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二卷 青海借粮 第四百七十六章 奇特小鸟

古道惊虹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七十六章 奇特小鸟

再说楚枫上了断门五虎大船,寻着了兰亭。

原来这五兄弟原是通州人氏,由他们太公传得一手断门刀法,颇有名气,自称断门五虎。平日仗义疏财,颇有豪侠气概。

他们县中住着一个财主,有财有势,看中一户贫苦人家张老伯之女,要收为小妾。张老伯不肯,那财主威逼不成,乃串通县官,诬写了一份纸契硬说张老伯已将女儿卖给了他,连夜将他女儿抢回庄中。张老伯死活不肯,被财主家奴打至吐血,当晚便断气。

他女儿得知父亲被打死,哭诉无门,亦自缢而死。

这事惊动了一县,不过县官早早收了财主银两,只道张老伯再无亲人,便将其草草掩埋了事,不过却激怒了五虎。他们平日已看不惯那财主欺压横行,且又有些旧怨。

原来此前,那财主因见五虎的断门庄园风水好,想要五虎让出,五虎当然不肯,那财主就想买通县官迫使五虎迁出,不过县官知道五虎不好招惹,不敢答应,这才作罢。不过五虎知道后,一直含恨在心。现在见那财主干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勃然大怒,于是趁黑潜入那财主庄中,将那财主一门四十余口尽皆断头,再静静返回,若无其事。

这事当然轰动,不过一时却查不着凶手。后来还是泄露了风声,县官马上派人缉捕,五虎为免累及家人,乃离开庄园暂避。

县官见抓不了五虎,就抓了断太公,威逼太公交人,太公年纪老迈,禁不起刑,竟生生被折磨致死。

五虎得知,又悲又怒,当晚便闯入县令府中,将他一门尽皆杀死,再一把火烧了县衙门,然后将太公尸体抬出安葬。

县官被灭门,惊动整个通州,州官马上发文通缉五虎,朝廷还派出京师名捕冷艳一啸追捕五虎。

五虎亡命逃窜,还是被冷艳一啸追上,五虎死战冷艳一啸,侥幸逃脱,却皆身负重伤,倒于路边,奄奄一息,恰好上官兰亭经过,施药救了五人,五人感激流涕。

五虎捡回性命后,继续亡命逃窜,一直流落至西海一带,索性劫了一条大船,落草为寇,霎时就聚起二、三百人,干起烧杀抢掠的勾当,也不怕官府追捕。

楚枫等听完,一时感概不已。

断一虎问楚枫:“小兄弟如此了得,敢请教尊姓大名?”

楚枫连忙拱手道:“在下楚枫!”

五虎一听,登时一齐站起,对着楚枫拜倒在地,道:“原来小兄弟就是近日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楚大恶人,失敬失敬!小兄弟一夜之间斩了震江堡一门八十一口,比我们五兄弟厉害多了,佩服佩服!”

楚大恶人?楚枫几乎一口茶喷了出来,暗叹一声,也没有辩解,道:“断大当家,我与镇守青海的靖海将军有点交情,你们一身本事,不若我推荐你们至靖海军中,也好……”

断一虎打断道:“小兄弟心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们对官家恨之入骨,怎会再投效他们。听说小兄弟正遭人追杀,小兄弟若不嫌弃,不如留下来当我们大当家。我们模样不够凶,吓不着人。小兄弟脸上有道疤痕,正好当我们大当家!”

楚枫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劝他们从良,他们倒反劝自己从贼来了,只得连连摇头摆手。

断一虎不高兴了,道:“小兄弟分明是嫌弃我们。我们虽是贼寇,一饮一啄都是靠自家本事拼来的,不像那些当官的只摊着手要!小兄弟既然瞧不起我们,也罢了!”

其他四虎亦一脸不高兴,楚枫连忙道:“五位大哥切莫误会,我……我……”他一时不知如何辩解,急望向兰亭。

兰亭笑道:“五位当家不要误会,楚公子有要事在身,所以不便久留!”

楚枫急道:“对!对!在下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不便久留!”

断一虎道:“既然这样,那小兄弟办完事后,记得来当我们大当家?”

“一定!一定!”楚枫松了口气。

断一虎咧嘴道:“小兄弟,我们当贼的也逍遥自在,闲来无事就抢掠一番,不愁穿不愁喝,还不用受那些当官的欺压,他们见了我们还一个个吓得乌龟王八蛋似的,想着就痛快!痛快!”

楚枫道:“断大当家,当官是可恨,但百姓终是无辜,他们遭了当官欺压,现在又遭你们抢掠,苦上加苦!”

