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充满荆棘与坎坷的婚姻,问苍天,路在何方?

云天侠 收藏 18 1217
导读: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得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记得第一次读到这首词时,似懂非懂时充满了疑问,当生活如实地一幕幕上演时,才发觉,一字一句,都是那么正确。 很多话,在心里埋了很久很久,总想一吐为快,感谢铁血,给了我这个机会。 每当一对对情侣、夫妻从身边的走过,或十指相扣,或相依相偎,身影匆匆而过,虽然我依旧走自己的路,依旧昂首阔步,然内心的羡慕和嫉妒交织在一起,羡慕更多一些吧,常常慨叹自己,感情之路为何走的如此艰辛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得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记得第一次读到这首词时,似懂非懂时充满了疑问,当生活如实地一幕幕上演时,才发觉,一字一句,都是那么正确。

很多话,在心里埋了很久很久,总想一吐为快,感谢铁血,给了我这个机会。

每当一对对情侣、夫妻从身边的走过,或十指相扣,或相依相偎,身影匆匆而过,虽然我依旧走自己的路,依旧昂首阔步,然内心的羡慕和嫉妒交织在一起,羡慕更多一些吧,常常慨叹自己,感情之路为何走的如此艰辛!如今,情为何物,已不知所措。

毕业后来到了上海这个大都市,我和我老婆是亲戚介绍认识的,那时候上班不久,互相在一起的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反正就这样平平淡淡,之间曾因为一些不如意,分开了一段日子,后经亲戚撮合,又走到了一起。那时候,印象中她母亲对我很好,知道我身在外地,生活上对我很照顾,我也很感激,也正是因为这份感激,让我在与老婆恋爱的磕磕碰碰过程中,一直坚持到踏上红地毯。

老婆刚开始在一家私营企业当职员,后来那家企业搬到很远的郊区去了,老婆就重新找了个工作,但是没几个月,就不做了,至今也没有再上班。我曾经反复跟她说,你应该有个职业,挣多少钱不重要,是否全职、兼职、自由职业,都不重要,家里的经济我撑得下去,但是你如果没有职业,就会脱离社会的节拍,哲学上说了,人的固有属性是社会属性,人如果脱离了社会,就脱离了固有属性,会越来越空虚和无聊。这时候,她母亲说话了,“女人没工作有什么啊,现在很多女的没工作”,我也就不再说下去了,只是在私下继续给她灌输,但是她也没听进去。

问题在开始买房的时候暴露的越来越多,我家来自农村,父亲毕生拼搏,家境还算殷实。我还有个弟弟,父亲担子比较重。父亲给了我二十万,也许在别人眼中不算什么,但是在农村,存这些钱真的很不容易,更何况父母在供我和我弟弟读书就花了很多钱。准岳母听到父亲给了我这个数,一脸的不悦,嘟囔了一句,“才给这么一点点”。我没有说话,但从那时候起,我去她家的次数要比以前少一些了,不愿意听到这些话,但也不愿意一旦我冲动了去冲撞她父母。还好那时上海的房价也就现在的三分之一,经过挑选,买了一套49平米的二手房,二室户,感觉也不错,贷了一部分款,每月还款一千多。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岳母开始在我面前说上海都是女人当家,男人挣钱都要交给老婆,男人都要听老婆的之类的话。当时我也觉得无所谓,既然以后是一起过日子,谁管钱,谁管谁,都不重要,只要是一心为家,都不要紧。房子首付全是我家出的,贷款也一直是我一个人在还,但房产证上我写的是我和老婆两个人的名字,那时候我们还没领结婚证,为此我和父亲还争执过,父亲最后还是依了我,考虑到当时我收入不高,将家中所有花销精打细算一遍,再“借”给我十万,否则我的月供,可能就是非常大的一笔数目了,后来母亲告诉我,这些钱,是存着以后养老用的,这时候我想起父亲在我面前多次说过的话,“我们老了绝不会依靠你们,不会给你们带来负担”。

