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独孤盛之流看看,,唐与吐蕃安史之乱后的战争《1》

无语的铁血 收藏 53 137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安史之乱使得唐朝调集河西,陇右,西域等兵参与平叛,,使得吐蕃趁虚而入,从而先后占领河西,陇右.西域等地。。再加上唐朝国内藩镇作乱,,使得形式对唐朝极为不利,,但是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唐朝还是取得了一系列胜利,,稳固了政权。。从而使得唐朝成为战争的最后赢家..下面只介绍5场经典战役来证明一下唐朝是不是像独孤盛等满清欲孽们说的那么无能.

奉天.灵台之战: 永泰元年正月,唐以四镇行营节度使马璘兼南道和蕃使出访吐蕃。三月十九日,吐蕃假意和谈派使臣至唐廷侦察军情,唐代宗李豫诏宰相元载、杜鸿渐等接待吐蕃使臣,双方在兴唐寺会盟达成协议。五月,唐代宗派郭子仪督统河南道节度行营、出镇河中(治今山西永济)。 永泰元年九月,仆固怀恩诱引吐蓍、回纥、党项羌、奴刺、吐谷浑等30余万(一说数十万)大军分兵三路南下;党项帅任敷、郑庭和郝德等自东路攻同州(治今陕西大荔),并限期自华阴攻取蓝田(今陕西兰田),以扼南路;北路由吐蕃大将尚结息、赞摩、马重英及回纥军一道自泾州(治临泾,今甘肃镇原东南)、邠州(治新平,今陕西彬县)、凤翔府攻取奉天、醴泉(今陕西礼泉北),进逼唐京城长安;回纥继吐蕃之后,仆固怀恩率朔方兵20万为后援;西路由吐谷浑、奴刺等率众攻盩厔(今陕西周至)。 吐蕃等三路大军压境,唐京城震恐。郭子仪上书唐代宗,说仆固怀恩等都是骑兵,其来如飞,不可轻视。请使诸道节度使李抱玉等各出兵扼守冲要。二十一日唐代宗下制亲征,派中使追回淮西节度使李忠臣驻守东渭桥(今西安城西北)、检校太子太保李光进驻兵云阳(今陕西淳化西北),镇西节度使马璘、河南节度使郝庭玉驻守便桥(今陕西咸阳渭桥)。时马璘遇蕃军游骑400余人于武功东原(今陕西乾县境),派50名精兵偷袭蕃军游骑,大胜。军容使骆奉先、将军李日超驻守熬厘,凤翔节度使李抱玉驻扎凤翔,同化节度使周智光驻守同州,鄜坊节度使杜晃屯兵坊州(治今陕西横陵南),唐代宗亲率六军驻屯禁苑督战。北路吐蕃军攻到邠州城下,唐守将白孝德闭城拒守,蕃军攻城数日不下,又率兵10万攻取奉天,唐朔方兵马使浑瑊、讨击使白元光防守奉天,蕃军刚开始列营,浑瑊率骁勇骑兵200人出其不意,身先士卒冲入敌阵,俘蕃将1人,杀数十人后又杀回城中,从骑无一伤亡,使唐军精神大振。蕃军攻城数日不下,伤亡颇多而收兵回营。浑瑊乘蕃军戒备不严,夜袭蕃军军营,杀千余人,生擒500人,缴获一些驼马器械。 唐蕃前后交战200余次,唐杀伤蕃军万余众,斩5000人、生擒160人、缴获马1242匹、驼115头,器械、幡旗共3万余件。蕃军奉天失利,又遇大雨不止,只好移兵攻打醴泉。党项等西进白水(今陕西白水西),东攻蒲津(今陕西朝邑西),焚烧同州官府、民房之后退兵。 同月二十八日,蕃军大掠奉天、醴泉等地百姓数万西退。所过之处,焚烧房舍,禾稼被毁殆尽。同州守将周智光率兵在澄城(今陕西同州境)北阻击蕃军,双方激战,周智光得胜。十月初一,蕃军退兵邠州,途遇回纥军,双方合兵东进,初三攻打奉天。初八,蕃回合围泾阳(今陕西泾阳东南)。郭子仪令诸将严守不战,傍晚,蕃回联军退扎于北原(今陕西泾阳境)。 初九,蕃回联军又到泾阳城下挑战,及知仆固怀恩暴死,蕃回为争夺盟军之主而失和,遂分营驻扎。郭子仪借机利用蕃回矛盾而派牙将李光瓒等游说回纥,欲与回纥共击吐蕃。为取得回纥信任,郭子仪不顾个人安危,亲自去见回纥酋长,执酒定约而还。蕃将尚结息得知回纥大将药葛罗被唐所用,半夜率兵沿旧路西退。药葛罗率兵追杀,郭子仪亦派白元光率精骑增援。十五日,在灵台西原打败蕃将尚结息10万余人,其中,杀死蕃军将士5万,生擒近万人,救出被蕃军驱赶的士女4000人,缴获牛羊、驼、马无数。十八日,唐与回纥又在泾州东部大败蕃军,使蕃军终于惨败而归。

