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五十一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6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956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敌人的子弹如同飞蝗样地在我们的耳边飞啸而过,我们所有人都在竭力地奔逃着,没有人顾及到这些了。我们这是在赌命,因为划过头顶上的那怪啸远要比这些胡乱飞舞的流弹还要致命。

我不顾一切的奔跑着,我看着夜空中那一团团闪动的荧光陨落时所形成的光晕,不由得一阵恶心。我这才发现,原来在奔逃的过程中,我不经意地居然拉下了头盔卡座上的夜视仪,难怪我看什么东西都绿幽幽的。开着夜视仪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可以看清脚下的道路,而不用去担心自己会被绊倒,或是走错路。跑在前面的战士们和我一样,都是头也不回,他们的头盔上的猫眼带上的荧光点在夜视仪的绿色视野中泛出诡异的亮白。

忽然之间,背后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推搡感,我知道这是炮弹的冲击波,我忽然愕然了下,为什么我没有听到那撕心裂肺的爆炸?就在我一愣神的工夫,我整个人就一个趔趄样的前扑出去。妈的,122毫米火箭弹爆炸所形成的冲击距离居然这么远,草草算来,我们也跑了百来米了。当我整个人摔翻在泥浆中的时候,我居然还在计算着炮弹的杀伤半径。

L形的交通壕帮我们削减掉了不少炮弹气浪所形成的冲击力。不过就算是这样,大规模的炮火覆盖还是挺吓人的,当那些炮弹爆炸时所形成的冲击波如同一堵无形之墙样的碾压过来,当这肉眼几乎很难看清的冲击波如同石子落入水面所形成的涟漪样扩冲出来,当我们所在的交通壕中的那及膝的泥水在这看不见的气墙冲涌下,泛出涨潮样的波浪时,当气浪裹挟着硝烟、碎泥沿着交通壕直冲过来,将我们淹没在呛人的火药味中的时候,我真的害怕了,我感到恐惧了。

“大家都还好吧!”我爬起身来,询问着战士们。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浑身上下都觉得难受,我不知道我的战士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还活着!”挣扎着爬起来的钟飞班长率先回答了我。这家伙满脸都是泥污,若不是借着火光,仔细辨认了一番,我都快是差点认不出他来了。

“还好”……“我还在!”……战士们陆陆续续的回答了我,只是还没有听到冷欣班长的声音。就在我开始担心着的时候,小刘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了,“林班长中弹了。”

什么,我本能地一惊,心脏骤然收缩的一下让我整个人觉得心里都快是堵得慌了,就像是有什么塞住我的嗓子眼似的,自己觉得难以呼吸了。

我连忙上前去拨开围在林班长周围的战士,只见火光映射下的林深河班长的脸色都惨然无色了。看着我担心的样子,林班长强挤一丝笑容,他宽慰我说道“没什么,子弹没打穿避弹衣。”

看着这家伙的样子,我有些哭笑不得,看样子是在刚刚被炮弹气浪给掀翻之前,一颗流弹打中了转身而看的他,不过我军装备的“防御者”单兵避弹衣显然成了生命的守护神,子弹并没有能够打穿这种出色的避弹衣,不过子弹在强大的动能作用力下,所形成的冲击力还是够让林深河受的了,金属弹头虽然因为碰上了陶瓷插片而变形,甚至都没有能够击穿避弹衣的凯芙拉层,但动能却在撞击的同时从子弹头上传递到了避弹衣上。任何一种避弹衣也只能防止子弹侵入人体却并不能够阻挡动能。我估摸着林深河至少断了根肋骨,而胸前肌肉估计也是乌青了一片。

“确定没事儿?”我再次询问了这个家伙。他是我最出色的班长之一,我不想他有事儿。

“没事儿,估计也就断了根肋骨,扶我起来。”这家伙倒是对自己的伤情有认识,尽管他满不在乎的样子,但他试图自己爬起身来的时候,还是吃痛了下,以至于不得不要求身旁的战士帮他一把。

我有些心疼这家伙现在的模样,于是在战士们将他扶站起来的时候,我低声嘱咐了战士们几句,要求他们扶着林班长后撤。

“排长,你胳膊怎么样了!”趁着暂时可以喘口气的时候,冷班长过来低声对我问道,刚刚这番忙碌,战士们几乎没注意到我挂彩了。

“嘶!”我龇牙倒抽了口冷气,冷欣这一问,反而勾起了我胳膊上的疼痛感,“没什么!”我不想这个时候再引起战士们的不安。“告诉战士们,抓紧时间后退,我们还没有安全。”我冷声对冷班长说道。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冷班长看了眼转过交通壕去的战士们,低声对我说道。

