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童话 正文一卷 第二十四章 正经淫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5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8.html[/size][/URL] 傍晚 福泽村内宅大院 “忆莲妹妹,快说说你与大哥到杭州金陵地故事吧。白天我们几个姐妹都忙于村里的繁杂事物,不曾听到你们的归来,还是晚饭时辰才零星听说你们在金陵的讯息。好妹妹,快与我们大家伙儿说说吧!” 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飘出窗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8.html


傍晚


福泽村内宅大院


“忆莲妹妹,快说说你与大哥到杭州金陵地故事吧。白天我们几个姐妹都忙于村里的繁杂事物,不曾听到你们的归来,还是晚饭时辰才零星听说你们在金陵的讯息。好妹妹,快与我们大家伙儿说说吧!”


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飘出窗外


“是啊,快说说吧!”


“……”


接着几个女子催促的声音也飘了出来


周世祥好不容易吩咐完了战备工作,又和大伙儿喝酒庆祝了半天才想起来今天还没有见到紫菡、冷月等几个美女的身影。趁着尿遁之际寻到内院,刚进大门便听到屋内唧唧喳喳的女子说话声音。


“好吧,我便说说我与大哥到金陵之后的事情吧……”林忆莲的声音也飘了出来


女人喜欢新奇事物(俺不会说喜欢八卦滴,怕被拍砖头,嘿嘿!)看来自古有之,到哪儿也不会例外啊!周世祥无奈想到。


虽然林忆莲不是说书高手,但她平平淡淡地说出到金陵的始末后,众姐妹也无不为周世祥的文才和个性所折服,均为他拍手叫好起来。


听她们笑的如此开心,周世祥也不禁欣悦,嘴角微微上翘,摇摇头便准备悄然离开。

“周大哥,准备到哪儿去啊,怎么不进屋坐坐?”


一扭头碰见紫夜提了个茶壶准备进屋,看到周世祥正欲离开,便出声询问道。


这下好,屋内几个女子听得声响也知道周世祥就在门外,马上开门迎了出来。


“大哥,你来了怎么也不进屋去啊?”


“阿祥,快进屋坐坐吧!”


没办法,既然发现了就同她们聊聊吧。周世祥微笑着应声跟她们进了屋内。倒是先前几个有家眷的女子看见周世祥的到来,都多少知道他与这几个未婚女子有那么点缠绵情结,便很自觉的告辞离开,给他们一些自由空间。


落座后,接触外人最少思想也最为单纯的冷月任然止不住兴奋道:“大哥好厉害!破了三道酒楼里无人能对的上联,还出了一道下联难住了酒楼的老板娘,月儿好敬佩大哥的文采哦!”


“叫大家见笑了,其实我的文采也就一般般啦,呵呵!”周世祥微笑着谦虚道


“哦,哦,周大哥出的什么上联啊?”紫夜是刚进屋没听到林忆莲的讲述,当下发问道

“莲子 荷花 藕白”紫菡微笑道:“妹妹看你能对上来否?”


想了半天,紫夜也没想出个合适的下联,终于放弃道:“好难啊,我对不出来!”


“嘻嘻!忆莲妹妹都说了是绝对了,哪有这么容易对上来的呦!”冷月笑道:“我猜这下联解铃还须系铃人,得大哥来对才行!”


此话一出,看着眼前几个姐妹的眼光都盯着自己闻听答案,周世祥感觉额头的汗珠都快冒出来了,忙道:“那个啥——哦,我忽然感觉那个啥,有点儿急,先去方便一下再说……”


“周大哥骗人,方才我在门外见你都不急,怎地一说下联就急了,怕是对不上来自己出的上联吧?!”紫夜在这里面年纪最小,性格也最直,咯咯笑着想也没想,一口就揭穿了周世祥的尿遁诡计。


见众女都笑眯眯望着自己,周世祥不禁老脸一红,暗想道:小样!不是我对不上来,怕是对上来了吓死你!


“这个,这个,我看还是别对了吧,只怕我敢对你们不敢听啊!”周世祥郁闷道


“大言不惭,不就一个对联嘛,有什么不敢听的,你只管说来便是!”紫夜不屑道


见大家还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显然是想知道答案了。周世祥把心一横,牙一咬——春风吹,战鼓擂,要对对联谁怕谁。你们敢听老子怕个球!


当即微微一笑道:“这个对联嘛有个来历,我一说你们就知道了。”


“什么来历,快说!我最爱听故事了!”紫夜兴奋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大家闺秀,到了出阁的年龄;只因家境颇好,又是世代书香门第,因此便希望找一个门当户对地情郎携手到老。可踏破门槛儿提亲的人,挑了又挑也没有选出一个中意之人。于是便想到一个最古老的‘比武招亲’之举——应联招郎。只要应征者能对上她出地上联,无论该男子家境如何样貌如何,只要是没娶妻者最先对上的,她均可下嫁。果然,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后,在这位小姐开台之日前去应招。这位小姐乃饱学仕女见到有这么多人来,也不惊慌,款款写下一幅上联悬挂于高台之上,便是这幅‘莲子 荷花 藕白’了。”


“后来呢?”紫夜正听的津津有味,却见周世祥不紧不慢地品茗,便着急催促道


看大家听的聚精会神,周世祥继续不紧不慢道:“后来,在场的上千号青年才俊绞尽脑汁,愣是没有一个能对得贴切工整。此事不但在场地人都议论纷纷,连街头巷尾也都传了开来。有一个杀猪的屠户这时也听到了消息,抓过一名路人仔细询问下方知原来招亲的对联如此简单,连他这个大字不识的莽夫都能对的上来。正是无知者无畏,那屠夫忙丢下手中活计赶去那招亲台下,大声说出了他所对地下联。尽管台下众人听闻之后晕倒一大片,可又无人能对出比他更工整地下联来了。于是乎,那美女只好信守承诺,最终无奈下嫁给了那个屠夫。”


几个美女听他把故事讲完了,却没听到下联何在,紫夜最是性急,催促问道:“你讲了半天,那下联到底是什么啊?”


周世祥环顾了大家一眼,神秘道:“你们果真要听?”


“嗯!”又是紫夜应道


“不听不行?”


这家伙废话还真多!只恨得紫夜真想拿过手边的茶壶淋他一头!


“废话,不听问来干嘛?”


阿弥陀佛!这可是你们逼的,不是我自己想说啊,俺可是个正经淫!


“那下联便是‘基吧 懒子 毛黑’”周世祥一字一顿道


说完,趁几个女孩儿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赶紧猖狂夺门而逃,直冲到院子里才听到身后茶杯乒乒乓乓的破碎之声。


“说过叫你们不听,还偏不信!好奇害死猫啊,这下让你们‘受精’可不管我事啰!”周世祥扭头嘿嘿一笑,拍拍PP扬长而去……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