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雪鹰 正文 一(1)

殇蠡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URL] 引子 浩海淼淼.极目望去,没有尽头.一轮如血的落日,正徐徐没入海平线.晕目的余辉.把海水染如鲜血.令人莫名地失落与激动. 一行燕鸥,循着前世或今生的归途.掠过海面.之后归于沉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


引子

浩海淼淼.极目望去,没有尽头.一轮如血的落日,正徐徐没入海平线.晕目的余辉.把海水染如鲜血.令人莫名地失落与激动.

一行燕鸥,循着前世或今生的归途.掠过海面.之后归于沉寂.

沉寂的海面,背后是汹涌的怒流.

百余年来.这里一直是国人无法忘却的伤痕.所记得的只有耻辱与血泪.

一支满载一个民族希望的庞大舰队曾在这里全军覆没,它的名字叫----北洋水师!


正是初春二月,十五艘巨型战舰组成的庞大舰队.划破沉寂的海面,由西致东,徐徐驰去.淡淡地划出十五条白线.一直延伸到海的尽头.

一架垂直起降战机于正中的航母上徐徐升起.喷出火舌.一冲扬云,瞬息之间,消失在业已垂幕的天际.五架反潜直升机.发出震耳的轰鸣.盘旋在舰队的四周.如一群猎犬,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猎物.

航母的舰首伫立着三名军人.于泠风中.如三面不倒的旗.

正中的郝然是一位四星上将.冷黑的帽檐下是一双泠漠如铁的双眼,森然地望着消失在天边的战机.一动不动.

"将军.这里就是当年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的地方."

将军慢慢地闭上了双目,似乎在感觉那一声声穿越时空的呐喊与那一道道至今还依然清晰的血痕:"民族复兴的重任就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肩上,要想有持久的和平,就必须有强大的武力"

"卫星显示,驻日美军的战机己经起飞,可能,不久就会与我们的警戒机发生遭遇."

"第四载击大队全部起飞,用实力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家门."


一 枪

陈军现在心情很复杂,按照常规来说,破了大案,作为刑警队长的他应该高兴才对,但他此时的心中却隐隐感到一种无法言语的痛,自从上车后,同事们一路如释重负般谈笑风声,只有他默默不语。

从警八年,岁月己经把他由一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磨砺成了一名经验丰富,沉着缜秘的职业刑警,他现在己不会像当年一样接到一个大案那么的兴奋与紧张,相反,现在每接到一个大案,他的心不禁就会不自主的颤抖,他知道,每一起大案的背后都注定会流敞太多的鲜血,而这其中,大部分是无辜受害者的血,更可能会是参与破案同事的血,甚至,是他自己的血。

陈军自问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但他现在每次见到那些还散发着热气或己经凝固成深黑色固体的血液心中就会升起一种难以言明的失落,他常常暗地里自叹自己是不是老了,也许老了才会变得如此的多愁善感,他慢慢地掏出一支香烟,然后慢慢地点上,长长地吸了一口,然后又慢慢地自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凝视,默默出神。

照片上的女孩子正值花季,他清楚的记得,当初照片主人的父母把他交到自己手中的那种眼神,很显然,他就是那个曾经幸福现在却己支离破碎家庭的唯一希望,而现在,自己却只能带着这张照片与那名女孩的骨灰去见他们。

他无法面对他们那双几已破碎的目光,如同面对自己的父母目光一样。他虽然抓住了那些禽兽不如的凶手,但又能说明什么呢,一个如花一般的生命就这么去了,从此以后,永无尽头的痛苦将一直伴随那个曾经幸福的家庭。

警察不是神,谁也无法做到尽善尽美,陈军一次又一次地宽慰自己,但当他再次面对这张照片的时候他又一次深深地自责。

或许,我们的动作再快点,她就不会死。


一旁细心的警花楚可注意到了他的神色,她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我们己经尽力了。”陈军抬起头看着四周的同事,脸上又恢复了爽朗的笑容,提高了声音:“哥几个幸苦了,今天我请客,大家好好的休息一下。”

“陈队请客了。”还沉浸于案件中的同事们越发地兴奋起来。“吃什么,去那家。”话音未落,早有人七嘴八舌地抢着回答:“去环城郊区的水云间吧,上次我去过,那儿的狗肉做得特好,风景也可以。”“去,你一粗人,还风景呢,我建议还是去市中广场的大富毫,到那可以宰死陈队。”

“去,还大富毫,你以为你是谁啊,真的想宰死陈队啊,我觉得还是去城外的农家乐好,东西好吃,还挺实惠。”

