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密友为何竟是南京大屠杀元凶?

五星上将oo7 收藏 27 14555
导读:本上海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曾支持辛亥革命,是蒋介石密友,奉行所谓“兴亚主义”。退役后年逾花甲重新执刀,不顾日本高层反对,执意攻陷南京,丧心病狂纵容部下烧杀淫略,滔天罪行罄竹难书。绞刑架上,这名背负罪恶的老人,终于忏悔,低下了他的头颅。但几十万逝去的生命,却已经永远无法挽回。

凤凰卫视7月7日《凤凰大视野》节目播出“日本侵华将领实录—松井石根”,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今天我们要讲的人物,是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日本上海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1948年11月12号他因南京大屠杀的责任,作为甲级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他也成了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执行绞刑的七名甲级战犯之一。松井石根在当时的日军军部将校当中呢,被认为是少有的“中国通”。他曾经和蒋介石过从甚密,甚至和辛亥革命的元老陈其美等人都是故交。有人说他是个谜一样的人物,那么他是如何从蒋介石的朋友变成死敌,又如何一步步走上战犯的绞刑架的呢?


曾支持中国革命 是蒋介石秘友


解说:光绪三十四年,也就是1908年夏,同盟会革命者陈其美,悄悄从日本回国,他准备在上海组织反清暴动,这时他见到了一位支持中国革命的友人,驻清国武官松井石根。俩人是在日本的旧时,多日不见,相谈甚欢。


经盛鸿(抗战史专家):陈其美呢是浙江湖州人,精明干练,他在辛亥革命前,到日本留学是学的警察,松井石根等人呢,他们是与孙中山为首的南方革命党人接触比较多,是支持他们的。包括经济上的、军事上的。


解说:和陈其美一同来见松井石根的,是一个二十一岁的中国青年,陈其美介绍说,他也是同盟会会员,名叫蒋志清,正在日本留学。陈希望松井日后,多多照顾自己的这位结拜小兄弟,蒋志清便是后来的蒋介石。


经盛鸿:蒋介石呢,通过陈其美和松井石根熟悉的,当蒋介石在日本士官学校,1910年毕业的时候,按照日本士官学校的规定,必须要到日本的军队里面去,蒋介石呢,就分配到日本的一个著名的高田联队去学习了,松井石根这时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朱永兵(民间学者):因为蒋介石跟松井石根见面之后,是1908年夏天,之后年底松井石根就被调回国了,当时他就进入了参谋本部的第二部,蒋介石那时候正好在日本学习,1908年刚去日本,不管在生活上还是学习上,都得到了这个松井石根的一些帮助。


解说:蒋介石留日期间,松井石根给了他多方照顾,不但充当蒋住宿的保证人,还曾让蒋寄宿在自己的家中。


经盛鸿:日本当时呢,你要租房子肯定要有日本人担保,松井帮他担保。


奉行“兴亚主义” 是个“中国通”


解说:松井石根到底何许人也?他为何与同盟会的革命者们如此相熟?又为什么自愿去照顾一个年轻的革命党呢?1978年7月27日,松井石根出生在旧尾张藩今名古屋市的一个破落武士家庭。他的先祖曾是日本战国的名将,静冈县二俣城的城主松井宗信,但他的父亲这代家境已经没落。


朱永兵:之前在明治维新之前,他们家还能领这个武士俸禄,但是明治维新之后,连这俸禄也没有了,就是家里生活,经济情况非常拮据。


经盛鸿:出生于军人家庭的松井石根,从小就被他的父亲,送到日本军官预备学校去读书。


解说:父亲送松井去军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时日本军校不收学费,一切费用都由参谋本部负担,他们的目的就是为日本帝国培养最优秀的军事人才,松井学习刻苦,1898年,他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并得到天皇御赐的银表。1902年顺利进入陆军大学。松井上学期间,陆大流行的思想,是荒尾精的“兴亚主义”。


