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一辈和子一辈的房奴[长城对抗赛]

wxxs2008 收藏 12 376
导读:父一辈和子一辈的房奴 我生活在中国东北一个边境小县城里。这个小县城经济条件一般,相比较沿海一带的经济发达县城水平相差的太过于遥远,几乎相当于两个世界。但这个平静的小县城也有其自在的好处,那就是宁静,祥和。我从小到大,这里没有发生过什么太事。人们都很幸福的生活中,都沉浸在自己快乐的小日子里。这个小县城以农业为主,算得上是鱼米之乡。没有什么大的水灾和旱灾,只要你肯干,只要你肯付出,这里一定会给予你一个幸福的人生。 我们这里的房使价相对较经济发达城市要低很多,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楼房一平方米也得需要普通上

父一辈和子一辈的房奴

我生活在中国东北一个边境小县城里。这个小县城经济条件一般,相比较沿海一带的经济发达县城水平相差的太过于遥远,几乎相当于两个世界。但这个平静的小县城也有其自在的好处,那就是宁静,祥和。我从小到大,这里没有发生过什么太事。人们都很幸福的生活中,都沉浸在自己快乐的小日子里。这个小县城以农业为主,算得上是鱼米之乡。没有什么大的水灾和旱灾,只要你肯干,只要你肯付出,这里一定会给予你一个幸福的人生。

我们这里的房使价相对较经济发达城市要低很多,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楼房一平方米也得需要普通上班一族近一个半月的收入。像我刚参加工作时近五百元的工资,当时楼价为近八百元每平方米。现在我工资两千元,楼价也到了一平方米三千元左右了。这也就是说,我一年的收入不吃不喝的话也只能买上八平方米。如果我要买一栋七十多平方米的楼,怎么的也要攒上十年。说到这里,也不知道我这里算是幸福还是不幸福。或许比起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地区这楼价只能算得上是毛毛雨,可是在如此低的收入面前,这楼价也确实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或者说,我们活着,这房奴差不多是当定了。

不过,我有一个能干的父亲,我有一个让我敬佩到极点的父亲。他的一生或许就是房奴的一生,他的一生就是一直围绕着这房子,围绕着这个立家的根本。他常常说的话就是,别人家有的,我孩子也一定有。是的,最终我们哥三个都在结婚时有了属于自己的楼房。而这一切,也影响了我,我或许地也会同我的父亲一样,做一辈子的房奴。

我先说说这父一辈的房奴生活吧。

我家哥三个,在七十年代,这或许是一个让许多家庭羡慕的家庭。要知道,我们这里有很多家庭都是生了七八个孩子都没有一个男孩子的。可是谁又知道,我们哥三个让我的父母付出了多少。我小的时候,我家住的是一间土坯房,就是东北特有的那种用土做的土坯(其实就是土、草和水制成并晒干的没烧过的土块)盖成的。因为没有经过烧制,这土坯的承受力有限。最底下一层的土坯并不能承受太过于高的墙体了,所以一般这种房子都盖的很低。有的家里甚至在屋子里向下挖一下。不过,我能干的父母却能把这土坯房修的高高大大。父母两人利用休息时间,到一些建筑工地去捡一些不要的碎砖,到倾倒建筑废土的地方去找一些石头和红砖。凭借这些可怜的材料,父亲先在平地上砌起了约一米高的砖、石混成的墙体,然后再在这墙体上用土坯向上盖。这样,同样高度的土坯墙加上下面的石砖墙,就让我家的房子显和特气派。我上小学的时候,还一直以为我家住的是砖房呢。

