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建议:起诉“毛泽东亿元稿酬”的造谣者

小早川隆景 收藏 58 3995
导读:《揭开毛泽东“亿元稿费”谣传的真相——访毛主席“管家”吴连登》   编者按:伟人毛泽东离开我们已有三十二个年头了,可中国的“毛泽东热”却持续至今,各种书刊、报纸和网络一直在不断地刊登着毛泽东的故事,阐述着毛泽东的思想,这说明广大干部群众对毛泽东的感情仍然是那么强烈,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没有减弱,甚至在某些方面显得更为强烈!   但是,也有那么一些人,或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如为了扩大报刊杂志的发行量,或别有用心哗众取宠,或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热衷于炒作毛主席的传闻,甚至不惜造谣惑众。如毛主席的稿费问

《揭开毛泽东“亿元稿费”谣传的真相——访毛主席“管家”吴连登》

编者按:伟人毛泽东离开我们已有三十二个年头了,可中国的“毛泽东热”却持续至今,各种书刊、报纸和网络一直在不断地刊登着毛泽东的故事,阐述着毛泽东的思想,这说明广大干部群众对毛泽东的感情仍然是那么强烈,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没有减弱,甚至在某些方面显得更为强烈!

但是,也有那么一些人,或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如为了扩大报刊杂志的发行量,或别有用心哗众取宠,或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热衷于炒作毛主席的传闻,甚至不惜造谣惑众。如毛主席的稿费问题,本来是100多万元,可有些人却编造出种种版本,说什么至少有“几千万元”,还有的报刊怂人听闻地发表以“毛泽东亿万稿酬的争议”、“毛泽东亿万稿酬处置内情”等为题的文章,煞有介事地确认毛主席的稿费是“1.3121亿元人民币”,甚至胡说“文化大革命时期全国不让任何人拿稿费,就毛主席一人拿稿费”!对此,曾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同志纷纷要求有关报刊杂志尊重事实,纠正错误,以正视听!

最近,毛泽东“管家”吴连登特地找到中红网,系统地介绍了毛主席稿费的有关情况。他用无可辩驳的事实澄清了三个问题:一是毛泽东稿费到他老人家逝世时为止的准确数是124万元人民币;二是“文革”中在国内出版的所有“毛著”与举国上下的著作人一样,没有分文稿费;三是毛泽东对待稿费的态度是明确的和一贯的,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人物简介:吴连登,毛泽东主席的生活管理员,陪伴毛泽东度过了最后的12年,人称“毛主席管家”。他是江苏盐城人,1942年生,种过田,务过工,当过服务员。1961年,在颐年堂第一次见到毛泽东。由于紧张,他端的茶竟洒掉了一半,却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1964年,二十二岁的吴连登,被毛泽东要去管生活和家务。吴连登把这看成是自己的使命,尽心尽力地做。毛泽东家里的人,都喜欢这个年龄不大的“小管家”。毛泽东心情好的时候,有时开起玩笑来就没准了。吴连登的家乡是盐城,毛泽东就喊他“咸城人”,因为“盐是咸的嘛”!吴连登的“登”和电灯的“灯”是谐音,毛泽东就说他“是自己身边一盏不灭的灯”。虽然吴连登的年龄比毛主席的女儿李敏和李讷还小,但按毛主席立下的“家规”,她们还得叫吴连登“叔叔”呢!

•毛主席稿费到底是多少?

•到毛主席老人家1976年9月9日逝世为止,他的全部稿费共计为124万元人民币。

中红网:有关毛主席稿费的一些传闻,你们这些曾在毛主席身边工作过的同志也知道了?

吴连登:有关毛主席的事,我们怎么会不知道!?我们听了有些人在造谣污蔑,还有些人在传谣信谣,非常气愤,也非常痛心,哪有这么不顾事实胡编乱造的!所以,我们这些知情者应当出来说话。

有些报刊说什么,“毛主席的稿费高达一亿三千多万元”,这太离谱了!我给毛主席管家的那12年,主要是管他的工资和全家的开销,包括负责每天为他买菜,但他的稿费我没有管过。管他稿费的,是个名叫郑长秋的同志,今年82岁了。他从1952年9月直到1986年离休,一直在中央办公厅专职负责毛主席和中共中央的特别财务,叫“中办特会室”。出纳为老红军战士钟子山,专职保存财务票据。对毛主席稿费的收入、支出及究竟有多少,他们最有发言权。他们非常准确地告诉我,到毛主席1976年9月9日逝世为止,即老人家临终前全部稿费共计为124万元人民币。到1983年底,郑长秋退休前转交下任时,毛主席的全部稿费共计为157万多元。原因是存款利息上调了,稿费比原来多出了33万。