经盛鸿:他的中心思想就是什么,要把欧洲人、白种人赶出亚洲,亚洲人应该是亚洲人来主管,要赶走那些白种人,像中国、像韩国、像朝鲜,像东南亚那些国家,他们是没有力量完成这个使命的,必须由日本来支持他们,来领导他们。


朱永兵:他觉得对中国不光是要在中国获取资源,而且还要对中国进行指导和改造之后要领导中国,去跟这些欧美的国家去抗争。松井石根是非常崇拜这个荒尾精的。


解说:松井石根很快便接受了“兴亚主义”,并表现出对中国浓厚的兴趣。


经盛鸿:对中国各方面的,社会、人情、制度,中国的地理历史都了解很多。尤其对中国的汉学,古诗文,书法都很精通,是日本军界的著名的“中国通”。


解说:1906年松井陆大毕业,但他没有按照惯例去欧美等国家,而是主动要求去中国,1906年至1908年,作为驻清武官,他被派往北京和上海。


张生(抗战史专家):他什么呢,他往往是以一个考察者的名义,在中国各地活动。可是你注意这些人考察他有一个特点,总是和中国地方实力派,进行这样一个谋略工作,他很想发现中国内部的缝隙,或者说是矛盾,然后加以利用。


经盛鸿:对这些军政人物的军事实力,他们的历史,他们的动向,他们的影响,了解得更加透彻。像当时二十年代,蒋介石作为中国政坛上,一个迅速崛起的新的,重要的军政人物,他们更是下了大苦功了解,他们对蒋介石的一举一动,可以掌握的一清二楚。


日首相曾秘密向蒋介石索要东北利益遭蒋婉拒


解说:蒋介石果然不负松井所望,主持黄埔,领导北伐,不久便主掌了中国政坛,松井眼看早年的政治投资,可以得到回报了。1927年蒋介石却突然宣布下野,原来国民政府内部分裂,蒋介石以退为进,下野还乡。


经盛鸿:1927年年底,蒋介石到日本去寻求,日本政府对他政府的支持,另一方面他向宋美龄求婚,去见宋美龄的母亲,因为他到了日本。这时候呢,松井石根再次给蒋介石很大的帮助,蒋介石当时要取得日本政府的支持,当时日本的首相就是著名的军国主义分子田中义一大将。蒋介石和他并不熟悉,也就是通过松井石根的关系,去找到了田中义一。


解说:对蒋介石投资,松井石根有着明确的目的,就在他安排蒋与田中密谈的三个月前,田中内阁刚刚组织召开了一次东方会议,确定了日本政府的所谓满蒙政策。


经盛鸿:日本要统治世界,必先征服中国,要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


朱永兵:日本人在明治维新之前,是受这个欧美的刺激嘛,但是明治维新之后呢,它的一些危机主要从内部产生的,随着这个社会的发展,它的社会矛盾越来越多,像贫富分化严重,然后人口增加又造成了社会负担的增长,所以当时这个海外扩张理论,就非常受欢迎。尤其是在这个关东大地震,和世界金融危机之后,日本民众对这个政府迟迟不能解决问题,感到很不满,所以都去支持这个军方,使用强有力的手段解决问题这么一个策略,当时他们主要的目标就是满洲。


解说:在与田中的会谈中,日本政府承诺在经济和军事上支持蒋,但希望蒋介石以东北的利益相交换,蒋推托东北仍在军阀张作霖的控制下,婉言拒绝了。


年逾花甲复出执刀 不顾日高层反对执意攻打南京


陈晓楠:“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扶持溥仪建立了傀儡政权,宣告伪满洲国独立,至此,日本“满蒙生命线”的问题,似乎通过傀儡政权的方式得到了解决,但,如何让国际乃至民国政府认可满洲国这一“既成事实”,成了日本各界最头疼的问题。松井石根认为,中国政界呢,派别林立,凭借自己在中国高层的人脉,以及和蒋介石的特殊关系,完全可以在其中找到缝隙,得到民国政府对伪满洲国的实际认可。1935年松井石根以私人身份来到了中国。