汧城之战 :建中四年(783年)十月,泾原兵因朝廷赏赐不厚,在长安发动叛乱,推举曾任泾原节度使的朱泚为首,并攻占长安(参见泾原之战),唐德宗李适逃往奉天(今陕西乾县)。陇右留后韦皋急派亲信求见,建议德宗请吐蕃军协助平息叛乱,德宗应允,并先后两次派使向吐蕃求助,口头承诺平定叛乱后将安西、北庭之地划归吐蕃,并每年赠送彩绢1万匹。 建中五年七月,吐蕃派兵助唐平定朱泚之乱。事后,唐宰相李泌等就割地给吐蕃一事提出反对意见。德宗无奈不再向吐蕃提割地一事,而以满足彩绢需求为酬赏,吐蕃恼怒。贞元二年八月二十日,吐蕃大相尚结赞率兵大举攻泾州(治临泾,今甘肃镇原东南)、陇州(治汧阴,今陕西陇县东南)、邠州(治新平,今陕西彬县)、宁州(治定安,今甘肃宁县)等地。毁坏农田禾稼、抢掠人畜,使唐西部边地骚动,州县备战守城。 建中五年十月初七,李晟命王佖率领5000步骑偷袭摧沙堡(今宁夏固原西北)。十六日遇蕃军2万,激战中蕃军败退,唐军乘胜追击,攻克摧沙堡,杀摧沙堡守将扈屈律悉蒙等7人,焚蕃军粮草后退兵。尚结赞率残军从宁州、庆州(治合水,今甘肃庆阳县)北撤,十七日在合水县北扎营。唐邠宁节度使韩游瓌派部将史履程夜袭蕃军营寨,蕃军早有防备杀死唐兵数百人,并追击史履程,当时韩游瓌在乎川(今陕西太白附近)列阵策应史履程,派人潜伏西山击鼓,蕃军迫兵闻声大惊,丢弃所掠东西而退。 建中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蕃军进攻盐州(治今陕西定边),唐盐州刺史杜彦光畏而派人送牛酒犒劳蕃军,继而拱手让城于蕃军,并移兵鄜州(治洛交,今陕西富县)。十二月,蕃军又进攻夏州(治岩绿,今陕西靖边东北白城子),迫使夏州刺史拓跋乾晖率众弃城东逃。又攻银州(治今陕西横山东),又攻克麟州(治新奉,今陕西神木北),退守鸣沙城(今宁夏青铜峡西南黄河东岸丰安故城)。时冬春交季,蕃军粮运不继,羊马死亡严重,驻守灵、夏二州蕃军供给危机,遂改变策略,派使臣与唐通好,以归还灵、夏二州为条件,要求重新盟会,修改界约。德宗不允,令骆元光和陈许兵马使韩全义率领步骑兵1.2万人会合邠宁守军攻取盐州,又令马燧率河东军攻蕃军腹背。

维州之战:盛唐的赫赫武功让人神往追忆,而安史之乱后晚唐的历史却总让史家不堪回首,那个向来被认为是宦官乱政与藩镇专权的黑暗年代,尽管已经是唐王朝日落西山的末世,然而在生存的压力下 ,唐朝军队依旧部分保持着盛唐时代强悍的战斗力,一代名将们以扶大厦于将倾的勇气,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打出了一次次酣畅淋漓的外战胜利,确保了走向末世的唐王朝边境的太平,也一度为国家迎来了回光返照一般的“中兴”,公元801年唐朝剑南节度使韦皋破吐蕃的维州之战,正是唐军末世时代的辉煌之作。