1976年10月2日,汪东兴到毛家湾检查毛主席遗体保护情况,接着又到毛主席著作编委会,接见了编委会的部分同志。当时,汪东兴特意把我叫去,嘱咐道:“毛主席还剩下124多万元稿费,要把这些钱都花在编辑和出版毛选上。”

•毛主席稿费从何而来?

•毛主席的稿件都是他亲自撰写或多次修改的,按国家有关稿酬规定拿稿费完全合情合理,而且有些稿费是外国出版社给的。

中红网:毛泽东稿费的来源是哪里?

吴连登:谈及毛泽东的稿费,离不开毛泽东稿费的来源,即“毛著”的出版发行。最近,我特意问了汪东兴,他向我披露了这样一段史实。1949年,汪东兴随毛泽东、周恩来出访前苏联。在莫斯科,他们发现当地出版的《毛泽东著作》谬误百出,字里行间多有与史实不符之处。从那时起,毛泽东萌生了要好好地集中精力修订自己著作的想法。1951年初,经汪东兴安排,毛泽东从北京来到相对安静的石家庄小住,名义上是休息,实际上是修改“毛著”。毛泽东在石家庄住了两个多月,修改好了《毛泽东选集》第一卷。

汪东兴提供的上述史实至少说明,毛泽东著作不仅绝大多数系本人亲自撰稿,而且在出版前亲自花费心血和精力进行了认真修改。按国家有关稿酬规定拿稿费,完全合情合理、理所当然。

中红网:国际上有些国家给毛主席寄稿费,这是怎么回事?

吴连登:那时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广大的第三世界,翻译出版了很多毛主席著作,经常给毛主席汇稿费过来,因为国际上都是有稿费制度的。对于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国汇来的稿费,毛主席曾让中央办公厅一一退了回去,多数是汪东兴主任经办的。

•毛主席在文革中拿稿费了吗?

•在文革中,出版了毛著数亿册,但毛主席同全国人民一样,没有拿过国内一分钱稿费,因为他最痛恨搞特权。

中红网:网上有文章说,在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国内出版了数亿册毛主席书,这个时期他拿的稿费最多。

吴连登:确实,文化大革命期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等数量相当大,可以说数以亿册计。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毛主席没有拿过国内的一分钱稿费。我曾专门就这个事问过郑长秋,他非常确切地说,文革期间他所在的中办特会室,没有收到过毛主席的任何稿费。也就是说,在文革中,毛主席再版的所有著作,没有接受过任何的稿费。

中红网:有些人一再造谣说,毛主席在文革中拿了多少多少稿费,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吴连登:有人说,在文革中全国都没有稿费了,就毛主席一人还有稿费,好像他在搞特权,以权谋私,拿了亿元稿费,这完全是弥天大谎、胡说八道。毛主席一生最痛恨腐败、反对特权,从来不稿特殊。我举个例子。上世纪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全国吃的东西非常紧张。毛主席跟大家一样,好长时间里,鸡鸭鱼肉统统没有吃过。他每月吃的粮食,那时候也只有18斤粮票。他多次对我们说,我是个普通的市民,一样实行凭票、凭证供应,如布票、棉花票、糖果票、工业卷等。我们要和老百姓一样,不管有什么困难,一起共度难关。文革中既然已经明确取消了稿酬,他不会也不可能一个人搞特权,接受那样天文数字的稿费!他老人家还有一个特点,决不摸钱。就是他的这些钱和粮票,我们比他自己还清楚。

对此,汪东兴曾对我说过:“不要说什么毛主席有‘亿元稿费’,就是100多万,他老人家也觉得太多太多了,为此还曾责怪过我。记得有一次,毛主席就责问我:‘这个稿费,你怎么越搞越多呀?’我说:‘不是我搞多了,是你没有怎么开支,每年又有利息,当然就越来越多了。’大家想想,毛主席连百万稿费都要责怪,还能容许自己有‘超亿元’这一天文数字的稿费吗?”

•毛主席稿费如何管理?

