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邀 第一卷 第二章(6)

信周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size][/URL] 此时天色已经放亮,新的一天开始了,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我绝对不会放弃对美好生活的享受,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所以,我绝对不会自杀,不管什么人用什么来引诱,或是胁迫,我都不会自杀……我一边想一边发动了车…… 看到我一直没有说话,曹欣有些担心地问:“师傅,咱们去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


此时天色已经放亮,新的一天开始了,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我绝对不会放弃对美好生活的享受,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所以,我绝对不会自杀,不管什么人用什么来引诱,或是胁迫,我都不会自杀……我一边想一边发动了车……

看到我一直没有说话,曹欣有些担心地问:“师傅,咱们去哪?”

我忽然笑着说:“折腾了一晚上,我有点饿了,带你去海边吃烧烤怎么样?”说着话,汉兰达缓缓驶出了刑警支队的大门,朝海滨路方向驶去。

曹欣把身体靠在柔软舒服的车座里,歪着头看着我说:“师傅,我认为你还是应该把收到‘死亡邀请’的事情告诉队长,另外……”

我明白她的意思,“是不是担心我跟诗曼一样自杀?放心吧,我就是连续听一年的《黑色星期天》也不会举枪自杀……”

呸、呸……曹欣急忙摆着手打断我的话,“大清早别说不吉利的话。”

“哈哈……”看到曹欣滑稽可爱的模样,我忍不住大笑起来,“你不是说喜欢研究心灵和精神方面的问题吗,不会也对这种迷信的东西感兴趣吧。”

曹欣忽然很认真地说:“我从来不认同‘迷信’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恰恰是对人性的蔑杀,是对心灵的伤害,如果人类真的了解了世界,就不会对不了解、不相信的主观思维冠以‘迷信’了,我坚信用不了十年时间,这两个字就会从人们的意识中消失。”


我瞥了曹欣一眼,用略带夸张的口吻说:“呃,想不到你还是位社会学家,以后是不是考虑如何改造人类思维意识的问题了。”

“别说,我还真有这样的打算。”曹欣毫不客气地回答。

“咱先不考虑拯救全人类了,有一点我不明白,《黑色星期天》既然对人有这么大的伤害,为什么还在流行?”

曹欣摇着头说:“现在流行的是乐器版本,并不是原版。由于《黑色星期天》的负面影响和对听者具有的消极心理暗示,英国广播公司最先决定禁播它。随后美国、法国和西班牙等国的电台也纷纷效仿BBC。多国的电台还一同召开了一个特别会议,一致决定在欧美联合抵制《黑色星期天》。据说自杀案发率因此下降了许多。后来不知道为什么BBC又取消对《黑色星期天》的禁播,不过播出的只是它的乐器版本。该版本很快又被录制成唱片。1941年8月,该乐曲由黑人女歌手比莉.霍利戴重新演绎,《黑色星期天》于是重新流行,直到现在……”


曹欣话音未落,汉兰达就驶入了青岛有名的海鲜烧烤一条街,这里是海滨路的一段,全部是烧烤摊,通宵营业,等到上班时间后就收摊。

我对这一块非常熟悉,有时晚上一个人溜达着过来吃,把车停在一个烧烤摊前,然后对曹欣说:“下车,边吃边聊。”


我点了烤鱿鱼和小黄花鱼,曹欣又要了两盘海蛎子,当然还有两大杯扎啤,廉价的扎啤是吃烧烤必需的,然后坐在路边的小马扎上,边吃边聊。

人们喜欢来这里吃烧烤喝啤酒,很大程度是喜欢这里的无拘无束,可以光着膀子,扯开嗓门大声吆喝,没有人会理会你。几米外就是海岸,听着海浪拍击岩石的声音,喝着啤酒绝对是一种享受,而且所有的烦恼同时会一扫而光……

我端起三升的大扎杯一口气喝下去三分之一,在这里喝酒就要开怀畅饮才来情绪。曹欣急忙提醒他,“师傅,少喝点,等会还要开车。”

“没事,走的时候换你开车。”我满不在乎地说,随后又端起大扎杯喝了一口。


人们常说愁烟闷酒工夫茶,大口喝酒的人似乎都是有心事,不过我却没有这种感觉。我不抽烟,主要是抽烟后留在嘴里的味道让我受不了,喝茶没有闲工夫,上班时间又不能喝酒,所以基本上算是好男人,现在有机会就多喝点,实话说喝啤酒我还没有喝醉的记录,喝的再多,一泡尿就什么都没有了。

曹欣也许是怕我借酒浇愁,急忙说:“你还是说说从哪里入手调查这件案子吧。”

沉思了几秒钟,然后说:“我考虑过了,先从诗曼收到的那份快递入手,电子邮件的来源很难追查,但是现实中的行为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没等我说完,曹欣急忙说:“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菜都警方回复,根本就没有新兴街857号这个地址。”


“没有这个地方!”我有点不太相信,因为我用谷歌搜索到了这个地点,连那个快递服务点都找到了,怎么会没有?

“有新兴街,但是没有857号。我也担心有误,刚好有个同学在菜都市局工作,所以我让他特意开车沿新兴街跑了一趟,的确没有找到857号,他说这条街道的门牌号根本不超过两百号,怎么会有857?”曹欣肯定地说。


我把端起来的扎啤杯又放下,疑惑不解地说:“奇怪,难道说真的见鬼了……”

“什么见鬼了?编造一个假地址,这种情况在案件中应该常遇到。”曹欣没有听懂我的话,或许是一定被我的怪异表情弄糊涂了。

我看着曹欣很认真地说:“今天上午我特意用谷歌地图搜寻了一下这个地址,地图上清楚地显示有这个地方,新兴街857号是一家酒店的门牌号码,而且我还找到了快递公司在这里的网点,菜都警方怎么会说没有?”


“怎么可能这样!”曹欣显得非常吃惊。

我平静地问:“什么怎么可能?”

“我是说菜都警方怎么可能会弄错,而且我的同学也说没有这个地址,他没有必要哄骗我啊……”

我忽然意识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迟疑了一下说:“难道是谷歌地图出了问题?如果菜都警方没有问题,那一定是谷歌地图错了……这似乎也不太可能……”

曹欣表情紧张地望着我,缓缓地说:“师傅,实话说我感觉这件案子越来越诡秘了。”

她说的不错,案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了,从我接收到电子邮件开始,一直到现在每一件事情都让人难以置信,神秘的“死亡邀请”、诗曼的离奇自杀、还有我在现场看到的、听到的那些东西,一股脑地涌到我的脑海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