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8.html


京城


一座府宅与皇宫遥遥相对,呈南北呼应之势,占地极为宽广,怕有数十亩之多,远远望去,红瓦高墙,亭台楼阁,气势十分的雄伟。能与之媲美的,大概就只有皇宫了。


门前悬挂着两个巨幅灯笼,高大的朱漆大门上扣着一对紫金环,上书一块金光灿灿的牌匾——诚王府


“咣咣咣”几声急促的敲门声惊动了刚刚睡醒的门丁。


“来了来了!”门丁忙跑来开门一看,一个风尘仆仆的大汉立在外面,石阶下还倒着一匹口吐白沫的骏马。


门丁赶紧探出半个身子在门外左右看看,待确定四下再无其他人后,马上一闪身把大汉让了进去。


那人也不说话,对府中甚为熟悉,当下一路穿长廊过亭台直往厅房行去。


大厅中檀木桌椅,大红地毯。玉砌雕栏,装饰的富丽堂皇。


厅内人数不少,早已摆满了美酒佳肴,数十个美貌的侍女伺候一旁,仿佛这帮人在商量什么事情或是等待什么人物,一夜未曾睡觉一般。


只见此时一个门外的带刀侍卫疾步走进厅中,来到一个长眉阔目,体格雄伟,神色雍容的中年男子面前悄悄耳语了几句。这中年男子虎目一扫,大手一挥,所有的侍女便即刻躬身退了下去。


“传他进来!”中年男子开口道


不一会儿,先前敲门的大汉来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一边抱拳下跪一边道:“属下参见王爷!”


“起来说话”那被称作王爷之人悠悠道:“山东白莲教,现下如何了啊?”


见那大汉左右望望,似顾忌有外人在场,不敢禀报,王爷又道:“但说无妨!”


“回王爷,山东白莲教被那叫做林三之人所破,所有人众均被剿灭唯独没有探得圣母下落!”那大汉话一说完又顿了一下,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讲述一样。


王爷看得眉头一皱,道:“还有何事,一并说完。”


“是,属下探得消息回禀之时,在途中驿站换马,听闻线报说是小王爷派往江南一带寻宝的东瀛武士田下龟次郎等一干人,在杭州金陵莫名消失。据说当日有人看到他们是在秦淮河边被一伙儿人给绑架上船了,至于去向却无人知晓,属下已派手下前去打探,相信马上便有消息来了。”那汉子恭声道


“哦?有这等事情?”王爷奇道:“在杭州金陵失踪,那应该是在金陵有制作香水,油锅洗手,火烧铜钱等许多故事地林三故乡吧。赵武,你需细查一番,看看这次是否又是林三所为。呵呵!这个林三端得是个妙人啊!”


“属下遵命!”


被称作赵武之人当即领命下去了。


“王爷,这个唤作林三之人能轻易毁我白莲,尚若连寻宝密探也是为他所擒的话,我们是不是……”坐在一旁的一个谋士模样的人此时进言半句话后,手中比了一个刀砍的形状。


王爷此时并不答话,缓缓把身子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上双目,右手手指慢慢敲打了几下座椅的扶手后,道:“不必了。先有江南事败,可以说完全是因这林三而起,劫财萧家,便是被他破坏,江浙商会也是毁于他手中,如今这白莲教更是他亲手所灭,我们的江南粮仓被这林三毁灭殆尽。只怕前面派往紫家灭门,百余人却离奇无一生还,八成这林三也脱不了干系。可越是如此,越说明了眼前之人是个大大的人才,若能收服笼络,获他助力,纵是失了江南,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王爷高见,属下齐跃受益菲浅!只是前面力捧白莲教,无暇顾及林三,真真也便宜了这小子。”谋士拍马道:“王爷不愧为当世之雄,有胸襟,有气魄,为成大事,不拘小节,当得起‘圣君’二字!”


“王爷殿下”齐跃话音刚落,就听一个生硬的声音一个词一个词念道:“本将军等小王爷殿下不回,但刚刚听到想知道的消息。我弟弟田下龟次郎率众寻宝,却遭人绑架。听王爷殿下的意思,如果他被那个叫做林三的人所害,王爷殿下就不管了吗?”


“非也,龟太郎将军不必着急。”王爷睁眼微微一笑道:“凡是来大华协助我力登皇位之人,本王都视为上宾,出了事情怎会不管呢?现在已经叫我心腹爱将去探明令贤弟的下落,稍有消息,本王定会立刻派出训练地死士前去相救,你看可好?!”


“你们地死士,非常地不行。如果有了消息,还要派出我们地忍者,越多地越好,才能保证我弟弟的安全,你地,明白?”


“明白,一切按龟太郎将军的意思去做就是了。”王爷微笑着应道,眼里却闪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