•毛泽东视稿费为党的钱,人民的钱。将稿费放到中办特会室只有他一人。毛泽东在稿费的使用上也是很严格的,每次都要由我们向他老人家写出报告,经他亲自批示同意后,才能从由中办特会室掌管的毛泽东稿费中提出少量费用。

中红网:你刚才谈到,毛主席的稿费是由“中办特会室”管着的,那么是如何具体管理的呢?

吴连登:毛泽东本人对稿费的使用上,是很严格的,每次都要由我向他老人家写出报告,经他亲自批示同意后,才能从由中办特会室掌管的毛泽东稿费中提出少量费用。

就拿我来说,每次遇到毛主席家里的钱不够用时,都要写条子请毛主席特批,才能拿到。这条子怎么写呢?都是这样:“主席,需要从你的稿费中领取多少多少钱,作为家庭生活补贴,请予批示。”写好以后,毛主席看一看,拿起笔来,在上面就批:“同意。毛泽东!”批完后,我才能拿着这个条,到中央特别会计室把钱领回来,作为家庭的补贴之用。

当时,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汪东兴,对毛主席稿费的管理也抓得非常紧,在管理上非常严格。毛主席稿费的每一笔收入和支出,都要直接报汪东兴同志阅示,他也从来没有乱批过一分钱。

中红网:你能举个例子来说明吗?

吴连登:郑长秋曾给我讲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1972年的一天,身着军装的张玉凤坐着华沙轿车,来到中办特会室,说明主席处需要八千元钱,实际上是江青要的,而且都还要新票。郑长秋就对张玉凤说:“我们一道去银行取吧。”

在西单一家工商银行,郑长秋自报家门:“我是中办特会室的财务,名叫郑长秋。”

“郑长秋?噢,知道知道,通过不少电话,中办特会室有这么个人。但从来没有见过面,今天怎么还带着一位年轻的女军人?” 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一面回答,一面心中生疑。

当时是一种什么政治氛围?阶级斗争要天天讲。银行领导觉得情况异常,决定先稳住他俩,便解释道:“我们行现在没有这么多的新票,要到库里去提。请二位稍等。”说着,把他俩请到了客厅里。

接着,一个电话打到了中办政治部查询有关情况,得到“不知道”的回答后,又拨通了汪东兴的秘书孙守明的电话,这才真相大白。而此时,郑长秋和张玉凤已在这家银行被客客气气地“软禁”了两个来小时。可见,当时要取出毛泽东的稿费并非易事。

中红网:毛主席逝世后,稿费是如何处理的?

吴连登:毛主席逝世以后,毛主席的稿费还是放在中办特会室。大概在八十年代,就全部上交国库了。

•毛主席稿费是如何花的?

•毛主席说:“我的东西,包括这个稿费,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来的,是党的稿费、人民的稿费,是做事情来的,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中红网:毛主席在稿费的使用上是什么原则?

吴连登:毛主席一再告诉我们,他参加革命,是为了解放老百姓,是为人民服务。这可以说是毛主席一贯的思想。毛主席曾对我说:“我的东西,包括这个稿费,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来的,是党的稿费、人民的稿费,是做事情来的,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汪东兴曾给我讲起他跟毛泽东有次讨论稿费的事。那天,汪东兴到毛主席那里办事,谈起了稿费问题。

“主席,您的稿费不能总存在中办特会室名下……” 汪东兴说。

“这个稿费是党的稿费,老百姓的稿费。”毛泽东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您的孩子怎么办?”汪东兴问。

“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为人民服务,人民给了他们的一定的待遇和报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毛主席语气坚定地说。

汪东兴说到这里,不无感慨地说:“毛主席就是这样一心一意为人民。他老人家的子女也很争气,也很自觉,从来没有打过毛主席稿费的主意,更没有主动提出索要毛主席的稿费。毛岸青没有,李敏没有,李讷没有,毛远新也没有。”

中红网:毛泽东的稿费具体是怎么个花法?

