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六十九章 替罪羊

beifanggulang 收藏 3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955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井上木三郎坐在榻榻米上,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刚才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里,那个河本大作跟他说的那些话。

河本大作的身份,井上木三郎多少也知道一点,这个狂妄的家伙倚仗他的家族和皇室的关系,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里得到司令官村冈长太郎的纵容,如果不是看他年纪太轻缺乏经验,日本军部可能早就重用他了,这一次河本大作负责针对张作霖的行动,这也是对他的一种历练,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只要这一次河本的计划能够实现,将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张作霖从他们的视线中清除出去,那就是首功一件,日后定能飞黄腾达青云直上。

河本大作找井上木三郎的目的很明确,让他找三个中国的游民,然后让他把这三个中国游民送到南满铁路三洞桥附近的扳道房。

井上木三郎对中国人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不明白河本大作的意思,但是这涉及到一些军事机密,他也不敢多问,只好按照河本的指令行事。

不一会儿,日本浪人佐滕带着一个中国人走进了井上木三郎的房间。

见到这个中国人,井上木三郎马上喜上眉梢,连忙招呼这个中国人坐了下来。

井上认识这个人,他叫刘代民,以前是东北王张作霖的部队长,由于刘代民部队里的军医官用私藏的大烟给张学良治伤,被张作霖知道了,那个军医官被张作霖枪毙了,而刘代民却因为失查之罪,被张作霖痛骂一顿,并且撤了他部队长的职务。

刘代民觉得张作霖太不够意思,跟了他这么多年,什么也没落下,反倒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撤了自己的职,一气之下,跑到了日本人聚居的地区。

张作霖得知刘代民当了逃兵,气得他大发雷霆,本想将刘代民抓回来枪毙,后来一想,这个刘代民真是冤枉,撤了他的职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将来有机会肯定会让他官复原职的,可他如今已经跑到了日本人聚居的地方,想让他回来也不可能了,还是算了吧。后来张作霖带着部队进了关,他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忘了,有人可没忘,甚至会记一辈子,这个人就是刘代民。

刘代民恨透了张作霖,可恨归恨,他也不敢对张作霖动什么念头,毕竟张作霖是安国军大元帅,而他刘代民现在不过是个在日本人地盘上混饭吃的游民而已。

在日本人的地面上混得久了,刘代民也和那些日本浪人混熟了,当然也得到了那些日本人的关照,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填饱肚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个井上木三郎对刘代民的事也知道一点,所以对他也表示很同情。

今天晚上,刘代民正躺在被窝里睡觉,日本浪人佐滕找到了他的住处,刘代民一听井上木三郎找他,就知道这个井上木三郎又有好活给他了,所以他二话没说,爬起来跟着佐滕来到了井上木三郎的住处。

井上木三郎一边给刘代民倒酒,一边说道:“刘,你想发财吗?”

刘代民端起酒杯,道:“发财谁不想啊?谁会和钱结仇啊!井上先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井上木三郎放下酒杯,道:“刘,现在就有个发财的机会,怕你干不了,你要是想干的话,我给你出个主意,好不好?”

刘代民一愣,道:“井上先生,你不是在逗我玩儿呢吧?我手下的人什么样的活儿干不了啊?你说说看,不管我干了干不了,我给你找人。”

井上木三郎哈哈笑道:“是这样的,我在南满铁路上班的好朋友,今天他来找我,说他负责的三洞桥扳道房缺三个巡道工,你知道的,三洞桥那里和你们中国的京奉铁路交叉,我们日本的守备中队经常在那里发现一些想破坏铁路的人在活动,为了安全,铁路部门才让多加巡道人员,这是我从他们内部搞到的消息,我知道你手下有的是人,这样,我给你两万块钱,你把人找到以后,先带他们去洗个澡,收拾得利索一点,然后听我的消息,估计这两天就要上班,你的明白?”

刘代民点了点头,道:“多谢井上先生的关照!我们是不会忘了你对我们的好处的!”

井上摆了摆手,道:“都是好朋友嘛!不要太客气,这是两千块钱,你先拿去用着,你的要和那三个人说明白,这个工作的薪水是别的路段的两倍,因为这个路段的重要,你的明白?”

刘代民见到了钱,立刻眉开眼笑,乐颠颠地走了。

井上木三郎和佐滕望着刘代民走出了富士会馆,佐滕有些担心地说道:“井上君,这个刘代民可靠吗?”

井上笑了笑,道:“你放心,他根本不会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等他知道的时候,就一切都晚了!来,咱们喝酒!”

