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三章 新兵连(下) 7、午夜探望

老海豹 收藏 2 6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跌跌撞撞地回到宿舍,罗连长头晕目眩,无数的金星花蝶一样绕着她旋旋转转。她恨透了孙富加,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担任新兵连指导员,简直是我军政治工作的极大嘲讽。她更气恨林红生这个混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昨天还奖励他,夸赞他,想不到今天一杆子捅破了天大的篓子。 她口干舌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跌跌撞撞地回到宿舍,罗连长头晕目眩,无数的金星花蝶一样绕着她旋旋转转。她恨透了孙富加,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担任新兵连指导员,简直是我军政治工作的极大嘲讽。她更气恨林红生这个混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昨天还奖励他,夸赞他,想不到今天一杆子捅破了天大的篓子。

她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倒水喝,不想脚下趔趄,嘭地一声,铁壳暖瓶被踢翻了,开水流了一地。她扔掉水杯,颓然倒在靠椅上,心里还在痛恨红生——白长了一副人模狗样的尊容,枉读了那么多狗屁小说,貌似孔子圣人,其实白痴一个。尽管是为了我不被辱骂,你才跟叶方文打架。但怎么能拿自己的前程和生命冒险呢?虽然叶方文有错在先,你应该向我汇报,怎么能动手打架呢?我是连长,有什么事情不能摆平的?现在,你把人打成了重伤,躺在医院生死未卜,一切糟糕透了!孙富加肯定将情况报告到基地司令部,事件的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我一个芝麻大的临时新兵连长,已经无法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她愤怒了,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像锐器碰撞一样,发出残酷的令人颤动的声音。随后,她双手发疯地撕扯自己的头发,低吼,林红生,你妈的混蛋,混蛋,混蛋……

夜深了,外面开始刮风,窗棂外的树叶吹得嗖嗖直响。风从门缝里钻进来,头顶上的灯泡摇曳不停,灯光变得扑朔迷离。她倒在靠椅上,浑身发冷,双手抱屈在胸前,牙齿格格地颤动。她把大衣披起来,开始向一百公里外的422医院打电话。摇了很久,电话总算接通了。

副连长报告,叶方文失血过多,仍然昏迷不醒。

有生命危险吗?

抢救四个多小时了,还未脱离危险。

像晴天霹雳,她的眼前昏天黑地。林红生啊林红生,你这该死的东西,万一叶方文醒不来,死在医院,这回你可是闯大祸了!她愁肠寸断,更加伤感,这是一种绝望中的伤感。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叶方文千万不能死,如果这家伙真的两眼一闭去了,一切将难以收拾。她恐惧了,越想越怕,止不住潸然泪下。

多年来,除了章大海,她没有为别人流过一次泪。也许,舰队司令员的女儿,是不该品尝眼泪滋味的。今天,在这个更深夜籁的春夜,她受不了内心的惧怕和哀愁,为了林红生,这个恨不得立马杀了他的混蛋失声痛哭,泪流满面。气愤、恼怒、悔恨……她把所有能够想到的恶毒诅咒,一古脑儿撒在他身上。

伏在写字台上,她嚎啕大哭。

北风带着尖厉的呼啸,越过楼顶,越刮越烈,房间内更加冰冷了。冻僵了的罗连长又想到了红生。他关押在营区边缘的一间破房子里,那是陆军饲养场的杂物仓库,原部队调防后,仓库的窗户玻璃被人砸碎了,里面的物件也被洗劫一空。天这么冷,风这么大,在那阴暗荒芜的地方,他会不会被冻坏?

她从床上抱起毛毯,拿起手电朝楼下走去。到了大榕树下,她犹豫了,整整彷徨了十几分钟,心中泛过阵阵踟蹰,不知道是否应该去那个地方。今晚的支委会上,孙指导员所谓的揭发,已经让她够尴尬了。倘若明天再被人提出来,她半夜三更前来探望关禁闭的红生,她又如何自圆其说?手电关闭了,世界隐藏在黑暗中。胆怯了吗?畏惧了吗?一个女人心中喊出这样声音,本身就是对现实的挑战,对自身懦弱的蔑视。她是连长,一支拥有几百号人马的堂堂指挥官,她凭什么惧怕?!她打开手电,让光亮驱散眼前的黑暗,心中豁然充满了沸腾,一种坚强的力量。

站岗哨兵穿厚厚的棉大衣,枪顶上刺刀明晃晃的,看到罗连长,慌忙立正,敬礼。

禁闭房那扇年久日深的粗糙大门,吱嘎打开,一股刺鼻的,类似于谷物霉烂的味道迎面涌来,几乎让她窒息,这是那些见不得阳光的地方特有的污浊。灯光阴霭,她沿着冰冷的墙壁往前走,脚下磕磕碰碰的,是些霉烂的草框和杂物。在最里面的一间石屋,红生像一只烤焦的海虾,倦曲在墙角的黑暗中。冷风从打碎的窗户中刮进来,吹拂水兵帽上的飘带。他正在酣睡,很沉很沉,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她将毛毯轻轻盖在他身上,蹲在他身边,鼻子有些酸,差点儿要哭出来。她太伤心了,当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接到部队,想不到弄成这样子,她实在不想看到这一切。

——嗨,连长!是红生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在午夜冰冷的库房内显得空洞。

原来他在假寐!她两眼一阵酸热,浑身颤动,终于爆发了,对这个天底下最可恶、最无耻、最不要脸的家伙狠踢了一脚,破口大骂,你真是个混蛋!

红生一动不动,眼睛也不睁,任凭她发泄。她又踢他一脚,口中还在骂不停,让你睡,让你睡,明天我让你滚回里下河去,你继续给我睡。

红生说,艰难时刻,男人应该具有钢铁般的毅志。

混蛋!混蛋!!混蛋——她歇斯底里大吼大叫,好像不是对地上睡着的这个人,而是对着双乳山下的黑暗怒吼。

回到宿舍,她躺在床上翻天覆地,无法成眠,内心散乱得像一地的碎片。三个月来,在这个貌似威风凛凛,充满刺激的新兵连长位置上,她临渊履薄,时刻处在紧张焦虑之中,生怕出现半点庇漏。但她还是失败了,在新兵连即将收队的时候败下阵来。事实上,这里已成一汪泥谭,她深深陷入,无法自拔。一切都是当初始料不及的。也许她根本就不是这块料,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女兵都能胜任新兵连长的,无论你有多聪明,多么才华横溢。

外面又刮起猛烈的风,树枝持续撞击着窗口玻璃,这样的声音对于辗转不眠的女人来说,是一种绝望。她翻身起床,像笼中的动物一样在房内撞来撞去。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