楚可白了大家一眼:“就知道瞎起哄,你们算算陈队这个月都请了你们多少次了,还想把人家宰死,真是白眼狼。”

后者颇有意味地笑了起来:“哟哟哟,这不是还没过门吧,陈队,这种老婆可不能要啊,过门了能把你给管死。。。。”楚可涨红着小脸,回过身来,狠狠是揪了前者一把:“死猴子,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大家齐声哄笑起来,陈军忍住笑意,摆了摆手:“我看还是去局里的食堂吧,免得什么都堵不上你们的那些臭嘴。”

“别别别,陈队,我从今以后什么也不再说,再说,再说我就真的一辈子找不到老婆。”猴子连忙认错,楚可仍是不依不饶:“晚了,谁叫你这张破嘴不积德,想找老婆,下辈子吧。”

铃声响起,陈军打开手机,那边立即传来副队长雷小光熟悉的声音:“队长,有情况,凤凰大道发生枪击案,立即过来。”

陈军立即又恢复了一个老刑警的冷静从容,放下电话,侧身对司机说:“老马上国道,过环城南路,直接去凤凰大道。”楚可看了他一眼:“发生情况了?”

陈军点点头:“枪案,看来小不了。”他略带一丝欠意地看了大家一眼:“你们看,刚刚累死累活的忙了一个月,还说休息一下呢,叹,谁叫我们是警察,命不好啊。”


凤凰大道地处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区,别的不说,单是这里上规模的超市便有七家,还有四家星级酒店,二十多家夜总会酒巴,等等等等,每日的人流量几乎占这个城市的三分之一,早在几年前,警方便己将这里列为重点安保对象,两百多个路口都安上了即时视频监视器,或许是警方的防范措施十分到位,也或许是现代都市人素质提高的结果,这些年来,这里反而是全市案发率最低的区域,别说是大案,就是一般的小偷小摸在这里也很难遇到。

但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在这里,光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发生了凶案,而且是枪案。


陈军一行人赶到的时候,警方己经封锁了案区现场,好奇而有惊恐的围观者被拦在了警戒线外,但从警方的动作以及来往的警车大家隐隐感到,这不会是一个小案子。

陈军向外围的警察出示了一下征件,随即拉开警戒线挤了进去,迎面一眼就看见额头上隐隐沁出些许汗珠的副队长雷小光。

“什么情况?”陈军看了雷小光一眼,他知道雷小光虽然年轻,却向来处事稳重,而现在从雷小光的脸色上面他隐隐看到了一丝不安。

雷小光擦了擦汗,指向不远处的忙碌的警察:“高局也来了,听说在这里发生枪案,直接惊动了市委,上面打电话来问是怎么回事,陈队,看来这次麻烦了。”陈军拍了拍他的肩头:“怕什么,只要我们办案即时,尽快查出真相,他们还能说我们什么。走,陪我过去看看,看下还能找到什么有用的。”

死者中等个头,一张略显毫气的国字脸,肤色略略偏黑,准确地说是古铜色,身着一身浅灰色的西服,衣服挺直,几乎没有折皱,仅从这一点来说,他应该不是外地来的打工仔或者无业游民,法警陆平与刑警大陶正在进一步的整理现场。

见到陈军到来,陆平站起身来:“不可思议。”陈军一怔:“发现什么了?”陆平摇了摇头:“还没有做尸检,我不敢下结论。”

“没关系,先说说你的第一现场看法。”陈军说。

陆平蹲下身来,翻开死者眼皮:“看见没有,死者的瞳孔还没有扩散,而且,你再看看他的脸部皮肤,无论是血管还是脸部神经都没有丝毫的异常。”陈军是名老刑警,他很快便明白了陆平的意思:“你是说。。。。。。。”

陆平再抬起死者的头部,轻轻拨开死都右额的头发,露出了一个还散发着些许热气的枪伤:“一枪致命,虽然还没有做进一步的尸检,但我几乎可以肯定,子弹一定是射中的小脑正中,不然,他的神经不会不做出发映,他的瞳孔不会还像生前一样。”

陈军不由暗吸一口冷气:“仅这一点来说,凶手的枪法己经超过了我们的狙击手。”他轻轻自陆平手中接过死者的头部,细细地看了片刻:“而且,根据死者伤口的大小判断,凶手用的不是狙击步枪,狙击枪的伤口没有这么大的。”