此时的北平车站,一列从天津开过来的客车停靠在站台上。

车门打开了,一个西装革履、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从车厢里走了下来。

站台上有两个跟班打扮的人连忙迎上前来,一个从这个公子哥手里接过了皮箱,另一个打开了停靠在一旁的小汽车的车门,那个公子哥的眼睛向身后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钻进了小汽车。

小汽车“嘀嘀”鸣了两声,从车站的专用通道驶出了北平车站。

一个旅客羡慕地说道:“咦,这是谁家的公子哥啊!这么大的气派!”

旁边一个人道:“这还用说吗,看他那架势,非富即贵!你我这辈子是过不上这种日子了!”

那个人笑道:“你做梦去吧!就这日子,你再过三辈子也过不上啊!”


小汽车里,一个跟班的问道:“小……公子,咱们先去哪里啊?”

那个富家公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先送我回家!”

那个跟班的连忙说道:“送公子回家!”

“是!”司机答应一声,在前面的路口拐了一个弯,一路狂奔,当汽车停下来的时候,这个富家公子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公寓门前。

富家公子手提皮箱进了公寓,过了半个小时,从公寓里走出一个花枝招展,姿容艳丽的妙龄女郎。

那两个跟班和那个司机似乎早就司空见惯了,只是把车门打开,那个妙龄女郎坐进了车子,说了句:“去帅府!”

十几分钟以后,一辆豪华的小轿车停在了北平安国军大元帅府门前,一位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下了车,轻扭腰肢来到帅府卫兵的面前,低声对卫兵说了几句话,那个卫兵不敢怠慢,连忙跑进帅府通报去了。

不一会儿,负责保护帅府女眷的两名女侍卫官走了出来,仔细盘问了一番,又对这个女子进行了仔细的搜查,确认没有什么危险,这才带着那个女郎进了帅府。

那两个跟班的面面相觑,帅府的警卫果然不同一般,看看门口几个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卫兵,他们都知道,也就是他们小姐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才不会怯场,要是换成他们,恐怕早就吓得尿裤子了。

两个人看了半晌,指挥司机把车开到了一旁,三个人坐在车里耐心地等着,他们知道,小姐进到帅府,没有个把小时,她是出不来的。


一直到太阳偏西的时候,那个艳丽的妙龄女郎才从帅府里走了出来,送他的人,居然是张作霖最近才娶的六姨太马月清。

六姨太拉着这位小姐的手,眼泪汪汪地说道:“妹妹呀!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才能再见面啊!”

那个小姐也哭了,哭得昏天黑地,最后还是帅府里那两个女侍卫上前才把这两个依依不舍的姐妹分开。

坐进车里之后,年轻的女郎一抹眼中的泪水,轻轻地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杀气。

那两个跟班一见到她的神情,就知道事情已经办成了。

女郎眼中的寒气渐渐消失,她转头看了看这两个跟班的,笑道:“你们别紧张,现在我们就回家。”

年轻的女郎进了公寓大门,轻移脚步上了楼,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她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确认很安全之后,她走了进去,随后把门关上了。

这个公寓是她刚刚租下来的,虽然楼下有她那几个最得力的随从,但是多年的经验与她所从事的工作要求她不能有半点疏忽,否则将会给她招来灭顶之灾。

而这个时候,把自己关在屋里的女郎已经从壁炉后面取出了一台发报机。

“货物将于6月3日出发,请注意接货时间。川岛。”滴滴哒哒的声音中,一封意义深远的电报已经发了出去。


刘代民回到住处,和衣躺在床铺上,眼望着天花板,愣愣地出神。刚才和井上的谈话,让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他还说不出来,直觉告诉他,这事并不象井上说得那么简单,而他手下这些干零工的,也都拖家带口的,千万别坑了人家,可是井上给他开的价码又实在是诱惑人,怎么办呢?

猛然间,他想起了日本警察署前两天抓了三个在南满铁路站台上抽大烟的搬运工,对,就找他们干这个事得了,巡道员这个活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上,这三个人肯定能干!大不了给日本警察署的警察们一点钱,好,就这样了!

第二天,刘代民跑到了日本警察署,交了一些钱,从看守所里领出了三个人,他们本是在车站里干零活的搬运工,因为在站台上抽烟,被日本警察盯上了,那几个警察过来一问,发现他们抽的居然是大烟,这还了得,劈哩啪啦一顿揍,然后就把他们带到警察署去了。

刘代民和那个日本警察署的署长混得挺熟,一大早,刘代民就跑到了警察署长的办公室,把这三个人领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