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23章 银州初探(1)

3岁就很尜 收藏 4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URL] (十四) 傍晚时分,太阳已经西下,晚霞渐渐洒满天际。 蜿蜒千里的长江,江水滔滔,拍岸声声,卷起千层“雪”。 又恢复了书生打扮的胡欣,背着包袱,漫步在江边的堤道上,宛如准备进京赶考的莘莘学子。 江边,柳树成荫,一条条绿油油的柳枝垂于水中,柳条在微风的吹动下,不停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十四)


傍晚时分,太阳已经西下,晚霞渐渐洒满天际。

蜿蜒千里的长江,江水滔滔,拍岸声声,卷起千层“雪”。

又恢复了书生打扮的胡欣,背着包袱,漫步在江边的堤道上,宛如准备进京赶考的莘莘学子。

江边,柳树成荫,一条条绿油油的柳枝垂于水中,柳条在微风的吹动下,不停地左右摇拽。就像一群无忧无虑的孩子,在江边戏水、玩乐一样。

夜幕降临,站在江边石头上的胡欣,远眺着滚滚东去的滔滔江水,若有所思。


清晨,朝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犹如一团粗粗的、红红的大火球。

仍然书生打扮的胡欣,缓缓地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额头上又冒出了淋淋汗珠,他不停的用衣袖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远处,是一座初具规模的府城——鄂中银州城隐约可见。

胡欣举目远眺:这是中原地区一个规模比较大、建设比较完整,市面比较繁华的州府。整个城区街面密布,市井洁净,人口约有十四、五万之多。

走进银州城,一片繁荣景象呈现在他的眼前:街市商号如林,店铺连绵起伏。街面人潮如鲫,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其实,在六年前,这里也是一个比较贫瘠的地方。

以往的历任银州知府,只知搜刮民脂,从来不替老百姓办事谋福,相继把银州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群情激愤,民意汹涌,曾经多少次出现过官逼民反、百姓抗暴的可怕境况。

朝廷多次派官来银州,许多候任者均予以推诿,不愿意来这个鬼地方到任。

其缘由:不但捞不着什么油水,还可能因为引发民变,而被朝廷革职拿问。弄不好,甚至可能被暴民要了小命,或者被朝廷杀了头,多不划算!

无奈之下,朝廷只好从西南地区调派民孚众望、深受老百姓爱戴的县太爷上官清风,来此出任知府。

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自从上官清风来到银州以后,不到两年功夫,居然民情大变:庄稼收成好了,老百姓有吃的了,民心安静了,也就不造反了。

尤其是上官清风上任之后,大胆实行鼓励农商,扶持经济的政策,使得州府市民日渐丰盈,市面上开始繁荣起来了。


胡欣悠闲自得地行走到街道上。他看到,在街面上,各种商铺一家挨一家,铺面上满目琳琅,物丰市望。

一排水果摊上,依次摆满了桃子、李子、黄杏等水果,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正在挑选桃子,一个个放在秤盘里,摊主稳稳的提着秤杆,正准备过秤。

路边的油炸摊子,一位中年男子正在忙碌着。油锅里正在炸着湘鄂一带的特产名点——米粉糍粑,油锅架上已经放着几个金黄金黄的熟糍粑。

一个扎着一条独辫子的小男孩,举起小手,将一枚铜钱交给中年男子。然后,从油锅架上拿起一个炸好的糍粑,飞快跑开了。

中年男子关切而又大声地招呼着:“娃子!糍粑热,别烫着了!”

街道两旁,人流川溪,叫卖声此起彼伏。

“卖菜喽,好新鲜的青菜!”

“卖桃子喽,很甜、很甜的水蜜桃!”