吴连登:毛主席稿费多数还是用在了公家的事情上。如其中最主要的一种用途,就是用于“还情”当年资助过中国革命的党外民主人士。毛主席每年都给章士钊、王季范各2千元,分上、下半年两次。

还有,远在湖南的毛家亲属而来北京看望毛主席,也是从毛主席的稿费中开支有关的食、住、行和看病等费用,如毛泽连等。按毛主席的要求,我们还不定期地给他老家的亲戚寄点钱,数额非常有限,仅仅是作为解决临时困难之需。再就是主席家里因工资不够的部分,也会从稿费中解决,以贴补家用。毛主席在中南海修游泳池,也花了一些稿费。

中红网:我从李银桥的回忆录上看到,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毛主席为了帮助八三四一部队警卫战士们学习科学文化,指示在中南海内开办学校,让从他的稿费中拿出钱来,给每个战士买了一套课本和笔墨、字典、地图册、作业本等,并以他的名义请来了专职老师,给这些战士教授语文、数学、政治、自然、地理等课程。

吴连登:当年我在中南海工作时,也听说了有这么一回事。其实,毛主席为这些警卫战士买的东西还不止这些。如为了让他们更好地锻炼身体,毛主席曾特意让用他的稿费,在丰泽园里添置了单杠、双杠、哑铃、拉力器、乒乓球台等体育器材,给他们使用。

中红网:听说毛主席的家里人,也用了一些稿费?

吴连登:是的。毛主席每月的工资是404元8毛,江清的工资是243元。他们俩个很开放,早早就实行了AA制,各花各的钱。毛主席说,人民给我的待遇,就是给我的工资,以保证我和家庭的生活。

1972年,经毛主席批示,分别给贺子珍、江青、李敏、李讷各八千元,作为生活补贴之用。当时,贺子珍在301医院住院,郑长秋同志把八千元送给她时,她好感动,感谢毛主席对她的关心,说:“这钱就放在你那里,我需要开支的时候再取。”后来,我几乎每周都去一次301医院,总不见她要买点什么,我就主动给她买了半导体收音机、录音机和录音带。贺子珍在住院期间,共总花了四千元左右,我就将剩下的三千余元送给她。她再三推辞,坚决不要。最后,我只得将这些钱,又放回到毛主席的稿费中。

给李讷的八千元,我当时只给了她三千元,还有五千元我给她存入了工商银行,一是有计划地使用,二是可以增加点利息。毛主席这样给家人和子女们从稿费中提钱,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后来,毛主席又给过江青三万元。

此外,毛主席再也没有给过她们钱。

中红网:听说毛主席还曾用自己的稿费资助过身边的人?

吴连登:是的。当时,在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每个月都发工资,但有时也会遇到生活困难的时候。每到这时,只要毛主席知道了,他总是主动给资助。就拿我来说吧,就资助过两次。

1964年,我刚到毛主席身边工作不久,我家的房子被火烧掉了。后来,我一个朋友也在主席那儿工作,跟毛主席聊天的时候谈起来了,知道了这件事。他就让人装了三百元钱放在一个信封里,送给了我。

后来,我去感谢毛主席,说:“谢谢主席的关心!”

毛主席说:“你有困难,我应该帮助你,我们都是同志嘛!”接着,毛主席又讲:“再说,这个钱也不是我的,是人民的,所以你不要谢我,要谢就谢人民呢!你们年轻人,要集中精力好好学习,向社会学、向书本学。努力学好本领,将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啊!”

后来,我结婚的时候,毛主席又资助了我二百元钱。不要小看了这二百元钱,因为那是领袖送的,那是领袖对我们的关怀。

•毛主席的生活是怎样的?

•毛主席用自己的稿费资助了不少人,可他自己却省了又省,生活十分节约。

中红网:听说毛主席的生活非常节约,你能不能给我们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吴连登:好的。他老人家总是这样,事事处处总是想着别人。比如吃饭,自己吃饱了,可还想着别人有没有饭吃,有没有吃饱。对在他身边工作的人,总是这样非常关心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用稿费资助过不少人。可他自己,却是省了又省。毛主席要求我们,花每一分钱都要算着花。

有好几回,我去找毛主席要钱。他一见我,就笑着问:“你今天来,是不是又跟我要钱来了?”

我就说:“是的,钱又不够用了。”

我接着又说:“主席,请你看看帐吧!”

毛主席说:“把这个家交给你,由你来管我这个家,我放心,我不看。”

毛主席说的让我管这个家、他放心这个话,他跟汪东兴讲过,跟江青也讲过。

我说:“主席,最近家里钱不够用,需要从稿费里支点钱。”

他说:“好吧,你写个条。”

等批完条子,我走的时候,毛主席又嘱咐:“钱还是要省着点用啊!”

