远空终于徐徐吞没天边最后一丝红霞,华灯初上,凤凰大街夜晚的魅力更胜白天,旖丽闪烁的灯光与穿流不息的人群让这座现代化的都市永远散发着迷离的气息,作为这坐城市的保卫者,陈军对这座城市可谓上了如指掌,甚至可以说,他就是一张活地图,每一处街道,每一个角落,甚致,走过眼前的每一双目光,他都能做到心中有数,他此刻正一动不动地站在死者的位置,

或许,死者与他一样,正神彩飞扬地欣赏着这座城市的迷离与繁华,但他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这繁华的背后,一颗要命的子弹正向他飞来,精准得令人窒息。快得令人感受不到一丝痛苦。

陈军闭上双目,默默地感受着死者在这个世界那一丝最后的心跳,感受着那颗子弹划破长空与空气阻力所磨擦发出的呼啸声。

良久,他慢慢张开双目,多年以来,这是他的习惯,他习惯感受死者最后的那一丝心跳,也正是这样,他能与常人最为忽视的表面找到事情的真相,每一桩案子的背后,构成的必定是一个又一个不为人注意或经过精心伪装的细节。

他看到了远处闪烁的灯光,在灯光的下面,有一双比灯光还明亮的目光,那是楚可的目光,两年来,这双目光一直在他感到迷离困惑的时候于一旁默默地注视着他,为他提供内心最大的安慰,甚至,引他找到表相背后的真相。


楚可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在局里找不到你,我一猜你准是来这里了。”见到楚可,陈军紧崩的神经也不由轻松了许多:“算你历害。”楚可轻轻一笑:“谁不知道你的习性,不在局里一定就是在发案现场。”

“那只表有没有相关线索?”陈军问

楚可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我跑了全市最大的几家进口钟表经销商,经他们的专业人士鉴定,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

“停”陈军作了一个手势“让我猜一下,是正品。”楚可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你怎么猜到的?”陈军略略一笑:“以后再跟你说,先说下你的发现。”

“虽然是正品,但他们表示那表绝对不会是他们卖出去的,并说,可能不会是国内任何一家代理商卖的。”

“为什么?CASIO品牌很大的,他们不经营?”陈军有一丝不解。

“不是。”楚可回答:“他们经营的是民品,而这一款手表是军品,CASIO是美国军方的专用手表的供应商,美国政府对于出口中国的军品管制是很严格的,一般来说,国内的供应商没有机会取到这一款手表的代理权,不过他对我说,前些年军方曾经向美国进口过一大批非武器装备,也许,这只表就是那时进来的。”

“那么说。。。。”陈军沉默片刻,慢慢地说:“这只表与那支手枪一样,都是军方的专用装备。”

楚可默默地看着他,目光中略带着一丝不安:“是的。”

“要尽快查清死者身份,否则,一切都无法入手,”陈军看了一下略显疲惫的楚可:“这段时间幸苦你了,一个女孩子跟着我们一天东跑西跑的。”楚可掠了一下眼前的长发,略带一丝甜意地笑了起来:“没什么,谁叫我选择了这一行。”

“等办了这个案子,要让你好好休息几天。”陈军略带一丝欠意。

楚可拉起他的手:“走吧,先回去,看看他们查到什么没有,别一天净许空头支票。


雷小光与大陶们在局里忙得一塌糊涂,要在这个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大都市确定一个死者的身份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大海捞针。谁都知道,死者身份的确定往往是一个案件最难的一环,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这往往要经过数日数月甚至以年记算,数以百计数以千记的一次又一次的排查才能确定。

看到陈军与楚可进来,雷小光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我将排查分成了三组,一组查最近一周内市内各大中型酒店,旅社,看看能不能找到死者的相关登记,二组负责调查本市人口数据库,三组负责排查本市的流动人员及最近一周上报的失踪人员叹。。。。。”他轻叹了一口气:“工作量太大,到现在还是一团糊涂。”

