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


“奶奶的,啥大风大浪我没见过?我老头子今儿个莫不是就命断于此了?”杨震已经忧虑了,更多的是不甘心。

“老爷子,咋办啊?!”韩在渊边打边喊道。

“老爷子,要不咱们撤吧?!”唐玉弓说道。

“撤?!往哪儿撤?后面全他奶奶的是悬崖!”杨震真的被激怒了,也逼急了,狂喊道,“打,和他们拼了!反正帮也没了!”

贼帮几个人一听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心中一横,准备决一死战!

“兄弟们,天要亡咱们贼帮!咱们既然杀不出去,咱们就和这帮崽子拼了!杀一个赚一个,宰一对儿赚一双!如果大当家的还活着,每年的七月十五会给咱们送钱的,要是大当家的也没了的话,咱就去陪陪他,好兄弟永远在一块儿,省的寂寞!”韩在渊心中五味杂陈,向在场的贼帮的人喊道。

几个贼徒听了韩在渊的话,俱心中落寞,不是滋味。想想贼帮在风箱岭已经都五年了,这一瞬间就没有了。并且张慕秋对每一个帮众都非常的好,赏罚分明,贼徒怎能甘心张慕秋一手创建的贼帮就毁于一旦呢?有的贼徒哭了,这不是惧怕的泪水,而是一种不甘与愤怒。有的面色紫红,怒火熊熊燃烧,牙齿“咯吱咯吱”作响,恨不得撕碎“松江白”这群狗娘养的!

“还等啥?兄弟们!装好你的子弹,准备好你的尖刀,杀啊!!”一崽子也是愤怒难当,激情似火,声嘶力竭的喊道。

贼帮现在虽只有七八个人,但是此时确是战斗力最强的时候,因为他们已经是背水一战,可能侥幸逃脱,更可能丢失性命。死亡是人人恐惧的,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人会爆发出惊人的能力!

“白爷,几个贼串子瞎嚎什么玩意儿,干脆解决掉得了!”一崽子听得不耐烦了。

“松江白”听得贼帮等人的豪言壮语,不屑的冷哼道:“嚷嚷,让他们嚷嚷会儿,咱就当听听他们的临终遗言了,呵呵。再搁一会儿啊,咱想听这帮贼串子的声儿都听不着了。”

“啪啪!”

贼帮的枪声开始激烈与密集起来,仿佛此刻的子弹都挂着火焰,带着仇恨,横冲直撞的奔向“松江白”一方。

“松江白”一见贼帮的火力突然变得猛烈了,暗道:“娘的,垂死的耗子不老实啊,一点儿不假!打,老子让你打!!”说着,示意左右猛打猛放,让肆虐的子弹把贼帮等人穿成蜂窝煤!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人是一个接着一个人倒下。

此时的孙彦青一伙保安兵已经随着霍三七正冲白马岩狂奔而来,途中已经依稀的听到了激烈的枪声。

“好,来的正好!”孙彦青乐道,“打吧,打吧!死的越多老子越省事儿!”

“队长,我咋感觉周围有眼睛在瞄咱们呢?”李凤暄忽然觉得四周情况异常。

“眼睛?”孙彦青先是一愣,尔后哼道,“现在到了‘松江白’的地界儿了,能没有眼线么?不用担心,现在‘松江白’已经不是咱们的对手了,他们已经兵分两路了,咱们一路一路的收拾!”

林子里确实有暗线,哨兵火速跑回寨子禀报梁一眼,梁一眼一惊,差一点儿没站稳,颤声道:“啥?保安兵上山了?!”

那名哨兵也是慌张的一个劲儿点头。

“这可咋办?咋办啊?”梁一眼焦急的在屋子里踱着步子,突说道,“快,快通知白爷和‘张炮头’他们,说保安兵来了,赶紧回寨子!”

两个崽子火速分别去通知“松江白”和“张炮头”。

“啪!”的一声枪响,李凤暄发现了给“松江白”送信儿的崽子,结果了其性命。另一个崽子正火烧火燎的赶往张炮头哪里。

很快,保安队就到了白马岩。孙彦青命令所有保安兵隐蔽起来,并且疯狂射击,不管对方是那一伙的。

“啪啪!”

“嗒嗒!”