他站起身来:“还有什么发现没有,死者的身份有没有线索。”雷小光自大陶小手取来一个塑料袋:“没有,在他身上没有发现能证明身份的征件,他指了指袋子:“一个钱包,钱包里没有信用卡,只有两千元现金,还有一只手表。是刚从他手上取下来的。”

“一只手表?我看看。”陈军接过,手表与其说是精美,不如说是大气,略显粗犷的方形外框使得这只手表十分的别致与耐看,但令陈军感到一丝意外的是,大框内还分布着四个小框,小框边上分布着刻度与数据,陈军不是手表专家,但他知道这是一只不多见的军用手表,他看了看手表外表的牌子“CASIO”

“嘿”陈军指了指手表:“还是名牌,这我知道,美军海豹部队专用。”他略略思考了一下,转身交袋子交给楚可:“查明手表是正品还是假货,如果是正品,查明它的出厂日期,进口日期,在中国的代理商经销商是谁,看他们有没有底,如果是假货,查一下内地有能力造到这种水准的厂家有多少家。”

楚可点了点头:“我这就去查。”

主管刑案的局长高长平走了过来:“陈军,你可来了。。。。”他叹了一口气:“吴副市长可是把我一顿臭骂,在这种地方出了枪案,你可得尽快的给我查出来。”陈军笑了笑:“高局,我可是刚从外地赶回来,这不,还没来得及回局里,就直接上这里来了。”高长平拍了拍他的肩头:“知道你幸苦,那起绑架案了结了吧。”

陈军沉默了一下:“人是全部抓住了,但他们撕票了,我正打算回去报告你呢。”高长平点了点头:“我己经接到当地警方给我的报告了,他们是在你们赶到之前撕的票,这不是你们的责任。”

“谢谢高局,”陈军摇了摇头:“这不是责任的问题."高长平细细地看了看他,沉思一下:“你们己经尽力了,我们不是神。好了,我看你也是太累了,不巧又出了这么一个大案子,不然真该让你好好休息一下,这样吧,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到局里开案情分析会。”陈军笑了一下:“高局,我还没那么金贵,案情分析会就今天晚上开。”他停顿了一下,做了个怪相:“时间就是效率,出名的企业都是这样说的。”

高长平不由哈哈一笑。


打发走高长平走后,陈军暗暗松了口气,他轻轻地蹲下身来,这时死者尸体己经搬走,地面上只留下警方所画的戡测线条,雷小光走了过来:“老板,高局都走了,我们是不是收工了。”陈军摇了摇头:“你们先回去吧,警戒线别撤,我还要再看看。”

雷小光摸出一包烟,直接坐在地上,慢慢地抖出两支香烟来,就着盒子递给陈军:“抽一支吧,散散火。”陈军抽出香烟,就着雷小光的火点上,长长地吸了一口:“你说说,什么人会在这人潮人海的大街杀人。”

雷小光回过头来,指了指身后的高楼:“看见没有,四星级大酒店,又指了指前面:毫华夜总会,死在这种地方的人,十有八九非富即贵,而杀他的人,十有八九是黑社会的职业杀手,”

陈军点了点头:“初步迹象显示,凶手很有可能是名出色的狙击手。”雷小光点了点头:“我同意,但我们没有找到弹壳,无法确定弹道与枪支型号。”

陈军出神地望渐己融入落日余辉的街头。良久,沉默不语。

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枚要命的子弹,究竟会自什么地方飞来?

死者是耳部中弹,直穿小脑,从死者的位置大体可以判断出子弹的大体方向,但如果说想确定在那里,那怕是一个有一定范围的区域,那却是谁也不敢轻易下这个结论。

看来,还是要等尸检报告出来,那样才能确定子弹型号,进一确定枪支型号,尔后,才能根据枪支的性能射程作出一个大体的射击区域。

良久,陈军猛然站起身来,狠狠地将烟扔到地上,再用脚狠狠的踏了一下:“走,先回去,看看陆平检测出什么没有。”



打开冰冷的闸门.一股沁人心扉的泠气扑面而来,法医陆平拉开尸体上的白布.淡蓝的灯光下.死者的面容越发冰冷.由于杀手的枪法太准.直接命中小脑.以致于他来不及感觉到肉体的痛苦以及死亡的恐惧.他的表情平静如常.或许他当时正悠然地欣赏着这个城市美丽的风景.是以他脸上还有些许恬淡的笑意.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颗快得让人感觉不到痛苦的子弹正向他飞来.准得令人窒息.