陈军知道这其中的难度,他点了点头:“不要着急,排查要做细致。”


幽蓝色的光斑闪烁着迷离,但真相便隐藏在这迷离的背后,己是深夜,己经连续四天四夜没有好好休息的楚可仍是没有丝毫睡意,此是她略带疲倦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蓝色的显示器,里面正重复地播放着案时时段凤凰大街路口的监视视频。

播放,定格,快进,慢放,再回放,楚可不停是重复做着每一个动作,试图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开门声起,陈军走了进了,他慢慢坐在楚可身边,习惯性是掏出烟盒慢慢抖出一支叨上,楚可皱了皱眉头,她知道陈军是太劳累了,现在只有靠香烟中的尼古丁才能保持大脑深处的那一丝清醒。

“陈队,你先去休息一下,等有结果了我就告诉你。”

陈军揉了揉带着一丝血丝的眼眶,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极为惬意地说:“那我就在这躺半个小时。”楚可看了他一眼,起身出去,不一会抱来了一件军大衣,带着一丝幽怨地说:“这么不爱惜自己,外面冷着呢。”

陈军带着一丝感激地接过披上,接着又长长地吸了一口烟:“我感觉这个案子不寻常。”楚可有一丝不解:“那里不寻常?”陈军苦笑了一下:“说不清楚,就是一种感觉吧,我办案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楚可心思缜密,她略略思考了一下就对陈军的困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是因为那颗子弹与08式手枪吧?”陈军一身翻身坐了起来:“你说说,什么人能弄到那把枪。”楚可沉默了一下,咬了咬嘴唇:“08式我见过。”陈军一惊,随即又不屑地一笑:“臭美吧,我都没见过你上那见过。”

楚可白了他一眼:“我见过你没见过的多着呢。”她略略停顿了一下:“我在我哥那里见过,他的佩枪。”陈军猛然一醒,拍了拍脑门:“对对对,我怎么把你哥给忘了。”楚可略略带着一丝紧张:“你瞎想什么呢,我哥可是将级军官。”

陈军沉没了一下,接着笑了笑:“没什么,我在想什么时候让你哥把枪给我也看一下,长下见识,免得有人说我见识浅薄,说什么吃的味精也比我吃的米还多。”楚可狠狠地揪了他一把:“我什么时候说过那句话了。”

“得”陈军作了个投降的手势:“你的九阴白骨抓功力是越来越深厚了。”他直起身来,盯着显示器看了一会,起身慢放,回放,定格,楚可不安是看着他:“你发现什么了。”陈军指向发着蓝光的屏幕:“看见没有,死者一下倒在地上,与我们掌握的情况一样,他右额中弹,可是你注意看下,当时正值下班时间,这一带又是极其繁华的商业地带,人流量极高,屏幕上显示死者的周围都是穿流不息的人群,他的右边也是,如果我是杀手,就算对自己的枪法极有信心,我也绝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对目标下手。”

楚可点点头:“是,弹道极难做到不误伤周围的人,如果是在高处远距离狙击还有可能,但如果是平射,几乎无法做到不误伤其他人。”

陈军摇了摇头:“我仔细看了伤口,子弹不会是从高处射下,是平射。”

楚可怔了一下,猛然盯着显示器:“那凶手极有可能是近距离射击。”她略略停顿了一下,惊疑不定是说:“不可能,如果凶手近距离射击,视频上一定会留下痕迹,那里有四个摄像头从不同角度都能覆盖这一区域,我注意看了每一个分镜头视频,没有发现一丝痕迹。”

陈军手指慢慢地在屏幕上滑动着:“立即让技术科分析人流流量与走向,做出一个三维模拟现场,分析子弹有没有可能穿透人流,如果能,做出一条模拟弹道。”

楚可眼睛一亮:“我这就去。”她低下了头,脸色有些异常:“你要好好休息一下。”