“松江白”听到背后有枪响,接着自己人就倒了三四个。“松江白”定睛一看,原来是保安兵,心头一震,知道自己已经处于险境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娘的,保安兵咋来了?梁军师咋没来报信儿呢?”“松江白”纳罕道。

“弟兄们,咱们的好日子到了,灭了前方一伙胡子,咱们回家杀猪过年了啊!!”孙彦青举枪高喊道,可看出一脸的悦色。

“老爷子,好像是保安兵?”韩在渊看到孙彦青,对杨震说道。

杨震也识得孙彦青,这才几天的功夫,没忘。

“孙彦青下了一步好棋啊……”杨震感叹道,“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咋办?”郭举问道。郭举是贼帮众以为受过良好教育的先生,算是帮中的智多星,作为军师一角色。他虽不是贼帮七兄弟中的,可是他的地位很特殊,是在七兄弟之外的不是八当家的八当家。

“咋办?”杨震眼珠一转,说道,“趁着保安兵打‘松江白’的机会,咱们赶紧往一旁的密林里撤!”

“松江白”前后受敌,由于保安兵在后,并且火力比较猛,所以更多的人在向保安兵射击。贼帮的人说撤就撤,不敢在耽搁时间。

几个人边打边挪,慢慢的往一旁的密林里蹿。李凤暄眼快,发现了贼帮的举动,灵机一动,大喊了一声:“唐老四!!”

唐玉弓听李凤暄这么一喊,顿时脑子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因为机会到了!

杨震等人也听见了李凤暄的喊声,俱是一怔,就借着一怔的一瞬间,唐玉弓一把揽过杨震,用左臂死死的钳住了杨震的脖子,并用枪顶着杨震的头。

贼帮几个人大惊,对唐玉弓这一举动措不及防。

“唐老四,你要干啥!!”韩在渊大声质问道。

唐玉弓冷笑了一下,略带一丝无奈,说:“对不住了,兄弟们,我也不想这样。我中了保安队的毒,我若不帮着他们办事儿,我就得死!”

“我说你咋最近怪怪的,闹了半天你当了叛徒了!”韩在渊也举枪指着唐玉弓,狠狠的说道。

“咱别说废话了……”唐玉弓说道。

唐玉弓未说完,韩在渊一句话截道:“少他妈咱咱的,你不配!因为你就他妈的不是人,是狼下的,不,是狼狗下的!”

“别骂了,我自从我叛变那天,我就知道我不配做人了,我就是一条狗!一条疯狗了!!”唐玉弓的表情扭曲,似乎真的像一条疯狗一样。

“唐老四,你手可悠着点儿,别手一哆嗦,伤了老爷子!我跟你没完!!”郭举也是双睛冒火,指着唐玉弓说道。

唐玉弓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一不小心被身后的一块石头绊了一下,就这一瞬,杨震双臂一翻,顺着劲儿就挣脱了出来,一个地滚翻往韩在渊这边滚来。唐玉弓一见杨震脱手,忙开枪射击。

“小心,老爷子!!”郭举发现唐玉弓已经扣动扳机,子弹飞速射向杨震,一个飞身,把杨震撞向一旁。

“啊!”子弹无情的打到郭举的胸口,当场毙命。

韩在渊眼睁睁的目睹这一切,红了眼,开枪就点唐玉弓。唐玉弓自知不妙,转身就跑。正当下面是一个坡,人一慌张就滚下坡去,像一个大肉球。

杨震见情况紧急,本来是不想带上郭举的,但是兄弟情深,韩在渊非要背上郭举一起走。杨震拗不过,就命仅剩的一个贼徒背着郭举顺着斜坡急匆匆的向林子中行去。

本来是想一网打尽的,没想到保安兵的到来倒是成全了贼帮几个人。“松江白“可就不好过了,带得人都快被打光了,自己的左臂也挨了一弹。

“白爷,我来了!”说话的正是张亭恪,张亭恪带着几个人来,来救“松江白”

“哈哈……又来送死了一伙,好,来吧!”孙彦青见又来了一伙,拍手乐道。

“啪啪!”

张亭恪领的人也都疲惫不堪了,并且也就七八个人,所以孙彦青不足为惧。

打到最后,只剩下了张亭恪携着“松江白”骑着高头大马往寨子方向逃去。孙彦青本来要追的,李凤暄阻止了,说:“队长,且不用追他,他那寨子想必也是一座空寨了!一会儿咱们去一把火烧了它就是了……”

孙彦青稍思片刻,点头道:“好!”

张亭恪与“松江白”逃回寨子,寨子里仅剩下七八个崽子了,命赶紧离开风箱岭,要莫然性命不保。于是,“松江白”弃寨而逃,带上了张慕秋和木风生,一伙人走了一条暗道,投奔了“大酱缸”的绺子。

——————————————————————————————————————---

PS:明天最后一章“沈阳城送子”,第一部分就结束了。后天起会更新第二部分“枪指太阳旗”,故事直接进入到九一八之后,第一部分的人物命运还在延续,欢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