漫步在街道上胡欣,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想:这一切,确实是上官清风的功劳。这一切,主要应该归功于这位勤政爱民的青天大老爷。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万民敬仰的青天,却无端遇害,自己创造出来的繁荣盛世成果,自己却无缘享受,不能不使人感到万分的遗憾!他走了!一位深深爱着天下老百姓的好官走了!一个为千万百姓带来了幸福、并深受千万百姓爱戴的青天大老爷走了!这是人世间的损失!更是银州几万老百姓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而享受这些丰硕成果的,却是那些只知搜刮民脂的王八蛋。

他很想问一问,老天爷为什么如此的不公?但老天爷是从来不会给出你答案的,这也是一种深深的无奈。


这是一个简陋的算命摊子:一张桌子,两条长凳,一副行头,一个幌子,就是他的基本摆设。

桌子后面,一位年过六旬、满脸皱纹的老年术士正在不停的吆喝:“前知两千年,后知五百年,测吉凶,算姻缘,看前程,铁嘴走天下,说不准分文不取,说准了纹银一钱,金字招牌,诚信为本!”

胡欣缓缓地走向算命摊子,在摊前的一把条椅上坐下。然后,热情地向算命老者打起了招呼:“老先生好!”

算命先生急忙点点头,热情地回应道:“这位书生好!请问这位书生,你是让老朽测前程呢?还是算姻缘?”

胡欣微微一笑:“在下既不问仕途,也不测婚姻,只想请先生为在下算一算年庚。因为在下一时糊涂,似乎把自己的年庚也遗忘了。”

胡欣言语似乎怪异,甚至让人感到有些糊涂,摊前围观的男女老少人群一听,开始均是大惑不解,纷纷对着胡欣进行指点。

然后,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但胡欣对此一点也不在乎。其实,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要是别人都把他当傻子,那才好呢!

算命先生看起来象个老江湖。他不急不恼,微笑着说:“书生真乃性情之人!既不问仕途,也不测婚姻,只想算算年庚,老朽实乃生平所见,实在是有趣极了!不过,老朽既然匪号‘铁嘴’,绝对可使书生满意。凡间问吉凶、测姻缘,均为伸左手,公子爷要测年庚嘛,那就只好请公子爷伸出右手了。这就叫做所谓的‘特例’,或者称之为什么‘别例’吧!公子爷以为老朽所说对否?”

胡欣似乎一惊,久久凝视着算命先生那张饱经风霜的老脸,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没想到,这位看起来不起眼的江湖术士,还是如此的老道!胡欣问得怪异,老先生的回答更是怪异,不但很容易就应对了胡欣的古怪问题,还非常自然的把场面接了下来。

常言道:人老成精,妖老成神,这话一点都不错!

胡欣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恭维地说:“老先生真是见多识广,实在让小生佩服。既然老先生说伸右手准确,在下毫无异义,一切但凭老先生指教,小生候教即是。”

说完,马上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算命先生托过胡欣的右手,左看看,右瞧瞧。然后,慢条斯理地说:“老朽看书生幼嫩身躯,轻显纹节,可见书生刚过弱冠之年,书生应在双十及五之内。书生认为老朽算得可对乎?”

其实,老先生算得一点也不对。胡欣已经三十有二,他却说还是二十五岁,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但胡欣不会辩解,更不会去揭穿,他原本就是不想让别人了解他的真实年龄和真实身份。

只有这样,人们才不会防备于他,才有利于他在银州的秘查行动。

再者,这位老人整日里风餐露宿,赚几个小钱养家糊口,也很不容易,自己何必要去砸人家的招牌、打人家的饭碗呢?

另外,他也略懂相人之术。细看眼前这位老人,绝对是个善心之人,绝非狡诈之徒。他出来摆摊子算命,也可能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甚至很可能还有其他说不出的困苦,需要挣钱解救。

胡欣缓缓收回右手,从衣内掏出纹银一两,放在小桌上,起身就走。刚走出几步后,又回过头来看了看算命老人,然后大笑着离去。

算命先生收起纹银,然后,向已经走远了的胡欣挥了挥手,大声感谢和祝福道:“谢谢书生的银子。书生慢走,老朽祝公子爷前程远大,吉祥如意!”

算命先生和胡欣,两个怪异之人的怪异举动,使围观群众大惑不解,人们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胡欣渐渐远去的背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