解说:1936年2月,松井石根经台湾进入广东,先后走访与蒋介石意见相左的,中国政坛各派人士。此行他名义上是游说这些人支持蒋,实际是探测中国各政治势力,对满蒙问题的口风。


张生:因为松井石根到中国考察的这两年,恰恰就是中国的内战逐步平息下来,抗日这样一个事情,汹涌澎湃的时刻,松井石根这两年多的考察,他发现了一个什么现象呢?就是说中国所有的政治力量,不约而同地都提出来,把抗日作为自己的主要诉求。


解说:1936年3月13日,结束了西南游说的松井石根回到南京,他迅速向蒋介石提出了一份《日中交涉松井试案》,其主要宗旨是停止排日辱日政策,承认满洲国的既成事实,制定《经济互助法》和善导民间的思想交流等内容,蒋介石委托张群与他交涉,对此试案却不置可否。


经盛鸿:结果松井石根向蒋介石当时讲,如果你们鉴于国内的压力,不好公开承认伪满洲国,不要以你们公开发表声明承认,你们就事实上承认就行了,但是他这个要求呢,也没有得到蒋介石等人的承认。所以松井石根是失望地离开南京的。


朱永兵:对进感到失望,是他无从政治上,一个合法的手段上,来得到这个满洲这个权益。


经盛鸿:这是1936年3月份,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前一年多时间。他当时不是现役军官,多次发表讲话,要求给中国政府一个教训,必须举起铁锤,给南京政府一击,让他们猛醒,让他们反省。


解说: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蒋介石在庐山发表抗日演讲,表达了抗战到底的决心,他说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中日全面战争进一步升级,此时,身在日本富士山的松井石根,突然接到日本军部的调令。


经盛鸿:1937年的8月13号上海战争爆发,日本当局几经考虑,决定重新征用松井石根,他当时呢,因为是退役军官嘛,不在军队服役了,正带着他的老婆,在日本的名胜富士山一带旅游。他得到了日本当局的召唤以后,立即赶回东京。


解说:1937年8月15日,松井石根就任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日本军部为何用一个退役的军官,出任司令官呢?


张生:日本政府当然清楚,如果在上海发生战事,可能会引起国际社会对它的反弹。所以把松井石根这样一个后备役的将领找出来,让他指挥这场战争,从投入和这个当初的设想来讲,都是准备在上海地区打一个局部战争的。


解说:日本军部当时给松井石根的作战任务是,与海军协力,歼灭上海附近之敌,占领上海与北方地区之要线,保护帝国臣民。军部当时的命令很明确,战争仅限于上海局部,他们并不想进一步扩大战事。但松井石根并不这么想。


经盛鸿:当时日本政府中有两派,以松井石根为代表的这一派呢,主张拿下上海,还要拿下南京,彻底地教训中国政府。


解说:松井石根出发时,近卫文磨首相与彬山元陆相到东京站为他送行,面对两位上司,松井语气相当坚决地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到南京,所以请首相您理解我这一点。近卫文磨有些诧异,他后来回忆,当时我感觉到一种不详的预感。


朱永兵:他对这个国民政府的失望,他想得到利益又拿不到手,日本在中国这些军事行动又节节成功,包括满洲国,他处心积虑地想让国民政府承认“满洲国”的利益,但是达到不了。但石原莞尔组织的“满洲事变”,就这么简单一下,就把满洲国的利益收到日本人手里,他觉得之后,他的一些想法就是越来越激进,直到最后他转为预备役,等于是在家郁郁不欢嘛,非常不得志。再让他复出的话,他就是我完全,就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达到我最大的一个目的,就是攻占南京。