但是,让我难以忍受的事出现了,婚前一个月左右,我父母想来上海来帮我们收拾一下新房,也想跟着我们住几天,老婆特别反感,跟我开始大吵。我不明白为什么,老婆和我父母也就见过几次,没说过多少话,更谈不上有什么矛盾,也许是城乡差别吧,后来我还是忍了,编了些理由,让母亲和弟弟在结婚前两三天先来,父亲在结婚当天才赶来上海,而老婆因为我母亲和我弟弟早来几天,就一直给我冷脸看。结婚后第二天,父亲送弟弟上大学去了,母亲独自回家了,看着他们的身影,一阵酸楚涌上了心头。

婚后第二年,我父母在元旦、五一、十一三个节日,来上海看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之前总能吵架,父母来上海这三次,她每次都回娘家,父亲总是带着我,到她家把她接过来,我赔礼道歉自然少不了。我很纳闷,百思不得其解。看着父母每次开心而来,大包小包背上,却扫兴而归。他们来我这里从不花我的钱,买菜都是他们花钱。内心的天平,已经开始越来越倾斜了。算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互相谦让下吧。随着女儿的诞生,生活似乎开始多了一些快乐,我母亲也来上海帮我带女儿。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次战役爆发。

我平时的收入,除了自己留一些零用,其他都交给我老婆,房贷存折也交给她,并告诉她房贷内每月存的金额比还贷额度多几百,这样放心些,有一次因为有事,身上的钱不够了,想起那房贷的存折算下来,应该有五六千的余额,于是我问我老婆要了,她有点不想给,我急了,拿过来一看,傻眼了,才一千多,再翻看以前的记录,原来她根本不按我说的存,我就问她,那些钱花哪里去了?她也不说,我怒了,“你要有急事花钱可以说,这算什么名堂”?自此,我将存折自己收了,每月给她生活费,其他所有家庭开支我自己打理。从这以后,我明显感觉到岳母对我的态度更是冷淡,我也不怎么去她家了。

2009年的五一节,父母想来上海看看孙女,鉴于前面几次事情,父亲反复问我来了会不会导致什么矛盾,我说不会的,来看看孙女天经地义的嘛。也许是天意吧,我告诉老婆我父母要来的时候,这次老婆倒没什么反感表现,4月30日,因为一点小小的事情,我和老婆争吵了几句,她收拾东西又要回娘家,我当时说了一句,“你给我点面子,要走等我父母来了住上几天再走”。她坚持收拾东西,开门,在门外穿鞋的时候一只手伏在门把手上,我终于忍无可忍,将她的手从门把上甩开,来了一句狮子吼,“滚,滚远点,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随即把门关上,她在外面又闹又叫,我充耳不闻。过了一会儿,估计老婆已经到家,她母亲打电话过来了,数落了我一顿,我都懒得说话,不过,有两句话我这辈子也忘不了,第一:她女儿受的气比她这辈子受的气还要多(她以前经常在我面前说她受了她婆婆多少气);第二:她女儿嫁给我,配我是绰绰有余的,言下之意是我配不上她女儿。父亲晚上到了,看到我老婆又没在,什么都明白了,于是又要我去把老婆请回来,我当时说了一句,“今天包括以后谁都不准去接她回来,如果她超过一个月不回来,那就永远不准回来”!第二天,她发短信跟我说,她考虑好了,要离婚,我回答说,既然已经考虑好了,那就离吧,然后她说按法律这房产要分她一半,我当时冷笑了,内心一些极端想法也开始暴露,忽然想起买房写名字时跟我父亲的那场争吵,笑自己好幼稚。

离,也许是一种解脱,每次吵架,不管是谁的错,她总是立刻跑回娘家,然后是我低着头去赔礼认错,再把她接回来,以至于愈演愈烈。家里什么开支都是我在负担,我老婆以前存的钱,我心里有数,他们家经济条件也算不低于中等吧,岳父在我们结婚的时候给我老婆五万元,她立刻存好,从不拿一分出来。宁可眼睁睁看着我多贷几万,多还一两万的利息,也不愿意帮我一下。在他们观念中,自己的钱是自己的,跟家庭无关,家庭你来负担,上班回家,还要做家务。其实我无法忍受的她对我父母的态度,无法忍受她跟我不是一心为家庭,我父母跟她就见过几次,说过的话数都数的清,不知道她对我父母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成见。