毛主席进城以后,没有盖过棉被,盖的都是毛巾被。冬天三床,春秋两条,夏天一条。毛巾被盖久了,老洗它,就有了破损。毛主席就让我们补一补。一补再补,有的补了70多个补钉,还在用。最近,我跟毛主席的警卫员周福民到韶山去,看了从仓库里拿出来的补了又补的毛巾被,我们俩都哭了。

•毛主席的财产或家当到底有多少?

•毛主席没有自己的家当,使用的所有东西都是公家的,每月还要付租金。毛主席不论在在国内银行还是在国外银行,没有一个存折,没有一分钱存款。

中红网:毛主席的财产或者说家当到底有多少?

吴连登:1976年9月,我将毛泽东遗体护送到人民大会堂供人民瞻仰时,在这位老人的身后,除有几套毛式中山服、剩下500多元生活费外(后来这几百元钱也作为文物收藏了),不论在在国内银行还是在国外银行,没有一个存折,也没有一分钱的存款;既没有一套高档服装,没有一件金银珠宝,也没有给子女留下一分钱、一间房、一垅地等任何物质遗产;在这位老人的身后,只有他终生酷爱痴迷的十余万册书籍!只有海内外出版他的著作所付、归中办特会室管理的稿酬120多万;1974年,由上边安排,他的子女每人分到了八千元,其余全部上交国家。这就是领导了近10亿人口、时间长达27年的人民共和国领袖的全部家当!

中红网:毛主席的住房、家具属于谁的?

吴连登:那毛主席他老人家所用的东西全部都是公家的,或者说是国家的,而且毛主席每个月都要付租金。有人可能要问,毛主席每个月都有工资,而且也不低,为什么这个钱还不够花呢?这是因为,他经常抽烟、喝茶、吃饭、请客,每个月还要交房费、水费、电费,冬天家里还要交取暖费,以及家具费。这个家具的范围就大了,包括毛主席睡的床、挂衣服的架子、坐的桌椅板凳、用的地毯,包括厨房里配的冰箱,统统都是公家的,都是需要交钱的,就是租金了。只要毛主席带头交了,中南海就没有一个人不交。

为什么要交家具费?好多人不理解。那个时候,实行的就是什么都是公家的,没有什么东西是私产,就是说“领袖家中无私产”。连一张床、一把椅子,毛主席也没有,都是公家的,都是要收租金的。每个月要交多少钱呢?我至今还记得,每月平均至少是84元多。当然也不一定,因为每个月的水费、电费不一定,用多了或用少了,钱就有多有少吧。有时候用多了,钱不够用了,我就去找毛主席要钱了。

•你如何看待毛泽东“亿元稿费”谣传?

•“毛泽东亿元稿费”谣言在海内外传开后,严重损害了毛泽东的声誉,侵犯了作为中国公民应享有的尊严和权力。毛主席也是人,也应享有人的尊严和权利,绝不能这样任人糟踏!

中红网:你刚才用无可辩驳的事实,澄清了三个问题:一是到毛泽东逝世时为止,他所余稿费的准确数是124万元人民币;二是“文革”中在国内出版的所有“毛著”与举国上下的著作人一样,没有分文稿费;三是毛泽东对待稿费的态度是明确的和一贯的,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请问你如何看待毛泽东“亿元稿费”谣传这件事?

吴连登:“毛泽东亿元稿费”谣言在海内外传开后,严重损害了毛泽东的声誉,侵犯了作为中国公民应享有的尊严和权力。毛主席也是人,也应享有人的尊严和权利,绝对不能这样任人糟踏!

有人提出:对于一贯声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毛泽东来说,一辈子奋斗的结果是把自己变成全国唯一的“亿万富翁”,这是不是他的悲剧?还有人提出:假如“文革”中毛泽东拿的这笔稿费被看作合理收入,那么,就应该给当时全国发表文章却拿不到稿费的所有写作者补发稿酬,否则就是巨大的不公平。更有人提出:如果不给其他写作者补发稿费,却又把那一亿多元看作毛泽东的私产,一种制度和政策怎么能如此明目张胆地制造特权、维护特权?