解说:五十九岁松井石根受命为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这将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扬名立功的机会了。他学写汉诗,有过这样的感慨。“汗了绒衣四十年,兴国如梦大江流,军恩为酬人将老,执戟又来四百州”。从清末相识,到抗战开始,松井石根与蒋介石化友为敌,终于要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了。8月22日开始,日本上海派遣军,各师团在长江口岸强行登陆,先后投入六个师团,共约十五万人,中国方面也先后投入作战部队,共集结六个集团军,约七十万人,战斗打得异常惨烈。


11月5日,日军第十集团军,突然在杭州湾登陆,对中国上海守军迅速形成合围,战局急转直下,八日蒋介石下令全线撤退,十二日上海失守,至此“淞沪会战”结束。松井石根的任务也已完成。但他又擅自制定了第二期作战大纲,计划十二月上旬进攻南京。日本军部内围绕着是否进攻南京,发生了分歧。


经盛鸿:他们认为当时日本的主要的威胁不是中国,是北方的苏联,上海打一下,不能把日本更多的军力,经济力投到这场对华战争中去,因而他们要求日军进攻上海的时候,应到苏州常熟这一线为止,当时叫“致命线”,日本军队打到这都是不能再往西打了。


张生:那后来为什么会扩大呢?重要的原因就是松井石根本人的坚持,他认为,如果不打到南京去的话,就不会摧毁国民政府,赖以进行统治的财政和金融基础,他说我经过两年多在中国各地的考察以后,我发现形势已经发展到,不举起铁锤,已经不能促使中国猛醒这样的一个地步。


解说:日本大本营已接受了松井石根的建议,12月1日天皇正式下达命令,攻占南京。


经盛鸿:南京战役,就是从1937年12月5号晚上开始的,松井石根呢,看到他的军队进攻凶猛,推进迅速,也把他的司令部,从上海搬到了苏州。


纵容军队实施南京暴行 志得意满以致丧心病狂


解说:1937年12月10日,松井石根派飞机向南京城内投掷了最后的通牒,诱迫中国守军投降,同日日军第十八集团军攻占芜湖,中国军队的后路被切断了。


经盛鸿:从12月10号下午开始,到11号、12号大约三天时间,中国军队呀,在日本飞机大炮的狂轰乱炸下面,用自己的仅有的武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进行抵抗,死伤无数啊。


解说:民国二十六年,也就是1937年12月12日,日军第六师团以重炮猛轰南京中华门,炸塌城墙数处,日军蜂拥而入,南京沦陷。日军占领南京后,烧杀淫掠不断,在此后的六周时间内,南京市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被杀害的人数达到了三十万。同时,历史名城被毁三分之一,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经盛鸿:他们说中国的士兵有很多逃进南京城的老百姓的难民区中去了,他们就化装了,于是他们进行搜查,凡是中国老百姓额头上,有戴军帽的帽箍的痕迹,手上有老茧,肩上有老皮的,一些青壮年,统统被抓起来,就地枪杀。


朱永兵:十四号,这个松井石根就马上给这个上海派遣军下达命令,要求十七号组织入城式,但是上海派遣军接到命令之后,朝香宫当时是总司令,他觉得十七号以现在目前这个治安状况来说,十七号举行“入城式”是不太可能的。同时呢,这个执行具体任务的是十六师团,十六师团也认为就是最早希望在二十号之后举行入城式。但是松井石根并没有接受这些意见,当时因为为了确保这个十七号,入城式能顺利的进行,还有这皇族的安全,执行了一个叫所谓的“清除便衣兵”,这么一个行动。就直接导致了十四号到十六号,一个就是南京大屠杀以来的一个高峰。


经盛鸿:特别是为了举行所谓的入城式,为了保护松井石根,以及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亲王的安全,日军在南京城加速了屠杀。


解说:12月17日,松井石根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入城式,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松井石根,志得意满,感慨无量。