断一虎道:“嫌苦就跟我们当贼好了,我们欢迎他们入伙!”

楚枫无言以对,望向兰亭,兰亭道:“断大当家,你们与官家有仇,何必连害百姓?你们也是平民长身,亦知百姓艰辛。”

断一虎马上道:“我们兄弟性命是医子所赐,既然医子有话,我们以后就不劫那些平民百姓,只劫那些官府州县、财主劣绅、为富不仁的!”

楚枫击掌道:“如此才不失为好汉本色!”

五虎哈哈大笑。

楚枫问兰亭:“医子姑娘,你出海要去哪里?”

兰亭道:“我要去海心山!”

“你去海心山,是为了寻龙驹草?”

兰亭点点头。

楚枫皱眉道:“那龙驹草究竟有什么用,值得医子姑娘如此孤身冒险出海找寻?”

兰亭没有作声。

断一虎道:“医子放心,这海心山我去过一两趟,不难去,我送医子前往!”

楚枫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一道去海心山。”

一直站在角落的张三开口了,道:“公子,如果没事,小人想……先回去。”

楚枫这才想起他来,连忙对断一虎道:“断大当家,这小哥颇为仗义,就让他离去!”

断一虎哈哈一笑,问张三:“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张三!”

“好!你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亮出我断门五虎字号,我们帮你摆平!小的,给他一包银子!”

马上有一名喽罗递给张三一包银子,张三却不敢接,断一虎即时瞪起铜铃般的虎目,喝道:“是不是嫌我们贼寇的银子不干净?”

吓得张三一手接过银子,直哆嗦。

断一虎才咧嘴笑道:“走吧!”

张三哪敢多留,急急下了自己小船而去。

楚枫心中好笑:这断门五虎还真粗蛮得可以。

“唧喂!唧喂!”

船舱忽然响起两声清脆的鸟鸣声。

原来在船舱一角上挂着一个雀笼,里面关着一只小鸟。只见这小鸟一身羽毛色彩斑斓,美丽异常,头部带着一圈圈奇特花纹,正中有一朱红小印,颇为神秘,雪一样白的嘴,朱红的双脚,两只眼珠圆溜溜一转一转,极有灵气。

楚枫走过去,那小鸟对着他又“唧喂!唧喂!”叫了两声,不断展翅飞扑着,似想飞出笼子。

断一虎道:“这雀儿是我前段时间在海心山无意中捕得的,因见它长得奇特,就关在笼中,挂于船舱。之前从未听它叫过,还以为是哑的,想不到一见小兄弟倒叫了起来!”

楚枫伸出手指伸入笼中,那鸟儿登时十分兴奋,扑着双翅一下落在楚枫手指上,用嘴啄了啄,又用头厮磨着,显得颇为亲热。

楚枫道:“断大当家,可不可以放了这鸟儿,外面才是它的天地!”

“哈哈哈哈!小兄弟喜欢,只管放好了!”

楚枫十分高兴,取下笼子,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伸手打开笼盖,那鸟儿“呼”的飞出笼外,在楚枫头顶盘旋了一圈又一圈,说不出的欢快喜悦,最后对着楚枫“唧喂!唧喂!”叫了两声,才飞翔而去。

公主道:“这鸟儿真可爱。”

兰亭亦道:“它一身羽毛斑斓美丽而不显妖艳,实在罕见。”

楚枫道:“要是关在笼子里,再美丽也失却神采,还是放了好!”

天空忽然涌起一片乌云,天色一下骤暗下来,断一虎道:“看来要有大风浪了,不过不用怕,我这船稳得很,哈哈哈哈!”

有一喽罗急急走来道:“大当家,东南面有只船正向我们驶来,不知什么来路?”

断一虎冷哼一声道:“那个龟孙养的敢闯入老子地盘,看老子把它一刀砍翻!”说着瞪起铜铃虎目走至甲板一看,果然东南方有一艘船正不住靠近过来,看上去比自己这艘还要大得多。

他不怒反笑道:“哈哈!老子刚想换一条大船,自动送上门了。”转头又对楚枫咧嘴道,“小兄弟,我都说不用介意,看!买卖来了!”

楚枫哭笑不得,不禁暗暗为那船担心。

那船近了,竟然是一艘庞然大物,且造型有点奇特,没有桅杆,两边底下是密集的轮桨,细看之下,船身最外层似乎还覆着一层铁甲。

断一虎对手下喽罗一摆手,呼道:“小的们,准备家伙做买卖!”

那些喽罗早摩拳擦掌,一个个执起大刀挠钩站在甲板沿处,就等那大船靠近,楚枫却暗觉不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