现在,在上述铁的事实面前,不管谣言变换什么形式和表现手法,都将不攻自破。上面提及的应该理解的种种质疑,也就很容易化解了。

当然,毛泽东既然一贯坚持他名下的稿费是党的、人民的,无疑是他的一种心愿。严格地说,这笔稿费就应该姓公而不是姓毛,不能用来补贴家用和子女生活,接济家乡的亲属,还有江青的花销等。

但是,一个问题往往存在两个方面。毛泽东以人民利益为重,严格要求自己而作以上表述,这是一个方面。然而,作为组织,就不能不考虑到著作人的利益。毕竟毛泽东的绝大多数著作系亲自撰稿、所付出的劳动应得到尊重。有人说,毛泽东的著作不少是由秘书代劳,这能说是事实吗?毛泽东笔耕勤奋是党内外很多人都清楚的。可以肯定,毛泽东的文章即使是由秘书所写,也是非常有限的,是有一定范围的。因为他们的年龄、经历等关系,到毛泽东身边工作只是工作需要,而绝不可能是那些重大军政问题的思考、决定与决策,会由秘书代劳。如长征怎么走,抗日战争三大战役怎么打?又如论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论等著述怎么写?就是秘书想代笔,恐怕难有这份笔力。

还有人分析,对于毛泽东的稿费,可以在组织与个人之间作一合理界定。如四六开、三七开……公私分明,合理合法,也就无懈可击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将稿费用于补贴家用、子女等,于情于理,同样无懈可击。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毛主席将稿费用于补贴家用、子女等开支,这么多年总共加起来也不到十万元,可以说所占比例很小。再者,让一个大国的元首、执政党的主席的收入入不敷出,捉襟见肘,怎么说也不是中华文明古国的荣耀吧。

总之,为了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毛主席他老人家负责,我们必须坚持实事求是,任何时候都要以事实说话。

1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yyq777 在第42楼的发言:
老毛到底有多少稿费有待中央解密,但吴连登的话太多漏洞,吴只是老毛的管家,并不管财务,汪东兴等人为什么要告诉他老毛有多少稿费.还有三年不吃肉更是谎言,你说少吃了我信,但偏偏要扯个三年不吃肉出来,难道那三年中国的动物都死绝了不成.

毛主席说:“我的东西,包括这个稿费,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来的,是党的稿费、人民的稿费,是做事情来的,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这句话吴连登更是自打嘴巴,看看他下面说的稿费用途,不是用于老毛家庭,就是贴补熟人,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吴连登说这些如果不是为了老毛贴金,压根他自......

SB……哥都不想骂你

吴连登当年在主席身边时当然不能随便问随便说,但是现在主席都过世多少年了,已经用不着保密,更何况还有现在某些人的诬蔑,当然可以出来澄清,想反驳他的话,你自己去找汪东兴去,把他的话再贴出来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你那只眼睛看见人家没有用之于民啦?从120多万中,主席家里只用了十来万你就咬死不放啦?看好了原文,剩下的都给国库了!叫你把自己工资百分之九十给国家,你干吗?!

是哪个王八蛋不安好心,造谣诋毁伟大领袖毛主席。敬请网友们把他揪出来,敬请大家多帮帮忙。我要好好看看他的那副嘴脸,看他安得是什么邪恶之心。像这种蒋介石余孽,美帝国主义走狗,真是不得好死。

 以下是引用jxmaxima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文化设施建设 在第31楼的发言:
......

满嘴跑火车的陈贻林


这篇《真相》文中,陈贻林同志引用吴连登等人的采访对关于毛的“亿万稿费”进行了驳斥,但是这里,他犯了些错误,这些错误与笔误无关,而是明显逻辑不清。比如在他的文章《毛泽东最后的管家》(以下简称《管家》)文中,出现一些常识性的低级错误。比如这段:


在这位老人的身后,除有几套毛式中山服外,没有一分钱的存款,没有一套高档服装,没有任何金银珠宝,没有给子女留下任何财产的遗嘱;在这位老人的身后,只有他终生酷爱痴迷的8万多册书籍!只有海外出版他的著作所付、归“中办特会室”管理的稿酬120多万元人民币。


仔细看下,你会发现这段文字中犯有严重的语病。前面刚说过“没有一分钱的存款”,后面就说“120多万元人民币”。瞧这水平,真是够寒碜人的。若真的“没有一分钱的存款”,难道这“120多万元人民币”全是冥币不成?