朱永兵:日本有一传统,就是升旗的时候,要三呼“万岁”,他当时日记也记到,他主持这个仪式的时候,只喊了一声,第二声就喊不出来了,由于太激动了。


画外音:天皇陛下,万岁。


朱永兵:包括秩父宫雍王妃,给他寄来了一双亲手制作的袜子,他也非常得意,这件事情也记在了他的日记里面。


朱永兵:攻击南京,无疑是松井石根,感到最得意的,他的人生之笔,是他一生所谓侵略事业的巅峰。


陈晓楠:1945年9月19号,驻日盟军总部下令将松井石根作为战犯逮捕入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从1946年5月开始,对包括松井石根在内的二十八名日本甲级战犯的战争罪行,进行了长达两年多的审讯。


解说: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指控松井石根对1937年发生在南京的大屠杀负有主要责任,松井辩称,屠杀发生时,他人在苏州后方养病,并不知情。


张生:当时松井石根以及后来所谓我们讲的日本右翼,他在给松井石根,这个他做自我辩护,别人给他做辩护的时候都围绕着这一点,说松井石根当时生病在苏州,他作为一个总司令,他不管军纪。他的辩护思路是这样的,但是当时法庭呢,作为检察方,因为这个法庭整个是按照,基本上是按照美国法庭的这种方式来组织的。那它怎么做证明呢?很巧妙,它转唤了很多证人,就是日方证人,都是松井石根的部下,都会问他们,松井石根当时是怎么指挥你们的?那所有的这些日本证人,我们今天都知道,几乎是集体伪证,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可是他们都很想强调一点,而且松井石根这个人纪律很严明。所以这支军队是在松井石根的指挥下所向披靡的。实际上这样一个证明,他们是很想替松井石根来开脱,可是法庭需要的恰恰就是这个。松井石根是指挥这支部队的,不是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仅仅是一个协调者的这样一个角色。


松井石根:侵略中国是哥哥教训弟弟,为弟弟好


解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下了这样的判断,他的疾病既没有阻碍他指挥,在他领导下的军队的作战行动,也没有阻碍他在发生这类暴行时,访问该师,达数日之久。对这类暴行,负有责任的军队,又是属于他指挥的,他是知道这类暴行的,他既有义务也有权力统治他自己的军队和保护南京的无辜市民。由于他玩忽这些义务的履行,不能不认为他负有犯罪责任。提起中日战争的性质,松井石根在法庭上有过一段描述,这就像一家内,当哥哥的,实在无法忍受弟弟的乱暴,而打了他,这是因为太爱他,而促使他反省的手段。


经盛鸿:请问一个侵略国日本,和一个被侵略国的中国,是哥哥和兄弟的关系吗?只能是强盗,日本强盗和中国被抢劫之间的关系。


张生:没有一个国家的爱国者会愿意说,我来帮助另外一国的人,帮助他们把他的国家建设好,这也不符合人之常情。


临刑忏悔:南京暴行,罄竹难书


解说: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松井石根为甲级战犯,出以绞刑。


经盛鸿:到这时候松井石根说出一句心里话,他说南京暴行呀,罄竹难书,他不得不低下他的头。


解说:12月23日零时,松井石根在东京巢鸭刑务所,被送上绞刑架。临刑前,松井石根对教诲师花山信胜说,即使仅我一个人得到这样的结果,如果能使当时的军人们,哪怕多一个人能进行深刻的反省,我也感到非常高兴,好不容易这样了,我想就这样往生吧。


陈晓楠:日本明治维新之后,国家实现了近代化转型,而晚清的中国呢,仍迟迟不能摆脱中世纪的王国心态,在年轻的松井石根眼中的中国,是闭塞、固执、暴虐和窒息的。松井石根一厢情愿地想把从本国利益出发的“兴亚主义”强加给中国,想以大哥的身份来指导中国,但此时的中国已不是满清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已经深入人心,各派政治势力也开始化干戈为玉帛,共赴国难。自认为是“中国通”的松井石根,其实没有读懂中国,自认为已经是文明开化国家的精英的松井石根,其实也不懂现代文明。国与国之间的所谓“共荣”,应该有另外的方式。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