第三天,她又发短信跟我说想好好过,发了一下午的短信,我前思后想,想到我那可爱的女儿,算了,继续过吧。

生活真是折磨人,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隐藏着更大的暗涌。

女儿出生后,在上海办了满月酒,父母想在老家也办场酒席,于是我建议到春节回老家时办,跟老婆也说了一下,她也没表示反对。老婆身体恢复不如意,母亲一直在我身边帮我带女儿,这时候的小孩带起来最累了,又没有母乳吃,每三小时就要喂一次奶,冬天夜里要起来两三次,母亲身体也亏了一截。母亲原来睡在外面小房间(房子是套间)的沙发上,我坚持让她睡我们的卧室,我实在看着不忍心了,睡着沙发还要夜里起来,我跟老婆说我们睡外面的沙发,她嫌小,自己住回娘家去了。

转眼快到过年了,我们打算着老家筹办酒席的事,一个周日的上午,岳父和岳母突然说来看外孙女,岳母说抱着到外面走走,一会抱回来,我家在六楼,于是我问她这样吃得消么?她说没问题,于是她抱着我女儿下楼了,我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到了中午还没回来,基本已经印证我的想法。我打电话过去,是她母亲接的,说计划有变,她们计划把我女儿留在那边带。现在想起来,当时我也失去理智了,因为当时的感觉是自己最心爱的一件东西被人抢走了,当即就在电话里开始发火,质问她什么意思?然后挂了电话就疯狂地跑到她家门口,岳父上班去了,她们两个龟缩在里面,就是不开门,她母亲要把我关在门外也就算了,我气的是连她也这么做。我拿出手机,准备找人砸门,这时候,女儿的哭声传来,我的手停止了动作。转而给岳父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定好晚上回来时面谈解决。

现在看来,我觉得这件事情,我老婆她母亲早有预谋,她以为我们把女儿带回老家就不带回来了,这些想法在以后的日子里逐渐得到证实,真是可笑,女儿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不论是法律上还是伦理上,没有人能单独占有子女。

晚上基本谈妥了,女儿暂时放他们家,我也懒得跟他们理论什么了,谈个结果就行,秀才遇到兵就讲不了道理,我老婆独自在隔壁房间,既然她不想见我,我也没必要见她。我也想通了,女儿对他们来说一样是亲人,就算他们对我有多少成见,不可能去伤害我女儿。不过我万万没料到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连我要去看女儿的要求都不答应,吃了闭门羹后,我绝望了,血气方刚的年龄,冲动的意念涌上了心头,这要感谢我的朋友,在跟一位铁杆哥们酒后吐真言之后,道出了内心的过激想法,被他制止了,他从各方面劝说我,我当时答应暂时冷静,以后的日子,我将心比心,女儿在我心中的分量,和我在我父母心中的分量,是一样的,如果我过早的离开了,我父母会多伤心,反过来,我也是个不负责任的儿子,再者,他们还不配我以这样的代价来交换。

在那段一个人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很多,以前的镜头在脑海中一幕幕地放电影,离吧,没什么的,女儿真的要怨我,也是应该的,她懂事后,我会向她道歉,她父亲是个不合格、不负责任的父亲,如果她不愿意原谅我,我也只能认了。就这样吧,按法律条文,分居两年,请求法院宣判就是了,至于财产,无所谓的,对于年龄还没过30的男人来说,重要的不是手头有多少钱,而是将来赚钱的能力有多大。