陈军感激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去技术科后也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你也好几天没合眼了。”

楚可转身出门,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雷小光惊喜的笑容:“陈队,出现奇迹了。”陈军一把翻身坐了起来:“发现死者身份了?”雷小光摇了摇头:“不是,刚才凤凰大道派出所来人了,送来了一把枪,说是一名小孩捡到的,经我们技术科鉴定,是08式手枪,而且,里面的子弹少了一发,经弹道检测,这支枪正是杀人的那支。”

陈军起身瞪了他一眼:“为什么不把我叫醒?”雷小光递上一支香烟:“陈队,你都要快有一个星期没好好合过眼了,再说,我想还是等鉴定报告出来了再告诉你,那样也不耽误事。”陈军两眼瞪得大大的望着他:“真是08式手枪。”雷小光一笑:“真是,我们的鉴定部门还会出错啊?”陈军一把拉开房门,留给雷小光一串雷历风行的话:“那我倒要好好见识见识。”


枪身很宽大,显得很厚实,与警方的手枪不同,军方的枪地更强调的是实用性与杀伤力,而这种特种枪支更是十分析具体是体现了它的使用属性,

"0八式,0四年研制.0六年定型.09九年列装.强容量七发.口径7。62毫米.最大射程1000米,有效射程900米,威力大,杀伤力惊人.可以装备专用的瞄准系统,几乎可以作为狙击步枪来使用,目前为止,只装备了军方相关将级军官与相关作战单位"

透过己经密封的塑料袋望去,那支枪支依然透露出一丝威严与神秘,陈军与枪支打交道八年,他所感到枪支是他所常见的杀机与血腥,但绝对不会感受到威严,他一动不动是凝视着袋子中那份若隐若现的威严与神秘,心中的那个疑问又再次爬上大脑。

这支枪的主人是谁?

他又拥有何等威严的身份?


赶到凤凰大街派出所的时候,隔着墙壁就听到了里面的闲聊:“那种枪支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是邪了神了,在大街上竟会有小孩捡到它。“

“可不就是,幸好发现即时,不然不知要捅出多大的乱子。”

陈军敲了敲门:“哥几位都在啊。”

所长老李立即站起身来:“陈队,雷队,我正估摸着,你们该来了。走,上我的办公室谈去。”一把挽起两人的手臂起,一边打着哈哈:“陈队,雷队,你们可真是忙人啊,十年八年难得上我这里来一趟,若不是这案子,老哥不知要到牛年马月才能见到你们一次呢。“

雷小光笑了笑:“老李,看你说得,弄得我们两像明星一样。”老李就杆子就上:“可不是么,在我的眼中,你们就是明星啊。”

到了所长办公室,老李翻出一叠文件:“刚做的笔录,就等着你们来取呢?如果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再叫相关人员来。”陈军接地慢慢打开:“老李,这先不用,等我们看一下再说,嗯。。。。。对了,你们对发现枪支的地方经过堪测没有,有没有发现弹壳之类的。”

老李尴尬地一笑:“你看我这庙小吧事还多,这不还没抽出人手来吧,不过那里我们己经设了封锁警戒线,我正想打电话给你们叫人来呢。”

陈军一把合上文件:“先去那里,这个路上看。”


令陈军与雷小光意想不到的是,发现枪支的地方竟离死者有近七百米距离,由于警方在那里设了警戒线,现场保护还还完整,但陈军作为老刑警第一感觉便是,这里不是开枪现场,原因很简单,距离太远,没有人能在七百米的距离精确地将一枚子弹射进一个人的小脑位置,按照他的判断,这里只能是丢枪现场,绝不会是开枪现场。

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感到震惊,或许,是恐惧,技术部门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弹壳,己经略略变了形的弹壳。

这枚弹壳就像一只巨锤重重地击在陈军的胸口。

这里就是开枪现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