安史之乱以后,唐朝实力大损,边境防线也严重内缩,西线强悍的吐蕃帝国不断东进,在侵占河西走廊以后,更是日益肆虐唐朝边境,中唐以后的唐王朝一面要应对藩镇割据的困局,一边又要面对吐蕃在边境的巨大军事压力,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形下,唐军与吐蕃军五十多年来在边境持续征战,互有胜负,但是在失去了陇右等战略要地的情况下,唐军始终在战略上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公元801年,吐蕃再次向唐朝西线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相继攻陷唐朝麟州等战略要地,兵逼长安,然而此时的唐王朝,却走出了一招化被动为主动的妙棋---围魏救赵。驻守四川地区的剑南节度使韦皋率领步骑两万,兵分九路经四川杀入吐蕃境内,先后转战四个月,攻略城池七坐,焚毁堡垒150个,先后击溃吐蕃大食联军16万人,在维州决战中,韦皋以围点打援战法,消灭吐蕃自西北赶来增援的援军。成为了这场会战最后的胜负手。在四个月的持续打击下,唐军斩俘万余人,招降3000余户,不仅仅解除了吐蕃对于唐朝西北边境的威胁,更给了企图入主中原的吐蕃以沉重的打击。


而从整个唐朝吐蕃的战争格局看,如果说安史之乱是使吐蕃占据战略主动的一大转折点,那么维州之战就是唐蕃战争之间又一次转折意义的大战,维州之战前,吐蕃对河西的盘踞仿佛是一把硕大的砍刀,横在唐王朝的头顶上,而韦皋另辟西境,在西南地区开辟第二战场,接连占领吐蕃西南战略要地,仿佛是一把匕首横插在吐蕃人的肘腋之下,从而彻底扭转了唐朝在战略防御上的被动局面。维州之战后,吐蕃实力大损,对唐朝的威胁大为减弱。从此,曾经雄踞欧亚内陆的吐蕃帝国也渐渐走向了下坡路,不仅再无力对唐朝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相反对于原有属地的控制能力也渐渐减弱,唐蕃之间虽然只有也发生过小规模的军事冲突,但大规模的战争已经不再。公元821年,唐朝与吐蕃于长庆会盟,彻底结束了两大军事集团历经数百年的持续对峙和战争状态,在之后的时日里,双方都忠诚的遵循了这一盟约。韦皋破吐蕃的赫赫武功,恰恰是打开两大集团和平之门的一把钥匙。世人对晚唐政治 颇多贬斥,然而透过维州之战的辉煌,我们仍然可以依稀可见盛唐武功的丝缕荣光。

唐击回鹘乌介可汗之战:说起唐朝与回鹘的关系,那真是唐朝与周边少数民族中最微妙的,回鹘是唐朝周边少数民族政权中与唐朝关系最密切的一家,回鹘历代可汗都要接受唐王朝的封号,始终保持着与唐朝之间的姻亲关系,无论是唐朝盛世时代的大辟疆,还是唐朝中晚后期的内乱,回鹘都鼎力相助,可称是唐朝最重要的铁杆,但是另一面,回鹘却也有着一张贪得无厌的面孔,特别是在唐朝中晚期衰落以后,回鹘虽然始终保持着对唐朝的臣属关系,实则却屡屡干出趁火打劫的缺德事,平安史之乱时将中原多个城市洗劫一空不说,中唐以后,回鹘更是屡屡欺压唐王朝,在西北攻掠唐朝在安西的军队,占领唐朝原来在西域的势力范围,垄断丝绸之路的贸易。回鹘使者和商人在唐境内横行霸道,唐朝政府却束手无策,回鹘人不但在边关贸易上强买强卖,更是经常趁唐朝边乱之机分一杯羹。唐朝与回鹘的关系更象是一个大家族与他的远房子侄的关系,在大家族势力日益衰落的情形下,这支远房亲戚也乘机喧宾夺主,落井下石。然而在边患的压力与藩镇格局的困难情况下,唐王朝还是更多的选择了忍气吞声。