而且这“没有一分钱的存款”似乎在哪里见,是那么似曾相识。记起来了吧,是关于周总理的联合国降半旗的文章。实际上,那篇文章里的内容也是伪造的,压根没那事。这里抄也抄得不高明,同一段中居然出现这种神经错乱的情况,水平之次,千万别让外国人看到,会有损我国人的形象。


而且这里还有个问题,请重点注意这一句:“只有海外出版他的著作所付、归“中办特会室”管理的稿酬120多万元人民币。”仔细分析一下文意,似乎这120多万人民币全是海外版权费,国内稿费没有一分钱。但是同时对照他的另一篇文章《真相》的话,吴连登否定了这种说法,且看这里:


但是,在国际上还是有稿费制度的,那时的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翻译出版了很多毛主席著作,经常给毛主席汇稿费过来。毛主席对于这些国家汇来的稿费,曾让办公厅汇回去,都是东兴主任经办。


这里,吴连登很清楚地说明,毛把外国寄来的稿费全都退回去了,没有收取一分钱的国外稿费。查下资料,我们会发现,这事吴连登说的倒是事实。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中就有相关记载。即1955年毛《对陆定一关于处理保加利亚文版《毛泽东选集》稿费问题的报告的批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里看来,是陈贻林同志满嘴跑火车,为了想说毛没有在文革期间收取稿费,居然把所有稿费都说成国外稿费,够牛B的!同一篇文章在同一段中犯了这种低级错误,相互诋牾,又在自己写的两篇文章中相互矛盾,一篇否定另一篇的说法,比小学生还差劲的水平居然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有些人可能会说,写前篇文章时,不知道事实真相,后一篇知道了,说明他实事求是。呵呵,既然前一篇文章不知道事实真相的话,他凭什么把自己未经确定的谎言写上去?一篇文章,随便不经确定就撒谎,你说这文章还有什么可信度?至于后一篇文章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实事求是,无非是写后面时,忘记了前面不负责任的话。或者说,后面这篇文章发表后,前面那篇文章已经在网络上流传开来,改也改不掉了。


关于陈贻林同志,其他地方就多说了。比如“主席常常捉襟见肘,入不敷出”、“让一个大国的元首、执政党的主席的收入入不敷出,捉襟见肘,怎么说也不是中华文明古国的荣耀吧”。还怕效果不佳,说了好几次。在全民皆贫的年代,拥有上百万天文数字稿费的老毛日子何时“捉襟见肘”过?真是够悲情的,在《事典》一书中这样说“未经毛泽东同意,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名义动用稿费。”,这笔巨大的存款由你一个人予取予求,他人无权过问,居然还说“捉襟见肘,入不敷出”,老大,你恶心不你?你不怕恶心俺还嫌恶心呢。


“本人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老毛在文革期间领取了稿费,也没有证据证明老毛没有领取稿费。不过,依照判断来看,老毛在文革期间领取稿费的可能性非常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依照判断”就是说作者想怎么吣就怎么吣。狗之咬人,一是为主,一是疯了。


文革期间著作就都不给稿费吗?那份文件规定的?从来没有这样的一个规定.非毛者早把档案翻遍了,都没翻出这样一个规定出来.如此,这个文章就没有一点意思了.跟放P差不多.


某人真会偷换概念啊

1 原文中是“吴连登:那时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广大的第三世界,翻译出版了很多毛主席著作,经常给毛主席汇稿费过来,因为国际上都是有稿费制度的。对于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国汇来的稿费,毛主席曾让中央办公厅一一退了回去,多数是汪东兴主任经办的。”看明白了,是把朝鲜阿尔巴尼亚这些穷国的稿费退了,纯一WT嘴脸!

2 没有一分钱存款还有错?这些稿费是放在国家单位管理下的,能叫“存款”?你把你的钱全放我这儿来吧,不打条子不能用,你跟别人说你在我这里存款了?

53楼 库伦漠北
嘿,好笑人,毛老头上班拿工资,写作是正常工作之一,还要拿稿费???????
你这样亵渎自己的伟人,小心遭雷劈,小心绝后?????????

同意楼主的这个建议:起诉“毛泽东亿元稿酬”的造谣者,如经查属实,坚决法办。



但同时也提议,如果相关人等有意发布不实数据,也当谴责和追究其故意散布虚假消息和隐瞒事实真相。[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此事还需请郑长秋等直接负责同志澄清!或有关部们出面辟谣!财产这个东西非本人或直接保管人不得而知,每个家庭,子女都不知道父母有多少存款,父母也不知道子女的,更别说兄弟姊妹和外人了。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