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女婿 正文 74.从小到大的生意。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URL] 说秀敏不出去工作就缺钱花那是假话,戚向军挣的钱足够让她们娘两过得相当的不错,秀敏是觉得自己年青青的就做家庭妇女以后与戚向军差距会越来越大.现在正是国营企业职工大补文凭的时候,如果自己能进个国营单位,一定要去补席班补上高中文凭. 戚向军给她讲过个真事,有一次,戚向军的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说秀敏不出去工作就缺钱花那是假话,戚向军挣的钱足够让她们娘两过得相当的不错,秀敏是觉得自己年青青的就做家庭妇女以后与戚向军差距会越来越大.现在正是国营企业职工大补文凭的时候,如果自己能进个国营单位,一定要去补席班补上高中文凭.


戚向军给她讲过个真事,有一次,戚向军的船靠澳大利亚一个港口,靠在前面一个码头上是一条台湾船,那船上有几个年青水手跑来找戚向军他们聊天.


台湾小伙子说:“我们都是生在台湾长在台湾,对大陆一点都不了解,你们大陆夜生活怎么样?有夜总会么?有歌舞厅么?有按摩院么?”


当他们听到大陆水手说都没有时很奇怪:“那么你们晚上吃了饭干什么?就在家蹲着?没有太太的就熬着?”


大陆的水手们不知道怎么回答,戚向军很轻松地说:“我们上夜校,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


秀敏四处寻找工作,本来这个城市里国营企业的工作就难找,秀敏的档案身份还是集体企业,那就更难了,远洋公司自己有家属服装厂,主要是为海员们做制服,能到那里面工作的都是些随着丈夫“农转非”的妇女们,这些妇女大多家里有三四个孩子,都是上学要花钱的时候,自己又岁数大了,没什么文化。如果不是进公司家属工厂,很难找到挣钱的事干。秀敏不想和她们去争那个饭碗,


既然进不了企业也摊不上补习文化,那就找点什么事干,想来想去秀敏决定开个早点店,她爹在县城开的饭馆很有名气,若不是那个小县城消费水平低,能赚不少钱.秀敏以前做得是工厂食堂大锅菜,不会炒菜早点还是会做的,如果东西做得好,不愁没顾客.开个早点店,每天只忙一个早晨,不用人手多,本钱也不大.


费了一番周折,早点店开张了.虽然品种不多,不过是些油条,包子,豆浆,稀饭,甜沫等人们早上喜欢吃的东西,秀敏做这些得心应手,请的两个帮工也是干净利落的小媳妇.小店所处的位置正是远洋公司居民小区的外面,早上匆匆忙忙去上班的人们大都会停下来吃早点.


秀敏店里的东西干净,份量足,味道好又快捷,三个年青俊俏的小媳妇忙里忙外,服务和气周到,开张后生意好得不得了.


半年的时间,早点店的规模已经满足不了客人的需要,秀敏盘算着把旁边的房子也租下来,扩充店面,不但卖早点,也开始卖些家常饭菜.


租房子,装修,添置用品忙了一个多月,营业执照也加上了经营酒水,家常菜的项目.一切就绪开张大吉时.孔庆福要结婚了。


孔庆福结婚时最让他为难的是没钱,大学毕业两年,孔庆福挣得钱都寄回了家,,虽然说孔庆福节省,远洋海员挣钱多,可是没有积蓄办婚事还是不成。


孔庆福与陈卫红的婚礼不能再等了,陈卫红觉得孔庆福一年出海九个月,在家休假三个月,这样算来,他四年才与别人夫妻在一起的时间相等,陈卫红想两人的关系已经定了就早点把婚礼办了,再脱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对于陈卫红来说结婚很简单,听她妈说,当年她和陈铁柱结婚就是请大家吃了点糖,在一起唱唱歌,跳跳舞,李道静把自己的东西搬到陈铁柱的宿舍就行了.


陈大庆和陈建军结婚也不过是布置一下新房,两家人一起吃顿饭,给亲戚朋友发发糖.


陈卫红想自己结婚肯定是住父母家,两个哥哥都出去过了,她结婚在出去过,爸妈不是太冷清了?,再说自己也不想离开爸妈,自己独立过日子可不成.反正远洋公司不会给孔庆福分房子,把自己的房间布置一下,再请大家吃一顿就行了.


为难的是孔庆福,到陈卫红家去住正是他求之不得的,能够住进陈铁柱那套团级离休干部套房,比远洋公司能分自己的房子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孔庆福想把酒席办得有点规模,这样可以让大家觉得他是有本事的,不是等闲之辈,办完了婚礼再带上卫红回老家几天,在老家再按当地的风俗再办一次酒席.


要办好这一切就需要钱,没钱就得省,孔庆福听说余秀敏的新店要开张了,就来找余秀敏商量在她这办.余秀敏当然同意,新店开张办婚礼这是开门红啊.能给新店填彩也能扩大新店的影响.


婚礼办得很成功,戚向军,孔庆福的同学,同事来了不少,陈家的亲戚,朋友也不少,热热闹闹,欢欢喜喜.这场婚礼办完了,孔庆福带着新婚妻子回了趟老家,在老家的酒席办得也很成功。


孔庆福从老家回来没两天就来找余秀敏,说要在她店里白打一些日子工,为得是向厨师学学做菜的手艺,他现在住在老婆家,整天没什么事干,不如学点做菜的手艺,可以有事干还可以让丈人丈母娘高兴点.


余秀敏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她这时正缺人手,孔庆福在她这办酒席她赔上不少钱的,孔庆福来学手艺正是两全其美的事.


孔庆福休假三个月学了三个月的做菜手艺,再上船走后,陈卫红一家人反而吃不惯小保姆做的饭了。


余秀敏的饭馆开了一年时,一个朋友跑来告诉秀敏,海边别墅区政府房子出租的事,秀敏立刻决定把饭店卖给别人到那去开海岸鲜酒楼. 卖饭店的钱不够开酒楼,正好戚向军回来考船长证书,他找到几个同学一说,大家都纷纷相助.


很快,店装修好了,原来帮工的两个小媳妇继续干服务经理,原来的厨师做不了新派的海鲜,秀敏自己琢磨着学着做新派海鲜,她把那个海景房间挂上“凌水桥”牌子,请戚向军那些同学们来吃喝,这群凌水桥畔毕业的海运学院学生坐在这个房间里,回顾着美好的大学生活,自然不会挑剔秀敏的手艺,时间不长,秀敏熟悉了新派海鲜的做法,慢慢也找到了合适的厨师,而酒楼的生意也日渐兴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