我犹豫了下,还是撕开了草草包裹了下的绷带。泥水的浸泡加上血污已经让这条绷带显得脏兮兮的了。伤口处已经稍稍结痂、血迹、皮肤组织液和绷带粘在一起,撕开绷带的那霎那间,我疼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操,搞的老子好像新兵蛋子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哭鼻子呢。真是丢人。我胡思乱想着。冷班长脱下自己的雨衣,盖住了我的胳膊,将自己也顺便遮在其内,这样手电的灯光就不会被敌人所发现。

“排长,情况可不好。”冷班长熄灭了手电,从雨衣下探出头来。“伤口被污水泡过了,有些浮肿发胀了。伤口处已经泛白了。”冷班长接着说道。

我估计也是伤口开始有炎症了,因为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所传来的胀痛感,那是从伤口蔓延传递过来的疼痛,那种满胀感甚至使得我几乎抬不起胳膊来。想也不要想,我都知道是因为污水浸泡的原因,伤口开始发炎了。

“排长,待会儿到了后方阵地,你还是去卫生队那边处理下伤口吧,免得胳膊废了。”冷班长给我的胳膊撒上了点抗生素药粉,又用新的绷带给我包扎了下。

这个时候,钟飞班长从前面折返过来,看到这番模样,钟班长有些吃惊和担心,“排长受伤了?”钟班长问道“没事儿吧,排长。”

“没事儿,没事儿。”稍稍动了下胳膊,我有些满不在乎的说道,其实这个时候整个胳膊都胀痛得很,我几乎是强挤出的笑容。

钟班长有些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冷欣,有些责怪样的对冷班长说道“排长挂彩了,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跟我们说说,要不是我这会儿回头来看看你们两个怎么还不上来,都还不知道这事儿。”

冷班长尴尬样的笑了笑,没有回答钟飞班长的这番责怪。而我则赶忙上来打哈哈,“这不是没什么大碍嘛,再说了,现在排里面情况不好,林深河班长也受伤了,怎么能够让战士们再担心呢?”

“我好歹也是个班长,排长,你这受伤的大事儿都不跟我说说。”钟飞班长对我的这番满不在意显得很不满。

我生怕再出什么幺蛾子,连忙说到:“行了,行了,待会儿下去后,我就去卫生队一趟,那个钟班长,走吧,别让战士们担心了。”

当我们转身离去的时候,整个战场现在已经是一片火光了,敌人以为他们攻占了我们的阵地,殊不知那只是我们有意放弃的一线阵地。当他们跳入战壕的那霎那,埋设的地雷开始此起彼伏的爆炸,气浪、硝烟、碎泥土混杂在一起直冲而起,破片、钢珠劈头盖脸地扫向那些印尼人,将他们炸翻在地。有些倒地的伤者很不幸地触发了第二枚甚至第三枚地雷,气浪直接将这些倒霉家伙的尸体给高高掀起。

一时间,整个战壕内到处都是接连的爆炸和一阵阵瘆人的惨叫,哀嚎声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骂声,印尼人显然没有料到是这样一幕。那些沿着交通壕想要追寻我们之后而来的印尼兵则在触动了几枚感应式定向雷,被裹挟着碎泥的气浪给掀翻一片、炸倒十余人之后便是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留在原地。

战壕内的情况如此这样,战壕外的情景更糟糕。我124师炮兵群的那些122毫米四十联装火箭炮及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连续向以一线战壕为基准线的炮击目标倾泻了大批炮弹。如流星雨样划破天空的火箭弹、如陨星样坠落的155毫米榴弹,还有那些105毫米牵引式轻型榴弹炮发射的炮弹,各种各样的弹药在从地面到树梢高度的各层纷纷爆炸。杀爆弹轰然而下,炸起成片的血雾;空爆弹轰然在敌人的头顶炸开,倾覆下来的破片几乎让敌人找不到躲避的死角;杀爆燃烧弹在炸开的同时,无数纷飞的纵火球四下飞舞,所到之处无不是一片浓烟烈火;子母弹爆炸的同时,所释放的致命金属弹球到处蹦跳着。

如此炙热的炮火几乎染红了整个夜空,从乌云中露出半张脸的月亮也仿佛不忍看到地面上的这一幕似的,悄然的将自己躲到密云之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