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人才会终究只爱一个并且永远 。


唯有不幸福的人才从一场万劫不复奔走另一场万丈深渊 。 永无至尽的蔓延 。








在离开之后 。 我们都哭得一塌糊涂 。 突然间我感到束手无措也无能为力 。 我就这样放纵着自己沉默的性格 。 看着渐行渐远 。


不是不想珍惜 。 而是珍惜后我不知该如何去经营 。 顺其自然是我的死穴 。 如同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在我们之间的距离中 。


进也伤 。 退也痛 。






在离开之后 。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 我喜欢你沉默无言的样子 。 平静而激烈 。 痴缠而颓废 。 这是我们的方式 。


你不知道我习惯了在阳光下面眯起眼睛想念你 。 习惯下雨的时候写坐在窗前想念你 。


习惯一个人单纯寂静的生活 。 习惯一直等待你的所有讯息 。






在离开之后 。 这个城市里我是一条游离而漂泊的鱼 。 活在我想象中的清澈的水流中 。 孤独而美丽 。


从来没有奢望过永远这样远 。 也不相信会有长久这样久 。


在人群中你牵着我的手 。 温和而坚定 。


你知道我相信你 。 相信这一切你给我的诺言 。 相信你希望给我的长久和永远 。






在离开之后 。 还有谁会像我这样地懂得你 。 或者像你这样的懂得我 。


我们相见 。 然后离别 。 爱情一次次让我们幻灭


命运给我们的遭遇让我们如此折磨 。 一段一段的相遇和分离 。


因为我们是风中飘落的花朵 。 反复的枯萎 。 然后盛开 。






在离开之后 。 我说了无数遍感谢 。


这样的爱情 。 也许曾经在一个湮没的年代里发生过 。 也许还会一直存留在我们的理想里 。


可是你的手指好象还缠绕着我 。 我感受到的温暖的肌肤 。 你的眼光象潮水一样的覆没我 。


我懂得 。 我都懂得 。 我怎么不懂得 。












一路上 。 那么多人下落不明 。

而我和你 。 只是在迷了路的途中所相遇 。 从此我不再感到孤独 。






听着相同的歌曲 。

看着相同的风景 。

想着相同的画面 。

念着相同的情感 。






没有谁是谁的影子 。 谁也不是谁的替代品 。 我们只是迷路的孩子 。 世界那么大 。 我们永远回不了家 。












我的微笑离你很近 。 灵魂却飞的很远 。






原来 。 我让自己站的太高 。 高到自己制造出一把把匕首 。 最后伤到的只有自己 。


我的强迫症我的控制欲我的理所当然我的藐视我的无所谓 。 总是无意的深深戳穿了身边的人 。


所以 。 我抗拒接触新的人群 。 我戴着刻意保持距离的面具 。 只为不伤害到谁 。





你是否也想逃 。 你是否也很无奈 。 你是否也感觉疲倦 。 是否也想撒手奔跑 。 你是否也艰难的呼吸 。


我们都已经在慢慢成长 。 想脱离那根紧紧缠绕的线独自飞翔 。 看着老人年迈的步伐 。 我的心撕裂的拉扯 。


我们都会长大都会老去都会消失 。 我们不能改变时间的流逝 。 却只能被时间慢慢吞噬 。


激烈的反抗只会弄疼自己 。 那就让自己享受着被改变的新鲜快感 。 不管最后是什么 。





这个世界太吵 。 我无法封住你的喉 。 所以我只有堵住我的耳 。












很多时候 。 我是那么自私的不愿意让你知晓关于任何我的消息 。


所以 。 我封闭了所有的门 。 就如同我把记忆分尸埋在了我身体里的每个角落 。


找不到完整的 。 碎片就会毫无意义的存在 。 不痛不痒 。












当你自己觉得那是个秘密的时候 。 其实不见得别人不会发现而只是不想揭穿你 。

当你自己觉得那不是秘密的时候 。 其实不见得别人反应敏捷所以还是一无所知 。





每个人都有秘密 。 每个人也都没有秘密 。 当秘密压抑着自己一触即发的时候便不再成为秘密 。


这个人知道你的这个秘密 。 不见得别人不知晓这个秘密 。 让别人为你保守秘密 。 也不见得会有第三者不知道 。






所以 。 我拒绝知晓别人的秘密 。 也健忘自己所拥有的秘密 。














在写了那么多的片段之后 。 最终的灵感纠缠了这个夜晚 。


喝了两杯咖啡 。 循环了无数遍曲子 。 依旧辗转着找不到恰当的开场白 。 像极了当初我遇见你时的茫然 。






后来 。 生活还是同西班牙一般阔步向前 。


我想我在无数个夜晚想说出口却未说出口的话 。 在经历了很多个黑暗之后滞留在口中 。 安静的最后凝固成嘴角边的微笑 。














宝贝 。 我潜入不了你的眼 。 那么 。 我来坠入你的臂弯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