婚姻过程跟购物差不多,一定要货比三家,精挑细选,宁缺毋滥,否则,有,比没有,更痛苦。我原本性格的缺陷终于暴露,挑选事物的随意性,在婚姻上犯下了严重错误。婚姻中,没有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只能说,这个结合错了。比如AB结合很合适,CD结合也很合适,但是AC、BD等结合就不一定合适,生活习惯、性格、价值观等等,相似的性格好过互补的性格,门当户对最好。

当我独自生活日趋平静时,今年3月份,岳父打来一个电话,叫我去他家看看老婆,说她身体很差,都快起不了床了,我听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也就几个月的事,人怎么会变成那样。晚上我过去了,见到女儿,女儿对我很陌生了,我只能把泪咽下去,看到我老婆的时候,我吓了一跳,问她现在体重多少,她说才60多斤。整个人已经跟骷髅差不多,我当时觉得心头那个痛,她父亲说她整天胡思乱想,她母亲在旁边开始说我这里好那里好,有这么好的老公干嘛胡思乱想呢?我听着觉得很恶心,于是我建议和老婆单独呆了一会。老婆开始哭泣,开始为以前的事跟我道歉,我选择了沉默,我没那么大的肚量,很多事情不可能说原谅就原谅,但是也不想去伤她,没有意思。接下来的周末,我会抽空去看她,她说她下一步可能要住院,我点点头,那就住吧,恢复的快些。

我把自己手头的钱算了算,估计还有个六七千的余额,接下来考虑把烟戒了,这样每月又可以省出几百块,说实话,在上海这么几年,手头都没存几个钱,真是惭愧。不过这样算下来应该能勉强应付了,再找朋友借一些就可以了。

那一天,是周六,我在她床前,我正想跟她谈我筹钱的事,也好让她安心。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凑巧,没等我开口,她父母过来了,意思是这次准备去住院,要花不少钱,直接问我要钱。我当时心里那个滋味,到现在想起来都是五味俱全,刹那间,内心所有想法全部改变,我冷冷的说,我没钱,还欠着那么多房贷。她母亲说,“你单位应该可以解决一些吧,或者找朋友借一些啊”。我内心那个冰凉,彻底无语,我继续冰冷回应,“现在单位也不会解决,我更不可能再去借钱”。“不可能”,我重复了一句。经历了短暂的尴尬后,我站起身,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笑自己好傻好天真,我再怎么做,他们都会认为我是应该的,都认为是天经地义的。老婆变成这个样子,我自然也有责任,但是,更多的责任应该在她母亲身上吧。我没见过这样嫁女儿的,女儿跟女婿吵架,不分青红皂白,让女儿赶快回家,保护好,每次都是如此,老婆也因此有恃无恐,反正有后台。如果他们不提钱的事,我还在为后续的医药费发愁,现在好了,不用了,不用**心了,因为操了那份心,也没人领情,说白了,不值得。人,有时候,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也许还是要努力拼搏,去奋斗一下,但是,不值得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去付诸实施。

女儿他们也带不动了,其实刚开始他们就带不动,请了个阿姨带的,那时候还来问我要钱,被我拒绝了。现在我把女儿送到老家父母身边,父母喜欢的很,记得父亲等在门口,看到女儿第一眼的眼神,激动和兴奋难以形容。

我住回了公司宿舍,只有在这里还能跟同事在一起找到欢乐,不乏师父的关爱和哥们的关心,家,在上海没有家,只有那一间房子而已。

原本计划离婚的念头又打消了,不管怎么样,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她在医院的时候,周末我就早早起来,在厨房间忙乎半天,给她做一些喜欢的小菜,赶车送往医院。有时候,她会说,“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给我做菜了”,我笑着说,“怎么会,我还要为你做一辈子呢”,看得出来,她很开心。我知道,我话里带了一些违心的成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习惯了说谎。

跟老婆认识五年多了,看看这五年,不堪回首,我们的结合是一个错误。这几年,对父母忽略了太多,现在我已在尽力弥补对父母的欠缺,看着可爱的女儿,觉得好愧疚。单身的日子过了半年多了,婚姻已死,然又不可丢弃,不知道我还能在道德的路上坚持多久,我,该走向何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