如果仅仅是这还不能称其为房奴,我父亲并没有因为这些而满足。他知道,当我们哥三个长大后,这房子同样是一个大问题。所以,在盖完这个房子后,他一直没有闲着,所有的休息时间都在筹划着,都在准备着。每每在别人拆房子,修厂房的时候,他都会在结束后去跟人家商量,去询问余下的废料是否可以让他去挑一些。在同意之后,他就会拉着家里的两轮手推车,来到工地,把相对比较好的砖石装回家。当时我家的院子还比较大,房子后面就有一块地方专门堆放这些收集来的砖石。当时我还记得,这些砖很大一部分是手工砖。就是手工烧制的红砖。这种砖特脆弱,如果放的时候久了,被雨水浸泡时间长了,就很容易发酥,就不能用了。所以,我们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经常参与到搬弄这些砖头的劳动中去。把这些砖挪个地方,重新堆好盖上草等等。再就是作为胶泥的山砂,每天早上天刚亮,父亲就起来上山用手推车去拉一趟山砂。当时这山砂基本上不花钱,也没人去管理。而我的父亲,也在休息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准备自己盖房子的大业。

等一切材料准备就绪后,父亲会先把地方整理好,找几个朋友利用休息日一齐来干,把整个房子的地基挖出来并简单的填上一部分以防止塌方。当然,晚上肯定是要安排一顿丰盛的晚饭的。这也是父亲盖房子需要花的第一笔费用。然后就是每天的劳动了。每天天一亮,他就会起来去盖房子。每次去都只能彻上一点,然后用一些破塑料布在彻好的平面上盖住,用砖压好。晚上下班后,再掀开塑料布再彻上一点。就这样,一点点彻,一个砖房框架慢慢的就盖出来了。然后是上梁,这个父亲自己先去买回木料,自己砍出来,钉好房梁。当时我们还小,只能打点下手,递个钉子之类的。等上梁时,父亲还得去请些朋友回来,把这些沉重的房梁吊上去,钉好。这又是一笔费用。父亲再去买来些废旧的门窗框等,拆开重新把好的部分再组装一下,房子的门窗也就有了。可以说,父亲就是靠着这砖瓦匠和木匠的手艺开始了他的房奴生涯。

这第一个房子的成功也让父亲获益非浅,也更有信心了。我记得我在上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家的房子被征用了,所有的房子都变成了钱。以前欠下的债务也还上了,还可以有余钱再去买新房子了。父亲那个时候很忙,四处跑着去看房。我们也非常憧憬我们的新房。可是当我们来到新买的房子里,我们的心都凉了。这里接近城镇的最边上,房前、房后全是人家的耕地。不过,院子是很大,并且在进出城镇的主要公路边上。

这么大的院子当然不能闲着,除了种上蔬菜外,父亲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筹划。搬家的第二个月,父亲又开始动工了。第一步仍然是准备材料。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在原有的房子一侧接上了两间房子。上高中的时候,在房子后面菜院子里又拉开了架式。这回动作可不小,整整十二间大瓦房。问起父亲为什么盖这么多,父亲笑呵呵的说,到时你们三个结婚的房子都有了。

是的,我们是不愁房子了。只是这房子却太大了,盖了好几年。九十年代未,我们哥三个一个接着一个都毕业了,却只有我一个人回到了家乡。当我们参加工作后,这结婚的大事就提到了日程,这房子当然也是重中之重了。只是,这个时候楼房成了主角,一般人家结婚是要用楼房的。父亲准备的十二间平房是用不上了。不过,当时城市发展很快,我家的这个地处主要公路边上的大房子也升值了很多。所以,父亲把这房子找了一个机会都卖了,为我的哥哥和我买了一栋楼。钱虽然不够,但加上他老两口多年的积累还算是应付下来。他自己却没有跟着我们去住楼,借钱为自己又挑选了一个平房。我们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时,父亲住了这平房两年后,在一侧又接了一间房子后,以当初买房子两倍多的价钱把房子又卖了。然后又买平房,把院子规划好后再盖上几间,再卖。只是这个时候,他不再亲手去盖了。而是选择各种旧料盖房。在他有经验的指导下,房子的质量并不差于那些表面光的新房子。这样几次倒手之后,父亲不仅把当初的债务还清,我弟弟的楼房也搞出来了。这个时候,我们才注意到父亲的眼光,原来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啊。