不过回鹘人的好日子终于也没长久多少,八世纪以后,回鹘人的势力也日益出现衰退迹象,终于在公元840年遭到了中亚黠戛斯部族的沉重打击,最终走向了灭亡。回鹘的余部立乌介为可汗,迁徙至河套平原一带,向唐王朝请求内附。唐朝自然仗义伸出援手,连忙援助粮食,帮助这些回鹘残部可以暂时在水草丰美的河套平原安居。然而,安顿了没多久的乌介可汗很快就不老实了,在经过了短暂的休整以后,回鹘人恢复了些许元气,便开始频繁的攻掠唐朝州县,甚至要求借唐朝的边城重镇安住,企图演一出雀巢鸠占的好戏。此时的乌介可汗季莺犹祝懦朴当?0万,虽然远不能与其鼎盛时代相比,可已然成为唐朝北部边境的巨大威胁。更何况,这些历经苦难逃奔河套的回鹘猛士,都是回鹘族中的百战余生,其战斗力和凶悍精神都相当强大,我们可以从历史中无数相似的一幕中感受到唐王朝当时边境形势的严峻性,匈奴西征欧洲时,西逃的西哥特人就是以请求西罗马收留的名义,最终灭掉了繁荣的西罗马,唐朝的君臣自然不可能知道欧洲史,但匈奴内迁后乱华的好戏自然提醒着他们脆弱的神经:10万河套回鹘人仿佛一颗巨大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引爆的可能。


还好当时的唐朝皇帝唐武宗是个明白人,加上主持大政的是名相李德裕,因此从事件一开始,唐朝就采取了恩威并施的处理手段,一方面对西迁的回鹘人好意安抚,分化瓦解其部众,另一方面则调兵北上,命令唐朝北线所有军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并随时准备打击来犯之敌。唐朝的苦心没有白费,回鹘部族中的亲唐势力纷纷投唐,而乌介可汗对于唐朝边镇的数次袭击也被唐军奋勇打退,造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闹剧。乌介可汗的势力严重委缩,部众纷纷逃亡,然而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乌介可汗依旧野心勃勃,反而集中手中人马南下大同川,攻略唐朝山西地区,一时间边地狼烟四起,战火频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无门你闯进来,忍无可忍的唐王朝终于出手了,公元843年正月,唐朝抚回鹘使刘沔率早已经集结待命的唐朝各路军马发动反击,在振武城与回鹘军展开决战,唐朝以轻骑兵突袭战术,以3000轻骑兵突袭回鹘牙帐,唐军大部队则从正面发起夜袭,促不及防的回鹘军被打得全线崩溃,唐军乘胜追击,在杀胡山((即今内蒙古巴林右旗子罕山)彻底将其击败,斩首数万人,俘虏两万多人,并救回了被回鹘人劫掠的唐朝公主。至此,赫赫强大的回鹘帝国,最终走向了败亡。


对比韦皋破吐蕃的维州之战,唐击回鹘残部之战,可以被看作晚唐时代唐朝战略防御的转折点,唐朝的边患素来集中在西北地带,尤其以回鹘和吐蕃两大强邻为甚,而在吐蕃走向衰落并与唐朝修好后,强大的回鹘帝国也既而走向了灭亡,晚唐在政治与军事都走向末世的情况下,能够解决好这个困扰已久的边患问题,实在是几代政治家与军事家在外交与军事方面努力的结果。击灭乌介可汗后,唐朝册封了击灭回鹘的黠戛斯部落,而自称是汉朝李陵后人的黠戛斯部也对唐朝忠心耿耿,不但成为了抗击阿拉伯帝国东侵的屏障,更使战火绵延的丝绸之路重新开通,从长安到中亚的通道再次畅通。从此,唐朝西北的边患基本解除,而东北地区的威胁却日益增大,东北的契丹部渐渐崛起,成为中原王朝最大的威胁,而此战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参与唐朝击回鹘之战的另两大部族:沙陀族与党项族。因为此战里的卖力表现而受到唐王朝的嘉奖,更趁着回鹘败亡之机填补了其在河套地区的空白,壮大了自身实力。前者趁黄巢起义的机会南进中原,雄踞山西,并在唐亡以后自立为帝,建立了五代十国时期颇有重要意义的中原后唐王国。后者则在河套地区苦心经营,终于在宋朝之后破茧而出,建立了雄霸河西走廊的强大王朝---西夏。说这场战争是两个弱小部族鲤鱼跳龙门的开始,估计是最恰当的.

廊州之战:848年,河西张义潮发动反对吐蕃起义.一句光复瓜州,随后在851年对吐蕃发功大规模反击,,一举收复了除凉州以外的河西陇右等地..861年又收复了凉州..张义潮的起义引起了吐蕃最高统治者的愤怒..于是在866年组织3万军队.与张义潮的归义军张开决战..此战砍杀了吐蕃最高统治者。使吐蕃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再也不复统一,,终于在元朝时并入中国版图..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