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三章 新兵连(下) 6、紧急支委会

老海豹 收藏 0 1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新兵连会议室,紧急支委会。 还没到照明时间,会议室破例没开灯,有些阴暗。出席会议的支委会成员有新兵连指导员、党支部书记孙富加,连长兼党支部副书记罗小月,以及几个任支委的连排干部。二排长李学军不是支委,因会议内容与其有关,被应邀出席。 孙指导员点燃香烟,阴沉着脸,额头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新兵连会议室,紧急支委会。

还没到照明时间,会议室破例没开灯,有些阴暗。出席会议的支委会成员有新兵连指导员、党支部书记孙富加,连长兼党支部副书记罗小月,以及几个任支委的连排干部。二排长李学军不是支委,因会议内容与其有关,被应邀出席。

孙指导员点燃香烟,阴沉着脸,额头上的赘生物不断地跳动。支部会是根据他的提议紧急召开的,他想在新兵连解散之前,给目中无人的罗连长来一次凶狠的报复,让她一辈子铭记基层连队除了连长之外,还有一个和她平起平坐的政治主官。虽然新兵连训练工作出色,得到基地首长的好评,但在解散前夕,连出几起大事,罗小月作为连长,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干系。今天,他要最后一次履行新兵连党支部书记职责,给她一记沉重的教训。

他宣布,会议主题有两项:一、讨论对新战士林红生的处理决定;二、追查林红生严重违犯纪律的错误根源。他要求大家踊跃发言,然后将讨论结果形成书面材料,上报基地有关部门,作为上级处理林红生的依据。他连喷几口烟雾,扫视众人,等待大家发言。

罗连长首先发言,沉痛地说,新兵林红生严重违犯纪律,作为连长,我应当负领导责任。因为我平时把工作中心放在训练上,从而疏忽了新战士的思想教育,造成了严重后果。我决定向全连大会作深刻的思想检查,同时,向基地党委作出书面检查。对于林红生的处理问题,她认为,林红生作为一名新战士,打伤老班长,错误是十分严重的,根据纪律条令,可酌情给予行政处分。考虑到林红生参军不久,年轻幼稚,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应以加强教育为主。

事情发生在二排,负责二排工作的副指导员主动要求向全连作检查。但轮到二排长李学军发言时,不和谐的声音出来了,说出来的话也酸溜溜的,俺们军事干部,是干实事的,不懂得耍嘴皮子,更不会摇笔杆子,理论水平差,凡事说不出道道,不如请孙指导员代表全连,向基地写份检查算了。

还有两个支委跟着付和,说行啊,孙指导员理论水平高,就请他代劳一下,写份检查交给基地司令部,就算完了。

其它几个支委一声不吭,会议刚开始就陷入了僵局。孙指导员坐不住了,打破沉闷说,林红生目无纪律,目无军法,我们应该向基地司令部建议:开除他的军籍,押送回原籍。

罗连长说,林红生的错误固然严重,但是,组织上不以任何教育形式做好思想工作,让其痛改前非,而是随便开除一名战士的军籍,这不符合我军思想政治工作原则。

副指导员说,目前,叶方文还躺在医院,伤情不明。如果我们头脑子发热,走了极端,真的把林红生给开除了,明天发现叶方文就是一点轻微伤,这样的决定是不是过头了?所以说,现在讨论开除林红生还为期过早。

一排长说,叶方文是事件的始作俑者,如果他不辱骂连首长,不动手在先,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惨痛结果。作为一名老班长,光天化日之下辱骂连首长,挑发事端,同样应该受到纪律处分。

李排长建议,俺们不妨将处理意见先放一放,等几天新兵连收队了,人走楼空,我们把林红生交给老连队,他们爱咋处理与俺们没关系。

于巧巧也趋炎附势说,我不同意开除林红生。如果要处理,给一个警告处分比较合适。

其它几名支委纷纷表态,不同意开除林红生军籍。

大势所趋,孙指导员心浮气躁,一股劲儿抽烟,浓烈的烟雾和会议室内的气氛一样令人窒息。他清清嗓子,又将矛头指向罗连长。他说,我认为,林红生事件不是孤立的,与我们平时工作严重失误有关。我查看了林红生的档案,发现他入伍时根本没有政审材料,也没有入伍登记表。可想而知,一个身份可疑,来历不明的人混入了革命部队,怎么可能不出问题呢?