现在,我的父亲冬天住在楼房里,夏天住在平房里,种着菜园,过着自己幸福的晚年。当他为自己买下那栋楼时,我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泪光。是啊,现在他也终于有自己的楼房了。他的这一生或许不是现在那种意义上的房奴,但确是实实在在的为房子奋斗了一生。

我再说说我这一辈子的房奴吧。

我结婚时,父亲并没有要回我收的礼金之类的财物。当时我算了一下,我们俩当时的存款也有两万元左右。这些钱当然不能存在银行里,我们要投资的。当然,当时基金和股票等在我们那里还只是天方夜潭,投资的渠道太少。不过,我们有一个亲威想要做点大买卖,她也是一个敢干、能干的家伙。当时她要在我们这里开一家大型的服装城,急需要资金。我们的这两万元钱就投进了那里。说实在的,当时也挺提心吊胆的,如果这服装城好了,收益当然大。如果这服装城垮了,这些钱很有可能就打了水漂。五年后,我们赌赢了。而且在这五年间,我们把辛苦所得又不断的投入。五年后,我们有了五万多元的资本了。我们的儿子也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了。当时妻子问我的时候,我说我特喜欢姑娘。不为别的,就从我父亲有三个儿子的辛苦上,我真的不想再跟他一样操劳一生的。但我还是有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儿子了。看着父亲看孙子那笑迷迷的样子,我这辈子也要努力了。相比较我的父亲,我才只有一个儿子,我一定要努力。

这个时候,我们看中了一间步行街的门市。这门市面积不太大,价钱上也不算高,很有升值的空间。我们一狠心,到公积金贷了八万元钱。我们一下子从债主变成了负债的。或者说,我们开始了房奴的生活。我在我父亲的帮助下,把门市房重新装修了一下租了出去。又是一个五年,五年过去了,还款已经成为习惯。而且随着工资的提升,随着自己的资历的增加,还款已经不太辛苦了。这个时候,我们又看上了另外一处的门市房。这次看中的房子可不小,有八十平方米,而且因为是妻子朋友开发的,价钱上也确实相当的诱人。看样子,我们还得再回到刚借款的日子了。我们通过朋友的名义又借了两笔款,一共二十万。加上一些积蓄和第一个门市房的租金,算是完成了首付。看着这新到手的房子,那种沉重的压力又得背负起来了。现在,光靠我们的正常工资是不行的,我们需要创收了。

我上大学时学的是师范校物理教育,现在虽然改行了,但这知识仍然还在。我就办起了补课班。一到周六周日,我就准备好桌椅开始给学生补课。妻子在建设部门上班,也学习了相关的一些业务知识,利用休息时间为一些建筑企业做些内务核算等工作。每每在白天,看着儿子活跃的四处跑跳着,心里那种自豪可是完全表达在自己的脸上。每每夜里,我和妻子看着对方仍然消瘦的脸,却幸福的互相安慰。现在这瘦可是难得的健康啊。

在跟同事聊起孩子的将来时,我说起我的辛苦时,同事们总说将来每家都是一个孩子,到时两家会一起努力的。是的,到时大家都一个孩子,都会努力的。但我仍然要说,我时刻准备着,我会同我的父亲对待我们的态度一样,别人有的,我儿子一定要有。如果另一方有更好,如果没有,我们一定会让儿子满意。

现在,我们的工资加上门市房的租金,加上一些额外的收入,小日子过的还是很幸福。在别人的眼中,我们是辛苦的房奴。在别人的眼中,我们的吃的苦并不值得。可是我们知道,儿孙的福是我们带来的,儿孙的幸福是需要我们父辈一点点积累出来的。或许这也算是我们人生中的一个最大的追求。

房奴这个称号其实很伟大,伟大到要付出人的一生来换取。而我们的一生有了如此的成就,我也会在年老时可以骄傲的说,房奴是一个动力,我是一个有所得的房奴,我是一个快乐的房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