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0.html

战斗中,那名身体单薄、体力较弱、行动相对迟缓的女恐怖分子,被突然间冒险深入的卡萨尼少校一枪击毙,一名男恐怖分子的左臂,也被那名209队员击伤,他们的破坏活动随即被制止。

但是,在激战中,那名年轻的209中队队员右胸靠近掖下位置,却中了另外那名男恐怖分子的一枪,一根肋骨被打断,伤势严重,生命垂危,需要及时救护,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两个男恐怖分子发现自己的阴谋败露,行动成功无望,首先保命要紧,就扔下女同伴的尸体,慌忙逃跑,马上钻入了两伊边境的深山密林之中。

而卡萨尼少校为了救助自己的手下,也就没法子再去追赶那两个仓惶逃跑的男恐怖分子了,这就留下了一个重大的隐患。

行动失败后,伺机逃脱的两个恐怖分子气急败坏,发誓要报复雪恨,干一票更大的。

在偷越两伊边境之前,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利用夜幕的掩护,悄悄潜入伊朗一个边陲小镇,将三颗威力巨大的炸弹投向一个夜间市场,剧烈的爆炸瞬间将夜市摧毁,一举造成三百五十九人死亡、近千人受伤,成为当时国际上最严重、死伤人数最多的恐怖案件。

爆炸过后不到一小时,趁着边境混乱之际,两个恐怖分子就悄然潜水,偷越国境,回到了伊拉克境内,重新潜伏起来。

这起恐怖屠杀案件,性质极其恶劣,社会影响非常坏,民众义愤填膺,纷纷要求政府和军队迅速出手,严厉打击啊恐怖分子的猖狂行为,为边境地区创造一个和平安宁的环境。

为了严厉打击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安抚边境民众,伊朗总统亲自批示;要求陆军情报部门迅速出击,派遣特种部队和反恐怖特工全力追杀恐怖分子。他们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务必格杀勿论!

恐怖爆炸事件过后的第八天,再度受命出击的卡萨尼少校,乘着夜幕的掩护,越过两伊边境,长途奔袭,一路追杀活着的两个恐怖分子,很快就追到了伊拉克北部一个叫做萨卡的库尔德族小城!

根据伊朗国家有关情报部门紧急提供的情报,三个恐怖分子出发之前,一直在这个小城潜伏,其中那个被击毙的女恐怖分子,就是在这个小城土生土长的,也是在这里加入恐怖组织的,她那个新婚丈夫的父亲,就是伊拉克库尔德民主党情报委员会的主要成员,从12岁开始就成为了恐怖组织库尔德战斗队成员,早已血债累累。

这个家伙早就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收买,在阿富汗暗中接受了SIA的恐怖训练,在美国特工的指导和帮助下,连连策划了多起针对伊朗什叶派民众的恐怖事件,着力破坏两个国家什叶派穆斯林民众之间的友好关系。

三个恐怖分子潜入伊朗之前,也是从这个小城郊区出发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小城就是他们的一个重要巢穴,或者是他们的一个秘密情报站,他们可能经常在这里秘密接头,或者这里长期潜伏,策划恐怖活动。

从下午三点到晚上十一点,卡萨尼少校整整侦察了八个小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准备继续查找下去,直到把那两个家伙“挖”出来为止。

因为他始终坚信,伊朗军事情报部提供给他的这个情报,绝对是准确的,两个恐怖分子就潜伏在这里,只是还没有找到具体位置而已。

一开始,由于卡萨尼少校的侦察一直局限在城内,没有扩展到郊区,而那几个恐怖分子,恰恰没有住在城内,却专门选择了目标很不明显、很不惹人们关注的郊区一个破砖瓦厂地下室,悄悄的隐藏起来。不论是地点的选择和他们采取的隐蔽手段,确实高明得很,难怪卡萨尼少校这样的反恐怖高手,也一时很难发现。

由于长途奔袭了好几天,人乏马困,卡萨尼少校实在挺不住了,就在城内一个叫“温馨之家”宾馆住了下来,很快就睡着了。

刚刚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响铃吵醒。拿起话筒一听,原来是一个自称“按摩女郎”的女孩子,用手机打进来的,听起来声音很甜美。

女孩子娇滴滴的提出,要上门提供特殊服务,来给他按摩。还说,自己很温柔,长得很漂亮,也很水嫩,今年还不满十八岁!

卡萨尼少校也没怎么在意,马上起身开了门,把小女孩迎了进来。

“按摩女郎”进屋之后,卡萨尼少校一看,眼前顿时一亮:这个小妞实在是太漂亮、太水嫩了,简直就是一个天生尤物。而且从身材上可以看出,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那种以卖身为职业的三陪小姐,绝对是一个清纯女生。

这些日子,卡萨尼少校马不停蹄,一路追踪恐怖分子,好几天没有沾过女人边了,他也很想找个漂亮女孩,一起玩一玩!

在和女孩交谈几句之后,卡萨尼少校惊奇地发现,女孩虽然有些羞涩,说话扭扭捏捏,显得很不自在,却没有拒绝卡萨尼少校提出的特殊要求。

就这样,谈好条件之后,他没有让女孩按摩,而是马上让女孩进隔壁浴池冲洗一下,然后两个人就一起上了床……

一阵“狂风暴雨”过去之后,两个人都疲倦了,就一起睡了过去。

大约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在卡萨尼少校还在甜睡的时候,女孩率先醒了过来,悄然下床,光着身子,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冲浪浴池,从衣服堆里拿出一支自动手枪,悄然回到了卧室,双手握着手枪,一步一步的向床边走去,准备开枪刺杀卡萨尼少校。

这时,女孩已是满脸泪水,咬牙切齿,似乎怀着满腔的仇恨,把枪口对准了躺在床上的卡萨尼少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