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七十章 移祸江东(1)

beifanggulang 收藏 4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955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从日本警察署出来之后,刘代民带着这三个中国游民来到了日本浪人井上木三郎的住处。

井上木三郎看了看这三个人,对刘代民一挥手,刘代民知趣地退了出去。

井上木三郎问了问三个人的名字,点了点头,分别给三个人100块钱,然后一招手,早就等候在门口的佐滕走了进来。

井上木三郎叽哩哇啦地对着佐滕说了几句日本话,佐滕一个劲地点头,然后带着这三个中国人来到了日本附属地内的一家由日本人开的澡堂子。

这三个中国人一个叫吴贵文,一个叫张生才,另一个叫陈大明,这三个人被刘代民从日本人的警署里保了出来,听刘代民说,日本人需要三个临时巡道工,工资还挺高的,刘代民把这个好差事给了这三个人,把他们乐坏了,这年头,谁不想多挣点钱呢?

此刻见日本浪人佐滕把他们带到了日本人开的澡堂子里,洗了澡,以给他们换上了新衣服,又供吃又供住的,这三个人乐得都找不着北了。

但是就一点,没有井上木三郎的命令不许他们三个出门,这让他们三个很不自在。

吴贵文道:“这是什么规矩?咋还不让出门呢?”

张生才笑着道:“我说老吴啊,是不是好吃好喝给你烧的?不让咱出去更好!每天还发工资,这好事上哪去找啊?是不是,大明?”

陈大明看了看门口站着的两个日本浪人,他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不踏实,听了张生才的话,陈大明连忙应道:“算了,别想那么多了,这么多好吃好喝的,别浪费了!来,咱们喝酒!”

这三个人里面,平时就数这个陈大明的心眼多,那两个人见陈大明都没把这当成一回事,他们也就放开胆子大吃大喝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三个人倒头便睡。


奉天宪兵司令部里,宪兵司令齐恩铭焦急地来回踱着步子,不时地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

前几天,齐恩铭接到了宪兵巡逻队的报告:在京奉铁路和南满铁路交叉处,日本守备队在那里拉上了警戒线,好象在构筑什么工事,并且严禁中国人靠近。

齐恩铭想到过几天张作霖将要从北平返回奉天,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日本人在那里戒严,莫非日本人想对大帅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吗?他马上和奉天守备司令部取得了联系,奉天守备司令派人去了解了一下,日本关东军守备大队的东宫铁南大尉的答复是:他们接到可靠情报,中国南方来的便衣队想在这里搞破坏,所以日本守备队在此加强戒备。

齐恩铭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日本人是别有用心,所以他已经给北平的张作霖发了一个电报,把这里的情况向张作霖的警卫部队作了详细的通报,他希望能够引起张作霖的重视,并将返奉的路程与时间作一下适当的调整。

可是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北平方面还没有回电,这让齐恩铭心急如焚。

时针指向1928年6月3日夜里10点,按照当初定下的行程,张作霖一行即将从北平动身,登上返回奉天的专列,齐恩铭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职责所在让他如芒在背,可又无计可施,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齐恩铭下令所有的宪兵部队进入备战状态,以防不测,同时他也让奉天警备司令部作好了战斗准备。

安排好这一切,齐恩铭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命令他的司机备车,他将和奉天的一些军政要员一同赶往奉天车站迎接安国军大元帅张作霖。

漆黑的夜色中,一列由二十节车厢组成的专列飞驰在一望无际的满洲平原上。

安国军大元帅张作霖坐在中部的第十节车厢里,这节车厢是慈禧曾经用过的花车,经过改造,车体呈蓝色,人称“蓝钢车”。

“蓝钢车”内部设施先进,不仅豪华而且舒适,各种生活、办公设施完备,其奢华的程度甚至不输于位于北平的元帅府。

出发前三天,张作霖接到了齐恩铭的电报,但是他却并没往心里去,因为在他的身边还有几名日籍高级顾问,他不相信,日本人会不顾及这几个日籍顾问的死活,只要这几个日籍顾问在他的身边,就不会有事。

就在他即将从帅府出发,乘车赶往北平火车站之前,他的警卫营长急急火火地给他送来一封从奉天帅府发来的电报,发报人是谭海,电报上说,张铁鸥他们在长白山一带发现了一伙日本特务的活动,并且这些日本特务似乎想对大帅不利,请大帅早作提防。

张作霖想了想,他觉得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便命令他的五个姨太太和其他一些无关紧要的官员乘第一组军列先行,他和六姨太马月清等一些重要的军政要员乘第二组军列出发。

同时他命令手下最精锐的部队在京奉铁路的北平至沈阳的路段进行了警戒,他不相信日本人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对他下手。

军列开出北平站之后,一直到山海关,这一路上也没什么事,张作霖的心也稍稍放下了一些。

此刻,他的身边坐着几名政府官员,几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就张罗打麻将消磨时间。

一些全副武装的警卫荷枪实弹,全神贯注地盯着车厢内外的动静。

再有三、四个小时,军列就到奉天了。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前面将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在等着他们。