"死亡时间.90到140分钟,.死亡原因.小脑遭受致命性高速弹丸打击.子弹从右耳射入,穿透小脑,当场死亡.身高1.75米,体重56公斤.血型AB型,肤色偏黑.属日照类型.肌肉结实发达.应是常年从室外工作.口齿健全.视觉神经发达.手掌有萤,肩部也有.小腿肌肉比常人远为发达.属运动员类型.体内器官正常,没有发现异样物质,另外,死者骨架高大,应该是北方人.没有任何纹身.年龄界于28到达30岁之间."

陈军静静地听着陆平的汇报.静静地望着死者.

他是谁.为什么来这里.要去那里,又为什么被人杀害.杀他的又是谁.


子弹己经取出,与一般子弹不同的是,弹体显得极为纤细,陈军虽然称不上军械专家,但对弹道学也略有研究,他知道,这一类的弹头破坏力虽然不强,便穿透力却极是惊人,也有超过一般枪支的射程,以致于常常听到这类子弹穿透射击目标还会飞行一段距离的传言。

“子弹是7.62*35毫米,虽然看上去纤细,但直径却等于通用的五四式手枪。”陆平指着伤口:“死亡原因,子弹直接射进小脑部位,以至于死者神经都做不出一丝反应,更别说作出生理上的相应动作,死者身体健康,没有常见的疾病及身本缺陷,通过DNA检测,没有各种遗传性疾病,神经末稍极为发达,说明死者反应极为敏锐,肌肉发达合理,没有多余的赘肉,显示是得到了多年科学的综合性训练。”

“那,你觉得什么人的身份最符合这些特征?”陈军问。

陆平思考了一下:“军警,职业运动员,受过极度训练的狙击手,我分析过我们狙击手的神经与肌肉组织,与他的十分相视。”

陈军慢慢地将弹头放在炽白的手术灯下,凝视半响:“这种弹头很少见,是什么枪支的?”陆平回答:“我不是枪械专家,但我们的枪械鉴定科报告也出来了,我看过,这是08式的专用子弹。”陈军拍了拍他的肩头:“你再仔细查下,我去技术科看看报告。”

从尸检室出来,迎面正碰上大陶,大陶摇了摇手中的纸单:“陈队,刚才技术科的人来过了,子弹检测出来了。”陈军一把抓过,凝神望去,鉴定很简洁:“子弹7.62*25,3%贫铀弹心,08式军用手枪专用弹头。”

陈军眉头一皱,从案发的那刻起,他就隐隐感到这件案子小不了,现在随着枪支子弹的确定,他更加坚信了自己最初的那份直觉,他从警八年了,警用佩枪换了三次,所接触过的各类枪支也不在少数,甚至国内外的不同狙击枪他也亲手试用过许多次,但这08式军用手枪去没有接触过,甚至,听都没有听过,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什么凶手,能弄到这种极为少见的枪支?


回到办公室,技术科的枪械专家小林正在等他,陈军露出一丝苦笑:“你们不来我正打算过去找你呢。”小林递上一叠文件:“陈队,这是08式手枪的一些资料,我是在网上的一起相关网站上找到的。”陈军不由一怔:“你也不熟悉这种枪支?”小林露出一丝无奈:“这是国家保密枪种,就是在我们公安部的数据库里都没有它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只装备了部队相关将官级指挥官以及两支现在还没有公开番号的部队,一般人别说见过它,就是连它的存在也不知道。”

陈军越发地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保密的枪种,竟会有人拿它在凤凰大街上杀人?”

小林沉默了一下:“陈队,从弹头来看,不会出错,08式手枪的专用弹头十分特别,口径与五四式相同,但由于它的气动外形明显优于一般弹头,再加上08式的大推力,它的初速极高,使得它的有效射程达到了900米,这是目前有效射程最大的手枪,而且它含有3%的贫铀,在700米的距离仍可以具有一定的反装甲能力,据相关报道,此枪专门就是为军方的特种部队研发的,使得他们能在一定距离内狙杀轻型装甲目标内的乘员。”


陈军又习题性地点起了一支香烟,与大多数的警察一样,当遇到案性极为复杂的案件的时候,他总会与烟共舞。

有效射程900米,这是一个什么概念,陈军是一名老警察,当年装备警察最广泛的五四式警用手枪有效射程不过是50米,就是现在警方的专业狙击手,能在五百米以内百发百中己经是狙击手中的精英。

当然,凶手不可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射杀目标,但是,这支枪他是怎么弄到的,或者说,凶手到底是什么人?拥有什么的背景?

那么,死者又是什么人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