支委们面面相觑,七嘴八舌说,怎么可能呢?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孙指导员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罗连长把他那点险恶看得透彻。她把林红生入伍时的特殊情况,向大家作了必要的说明,然后向孙指导员建议,如果你对此还有疑惑,请向原海军驻华东六省一市征兵指挥部和基地英政委了解,林红生入伍,是经过集体研究决定的,不是我罗小月一个人的意见。

几天前,英伯生由基地政治部主任升任基地政委。

想不到这个平平常常的女人,关键时刻竟然把基地最高首长抬出来了。孙指导员怔了怔,脑膜中急速搜寻有关她的一切信号,结果无一所获。笑话!要他跟三棒子取证,无疑是车六进四,保马将军,最后要他的命。人到山前,马到河边,孙指导员无路可走,看来只有豁出去了。他说,我向大家公布,今年元月21日上午,在水东湾海边,罗连长和新兵林红生单独在一起,边走边聊,有说有笑,异常亲热。

罗连长的头皮麻了一下,本想解释,还是强忍着,坚韧不拔地忍着。心想。跟这种恬不知耻的男人,没必要浪费太多的唾沫。

副指导员哑然失笑,这有什么奇怪的呢,连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准则,提倡连首长和战士之间开展实时交流的嘛。

于巧巧嗤之以鼻,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哪天不跟新战士打交道呢?

李排长说,看样子,指导员在办公室学政治太刻苦了,忘记了和新战士打成一片啊,工作方式要改一改了。

孙指导员脸色铁青,咬牙切齿说,当天上午十点四十一分,罗连长和林红生在海边的一块礁石下,俩人亲密拥抱,时间长达三十七秒。试问,这也是连队思想政治工作准则规定的吗?

无疑石破天惊,室内气氛骤然凝重起来。这时,来电了,头顶上的日光灯煌煌然亮了。会议室烟雾弥漫,一片死寂,众人惊讶的目光凝聚到罗连长身上。

罗连长面若灰烬,像被人抽干了血,和平日判若两人。

于巧巧站起来,责问孙指导员,你有证据吗?这种事可不能胡说八道。如果你信口雌黄,污蔑他人,是要负责任的。

孙指导员并不理会她,而是瞄着哑口无言的罗连长,幸灾乐祸地说,我和叶方文班长亲眼所见,现在,我当面和你对证。

罗连长忍无可忍,站起来对孙指导员鄙夷地冷笑,说,你身为连队指导员,竟然把同志之间的关爱,歪曲得如此龌龊,真是无耻之极!说罢,她失望地摇摇头,夺门而出。

不管真相如何,孙指导员此时这样做,实际上选择了一条孤立自己的道路。李排长说,林红生只有十九岁,是罗连长接来的兵,打死俺也不会相信,连长和新兵之间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真他妈的无聊,白洋淀上的芦花还在脑门上没打扫干净,竟然学会了血口喷人。

于巧巧愤然而起,点着孙指导员说,元旦会餐你喝高了,还拉我的手,想吃我的豆腐,想起来都让人恶心。如果我把你说的那些下流话公布于众,大家会发现,你这个指导员,其实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孙指导员额上的那颗鲜明的肉痣,顿时增大了许多,脸也涨成了猪肝色,语无伦次道,我——你们……血口喷人!

于巧巧面不改色,步步逼近,要我公布吗,你有这个胆量没有?

会场彻底乱了套,众支委纷纷离身,会议不欢而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