凌晨1点多的时候,陈大明等三个人被佐滕叫了起来,看着满满一桌子好酒好菜,陈大明、吴贵文和张生才懵懵懂懂地坐到椅子上,佐滕皮笑肉不笑地亲自作陪,并且频频地举杯向三人敬酒。

陈大明等三人受宠若惊,几天来,他们享受着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今天见佐滕亲自相陪,只得随着佐滕的一次次举杯,将自己杯里的酒一饮机而尽。

这顿饭在三个人的迷迷糊糊的状态下结束了,三个人酒足饭饱,打着酒嗝。

这时佐滕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他拿着三套南满铁路职工的工作服走了进来,把三件衣服放在三个人的面前,说道:“你们的把这件衣服的换上,跟我走,今天晚上你们的就是南满铁路的正式职工了!希望你们三个好好的干活!好了,你们的快点把衣服换上,我的在外面等着你们的!”

陈大明这三个人一直以来就在南满铁路上作小工,他们做梦都想成为南满铁路的正式工人,那样的话每个月都可以拿到固定的工资,虽然工资不高,但是总算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比干临时工强了不知多少倍,现在这天大的好事突然降临到他们的头上,这三个人都乐坏了,尤其是吴贵文和张生才,他们两个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老婆孩子一大帮,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靠他们在铁路上干小工挣得那点微不足道的薪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好事,吴贵文和张生才都乐得合不拢嘴,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换上了。

陈大朋却没有动弹,他也很希望有一份固定的工作,虽然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他也要生活,他还想娶个媳妇,没有钱谁会跟他呢?

现在看着眼前这套崭新的工装,陈大明的心里却隐隐地感到了不安,他不知道这个日本人安的什么心,以前他也曾和车站管事的说起过这事,可那个管事的却根本没理他这个茬,今天他们却上赶着把这个机会给了他们,这其中的原因陈大明百思不得其解。

见陈大明还在那里发愣,吴贵文和张生才都说道:“大明,你干啥呢?怎么不换衣服啊?你不想要这份工作吗?”

陈大明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真的相信这个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吴贵文和张生才互相看了一眼,说道:“咦,你这是咋的啦?不就是一份工作吗?有了这个稳定的工作,就不用每天为了挣那几个大子儿东跑西颠的了,这不是好事吗?”

张生才也道:“就是啊,大明,你不是前怕狼后怕虎的人啊,今天咋这样了呢?哦,我知道了,你这是乐昏头了!算了,别想那么多了,快点把衣服换上吧!”

陈大明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就怕是咱们没有这个命啊!”

这时,佐滕推门走了进来,见陈大明还没有换衣服,佐滕催促道:“你的,还不快快地把衣服换上?快快地!”

陈大明没办法,只好把衣服换上,跟着佐滕走了出去。

佐滕带着陈大明等三人在夜色里急匆匆地走着。

陈大明一边走一边察看着周围的环境,越看越感到心时不踏实。

他发现佐滕把他们带到了南满铁路桥附近,前面不远的地方是个日本人的哨所,有几个手持步枪的日本兵站在门口,他们手里的步枪上,锋利的剌刀闪着慑人的寒光。

日本哨兵听到脚步声,高声地说了一句日本话,手里的枪一齐对准了他们。

佐滕连忙跑到跟前低声对那几个日本兵说了几句什么,日本哨兵就把他们放过去了。

佐滕带着他们三个来到岗楼里,佐滕对陈大明等三个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的等一会儿,我的去找你们的工头,让他给你们安排干活,不要乱跑,那些士兵会杀了你们的!”说着佐滕快步地走了。

陈大明看了看吴贵文和张生才,见他们两个满脸喜色,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看了看旁边的那几个日本兵,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他又看了看这个哨所,想起了一个主意,他走到外面,东瞅瞅西望望,一个日本哨兵见了,冲他举起了手里的枪,陈大明在南满铁路上干了好几年了,简单的日本话人也听得懂,也会说,于是他说道:“我要上厕所的干活!”边说边作了一个解手的动作,那个日本兵向那边一指:“那里的!”

陈大明连忙点头哈腰地道了一声谢,向那个厕所跑去。

这个时候,佐滕领着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了回来,佐滕把手向哨所里一指,那个军官一挥手,他身后跟着的那几个日本就藏在了门外的黑影里。

那个军官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岗楼,对里面的吴贵文和张生才说道:“你们的,跟我来!”

吴贵文看了看张生才,张生才看了看吴贵文,两个人这才发现陈大明已经不在屋里了,吴贵文说道:“大明呢?”

张生才笑了笑,道:“这小子可能早就跟那个日本人走了,你还找他?没准他已经干上活儿了,走吧!”

吴贵文还想说什么,那个日本军官催促道:“快快地!出去!”

吴贵文和张生才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迎面看见了几把寒光闪闪的剌刀,两个人一愣,刚要说话,那个日本军官一挥手,那几把剌刀就向他们剌了过来。

张生才和吴贵文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刚想说什么,闪着寒光的剌刀已经扎进了他们的身体,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可怜这两个幻想着有了稳定的工作,可以养家糊口的中国老百姓,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做了枉死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